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974-II
Under%20the%20mountains.jpg

摄于SCP-CN-974被收容前的一次显现之后,注意层叠的云层

项目编号:SCP-CN-974

项目等级:Hiemal

特殊收容措施:鉴于SCP-CN-974收容失效时出现地点的极其不稳定性,需要尽量维持其收容。SCP-CN-974附近的海域将建立七个小型无人观测台,并对外公布为军事基地,禁止非相关人员的进入。小型观测台需将SCP-CN-974围绕包围起来,如果SCP-CN-974出现异常反应,或再次现形,需要立即向Site-CN-60通报,以确保SCP-CN-974的正常收容。Site-CN-60要定时在相关海域巡逻。东亚地区所有梦神集团的产物都需要维持其稳定。

一旦有SCP-CN-974-37个体在SCP-CN-974显现过程中从SCP-CN-974中逃出,需要立即对其捕捉并且快速押送至Site-CN-16的标准生物收容间中收容。

Site-CN-16与Site-CN-60合作组建的MTF-丁申-17“归墟”将特别用于SCP-CN-974的考察工作。为避免不必要的伤亡与[数据删除]的外泄,需停止一切SCP-CN-974的考察活动,MTF-丁申-17“归墟”已解散,其小队成员已立即隔离。

要在网络上封锁或修改有关三神山的敏感信息并将其记录下来,对目击记录或者相片文件进行修改或暗示三神山并不存在,以免SCP-CN-974走入大众视野。

“梦之帷幕”将要确保运行,SCP-CN-1124需要竭力避免“干涸”状态,且要使该异常稳定正常存在。更多有关肉身精神网络屏障的信息仍在继续调查。

seagull.jpg

一只SCP-CN-974-37个体,在一次SCP-CN-974显现时飞离岛屿,后被收容在Site-CN-16收容间中

描述: SCP-CN-974是一座隐于现实之中的三座岛屿(分别被标记为-A,-B,-C)的总称。每次现形时位置不同,出现地点多在(东经123 °,北纬37 °)左右。SCP-CN-974未发现海下有存在部分,推测其并非自然所形成的陆地。岛上存在有建筑物,大体为先秦时期建筑风格,建筑材料多为金,银,玉,青铜,木(材料品种仍在鉴定中),共36座,分别标记为SCP-CN-A/B/C-1~36。存在有生命体,数量未知,从已观测到的数目来看,大概推测有130个左右,其中细菌等微生物尚未提取到,这些生物都表现出一定的白化特征,该特征在离开岛屿之后便会消失,但来到岛屿的生物并不会被白化。每一个生物体都表现出异常性质,统一编号为SCP-CN-974-37,在这些生物体中,共有五名存在有智慧思维,其中包括三名人型,一只白化猿,一只白化鹿,三名人型生物以及白化猿会使用古汉语,白化猿还会一种未知语言。白化鹿观察到了与SCP-038-FR相似的异常性质,但并不会使用人类语言,而是一种类似于狄瓦族的变体符号。分别编号为SCP-CN-974-A/B/C-37-甲~戊。

SCP-CN-974现形时,其周围环境不再遵循透视定律。当人类在海岸线上观测SCP-CN-974时,其大小形状不会因为远近而改变。大多情况下,天空积雨云逐渐堆积,大约在现形三小时后开始降雨,降水量维持在1d100~150mm左右。SCP-CN-974也会因自身异常性质而给观测者其“浮于云上”的错觉。

所有的SCP-CN-974-A/B/C-37-甲~戊个体都表明自己,且包括所有的SCP-CN-974-37都是被梦神集团运送到“肉身世界”(即现实世界)的最初一批梦神,自称明白着梦神集团的使命及宗旨,但尚未证实。更多的交流都暂未得到更多新信息。目前对于SCP-CN-974-37的调查仍在继续需要被停止。

在SCP-CN-974-A-1~12中出现了一定非欧几何的建筑结构以及不符合现代社会的先进科技,在SCP-CN-974-B-13~21,SCP-CN-974-C-22~36中建筑结构与科学技术水平也大多如此。值得注意的是,在SCP-CN-974-A-1~12里建筑与生物都以一种未知方式脱离的地面,并且树木等也没有因此出现死亡或不适的现象。

SCP-CN-974-B是三座岛屿中面积最大的一座,但建筑及其稀疏,以极其不规则的形式散落在岛屿的海岸边。值得注意的是岛屿中央存在一座巨型图案,被标记为SCP-CN-974-B-38。SCP-CN-974-B-38不符合现有的物理规律,呈现出更高的维度的复杂正多胞体。鉴于基金会技术水平所限,对SCP-CN-974-B-38的研究暂时延后。目前观察到的进入SCP-CN-974-B-38的SCP-CN-974-B-37个体都将会短暂消失,电子设备出现原因不明的失灵。大约十分钟后,SCP-CN-974-B-37将再次在SCP-CN-974的任何一处出现。

SCP-CN-974-C-22~36以一种堆叠的形式排列构建。值得关注的是SCP-CN-974-C中植物与建筑材料都呈现出白色,SCP-CN-974-C-37-甲~丙经常被观察到在房屋间进出,并运用自身异常能力飞至房屋顶端,原因不明。SCP-CN-974-C的中心有一块高约5米(m)的白色大理石石碑,上刻有以篆书书写的“东方之城”的字样。





警告:以下内容需要4/974级权限认证
该权限只能由SCP-CN-974研究人员以及Oerr0//-r会成员认证

监测到恶意闯入,开启模因抹杀……错误。Welcom3,Dr E//</_^












附录 #1


采访记录:1124-I
198█/7/27

采访者: 研究员Ring

受访者: SCP-CN-1124

背景: 在198█,SCP-CN-1124最初收容时,由于对其异常性质的了解尚不熟悉,在运送至Site-CN-16的过程中遭到了一定损坏,导致了一次SCP-CN-974的显现。后基金会对大众将其归咎于海市蜃楼自然现象,并开始了对SCP-CN-974的收容。

由于SCP-CN-1124在整件事中有极大的嫌疑,研究员Ring对其进行了采访。


[记录开始]

[运输SCP-CN-1124的声音,异常正在从收容间里推出。传出微弱的静电干扰声,有着微弱的波涛声]

[快进20分左右,SCP-CN-974“涨潮”过程已经完全完成]

研究员Ring:您好,SCP-CN-1124,你在吗?我有些问题。

SCP-CN-1124:老朽尚存留于此,阁下叩问,实在有失远迎。

研究员Ring:我想询问一下,不知你是否知道有关三座山的事?

SCP-CN-1124:抱歉,让你失望了,我可不知道山。

研究员Ring:那么,有什么是和你的思维相连接的吗?我们虽然不太确定你们的所谓蜂巢思维是什么样子,但大概你的回答会帮到我们。

SCP-CN-1124:我们的思维都是有所相连的。我们每一个都是一个单元节,每个单元节能量又有所不同,我们则互相提供能量。我们本是你头脑中的物体,只不过意外来到了你们的世界而已。不知你是否能明白?

研究员Ring:我明白了,也就可以这样比喻:如果我的思维是一座高塔的话,你们梦神则是一个一个砖块,有大有小,互相支撑。那么……(低声自语)会不会是在收容SCP-CN-1124的时候,让这块“砖块”有所松动,导致更多的砖块的松动,也就让一个我们未收容的梦神异常现形了。

SCP-CN-1124:老朽实在是愚钝,这样的比喻实在恰当不过。

研究员Ring:那么,你是否知道你所支撑的是那些?

SCP-CN-1124:我所支撑的,有许多许多,老朽实在记不清了,大概有一百来个吧。

研究员Ring:啊……这……它们是不是个集合之类的?

SCP-CN-1124:有一座岛屿,不,大概是三座?它们是东方梦神的主要寄居地,由于人们对于我们的偏见越来越深,老朽不得不把它们保护起来。那里是我们在肉身世界的最后一个阵营。

研究员Ring:偏见……为什么?

SCP-CN-1124:你难道不明白吗?自古以来,人们就把梦神族视为邪物、妖兽,我们与你们本就是同根生,只不过一个是生于物质世界,一个生于精神世界罢了。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可以接纳步入幻梦境的你们,而你们对我们的歧视却一直存在。是的,老朽承认,我们中可能有一些会伤害你们,但是你们就是那高高在上的大善人吗,抱歉,我认为不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研究员Ring:但……我承认我们过去是对于异常恐惧,并且确乎伤害了你,但是现在不是我们之间的沟壑正在逐渐填平,不是吗?

SCP-CN-1124:没有,没有。你看,你们直接把我关起来,这不也是一种歧视吗?

研究员Ring:抱歉,SCP-CN-1124。但是你看看你对博物馆的安保人员做了什么,你把他们逼疯了,这是正常的,愿意与我们一起交谈的意思吗?

SCP-CN-1124:确实,但那是我们与你们的不同处啊,这是种族与种族的差异。他们贸然冲到我的身边来,我想和他们解释,但他们却丝毫不听。他们吓坏了,他们一直冲我叫的都是“幽灵!幽灵!”。老朽绝不是常态,在这世上存在了几千年,最后得出的仅仅只是这么一个结论,实在是可悲。

研究员Ring:SCP-CN-1124,我希望我们的谈论不要过激,我完全有权利中断我们的会见。

SCP-CN-1124:你可以中断,但请不要忘了你来找我询问的目的为何。

研究员Ring:好吧……我想问问,那三座山的事。

SCP-CN-1124:老朽虽生性愚笨,但终有所明白。老朽知道你们会在从我口中套出情报来去干什么,但我要说,我真的不知道那几座岛上的详细信息,我能说的都说了。但,老朽要再次警告你们,那座岛屿是万万不能碰的,它是一个潘多拉之匣,你永远不知道你踏上岛屿的那一刹那,会对未来造成怎样的严重后果。老朽在此对你们发出非常严肃的警告。

研究员Ring:知道了,谢谢。

[记录结束]




附录 #2


yixuehui.jpg

志号:贰贰柒

志类:

经: 东海中有神山者三,曰蓬莱,曰方丈,曰瀛洲。仙人居焉,梦魂宿焉,异兽客焉。古今皆道,然真仙人未尝见。奈何?

传: 海风萧萧,鳌戴三山,暮雨霏霏,朝云薄薄。见者惊为海市。遥望三山漂渺孤影,凄然危楼,青树翠竹,紫雾碧潭,绕台映影。近观则金亭玉阁,银台铜鼎于其上,奇鸟异兽皆被素衣。有蟪蛄微鸣,悠悠然,呜呜然,朝生暮衰,不知四时。有白鹿呦呦,过三山,乘夕烟,食野萍,刺北狄风言,隐于广宇之幻梦。有白猿长啼,三回五转,乱乱杂杂,或绵绵成韵,或凄凄催涕。人舌能言,志趣高雅,每与人论诗,谈孔孟,众人叹曰:“穷矣。”

有三仙人,肤似白雪,发如蚕丝。燃银烛,弄素琴,倚微风,撒香尘。能乘风而起,绘彩错异画。既月出,虹光万道,桂枝稀松。坐塔顶,鼓宝瑟,吹玉笙。

史: 自盘古破混沌,分天地。清气升为灵魄,浑土沉为肉身。然肉为榫,灵为卯,相离则为走兽孤魂,并行则为人之生身。灵者,梦也。夜寐,便入灵地,似真似假。灵入人境,则为魑魅魍魉。

轩辕之时,诸侯相侵,神农氏后衰微,不能伐。蚩尤最暴,役妖狐走兽,克仙魔,握异物,灵者苦伤,叹曰:“本为同根,九黎相寇,灵固不言,乌得不怒。”

后蚩尤毙,八荒一,众生乐而灵者悲:本为异族,有何存焉?遂建神山,率仙人妖魔,长驱东海,移水临堤,雕龙绘风。可观画船楼阁,金云玉树,长虹射日,影铺秋水。

始皇帝慕灵者之道,令徐市等斋戒,率童男女入海求仙,不果。后始皇梦论人灵之争与市,惊梦,复愁。

赞: 渡烟波浩瀚,孤伫茫茫,久隔于世。三山孤离,望天涯咫尺。大洋波翻,雪涛堆岸,氤氲生兰芷。有鹿呦呦,披白鸟兽,霁云流渡。 宿迁他乡,冷月疏高,一点飘萍,似孤鸿逝。亭台楼阁,望返无来处。落尽星河,碧尽天水,只许南柯路。一隅青山,终不能作,梦魂归宿。




附录 #3


在SCP-CN-974发现且正式命名后,Eva博士参与了该异常的主要研究工作,并提交了有关装配“蓬舟号”科考船以及组建MTF-丁申-17“归墟”的请愿。

组建MTF-丁申-17“归墟”从而进一步探索SCP-CN-974的申请

提交人:Dr Eva


近日来,SCP-CN-974初步实现了收容,但对于该异常的更多信息我们都还知之甚少。除了从SCP-CN-1124口中得到的只言片语以及现在处于Site-CN-16收容间中的几只尚在研究中的SCP-CN-974-37外,我们对于SCP-CN-974差不多一无所知。从异学会所流传下来的片段中,我们便得以所知SCP-CN-974与梦神族的关联非常之大,如果深入对SCP-CN-974的研究的话,很有可能对研究梦神以及人类意识体系有着重大作用。

因此,为了便于推进SCP-CN-974的研究,我提议建立MTF-丁申-17“归墟”,鉴于该异常的未知性以及不确定性,这支MTF将由MTF-Omicron-Phi 夜幽梦、MTF-庚午-42“雾影梦花”中的精英人员组成,在调查期间,与SCP-CN-1124达成协议或强制将梦神肉身精神网路进行破坏,在一瞬间的显现中让队员运用梦境增强装备进入。其配置有科考船“蓬舟号”,船内除必备物品之外,还应有3套现实稳定装置,以免未知事件发生。考察过后,Site-CN-60作为MTF-丁申-17“归墟”成员的主要休息场所。

MTF-丁申-17“归墟”的主要目标如下:

  • 对SCP-CN-974大致地理环境进行考察
  • 对该异常上建筑物进行登记在案
  • 对土壤样本进行采样
  • 尝试研究SCP-CN-974-B-38以及尝试对其上智慧体(尚未确定)进行沟通
  • 后续根据研究待定

望批准。




附录 #4


MTF-丁申-17“归墟”最后一次探索记录,因为发生了[数据删除],导致接下来的探索行动完全终止。几月后全球进入戒严状态。

[记录开始]

[Communication Center]: MTF-丁申-17“归墟”小队成员,请检查所持设备,通讯是否正常。

丁申-岱舆:报告,正常无误。

丁申-员峭:报告,正常无误。

丁申-龙伯:报告,正常无误。

丁申-诤人:报告,正常无误。

丁申-憔侥:报告,正常无误。梦境增强装置运行正常,可立即开展行动。

[Communication Center]:这次任务大家都明白,只需要探索SCP-CN-974-B-38即可,鉴于它的异常性质,一旦休谟指数偏离正常值太多,请立即撤离。

丁申-岱舆:明白,正在尝试开启梦境。

[“梦之帷幕”被短暂打破,SCP-CN-974闪现0.2秒左右。MTF-丁申-17“归墟”利用梦境增强装置成功进入,从“蓬舟号”上消失,暂无异常现象。]

丁申-岱舆:“归墟”小队已经完全登陆于SCP-CN-974-B,目前附近没有发现生命体,远处有一座塔楼,但在四五层左右的位置被水平切断,切口整齐光滑,未发现附近有其残骸。

丁申-龙伯:土地有些潮湿,我们现在已经正在向内陆进发,但这种潮湿的状况没有发生改变,可能也是SCP-CN-974的一种附带异常现象。目前休谟指数尚为平稳。

before%20we%20dream.jpg

传输回的图像

丁申-员峭:唔,我们好像是在一个山坡上?可以看到另外一座岛屿,大概是SCP-CN-974-A?这里为什么会这么大,是一种空间异常吗?

[Communication Center]:并没有发现异常状况,SCP-CN-974-B自身就很大,请继续前进。

丁申-诤人:等等,休谟指数开始升高了,虽然幅度不大。目前视野里还没有出现SCP-CN-974-B-38。

丁申-龙伯:不,能够看到,那里有些微微弯曲了,大概像是一个星型,很多个星型叠加在一起。

丁申-员峭:报告……不对劲,这里好像有生物,并且一直跟着我们。是……是SCP-CN-974-B-丁吗,那只鹿。唔……

丁申-憔侥:员峭,小心。

[撞击声与摔倒声,丁申-员峭的摄影装置出现故障,黑屏,最后传送回来几个狄瓦族变体符号,在屏幕上快速闪现,未能捕捉到。]

丁申-憔侥:你还好吗?

丁申-员峭:我还好。奇怪,明明之前我的反应力很强的……怎么这̛͝͝回̶就̶̨͜͜…̶͢…͏͠

丁申-龙伯:是我这里设备的问题吗,怎么一下子出现噪音了?

丁申-员峭:我这面也有……指挥部,这里出现了些问d̸̵̵̕͡r̴̕e̛͘á̕͟͠͞m̴̨͜͜m͏͠m̧͝m̵̀͟͝ ̸̵͟͡͞ ̸͜ ̶͢͏̧͠ ̡͢ ̶̵̕͠k̴i̡͘i͏̧̢͡͠i̶̢͜͞í̢͘͢͠i̵̷͘͢͜i̷̡l͢͏͏̀l̴̷̶̡͢h̶̢̢͏̕u̵̕͟m̀͡a̛͟à̴҉̧͡n̡҉̨,是否撤退?

[C̵̵͡ơ͡ḿ͡m̶̨͢͝u̴͞͞ǹ̶͠͞͡i̸̷̧̢̧ć̶͢͞͝a̷҉̶̢͡t͜͡i̕̕͠o̵̢͜ǹ҉̧̛͢ ̴́C̕͏é̴͢͠͡ǹ͘͘͡t͡҉e͘͜r͏̶̧͡ ̷̛͞]:,̸̡͟͠ ̀͝ ̴̢ ̵̴͞͡ ̛̕͞。̴͢“̛͘ ̸̧ ̴̧͜͞ ̸̢̕͟”̵̨͞͠͞ ̨͜͡ ̸̧́͜҉ ̷̡̛ ͢͏҉̸̀ ̡̨̀͡。̡̕͢

丁申-员峭:完蛋,我们联系不上了。这是有人故意要切断我们的后路吗?

丁申-诤人:老大,那咱们现在怎么办?继续探索吗,还是撤退。

丁申-员峭:前几次探索都没有发生这样的情况,而且这都是在SCP-CN-974-B-丁出现后所发生的,怕不是个阴谋,想把我们困在这里。但…如果是这样的话,目的又不好说,是和狄瓦族有关吗?

丁申-憔侥:哼,正好现在也不是个说走就能走的情况呢。SCP-CN-974-B-38似乎正在把我们牢牢抓住,你看,我们退回不了了。

丁申-龙伯:确实如此,好奇怪,我们没法撤退。那股力量好强大。

丁申-憔侥:各位一定要万分万分小心。

[十分钟后]

丁申-岱舆:额啊,我感觉不太好,休谟指数已经高到不能再高了,我感觉(大口喘气)感觉……

丁申-憔侥:岱舆,你先留在这里,再尝试将显示稳定装备增大。(尝试向回走)SCP-CN-974-B-38还死死抓着我们。

丁申-诤人:坏了,龙伯,龙伯呢?

丁申-憔侥:?!(拿出望远镜,向SCP-CN-974-B-38望去),坏了,他怎么向异常狂奔。龙伯,龙伯,你能听到吗。糟糕,大家先不要活动,龙伯可能出事了,如果看到他再次出现并且举止异常,需要立即击毙,是否明白?

丁申-诤人:明白。

丁͘͏̴̧͝申̶̢̨-͡͏͡龙͏͘伯͜͠͏͜:̢̢͞ 啊̷̷͘啊̷͏̀啊̵̷̧̡͘啊̀啊̸̡̡̡̕啊̡̛́͝,̸̴白̕͟͡色҉͟͡͝,̴̢̨̡͝全̸̴́͜是̵̕白̕҉̀́͡色̨͠,̧҉̵̛救̷͠͞我̧我̵̨͜͢͝我͜͞所̧̢͘͢͞有̧̢͏人̴͘͟͜͡都̛͞,我̸̨͝不͏̨͢͠行̷̕͠͏了̛̀͏它̵̛͜͝进̧͟来̵͘͢͠了̸̶̛͢,全̧͘͜部̶̡̨͞全̸̶́͜部̷̨全̡͟͝部̛,鹿̶̵͟͟,̛͠白̶͡色̵̛͡͞͠的̛͡鹿̵͝,̨̛̀白̴̴͘̕色̴̷̴̛̀的̀̕͜͜҉血҉̛͢,̕͢͏全̸̀͘͜͟涌̴̴̧̢͝了͟出͘̕͝来҉̛͡啊̷̵͘͜啊̷̨啊̨̕͜啊̷̧̢̢͝!҉͏̶̶̧奇̴̴͟诡̶̵͝的͏̷̵̨文̸̸̡͟字͝͏̨原̵̧来̵̸就͏̡刻̷̨在̨҉̧͢͠它̀͞梦̸̸̴̡҉神̸̧͟͡们̛̀͝͞还̢͟有̨́͠͏͟有̷̶͏͘͝有̡̀机̴̧͜会̀͘҉,额̛͟啊̸啊̴̴͞͠啊̡̛͘啊̵̷啊͘͝啊͏̴̸́͘。

丁申-憔侥:头好痛……这是一种模因污染吗,快!切断与龙伯的通讯。

丁申-员峭:队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龙伯在异常里消失了。

丁申-憔侥:还是原命令,诶,吸引力消失了。意思说我们可以离开了?

丁申-岱舆:我感觉也好多了,休谟指数也有些微微偏低,是否可以往回走了?队长?

丁申-憔侥:好吧,撤退。我再试着联系一下指挥部。(打开通讯装置)指挥部,能否听到我们的声音,联系是否正常?“归墟”小队请求撤回,丁申-龙伯疑似牺牲。

[Communication Center]:允许撤回。

[15分钟后]

丁申-诤人:诶,这不是岱舆一开始所发现的被削掉半边的塔吗。这里的塔壁上有点东西,是希伯来文吗……为什么中国古建筑上会有希伯来文出现。这个符号,好像是一个阿拉伯数字7,一个门洞……什么意思。

丁申-员峭:我懂希伯来文,我看一下……这是古语“鲸”的意思,这其中还夹杂有好多别的语言……唔,这里是希伯来的“虚无”,这里是“梦”。

丁申-憔侥:诶,龙伯怎么在塔里。(后退,举枪)

丁申-龙伯:别……别开枪,是我,龙伯。

丁申-岱舆:它可能已经是异常了。

丁申-龙伯:不,我真的是龙伯啊,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在这里,真的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

丁申-憔侥:指挥部,我们发现了龙伯,但不确定它是否为真正的龙伯,或者已经是一个异常了,目前未观察到有白化现象,是否要将它带回?

[一分钟左右的沉默]

[Communication Center]:允许带回,之后立即转移到“蓬舟号”的异常控制室中,后转移到Site-CN-16。

丁申-憔侥:好的。

[记录结束]


后记:丁申-龙伯顺利被转移到Site-CN-16中,[数据删除]




附录 #5


Site-CN-60由于自身原因,在作为基金会收容站点的同时,依旧是为部分基金会工作人员的精神疗养场所。由心理咨询师Janus定期进行心理咨询。以下为一次心理治疗的语言记录。

采访记录:60-VII-094
198█/12/4


[记录开始]

Janus:你好,这几天过得怎么样?

███████:还好吧……就是只要一闲下来,就会感到很奇怪,比如自己躺在床上,或者眺望大海放空头脑的时候,总会有各种场景跳在我的眼前,大多时候是在60号站点,还有些时候到了陆地,但感觉很微弱。

Janus:这不是什么多大事吧,每个人的思维当然很活跃,这种事情我也会有,很常见的。

███████:不,这不一样。是那种感觉,好像自己的灵魂飘到了别人上,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的所有感官都好像被打开了,这一切甚至都不是由第三人称体验的,而是第一人称,我感觉我和一个人完完全全合在一起。你能明白吗?

Janus:没关系,请你继续说,我能明白。

███████:我能感受到我所触摸的一切,我所嗅到的一切,我所听到的一切,但那明明不是,而是别人。

Janus:你的意思是……你感觉你成为了别人?

███████:类似……吧。

Janus:你是怎么知道那是别人,而不是自己曾经所做的一些事情,由记忆再次投映到了大脑中?那些地方你都去过吗,或是说你所成为的人,你们是否认识?

███████:我敢肯定,我完完全全可以肯定,那不是我。有一次,我清晰地记得,那个人的左手食指上,有一道短短的疤痕,大约……大约两三厘米长吧。但是你看(衣服拉动声),我的左手上可是完完全全没有,而且,我清晰地记得,我之前也从未有过,不仅仅是左手,我的右手也没有。

Janus:大概是因为你遗忘了,或者之前的你所看过的电影啊一类,也都可能以这种形式重现。

███████:记得这么清楚?

Janus:无意冒犯,但我接手过的一些患者中,确实有这种情况,甚至有个人能做到把路边的一个小广告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全文背诵下来。

███████:但……你也明白,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太频繁了……而且……而且有些时候甚至能通过这种形式见到他人的一些……隐私方面的事,这真的让我很困惑与恐惧。

Janus:我明白,你以后定期到我这里进行治疗吧,我对此还是有信心的。最后我还想问一下,这种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发生的,就是你什么意识到这一切的。

███████:大概……来到Site-CN-60站点疗养的那几天吧,一开始没有什么异样,但过了几天就逐渐开始了。

Janus:好的,我明白了,这几天我会注意的。你也不用太紧张,毕竟这可是你在海上度假呢,放轻松点。

███████:谢谢。

[记录结束]


后记:在这次会面过后,Site-CN-60站点又出现了和███████案例类似的现象,Janus发现了这一异常现象,并通报了Site-CN-60的站点主管,主管在了解详细情况后,把这作为一个异常来收容,标记为SCP-CN-████,但值得注意的是,异常的扩散并没有因其收容而停止,反而SCP-CN-████仍在Site-CN-60上扩散,并且部分陆上站点也出现了。美国站点也出现了三例,并且呈难以遏制的扩散状态。




附录 #6


会议记录:O5-X-XII-██
198█/2/11


[记录开始]

O5-1:朋友们,我觉得……我们遇到了点麻烦。

(片刻的沉默)

O5-1:正如大家所见,有一种异常在我们身边蔓延开来,它潜藏在我们的意识中,蛰伏在我们的思想中,我们尝试躲避,尝试逃离,最终却发现什么都做不到。而这只是一个开端。

O5-7:一号,那么你的意思是……这种异常确确实实地扩散开来?我们议会中也是吗,就我所知它的扩散还难以达到如此严重的境地。

O5-4:七号,你了解的并不多,SCP-CN-974,经过调查,确定是这一切祸患的开端。1124的预言证实了,我们在触碰本不该触碰的东西,这东西正把我们逼向死地。SCP-FC-███,这个编号诸位可能有些陌生,这是基金会在梦境的分站,基金会集团中找到的一份文档,人们认为它已经被锁在了梦神的头脑中,但却不然,我们把SCP-FC-███从梦境中带了出来,通过SCP-CN-974-B-38。至于38号异常到底是什么,我想我们法国分部的朋友已经调查清楚了,很明显,岛上发生了一次现实弯折,而三神山也就是以38号异常所建成的,SCP-CN-974-B-38是田纳提之洞,一种扭曲的现实,而洞的那一边,就是梦境。这是一座连接着梦境与现实的桥梁,而归墟小队在桥梁间穿梭的时候,就已经沾染上了SCP-FC-███。

O5-5:啊……这样吗,辛苦你了,四号。如果这样来看的话……(翻动文档)……这些感染者,从Site-CN-60上下来的那些人,他们已经开始组成一个蜂巢思维网络集合体?

O5-1:对的。当然,我们根据这份文档中对异常的描述,已经开始了对感染者的合理隔离举措。但是……我们最担心的不是这一点……

O5-5:嗯?

O5-13:操,操他妈的。

(13将文档扔回桌上,背靠椅背)

O5-13:我没记错,梦神族本就是一个蜂巢思维意识体集合,对吧?

(沉默)

O5-1:正如我们担心的,这一切确实发生了,“登神”确确实实发生了。

O5-4:还有更为糟糕的一点,在梦神集团的绝大部分产物中,都找到了SCP-FC-███,目前没有释放迹象,这恐怕是一场蓄谋已久的事情,我完全有理由推测,这是一场梦神族对现实世界的攻击行动。目的很简单,把我们变成它们。

O5-3:动机?它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O5-4:目前还难以确认,基金会集团尝试与梦神集团的创始者摩尔普斯联系,但暂时并没有回音。

O5-9:那我们现在的问题就很简单了——如何在“登神”状态下存活,所有的病毒与感染者都封锁且隔离了梦神集团的产物……也全部集中运输至一个独立临时站点了,唯一的问题就是,会不会还有人形梦神在我们之间。

O5-7:人形梦神吗?现在正在全国集中使用异常探测器检查揪出,任何一个SCP-FC-███大规模爆发的地方,都会进行极其严苛的调查。我担心的仍旧是那些高危梦神异常,哪天突破收容也不一定。

O5-1:我与四号讨论过这些事情,我觉得,我们现在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单枪匹马对抗梦神集团,胜算可以说是极其渺茫,我们决定……

O5-13:又要和GOC一起干?

O5-1:的确如此。

O5-13:我反对。

O5-1:十三号,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们别无他法。

O5-13:无意冒犯,但我想你们根本就没有好好读这一篇文档,梦神族为什么这么做,动机都写脸上了!

O5-9:哦?解释一下。

O5-13:1124说的话和异学会文档中强调的是什么,诸位看罢。它们都是在追求一种我们与梦神合作共处的生活环境。

O5-1:确实如此……那你为何反对?

O5-13:想想吧,如果我们与GOC正式联手,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如果有一天,梦神集团的产物开始释放SCP-FC-███,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毫无疑问,GOC肯定会在我们之前出手,将梦神集团的产物全部处理掉,这明显与摩尔普斯想要追求的东西是相悖的,这只会导致人类与梦神的关系更加恶化。未来将彻底失控,GOC和梦神集团的高层全都是疯子,想想吧,要是两个疯子打架会发生这样糟糕的事情。

O5-1:这点我们可以与GOC协商从而避免不必要的事……

O5-13:万一失态真的失控了,怎么办?“登神”可不是说恢复就恢复的。一号,你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O5-1:可以尝试着去与梦神协商,或许,我们可以为梦神打造一片它们自己在现实世界地方。

O5-13:说得容易,暂且不考虑梦神是否会狮子大张口,光想想你还有个队友GOC呢,GOC面对这种事情会消停下来吗?你觉得呢,一号。

O5-1:没必要将GOC的形象固定化。一切都会改变的,对不对?

O5-13:但愿。

O5-5:我站十三号这面,反对。

O5-8:我也一样

O5-11:所以,十三号,你的方案是什么?

O5-13:与梦神和平协商,就是这样。

O5-12:好,还有别的意见吗?反对与GOC一道的。

(沉默,翻动档案声)

O5-1:投票吧。

BEFOREWEDREAM提案

提案:
“与梦神集团暂时成立敌对关系,并与全球超自然联盟(GOC)合作,共同抵御梦神对现实世界的进攻。”

议会投票摘要:

赞成 反对 弃权
O5-01 O5-02 O5-11
O5-04 O5-05
O5-06 O5-08
O5-07 O5-13
O5-09
O5-10
O5-12

结果
通过

附注:
随后几天内,SCP基金会与全球超自然联盟正式合作,在进一步协商下,心智部门开始大批涌入梦境,主要对绘星城等商业繁华地段开始大规模攻击,虽然严重挫伤了梦神的士气,但这导致了梦神的大规模反扑,西部梦神开始在梦中刺杀各大国家首脑的潜意识,使得世界停摆。基金会不得不撕破帷幕,开始干预。(由O5-13 于新纪元3年 编撰)




附录 #7


有关GOC的对抗梦神的最终武器“今夜无人入眠”的情报。

[权限受限]




附̨́͏̢̨录̢̛͜͞ ̸̕#҉̀͢͠8̴͘̕͘͝


[҉̴̡数̴̶̷́据̵̛́损̶̡͟͜͝坏̷̷̸͢͝]̵͠





















.



.


.

.

.

.
.
.
.
.
.

先开门见山,我是Baleine,几年前……大概两年前死于一次收容失效事故,自那以后我的潜意识被小心安放,最终加入了基金会集团,参与到梦境异常的收容工作中去,一直到现在,我都还是这场事件的罪魁祸首的收容工作人员。正如你所见,这一切有点不对劲,这对于我来说实在太不解了。人类与梦神,哪里出了点问题,一定是这样。

我是一名华裔法国人,名字并不重要,都和那可怜的亚哈船长一样,是在疯言假语中取出来的。正是这种我身份的特别性,我在基金会中国分部之前,都一直隶属于法国分部。感谢上帝,正是这样的原因,我才有了这么一个可以代替肉身的东西,从而让我再在我原先生活的世界中行走。我曾有所耳闻,一个叫做“奥林匹亚”的神秘计划,其中,我曾短暂处理过一个叫做O.O.H.S的东西。我将我的意识导入在这个我操纵的仿生人中,从而才能够提笔写字。

额,这个自我介绍多少显得有些冗杂,我想我要先安静上一会,这几天的事情实在太复杂与奇怪,甚至称得上是诡异了。



好吧,我先从我发现不对劲的那一刻说起。本来我和往常一样,尝试登陆基金会集团的内部蜂巢网路,接着,便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基金会的图标比以往晚出现了几秒,这我敏锐地感觉到了。我想或许是我这几天思维负荷太重,让网路有些迟缓罢了,接着我便退出,清空头脑中的垃圾内容后准备再次登录,但我很快发现旁边的同事有些不对劲。他们烧起来了,没有火焰,但能感受到逼人的热浪,皮肤像剥落的墙纸一般一点一点掉下,我吓坏了,关掉了网路。后来我在一些纯种梦神耳中,知道了这是一次民间黑客组织对基金会的攻击。我明白基金会的网络安保做的是有多到位,不可能被一群普通人士就击垮,造成恐怖袭击的,这背后大概是有西部梦神政府或者梦神集团幕后撑腰。

我当时有些搞不清楚,我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怎么了。我从只言片语中,大概知道了,肯定是外面出了些乱子。我想到了我之前参与的仿生人建造工程,我还是有相关权限的。我进入了基金会的内部网路,加强了防火墙,将病毒删除了,但大概没有完全清楚干净。我为了避免事故,没有将精神全部接入,我成功接入了仿生人系统,并且挑选了一个,供我意识使用。拥有一个仿生人是比较方便的,特别是文档中有模因抹杀信息。

再说一下我现在的处境。目前没有任何对我有实质危险的东西,至少现在如此。但这个站点可不太妙。目前,我从未看到一个活人,仿生人存放库的两名安保死了,我检查了他们,没有任何明显外伤,就像是睡熟了,瘫坐在这里,随后,在我到总部的一路上,每一个人都是如此。我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至少在我查看SCP-CN-974这篇文档之前。

我再次在肉身世界登陆基金会数据库,用了一点点算法,发现这篇文档的打开次数,打印次数都是极高的,我感觉基金会惹上麻烦了,于是我开启了这篇文章,利用自己仿生人的特性硬闯了进来,并录入了我这份手写便条。我已经大概明白了这场事故的大致状况,但由于自身原因,我无法打开更高权限的内容,目前我身边……嗯,只有几具普通研究员的尸体,从他们身上也没有搜寻到有用的东西,我唯一能做的只是试着还原损坏的数据。希望里面的内容能帮到我。

我不太相信,我留下的讯息能够被人们读到,我只是尽自己的力记录。记得小时候,在课堂上做笔记时,我总会幻想未来的的一天自己的笔记本被挖掘出来,未来的人们看着几百年前人们的笔记,总是会有一种……经历了时代的感觉,对吧?我想,我现在写这些文字无非也是为了如此。希望他们能记住这个时代。

如果你与我一样,都是在探寻真相的人,希望你也能和我一样坚持下去,哪怕我们意识到所有都已成定局,基金会彻底灭亡。

在此,我,Baleine,向与我一道的人们,献上最为崇高的敬意。




Baleine
1985.4.10.




.
.
.
.
.
.
.

请再次检查您的思维控制装置

.
.
.
.
.
.
.





控制 收容 保护


文档已浏览完毕,可以接入梦神网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