SCP-6600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6600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yeso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critical

特殊收容措施:SCP-6600拥有更高级的科技以及对异常的理解。为外交便利,已暂停收容尝试。

SCP-6600的特工及指挥组织已与SCP基金会对应组织合并。双方应严格实行基金会与SCP-6600的完全合作。联合基金会的优先事项为预防未来的SCP-6600-2事件。

描述:SCP-6600指一种具有智能和智力的蜘蛛。SCP-6600已创造其自有的SCP基金会版本,称为蜘蛛基金会,其创立早于人类的对应组织。SCP-6600实例在其宇宙与多元宇宙结构1间的门径连结被切断后进入了本宇宙,导致其宇宙的碎片与本宇宙撞击。SCP-6600宇宙的断离称为EE-66002;之后的宇宙断离情况编为SCP-6600-2。SCP-6600的大部分社会基础设施在EE-6600及其余波中损失。

SCP-6600源自一种氧气含量明显更高的地球版本,这使无脊椎动物拥有更大的体型3和认知能力,阻碍了哺乳动物的显著发展。SCP-6600实例具有多种颜色、形状及大小,但均属于同一物种。SCP-6600 以一种复杂的手语进行非语言交流,但已研发出了其书面语言与中文间的翻译方法。SCP-6600的领导结构为金字塔状,顶端为单个领袖,权威等级越低人数越多。SCP-6600为母权社会,雄性被排除于高权威职位外。

SCP-6600的科技进展与人类的有很大不同,以化学及生物领域的显著发展为特征,而从未研发出基本的机械或电子发明。EE-6600前,SCP-6600的生产、异常收容、资源收取及计算由驯化的大群蚂蚁完成,其种群在EE-6600后几近被抹除。SCP-6600拥有模拟计算机,其形式为微生物组成的生物处理器,或所需处理能力更强时采用的蚁群。SCP-6600研发出了将其计算机与人类科技连接的手段,曾用于初期的人类-SCP-6600交流中。

SCP-6600实例可通过使用SCP-6600-3——形似线针的异常物体——来操纵休谟值水平,曾目击到SCP-6600以一种令人想到编织丝线的方式使用SCP-6600-3,尽管并未证实丝线存在。

已借助源自SCP-6600-3的科技成功制造出第一批对SCP-6600-2有效的4斯克兰顿现实阻滞器5

附录6600-A:

6860年8月7日,一名SCP-6600实例联系了站点主任Egrene,提出将两个SCP基金会合并。电子邮件组——已由蜘蛛手语译为中文——已与相关文件一同附于下方:

由于该邮件,站点主任Egrene随后将其转发至O5议会。因事态紧急,O5议会自行决定召开一次紧急会议以讨论邮件内容。6

O5议会紧急会议


出席者:所有在场人员。


<开始记录>

O5-1:所有人都在吗?

[所有与会者作出肯定答复。]

O5-1:很好。正如你们所知,这次会议召开得十分迅速——除了我们目前有的知识,还有它们给予我们的东西之外,没时间做别的准备了。

[一些与会者点头。]

O5-1:关于会议本身的内容[O5-1停顿了一下。]我们所处的境况似乎比预料中要危险得多。迄今为止,我们一致认为要和SCP-6600实例结盟;然而,之前从没有人审慎地考虑过。我们最好自己内部讨论来得出最佳的行动计划。

[O5-3举手。]

O5-1:请讲。

O5-3:我明白我们可能处于极度危险之中,不过我们怎么能毫无保留地相信蜘蛛的话呢?总而言之,看起来这样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危险。

[O5-3拍拍桌子。]

O5-3:它们的技术和智力远比我们高级,也就是说它们将来可能会对我们造成伤害。[O5-3短暂停顿了一下。]我希望收容了它们。

[与会者中有人表示反对。]

O5-12:你听听自己都在说些什么,三?怎么可能收容的了它们呢?

O5-3:我们会同意这份合约的,但是,当影响着我们的状况终止时,我们会用它们给我们的科技来将它们收容。我们要以一石击二鸟。

[O5-13皱眉。]

O5-13:那样可真龌龊。再说我也不认为收容了它们会对我们有什么好处。甚至可以说,要是我们赞成这个提案,会造成双方信任破裂的。

O5-4:我不知道,我觉得自己站在三这边。即使我们毁掉了双方的信任,我们也将收容一个将来可能对我们造成伤害的威胁。之前有说过,它们先进得多,我们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它们对我们反戈一击。

[O5-5点头。]

O5-7:它们不会反的。这么做没好处。按逻辑来想想看吧。如果它们反过来跟我们作对,它们是想干什么呢?这样不太可能有任何收获,除了也许可以得到关于我们文明进步的知识。不过即使这么说,它们在那方面也已经比我们先进了啊。

O5-3:可是我想说的东西就是符合逻辑的啊。我们基金会难道是为了这个而收容的吗?不,我们是为了守护我们的现实免于崩溃而收容。字面意思,就写在我们的宗旨上。

O5-10:我们的宗旨里可没有写着“控制。收容。毁灭。”如果我们收容了生存下去的唯一选择,我们就是在自取灭亡。字面意思。

[争论越发白热化。与会者明显表现出不适,提高了音量。]

O5-1:够了!我们在浪费时间。投票就行了,有谁支持收容这些实例?

[少数与会者举手。]

O5-1:那么就决定了。走吧,还有更多紧急事项等着处理呢。

O5-8:我想指出一点,如果另一个基金会都没能抑制住崩溃,那我们又怎么能做到呢?即使我们可以抑制自己现实的崩溃,我也不认为这会防止整个多元宇宙网络自己瓦解掉。

[静默持续了一段时间。]

O5-2:坦白说,我觉得这次崩溃是抑制不住的。我们准备得不充分,知道得远远不够,甚至连自己现实的本质都还没摸清;见鬼,我们都不能设法让这东西彻底稳定下来。现在可能就有个傻叉在那儿破坏它呢。

[静默。]

O5-2:什么,是我说了什么吗?

O5-1:还不是时候,二。

O5-2:抱歉。

[一段时间的静默,然后O5-6翻过一些文档。]

O5-6:没错。就很多方面来看,二说的都对。看一下关于多元宇宙网络的文档,最近的更新说网络变细的速度比之前更快了。

[与会者发出抱怨声。]

O5-10:要是我们和SCP-6600结盟,可能会发生什么?

O5-1:根据邮件给我们提供的信息来看: 首当其冲的就是,我们会被允许接触它们的科技。第二点,我们的人员会直接接受这些实例关于维度问题的指导。第三点,可能会控制住崩溃。

[与会者表达出期待。]

O5-11:那长期来说对我们没有坏处吗?我假定你已经检查过邮件里关于联盟的建立有无任何漏洞了。

O5-1:就我所知是没有的。尽管这可能是因为缺少情报,对于我们整体来说似乎并没有什么阻碍。

[O5-1投影出邮件与提案的内容。议会成员们做出积极回应。]

O5-13:我明白了。那么我就同意了。

O5-1:剩下的人呢?都赞成吗?

[其余成员没有异议,一致同意。]

O5-1:那么我就推进提案执行了。会议结束,解散吧。

<结束记录>

此后,O5-1寄出了一封邮件以回应该提案。


附录6600-B:

多元宇宙SCP基金会联盟the Multi-Universal Alliance of the SCP Foundations(MUASCPF)成立以来,现实♮-1的基金会已提议将军事力量整合于现实𝄽-47。此次整合为提供更便捷的通讯交流、设计无效化SCP-6600-2的方案以及发现影响不同现实中可能存在的基金会的行动之手段。

现实𝄽-4由于其在多元宇宙网络中的位置而被选为最早的主要站点;其位于现实♮-1与SCP-6600所在的♯-1之间,使得军事力量整合行动变得更为简便。除此之外,现实𝄽-4似乎不含任何形式的基金会,使整合行动更加容易进行8

6860年8月23日,暂时将主要站点迁至现实𝄽-4的计划实行。MTF ψ-1(“人类学”)被派去联系SCP-6600。下列为初次抵达现实𝄽-4的视频记录,所有出现蜘蛛手语处均已译为中文。

视频记录抄录


日期:6860/8/23

参与特遣队:MTF ψ-1(“人类学”)

  • Jones Cambridge“蜻蜓”
  • Al Hanbin“蚱蜢”
  • Tyler Hills“指挥”

前言:事前已决定双方会合点。此外,双方均同意若务必要不干涉现实𝄽-4内部任何事务。


<开始记录>

[ψ-1站在超大型现实传送器前。设备已激活,周围空间轻微扭曲。传送器内部可见现实𝄽-4;能够清晰看到似乎为一片完全由苏格兰松树构成的小树林,树根完全由钻石制成。ψ-1简单核对了一下行动方案,检查装备状况。他们发出了开始行动的信号。]

指挥:准备好动身了吗?

蚱蜢:随时都可以。

蜻蜓:就没有动不了身的时候。

指挥:那么就走吧,伙计们。

[ψ-1跨过传送器。视野从一间特制基金会房间室内变为与前述相似的环境。蜻蜓向队伍报告,以确保队员已经安全越过传送点。确认完毕后,他联系了指挥。]

蜻蜓:那么,知不知道那些家伙的巢建在哪里?

[可听见纸张发出沙沙声。有微弱的说话声。]

指挥:根据邮件…它们应该在前方大约一公里吧。

蜻蜓:收到。

[蜻蜓短时间内断开了与指挥的联系。]

蜻蜓:咱们走。

[ψ-1在树林中前行,观察其所处环境。随着他们向前走去,小树林里的苏格兰松树越来越密集。最后,ψ-1队员发现自己处于一片突然出现的空地上。有一条河流,空地处有野生动物栖息,旁有数块不同寻常的岩石。远处似乎有一幢建筑物的轮廓。]

蚱蜢:就是它了吗,首长?

蜻蜓:看上去是的。

[蜻蜓与指挥建立联系。]

蜻蜓:嘿,指挥。我们过了一片满是钻石树的林子,现在我们在一片有河的空地上。从我这边看,远处有个像建筑物一样的东西。那里就是会合点?

指挥:是的。请继续前进。

蜻蜓:收到。

[ψ-1继续行走至约定的会合点。建筑轮廓随着他们靠近变得越来越大。蚱蜢转过头去面对他们刚刚渡过的河流。他停下了脚步。]

蚱蜢:嘿,蜻蜓,这地方有任何杠二9的迹象吗?

蜻蜓:没有,不应该啊,怎么回事?

蚱蜢:我不知道。我发誓我们刚过了一条河,对吗?

蜻蜓:是的。

[蜻蜓转过身去。他们渡过的河流好像已经消失,没有空间扭曲的痕迹。苏格兰松树依然可见,但从远处很难看清。]

蚱蜢:所以说,不是我老年痴呆发作记错了咯?

蜻蜓:…不是吧?

[蜻蜓联系了指挥]

蜻蜓:嘿,指挥。你有没有收到?

指挥:收到了。出什么事了吗?

蜻蜓:我们刚刚过了一条河,但是等我们往回看,它好像就已经不见了踪影。你能不能检查一下休谟值水平,看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指挥:好的。

[指挥短时间内断开了联系。ψ-1留在原地,观察河流曾经占据的空间。一段时间的静默过后,远处的空间开始扭曲。苏格兰松树开始一棵棵地消失。 ]

蚱蜢:指挥——

[指挥与队员联系。]

指挥:嘿,ψ-1!休谟水平高得离谱!尽可能到靠近会合点的地方去!

[ψ-1转身开始向会合点跑去。地面的一部分开始淡化并/或消失。]

蜻蜓:嗯,我能看到了!我们前面那狗屎玩意乱成一团了,伙计!

蚱蜢:跑,妈的,快跑!

[空间扭曲开始增强,周围环境有部分随之消失。远处的建筑现在距离队伍约20 m。可见SCP-6600实例爬出建筑物,一些穿着外套,另一些穿着内衣。可以看到实例们携带着一件未知设备。]

SCP-6600实例:到入口去!我们会在这里处理它的!

蚱蜢:你们说的我他妈一点也听不懂,但我要你们解释——

[蚱蜢绊倒在距离建筑物约10 m的一块岩石上。此时空间扭曲场就在他正上方。蚱蜢十分惊恐,似乎在以对人类躯体来说不可能的方式扭曲着。]

蚱蜢:我去!

[蜻蜓转身奔向蚱蜢。他伸出一只手。]

蜻蜓:抓着我的手!

[蚱蜢伸出手臂抓住蜻蜓的手。起初他的手滑了下去,随后用另一只手抓牢。蜻蜓将他拉了上来,然后甩出扭曲场。他们在受影响区域彻底消失前从中撤出,在地面上留下一条宽大的裂痕。ψ-1开始向入口处跑去。]

蜻蜓:我们进来了!

[SCP-6600实例将设备放在地上。可见一股丝线从设备中伸出,如同穹顶一般环绕着建筑。空间扭曲场看起来在减弱,随后似乎消失了。]

指挥:嘿,看来休谟水平已经下去了。怎么了吗?

蜻蜓:我都不知道,伙计。

[SCP-6600实例中有一个靠近了ψ-1。它开始讲蜘蛛手语。]

SCP-6600实例:已经离那边很近了啊。嘿,你叫什么名字?

[蜻蜓犹豫不决,没有回应,明显陷入了困惑。]

蜻蜓:我,呃,完全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SCP-6600实例停顿了一会儿。它爬到附近一张桌子前,拿出一张纸,然后开始把自己的语言译成中文。]

SCP-6600实例:我是说,“已经离那边很近了啊。嘿,你叫什么名字?”

蜻蜓:我?[停顿。]我是蜻蜓,现实♮-1基金会的一员。你们是从现实♯-1来的?

[它点头,然后回答。]

SCP-6600实例:不是的,我是偶然间和另外几个一起过来的。我们来自现实♭-7。

蜻蜓:现实♭-7…?那♯-1那些又在哪里?

SCP-6600实例:他们也在这,正处理着SRT呢。再说一遍,我们只是碰巧在这里罢了。

[一段时间的静默。]

蜻蜓:事情比我想的要大条啊。

<结束记录>


此后,该行动的视频记录通过电子邮件被发送至O5议会其余成员。由于来自现实♭-7的SCP-6600出现,议会成员间的讨论提出了集合更多联盟成员的意见。迄今为止,MUASCPF内共有5个受影响现实。

附录6600-C:

由于MUASCPF目前正在壮大,联盟已集体决定研究一款能够遏制EE-6600威胁的设备。该设备在结盟各方中被称为斯克兰顿现实阻滞器(SRW),受到其他类似设备影响:斯克兰顿现实锚(SRA)、现实屏障“艾奥里亚(VI)”(RS艾奥里亚)以及斯克兰顿现实纺线(SRT)。

斯克兰顿现实阻滞器在使用时利用了以上三种技术。首次放置时,SRT会根植于其所占据的现实中,使SRA得以影响现实。现实受影响后,SRA将强力使休谟值水平降至其认定的现实♮-1“基准值”。随后为RS艾奥里亚的特征功能,创造一“现实屏障”将现实与多元宇宙网络的其他部分隔开。

最后,SRW会动用其技术;通过利用其他设备的性能,SRW将开始修复现实中破损的区域,使用针状结构将现实编织缝合。该过程无法被察觉。修复现实所需时长各有不同,取决于现实稳定度及裂隙的大小。据信此过程一旦完成,现实将再次变得稳定且宜居。

由于EE-6600迫在眉睫的威胁,SRW的实地测试将于修复现实𝄽-4的行动中进行。

附录6600-D:

SRW建成不久后,MUASCPF准备实施一次大规模联合行动以修复现实𝄽-4。行动包含4支不同小队,两两间隔数千米距离。SRW需要此距离以取得充足空间来修复现实。类似地,将为每支小队派遣一名个体协助其行至约定地点。这是为了确保没有任何特工丧生;负责特工的个体应在行程中降低休谟值水平。当然,其在修复时间内将被免去该职责。

安排至各个地点的小队如下:

  • MTF ψ-1(“人类学”)
  • MTF μ-6(“渔夫”)
  • MTF κ-11(“糟糕透顶”)
  • MTF φ-14(“稳定性”)

联合行动于6861年1月4日举行。下列为来自MTF ψ-1(“人类学”)摄像头的一条视频记录。

视频记录抄录


日期:6861/8/23

参与特遣队:MTF ψ-1 (“人类学”)

  • Jones Cambridge“蜻蜓”
  • Al Hanbin“蚱蜢”
  • Alexander Preschetts“蝴蝶”(临时)

前言:因联合行动需要,特工Tyler Hills被替换为特工Alexander Preschetts。Tyler Hills被暂时调任至主要站点维护SRT。为Alexander Preschetts装备了SRW,这对任务来说至关重要。视频由高级基金会软件记录,允许摄像头拍摄到SRT的镜头。


<开始记录>

[ψ-1 站在超大型现实传送器前,机器与现实♮-1中的类似。设备已激活,周围空间轻微扭曲。传送器的另一边似乎为数个不同生物群的残体;景色类似于浮岛,但大小和环境各不相同。处于另一边的传送器本身看起来被置于一片沙滩上。可见海洋向着虚空延伸海水落入扭曲的空间,其中空无一物。]

[ψ-1在开始行动前核对了行动方案。队员们向参与程序的其他小队报告。与其他小队确认后,蜻蜓确认其队员是否已经准备好行动。ψ-1的其余队员点头。]

蜻蜓:这会是一次烂透了的旅行,我说的对不对?

蚱蜢:嗯…苍天,我孩子听到这些会说什么呢?

蝴蝶: [摆弄着休谟稳定器]我不觉得你的孩子会相信你跟他们讲的任何东西。

蚱蜢:得了吧,不要扫了我的兴。

蜻蜓:好啦,蝴蝶,你已经很了解我们队了呢。

[笨拙地笑笑。]

蝴蝶:看来是的。

[一段时间的静默。]

蜻蜓:那么,闲话说得够多了。我们得要完成这次行动。这不是实地测试,所以我们也不该抱着测试的心态来对待它。我们被部署到一个现成的传送器附近,很幸运了。别想着再传送回去——我们不会那么简简单单就能出去的。

[蜻蜓重新调整他的摄像头。]

蜻蜓:说完这么多,我们走吧。

[ψ-1穿过传送器。环境变为一片浮空海滩。远处似乎有一座山的残体悬在相当高处。山峰与ψ-1所站立的海滩之间距离反复改变;可见不同环境的残体正在淡入、淡出现实。
]

蝴蝶:像是部电影那样。

蚱蜢:嘿,这可不是黑客帝国。

蝴蝶:休谟稳定器指数上来了。咱们走。

[蜻蜓开始带领队伍前往另一座岛屿,其在远处沙滩的上空逐渐成形。该岛形似丛林的一部分,有一座木桥朝着海滩方向延伸。桥仍然保有其功能,但没有明显的尽头。蚱蜢取出一只抓钩,蜻蜓拿过它,向桥边掷去。钩子扎进了木材中。]

蜻蜓:有没有什么能连上那一端的?

蚱蜢:没有,除了传送器以外。

蜻蜓:有那个就行了。

[蚱蜢将抓钩的另一端连接在传送器上。连好后,蜻蜓开始将自己吊起。蚱蜢和蝴蝶也作出同样的动作。]

蚱蜢:平静得古怪呢,是不是?

蜻蜓:什么,是说行动吗?

蚱蜢:嗯,我是说,这有点像次远足——不过是多了些额外的步骤而已。

蚱蜢:我觉得也是。

[ψ-1站上生有丛林的岛屿。它似乎出入于现实之间,但并没有完全消失。空间扭曲场也随着ψ-1接近目的地而增强。蝴蝶重新调试了休谟稳定器。]

蝴蝶:平静并不意味着安全。我重新调了一下稳定器;这片区域正在变得越来越糟。我认为前方约莫一百米处会有一个扭曲峰值。

蚱蜢:我们会保持警惕的。

[蜻蜓转身面向约定的目的地。下一座岛屿看起来像是纽约的一部分。城市环境完好无损,然而岛屿附件没有人类存在。两座岛屿之间有更小的各种环境残体在现实间出入。]

蜻蜓:哎,这是个问题。

蝴蝶:我知道了。

[蝴蝶取出一件可生成斯克兰顿现实纺线的设备。]

蝴蝶:我准备强行降低休谟水平。通道会自己搭起来,不过这得花上我们三分钟。给SRW用的能量不够了,所以我只好把一些残留的东西处理掉了。

蚱蜢:正好三分钟吗?

蝴蝶:正好三分钟。

蚱蜢:明白了。

[蝴蝶启动了设备。可见纺线从设备一端伸出,扎进地面和附近的固体中。设备另一端伸出的纺线开始环绕该区域,如穹顶一般。不久后,看起来扭曲的区域明显恢复了正常,岛屿被设备中伸出的丝线拉扯着。最终它们互相碰撞,相连起来形成通往下一座大岛屿的桥梁。]

蝴蝶:现在还剩两分钟!快到另一边去!

[ψ-1开始奔向下一座岛屿,此时通道继续自附近的现实残片生成。ψ-1 抵达下一座岛屿之前,设备发生了运行故障;形成穹顶的纺线开始缩回设备中,有一些在此过程中断裂了。维持着桥梁的纺线也开始缩回,设备近处的岛屿断开了连接和/或淡出现实。]

蜻蜓:卧槽,卧槽!

蚱蜢:我们就快到了!继续前进!

[蜻蜓走近通道的尽头。桥的一端与下一座岛屿之间有缝隙。蜻蜓跃过缝隙,打滚落在岛上。他迅速恢复过来,靠近岛屿边缘,伸出手供其余队员抓握。蚱蜢和蝴蝶同样照做,跃过缝隙,抓住蜻蜓的手。蚱蜢安全落地,而蝴蝶差点踏空。她匆忙地抓住蜻蜓和蚱蜢的手臂,然后被他们拉了过来。]

[蝴蝶落到岛屿的地面上,看着背后的通道。随着空间现实进一步扭曲,它开始溃散。]

蜻蜓:真是千钧一发,你们都没事吧?

蝴蝶: [拍打着衣服。]我还好,咱们继续往前。

[ψ-1开始接近最后的岛屿;山峰的残体看起来像是在抖动。其周围的空间变得相当扭曲,包括ψ-1当前所在的岛屿处。]

蚱蜢:嘿,蝴蝶,把休谟重置下,可以吗?

[蝴蝶在她的制服里寻找休谟稳定器。她发现其不在预期的位置。]

蝴蝶:…我找不到它。

蚱蜢:你说什么?

蝴蝶:它——它肯定是在我跳过去的时候掉了。

[片刻的静默,随后可以听见一阵震耳欲聋的响声。ψ-1 捂住耳朵,启用内置通话。岛屿开始变得不稳定,移出了现实。岛上物体开始消失。远处其他岛屿的残体开始周期性显现。]

蜻蜓:别惦记着稳定器了!我们得想办法到那个该死的岛上去!

蚱蜢:我们要从这上面跳过去?

蜻蜓:别无选择了!

[蜻蜓开始向下一座岛屿跑去,其他ψ-1队员作出相同行动。空间扭曲变得更加严重,整幢建筑物开始淡出现实。此外,ψ-1 队员们的身形开始以不可能实现的方式扭曲;然而特工们看上去并无大碍。ψ-1开始跳岛,其中有数次跳跃可能危及生命。向山峰的残体进行最后一次跳跃时,蚱蜢以头着地,然后其头盔脱落。蚱蜢的双耳开始出血。尽管如此,ψ-1仍继续攀爬直至抵达山顶。]

[此时,山峰上的小块区域开始淡出现实。ψ-1 队员的身形几乎无法辨认。山峰本身剧烈摇晃,蜻蜓险些落了下去。他重新抓牢山体,抵达残体山峰的山顶。随后他向其余队员伸出一只手,将他们分别拉了上来。站稳后,蝴蝶移除了连在她大腿处的SRW。她把盘状结构插入地面,它随即被激活。在此过程中蜻蜓试图联系其他小队,但由于空间扭曲而无法做到。]

[不久后,扭曲减弱,ψ-1队员的身形再次变得可见。山峰不再随着自身抖动而出入于现实之间。之前的岛屿也不再淡入淡出,开始互相连接,尽管在环境上缺乏连续性。此外,与其他小队的通讯不再被噪点占据。蜻蜓向其他小队报告。]

蜻蜓:这里是ψ-1,有人收到吗?

κ-11:我们收到了,有什么事?

蜻蜓:我们放好SRW了——行动成功。

κ-11:收到。我们很快就会跟你们核对我们的情况。

[通讯中断。]

<结束记录>

MTF ψ-1(“人类学”)进行报告之后,其余小队也报告行动成功。约13小时后,整个𝄽-4 修复完毕。行动中负伤的ψ-1队员接受了医疗。由于联合行动成功,MUASCPF已开始着手于一项旨在使未来行动更顺利,并扩展成员的计划。

本文档撰写时,联盟正在实施联合行动,对抗EE-6600的威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