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的理想主义者
评分: +24+x

余烬

母亲的衣裳、火焰最后的赠礼、余烬锭、奇术聚合纯物质颗粒物、那逝去文明的遗产

概要


经过对残存古籍与遗址灵识长达近两12的考古,那诞生于火中的文明——菲慕凡尔3的大致历史与兴衰之由已经基本明确。相关内容已由A.K.先生整理复原,并归档于被放逐者之图书馆的南-驳Y82书架,欢迎感兴趣的伙伴前往浏览。

那段历史又一次告诉我们:唯一能让知识不再危险的只有接受、学习与理解。那个文明留给我们的也不只有经验的教训。知识与技术是永恒的,那一万年前菲慕凡尔所用的技术也可为如今的文明所用。而我们接下来的打算,便是继续履行蛇之手的诺言。

有些东西不应在历史的阴影中被埋没。

情报


菲慕凡尔,是一个约一万年前由日之子建立的超级文明,拥有强大的科技实力,虽然整体科技水平无法与同时代的夏王朝4567论,但他们在一个方面的科技十分发达——火。火是菲慕文明的图腾,更是宗教级的信仰对象,菲慕凡尔人常自豪地声称,他们是火的孩子,是诞生于火中的文明。火焰,深深地融入了他们的文化血脉之中。

作为“诞生于火中”的文明,菲慕凡尔对火焰相关技术的掌握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程度之深,恐怕连同时期的夏王朝都难以望其项背。同时,作为一个擅长用火的文明,他们也擅长防火。

在浏览相关古籍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一种名为“余烬”的材料在菲慕文化的各个领域反复出现。菲慕人称这种材料为“母亲的衣裳”8或“火焰最后的赠礼”。按照灵识中对“余烬”材料功效的展现,我们可以肯定,余烬是一种极端防火的材料,它随着火焰渗入了菲慕文化的各个方面。在菲慕凡尔那以火为核心的工业与农业体系中,余烬的地位自然不必多说,这种材料还在教育、宗教、航9101112前沿科学等方面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菲慕的艺术作品中赞美最多的意象是火,其次便是余烬与相关材料。

由于余烬在各种灵识与文献中的出现相当频繁,我们有幸收集到了余烬制作工艺的很多零碎记载。经过之后漫长的摸索与推测,蛇之手成功制造出了余烬与部分相关材料13,重新书写了余烬材料的完整制作流程。

以下是目前所复原的所有材料的大致信息,考虑到最近有大量新成员14加入,而这些成员大多数从未接触过帷幕后知识的教育,大部分过于专业的技术细节将被省1516;一些较为基础的专有名词将被详细说明。17


余烬灰

介绍
余烬灰即余烬材料的核心与基本,所有余烬材料都是在余烬灰的基础上进行二次加工完成的,正是余烬灰的性质决定了大部分余烬材料的性质。它的重要性就好比原始金属之于合金。

性质

  • 物理性质:外表呈银灰色的颗粒状物,质感粗糙,硬度度介于铁铝之间,韧性极低。热导系数无限趋近于0,几乎不与外界发生热交换。理论熔点约500开尔文。
  • 奇术性质:内部几乎不含能量性EVE粒子18,临界灵识强度为200单位19,灵性排斥度一般(6.7)20,EVE负载能力一般(6.1)2122物质性模因抗阻值一般(5.8)2324
  • 化学性质:高度惰性物质,目前为止发现它可以发生的化学反应极少。抗强酸、强碱与强氧化。
  • 炼金性质:内部不含炼金元素,属于“纯物质颗粒”。元素率导系数约为0.6伊塔。

用途
余烬材料抗高温性质的本质并非熔点很高,(实际上两百三十多度的熔点在金属中相当低)而是热导系数很低。相当一部分化学燃烧或炼金反应产生的常规火焰都能达数百度,已经可以融化余烬材料了,但那只是理论上。

在实际测试中,我们曾尝试用高达三百万开尔文的火焰对一粒余烬灰进行了持续半小时的灼烧,最后发现其温度上升25262728低到难以计算。因此至今我们也不能给出它具体的热导系数值。

这意味着,余烬的实质功能在于保温。也就是说,它可以用来防火,也可以用来御寒。

制作
将银树29的原木磨成粉末,用一种特殊工艺30处理后以确保物质凝结性,并依次经过化学火焰、EVE粒子火焰与炼金火焰,最后所得即为余烬灰。3132


余烬锭

介绍
由余烬灰与常规铁组成的合金。最大程度保留了余烬的保温属性,同时又具有金属材料的可塑性,是最常用的余烬材料。以及显然,余烬锭的保温性与可塑性由余烬灰与铁的比列决定。两者大致呈反相关。以下性质为默认黄金比列33下的余烬锭性质。

性质

  • 物理性质:外表呈银灰色的金属状固体,质感粗糙,硬度度介于铁铝之间,韧性略低于铁。热导系数无限趋近于0,几乎不与外界发生热交换。理论熔点约437开尔文。
  • 奇术性质:能量性EVE粒子含量0.02,临界灵识强度为176单位,灵性排斥度一般(6.5),EVE负载能力一般(6.1)物质性模因抗阻值一般(1.8)34
  • 化学性质:高度惰性金属,目前为止发现它可以发生的化学反应极少。抗强酸、强碱与强氧化。
  • 炼金性质:内含23点Metallum35。元素率导系数约为7.6伊塔。

用途
余烬材料中作用最为广泛的一种材料,根据灰铁比的不同余烬锭的硬度差异极大,最坚硬时可如同钢铁,最柔软时甚至与布匹无异。可用于工业机械的几乎所有部件36、各种场合下的防护服、有耐温需求的日用品等等与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方面。

制作(仍以黄金比例为列)
将余烬灰与熔融铁以31:1418的质量比混合,注入“阿迪特级”及以上炼金坩埚混合,注入适当世界盐3738作粘合剂,随后驱动专属奇术以稳定反应过程,待熔融态的金属成亮灰色后停止驱动,等待其自然冷却即可。


焚风银

介绍
一种观赏价值极高的材料,但几乎没有其它实际作用。常用于菲慕凡尔的宗教性活动,或服装类用品中。

性质

  • 物理性质:强度特征与金属银几乎完全一致。暗灰色的金属状物质,表面呈现金属光泽,遍布赤红色的,会随着周围空气流动而闪烁的斑点。热导系数无限趋近于0。
  • 奇术性质:能量性EVE粒子含量1.90,临界灵识强度为16单位,灵性排斥度一般(5.5),EVE负载能力极低(0.5)39物质性模因抗阻值一般(1.78)
  • 化学性质:与金属银几乎完全一致。
  • 炼金性质:内含20点Metallum,67点Lucrum40。元素率导系数约为7.6伊塔。

用途
对于蛇之手与帷幕前世界暂未发现有什么实际作用。

制作
蛇之手目前未拥有完全自主制作焚风银的能力41,所拥有的三块样本来自考古组收集到的古物。


烛泪铜

介绍
一种强度远高于余烬锭的金属材料,以失去余烬的极端保温能力为代价换取了极强的整体强度。虽然隔热能力相对余烬材料来说下降到惨不忍睹的地步,但相对常规金属而言还是相当可观。然而在菲慕凡尔那处处充斥着高温的科技环境中,烛泪铜的应用范围相当狭窄。

性质

  • 物理性质:整体呈暗红色的金属物质,表面没有明显的金属光泽。强度略高于钛合金,热导系数0.34W/(m·K)42
  • 奇术性质:能量性EVE粒子含量0.2,临界灵识强度为183单位,灵性排斥度一般(5.5),EVE负载能力一般(6.7)物质性模因抗阻值一般(4.8)
  • 化学性质:高度惰性金属,目前为止发现它可以发生的化学反应极少。抗强酸、强碱与强氧化。
  • 炼金性质:内含78点Metallum,2点Ignis43。元素率导系数约为9.6伊塔。

用途
虽然烛泪铜在菲姆时期存在感不高,但那主要是因为那个文明几乎方方面面离不开火,还都是动辄成万上亿的火焰,因而根本离不开余烬。但对于咱们这个时代可不一样了,余烬材料的抗热能力放在现在地球工业完全是金针菇似的——没必要4445而烛泪铜则刚刚好。目前可以肯定,这会是一种在当下时代发挥重大价值的材料。

制作
将将余烬灰与熔融铜以31:18的质量比混合,在充满Potentia46元素蒸汽与一种特制气体的密闭容器中反复倾倒,直至冷却。最后去除凝固的物质表面的一层紫色杂质,剩余物质即是烛泪铜。


灰荧铝

介绍
与烛泪铜类似,灰荧铝同样舍弃了极端保温换取了其它方面的特性。这是一种极佳的奇术铭文材料,在运载EVE粒子,Ignis以及相关元素时会产生极高的共鸣,极大加快元素运行速率。同时还保有极高的Ignis相关元素降损能力,在菲姆时期是一种用途极为广泛的材料。

灰荧铝以其极其优秀的奇术特性,放在当时都足以象征余烬材料的最高工艺水准。它是最顶尖的余烬衍生材料之一,足以向我们展示,那个一万年前的文明,曾有过多么辉煌的荣光。

性质

  • 物理性质:整体呈灰色的金属物质,表面没有明显的金属光泽。强度略高于金属铝,熔点696摄氏度,热导系数约为22.34W/(m·K)
  • 奇术性质:能量性EVE粒子含量56.90,临界灵识强度为21单位,灵性排斥度极高(0.5),EVE负载能力极高(89321.8)47484950515253物质性模因抗阻值一般(1.78)。
  • 化学性质:活泼金属,与空气接触时会立刻生成一层混合物质使得进一步的反应被阻止,该混合物会使得本材料多数情况下形似惰性物质。
  • 炼金性质:内含68点Metallum,7点Ignis。元素率导系数约为19.6伊塔,当传导元素的涉及或就是Ignis时,元素导率会上升到6979.3伊塔54

用途
作为余烬材料的最高成就之一,灰荧铝的奇术能力对于我们而言是跨时代的。但在此主要想提醒各位:它还是有局限性。首先最重要的一点:我们知道制作流程,但不知道具体原理,因此若想要对其做出改进,或是为了某些特定工作做出调整是不可能的;其次,我们没有同等水平的配套材料,因此不可能复原出夏王朝级的奇术设施,这种材料对于我们而言真的只能拿来制造杖柄。因此在此点醒一下各位,这是跨时代的材料,但光凭这个东西改变不了时代。

制作
关于本材料的制作流程过于复杂,在此略过。55

计划


直接进正题吧

提案一
在A.K.提供的古籍里得知灰荧铝那强大的奇术性质后,研发组就一直在设计新的杖柄,现有的杖柄模型对于灰荧铝而言显然太落后,但由于一直没拿到实物,因此目前所有方案都是在纸上谈兵。我们想申请大概30kg的灰荧铝用于设计样本。另外能不能再往我们组里划几个人,人手实在不够。我看有几个新人奇术基础测试结果还不错,来打个下手还是没问题的,名单我发群里了,还有Q.M.你接下来能不能来我们组加几天班596061提出的那个模型我们看挺有搞头的,需要你来提供一些帮助。

~质疑 代表研发组全体成员


投票
  • 赞成/质疑/反对人数:56、3、1
  • 赞成/质疑/反对比例:67:1:06263
  • 结果:包括直接涉及的人员在内,全体无异议通过。讨论部分跳过,个别呈质疑观点的成员请私下进行交流。

提案完善
请名单中提及的人员进入研发组协助工作,你们的学习进程会为之进行适当调整;Q.M.接下来两周的休息安排取消,进入研发组协助工作,按照章程发放二十个可转赠的举手之劳级承诺作为补偿6465现有的31.2kg灰荧铝样本全部送往研发组。


提案二
在进行余烬考古时,我们与其它组织或多或少得产生了一些联系,现在,是时候处理一下了。具体包括:风露旅社,为我们提供了一部分时间相关能力,索要200能量币(他们不接受承诺,只认能量币);圣克里斯汀娜书院,为我们提供了菲慕凡尔的部分古物以提供参考,索要我们已知的菲慕凡尔的工业发展史。

~A.K. 代表考古组全体成员

投票

  • 赞成/质疑/反对人数:6、9、0
  • 赞成/质疑/反对比例:8:11:0
  • 结果:无人反对,质疑方的观点大概可总结为以下一点。接下来将围绕这一点进行讨论。

讨论

提案完善
向考古组发放两百能量币用于支付风露旅社的费用。菲慕凡尔的工业发展史将由W.M.先生整理后赠与圣克里斯汀娜书院。请在整理时注意内容的准确性与恰当66性。


提案三
我在此对一种风气感到担忧,在看到我们对焚风银的态度之后,这种担忧上升到了顶峰。我们,是否过分陷入了实用主义?一样东西有用就重点关注,没用就置之不理,意义完全与实用性划上等号,我认为这是个值得注意的信号,我们正走向一个悲哀的事实。一样事物的意义何时只能由我们来决定?我们应该尊重并承认每样事物存在的价值。想想阿波洛尼乌斯与他的圆锥曲线理论、想想伽罗华与他的群论,我们还能说,一件事物的价值只限于现有的表象吗?

~九行沙

投票

  • 赞成/质疑/反对人数:3、61、10
  • 赞成/质疑/反对比例:12:83:11
  • 结果:相当部分成员对此提案有意见,质疑方的观点大概可总结为以下几点。接下来将围绕这这些问题进行讨论。

讨论


提案四
这是早就被提上日程的一项提案,如果顺利必将对组织的发展大有脾益。只要能让帷幕前的人类稍稍利用一下,余烬技术完全能带领科技走向一个新的高度67:人类可以挖到地幔,看清在帷幕的影响下,人类对地球的理解错得多离谱;可以轻易将探测器甚至探索人员送到水星乃至太阳这种极端环境;最重要的莫过于对可控核聚变的帮助,我相信如果现在让人类掌握余烬技术,五年后全球就能用上核聚变发电……等等等等,可惜,相信大家明白,由于某些事物的存在,这些事情永远不会成真。人类依然……68

附瑛刚才讲到那儿了……啊对。由于我们还没有怼翻帷幕的能力,所以我们只能选择更实际的方案。在权衡多方得失后,我们提出以下提案:与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和MC&D进行技术交换,用部分余烬材料的制作技术,换取一些等价值的实用技术。对于我们而言,知识的交换不会使我们失去知识,那些换的的东西显然也能使我们更为强大,无论是为了短期利益6970是长期目标,积蓄力量都是十分必要的;而更重要的,对于整个世界而言,必须很不情愿地承认:把技术卖给商人确实是造福世界的最有效方式71

具体来说如下:我们将会使用余烬灰、余烬锭、烛泪铜的详细制作流程向MC&D交换“K式快速治疗弹”的详细制作蓝图、“分子级魔像傀儡”的详细技术信息,以及《伪经》的前三章内容。使用同样的内容向普罗米修斯实验室交换“反斯克兰顿EVE振荡器”的关键技术原理。这些东西的价值相信不必多说,想听详细介绍去找井绎72。在于相关组织提前交流好后,交易的时间地点都定好了,我们这边交易参与人员的具体名单在此

投票

  • 赞成/质疑/反对人数:72、61、54
  • 赞成/质疑/反对比例:62:21:60
  • 结果:反对人数过多。反对方与质疑方观点可总结为以下两点。接下来将对此展开讨论。

讨论

提案完善
提案原有部分无需更改,讨论中所提及的八位成员前往蛇眼组报到,听从S.H.的进一步安排。


提案五至八
剩余四项提案讨论内容过于专业,并不适合公开交流,相关讨论区链接如下,欢迎感兴趣的成员前往旁听。但请注意,为避免影响专业人员,投票权重低于3的成员会在进入后被禁言。

结语


那么,关于余烬材料相关信息的第一步安排至此结束,各位辛苦了。但还请允许我最后占用一点时间,就近期一些针对我们的言论简单讲两句。

我始终记得,自己在收到那封信时的心情有多么激动难掩,我觉得终于找到一个值得为之奋斗,乃至献出一切的崇高理想——解放帷幕下的众生。怀着这份崇高的愿望,我加入了蛇之手。然后,我看到了什么呢?

同僚们以被放逐者之图书馆这个奇幻的地方为家,所有的行为也都显得神秘而浪漫。他们与来往于图书馆的精灵、恶魔或其它奇珍异兽为友,为他们立传正言;他们研究来自某个古老文明的遗物,花相当的气力去寻找“故事与观察”,使一个早就被遗忘的文明在图书馆里重现天日;他们有时也在图书馆里辩论,或为一场来自旷古异世的战争究竟因何结束,或为其它在世人看来更光怪陆离的事情;他们礼貌对待不被世界接受的生灵,在对策中强调“我们应该尊重未知”“我们代表知识的光明”;他们说起话来像诗,像经文。他们拥抱超然,最后融入了超然。一切都如来自异世的幻想般,直到我想到一个问题:

你们这样真的能改变世界吗?

答案显而易见。当时的我,在醒悟之后感到被欺骗的愤怒,但更令我愤怒的是我连质问的对象都没有。我没法抓着某个人的领子问他为什么,因为蛇之手没有应该对此负责的人,甚至没有人该对蛇之手负责。

所以我想要改变。

是的,我们选择了一条艰难的道路。因为其它所有道路早已被我们的前辈走过,而在道路的尽头,总有狱卒或焚书人等着他们,所以他们总是失败。于是能将我们的路走通的方法,只剩下一种了。帷幕前后的种种历史已经足以证明——理想、光明、平等、自由、尊严还有那美好的未来,这些事物不会是与敌人谋求而来的,更不会是某位神明恩赐而来。蛇之手最初所期望的美好世界,最终因由我们亲手创造。

我不善于动人的演讲,也一直未能给我们创造一句纲领性的口号,只得在最后用贫瘠的言辞向各位表达我的谢意:能与大家同行,是我的荣幸。那美好的未来不会无端从天而降,所以行动起来吧,各位。

愿与诸君共勉。

~唯其歌 代表归因运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