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鸡哦西和美食人
评分: +41+x

赵先生初来我们寺的时候,风雨交加。

那天,天空中出现了一道闪电,这电光凝滞明亮,如同裂口般在天空中绽放。

一切笼罩在惨白光晕里。

那电光久久不灭,如同旭日降临,黑夜明亮宛若白昼。

这光刺进我记忆深处,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就像我不会忘记自己是一个冰淇淋人那样。


我们美食国,有很多人。寒山寺上有冰淇淋人,西域沙漠有爆浆鸡排人,北边极地有姜饼人。

而赵先生,和我们都不一样。他皮肤有点像爆浆鸡排人,但是他头上长满黑毛,体内的浆是红色的。他的身体构造有点像姜饼人,但是他高大怪异,外貌丑陋。

听说,他是在一道电光后突然出现的。他出现后,拿起一个路边的冰淇淋女孩,张嘴就咬掉了她的半个脑袋,惨白奶油四溅,女孩当场就没了呼吸。

几百个冰淇淋人拿起法棍剑追杀他,他不得不逃上寺避难,住持看他一心悔过,才收留他。

住持问他从哪来,他不知道。

住持问他是什么,他不知道。

住持问他姓什么,他却慌张大喊:“我姓赵!我姓赵!”

从此以后,我们就叫他赵先生了。

赵先生和我们不一样,他要穿奇怪的衣服。他用黑色海苔和白巧克力,做了一套奇装。

他说,这是西装。别人纷纷嘲笑:“西装?我还东装呢?”

为了安慰他,我也用黑巧克力做了一套西装,我穿给他看,洋洋得意。

“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笑得很大声。

“你可真是个天才。”

我也笑了,这是我第一次被人夸作天才。

当时我觉得,赵先生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


从此以后,赵先生在寺里修习武功,练拳法剑法。

直到一天,寺内比武,我的大师兄一脚把赵先生绊倒在地。

赵先生念动口诀,一个火球将一颗百年大树轰成两截。我们的身体在热量中融化。赵先生又念动口诀,冰花绽放,温度恢复,冰刺抵住大师兄咽喉。

“我在这里已经学不到什么了。”赵先生说,头也不回下了山。

众人大惊失色,只有我大声喝彩,一路追下去。

“这是什么武功!好厉害!”我缠着赵先生问。

“goc标准应敌奇术,基础篇。”他说。

“鸡哦西?”我似懂非懂。

“我教你啊。”他突然说。

从此以后,我就开始学奇术。我记住了口诀,可是我念动口诀无法变出火球和冰刺,我只能变出烟花和雪花。

他又哈哈大笑。

“你可真是个天才。”他说。

说完那句话后,他便离开我不辞而别。

我记得那天天空很亮,一切都笼罩在惨白光晕里,就像我们初遇的那天。

我听说,他杀进了美食国的京城,用咒语轰塌皇宫,独自杀光三千御林军。

他成为了美食国的新皇,可是他却不甘皇位,他把美食国改名鸡哦西,自称猪关。军队被改名为呜哩部门,户部工部改名为脱糯米部门。大家都叫他,无上圣明智谋无双万寿无疆的猪关皇帝。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学会了放烟火和变雪花,我给他端茶倒水,在他面前卑躬屈膝。他竟然就这样轻慢地把我抛掉?

我要给他点颜色瞧瞧。让他看看,我可和大师兄不一样。


我的烟花召唤术日益精熟,在我用烟花击退数个江洋大盗后,江湖上我的名声显赫一时。

我雇了一批人,成立了一个新组织,叫鸭啊东,我自称狗开,带来哦啦部门和穿高粱部门杀向皇宫。哦不,猪关宿舍。

我那帮手下要么死去,要么逃跑。

糖浆满地,可怖无比。

我用烟花轰地,飞跃进宫。

“谁叫你不理我!”我大喊,用烟花指着赵先生。

赵先生笑了,笑得很残忍。

“你知道你是个什么天才吗?东施效颦的天才。”

“不!我明明……我明明是比大师兄们都厉害的冰淇淋人!”我哭了,烟花四射。

赵先生侍卫被我击退,我大笑着走向他。

赵先生颓然在地,擦着一根笛子。这是要奏乐求饶?真是可悲啊。

“砰。”

笛子喷射出火光,一个姜饼人被轰成碎块。

“你也配当人?”

“你们也配当人?”

我知道,赵先生是在杀鸡儆猴。

我跪下,哭得撕心裂肺。

我看见赵先生把四周的姜饼人,鸡排人,冰淇淋人都搂在怀里。

他,在吃她们。


我成为了赵先生的弄臣,他上台后大搞改革和新政。

这些年来,无人见过赵先生的模样,大家都说,他三头六臂,就算看他一眼都会陷入疯狂。

工厂被建立,山中的法棍被开采出来,冶炼锻造。

新的武器出现,我这才知道,原来赵先生那天拿的笛子,叫枪。

蒸蒸日上,熙熙攘攘。

直到那天,天空上的闪电再度降临,一切笼罩在惨白光晕里。

几个穿着橙色衣服的赵先生同类,从天而降。

赵先生的呜哩部门把他们抓捕一起,枪决示众。

赵先生的神谕上说,这是魔化劣等爆浆鸡排人。

其他鸡排人也被称为不洁者,投入集中营。

我在那天才知道,魔化劣等爆浆鸡排人体内的芝士,竟然那么多,那么红。


从那之后,赵先生开始大兴军备,几乎所有美食人都被投入呜哩部门。

我们的呜哩部门世界无敌,可是每次赵先生巡视时,都爱重复一句话。

“不够,还不够。”

后来闪电又出现了几次,某一次里面甚至出现了自称公鸡小队的魔化劣等爆浆鸡排人,他们被赵先生射出的火球吞噬,化作灰烬。

后来我才理解赵先生的智慧。

我们的战斗力,面对魔化劣等爆浆鸡排人,真的完全不够。

那天终于来了。

源源不断的他们在闪电中降临,火球将城市化为废墟。比法棍还要坚硬的钢铁怪物咆哮着飞过天空,碾碎山川。

呜哩部门排成三排,轮流射击,枪声不绝。

他们的钢铁巨兽前进速度丝毫不减,三千美食人被火焰喷射器烤成糖浆。

他们来猪关宿舍了,他们来皇宫了。

在惨白光晕笼罩下,一个凹凸有致的身影款款走来。

“你终于来了,D.C. al Fine主管,全球超自然联盟的真正老大。还是要我叫你真名,赵小姐?”赵先生对那个身影说。

“赵先生!别说话了!快跑啊!”我大喊。

“你真是一个东施效颦的天才。”赵小姐对赵先生说,她抬手,我连带宫墙一起开始燃烧。

我用临死的眼睛模糊看见,赵先生在恐惧中跪倒在地。

“你也配姓赵?”赵小姐嘲讽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