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平陵之变
评分: +19+x

(一)


在由摇曳的微弱烛光所照映的漫长而仿佛被扭曲空间的古朴走廊的尽头,是一扇灰黑色的门。若是有人推开了这扇门,那么他们就可以看到在门后的密室中,一对不平凡的父子,正在商讨着窃国的阴谋。

在良久的如同死亡的一阵沉默中。司马懿作为父亲,率先打破了这沉默:今欲举事,事出而必有因。今吾即告汝为何举事。

再次良久的沉默。

(二)


司马懿开始了回忆,同时也将这回忆的内容通过太素法术而传递给他的儿子。

事情要从曹叡托孤开始算起了。在数年前,司马懿已经分别督过荆、豫二州,雍、凉二州在曹魏三大军区的两个打下了坚固的基础。然而曹叡当年年富力强,又是有为之君,司马懿政变的成功率几乎无限趋近于0.然而司马懿在出征归来了一天,诡异的做了梦,梦见了曹叡对他说:视吾面,而司马懿看时,曹叡脸色就发生了异变。而随即的,司马懿就被曹叡命令坐镇关中地区。然而,他突然间得到了中书令1闫太监千里迢迢给他的皇帝诏令:间侧息望到,到便直排阁入,视吾面。

对于司马懿,曹叡等在神秘世界几乎已经登峰造极的高手而言。做梦这件事近乎是不可能发生的,更何论是同时涉及到两位顶尖高手的梦境。等到司马懿见到了曹叡,他才陡然的发现,曹叡命不久矣。

本来,曹叡委任燕王宇为大将军,与领军将军夏侯献、武卫将军曹爽、屯骑校尉曹肇共同辅政。他们与帝国的老一辈中高官发生了权力让渡的矛盾。夏侯献和曹肇甚至公开表现过对其的蔑视。中书监刘放、中书令孙资与燕王曹朗有仇,惧怕其执政后的报复。

在曹叡生命的最后时刻,刘放、孙资对皇帝请命,将大权托付给司马懿与曹爽。曹肇在这两人出去后,又进来对曹叡求情。刘放、孙资又进去请求,即使是曹叡如此强大的现实扭曲者,在临死时而也丧失了判断力,同意了刘放、孙资,这次他们握着曹叡的手,写下了诏书:司马懿,曹爽假节钺2,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3,各统精兵三千人,共执朝政。

(三)


在司马懿与曹爽辅政后,曹爽先发制人,将司马懿升为大司马,又尊为了太傅。而又因为太傅的品级过高,不能掌管尚书台,因此,司马懿就失去了录尚书事的权利。

在司马懿主动出击吴而以保留军权后,蒋济作为司马懿的党羽,被升为了太尉,因此失去了领军将军4的官职。而这个官职非同小可,是统领五校尉以及武卫、中垒、骁骑、中坚、游击等新禁军,总统所有内军的,曹爽任命弟弟曹羲为中领军,而司马师本来的中护军职位因为其母死而退位。至此,司马懿在这次政治斗争中彻底失势了。而曹爽趁着这个时机,将贾太后迁居,司马懿失去了权力中心的所有消息。于是,他生病了。

(四)


司马懿敲了一下桌面,以此将自己的儿子从这数年的历史记录中惊醒。他的声音继续平缓的被直接传递到司马师与司马昭的脑海里:凡欲举事而成,必取异学会,武库,禁军,尚书台,皇权及其法理延生中之三,再辅以大量法理,即可功成。然而此为乱世,弗需过多法理。

先勒兵马,据武库。武库为重中之重,有武库,即可让麾下将士披甲胄,以一当十亦不在话下,武库守将陈忆寒字子宣,少智,可矫诏而杀之。后司马师领二千人,攻司马门。此门于星球内外要道,此门一下,内外隔绝,及可以立不败之地,控皇权也。司马门守将钱司马,性行坚毅,德优才劣,强攻即可。异学会十三太尉,十二于外地星区,或于前线抗衡蜀汉三英,或于东吴前线伐吴,京师高手,十无八九,仅余林太尉余十余高层尚在。林太尉谋定而后动,只需我突然袭击,必定为我所控。

况曹爽等人,骄奢淫逸,有隙于孙礼,孙观,蔡济等老臣,不得人心。近日遣人探吾,吾装如将死之人,以为高枕无忧,带上所有掌握朝政和禁军的宗室子弟,吾举事,其等无法入城而掌大局。

司马师疑之:异学会常无所忠,何必您亲入而控之?

司马懿答其所疑:若林太尉忽欲助曹爽,何如?随即立起:时候不早了,睡吧。

(五)


司马懿一夜未寝。自古到今,除王莽外,没有任何窃国成功的例子,而王莽,也是马上被杀,陨命了。他始终在纠结是行周勃事,还是进行如此一场豪赌,拿家族为赌注,赌这虚无缥缈的未来。

司马懿暗中在司马师与司马昭的卧室内留了监控法阵,以他的实力,这二子不可能看穿。随即,他看到了他所希望的:司马师熟睡如婴儿。这一刻,他方才下定决心,要用自己的家族来窃国

天空逐渐掀起一丝烟云,曹爽与宗室子弟出城祭祀先帝。而司马懿则是汇聚了三千人。在这洛阳中,底层士兵想要晋升,或需要钱,或需要关系。蒋济为中护军时,有传言"欲求门,当得千匹;百人督,五百匹。而关中巨型超大类星体群的领导赵俨告老还乡后,夏侯玄继任,中护军的职位空缺了,于是司马师的继任就这样成为了这次政变最大的准备工作。

司马师在任中护军时,有选拔控制中下级武官的权力,士兵不需要蔡济时期的金钱,不需要夏侯玄时期的人脉,仅仅需要努力,忠诚,就能完成阶层跃迁。司马师就用这三个春秋,完成了这一布局。司马懿望着这三千人,他全身披挂,乘车领此三千人杀向武库。

(六)


曹爽的住宅是前往武库的必经之路。然而,仅仅凭借着三千没有单兵作战外装置的人,不可能攻下曹爽府这一戒备森严的浮空城。

曹爽府上的守将张瑞建运用太素传声力场,将他的声音传向司马懿部:尔等何人,持刀剑而乱民,依律当斩,还不束手就擒!

随即张瑞建从身边的士兵手里接过量子光矛,持矛欲射。突然部将孙谦按住光矛高说:"事未可知。"三欲发三止之。司马懿早已知道这间谍,随即引军而过,直扑武库而来。

武库悬浮在大气层之中,浮空城在云中被云与隐身力场掩埋了踪迹。随着空气的一阵波动,武库在空气中凝为了实质。司马懿抢先高喊:上使吾持节开武库平叛!

浮空城的大门被悠悠的打开了。司马懿率先一步步的登上了城楼。当他迈上了最后一节阶梯后,他看到了陈子宣与他周围的校尉。当陈子宣正卸下防备下拜时。时间静止了。无数的法术被早有准备的司马懿发出,仅仅只有凝固的空气与尸体还在原地。

司马懿转身离去。

(六)


司马门是地面上的一个巍峨广场,而本来宁静的充满皇家气息的大门却于此时变为了血腥的充斥着死亡与悲叹的修罗场。司马师与司马孚亲自带着士兵在军阵中穿杀着。甲胄在此时发挥了它的作用。使用小型化的战舰外装甲提供了普通枪械所击穿不了的防御力,小型化的能量输出系统使得他们不用担心能量的消耗,仅仅需要从强磁场能量约束器拔出一把又一把的光矛,随即投掷出去。

然而,钱司马才从皇宫中得到了反应。他穿戴上了闪烁的小型化单兵外装甲。使用小型化的战舰动力系统使其轻松的与自己身边的百余人一起被小型化单兵外装甲加速到了数十马赫。这批精锐的近卫军随即冲散了司马师部的军阵,双方都有士兵由于惯性而撞上了一把把的光矛,被捅了个对穿。无力的挂在了长矛上。

剩下的骑兵则继续在军阵中纵横着。本来明了的胜负再次变得模糊而难以分晓。

(七)


司马懿走在漫长的,仿佛连距离概念也被扭曲的走廊上。随着他的行走,不断有走廊上的符文在灰尘后闪烁,又随即被司马懿所轻松的抹去。这是秦朝时通向中华异学会总部的路,而今天的路布满了整个两汉与魏朝无数高手所增添的重重禁制,纵司马懿是顶尖高手,也不敢直接闯那条路。而这条路是通向曾经废弃的咸阳处中华异学会的道路,四百余年的岁月使得这里几乎成为了废墟,只有李斯与始皇曾设的一些法阵还在运转着。

漫长的古路终于到了或许可以被称为尽头的地方。司马懿看着前方的充斥的璀璨而又带有高维世界投影的奇异色彩的时空裂隙。他引动天道,强行将中华异学会的过去与现在扭曲了。司马懿一步迈入,时空转化。古朴的异学会总部出现在他面前。

司马懿面对着异学会的太尉,抢先动手。他与林太尉的思维在维度中扬升,扬升,直到那至高的20082507维度。无数璀璨的符文相交映,无尽的叙事诞生而又消亡。精神层面的所以形而上与形而下的物质都开始了毁灭与重生。

而随着林太尉开始渐露劣势,奇异的光芒在他的精神上闪烁。物换星移技术在上千年的发展后已经极为成熟,林太尉将自己的分身与本体互换。而想自杀的分身却被司马懿所控制。随着司马懿在概念之海里不断的剥离着太尉分身的概念。直到太尉的概念被完整拨出。林太尉主动继续出现,再次与分身替换。

直到林太尉坐回了椅子上,这位113岁的老人面对突袭,失去了他年轻时候的敏锐。司马懿微笑的摸出了一套棋盘:太尉何不与我对弈一局?棋盘在空气中展开,上面俨然是司马门的模样,而其上,则是有着精巧的小人的厮杀。而这些小人又在片刻之后化为一副象棋。

太尉与司马懿在死寂的沉默中对弈着,过了数刻钟,恰好是钱司马带着近卫军开始冲锋的时候。林太尉一拍棋局,通过这局棋局与司马门战役的联系,用这一拍,改变了棋子的位置,也改变了司马门战场的概率。司马懿则是慢条斯理的继续将棋子摆回了正确的位置:别急,时间还很多呢。

(八)


司马门的战争屡次的发生着攻守的逆转。然而司马师一方终究还是强于钱司马的禁军。司马师拿出了可以决定战略走向的战略异常。司马师拿出了一个看似圆形,而又如同方形的的奇异物体:π.尽管这是有时效性的自然规则类异常,然而在这时候,这个异常依旧强大。

随着这奇异物体逐渐在空气中变为灰烬。司马门的π值在一定时间内变为了3.14.尽管这个可怕的异常只能对科技类产物所使用,但是依旧可以决定战争的结果。

所有人都只剩下了异常能力与肉体。司马师首先反应过来,无数的法术向着敌人倾斜着。区域的现实在可怕的扭曲下近乎变为了一张弯曲的纸,被任意的扭曲,翻折着。钱司马身为军阵中的近乎火炬般的目标,被司马师所重点打击。璀璨的法术在他的身上爆炸。而最终死于一个灵魂类法术。

随着主将的死亡,近卫军如同草芥般的被屠杀着。司马师迅速指挥军队布阵,以封锁司马门。所有人心里都知道,司马懿的政变,成功了!

(九)


中书令闫太监做为司马懿的党羽,穿行在皇宫之中。他正为了司马懿的政变,带领着两百人,控制了整个尚书台。当他接到司马昭的通讯,成功占领司马门且已经控制住了皇帝与太后后。闫公公总算放下了一口气。急速的带着仪仗队欢迎司马懿。

司马懿与蒋济,林太尉同乘,来到了皇宫,并召集了文武百官,宣布了自己的成功。司马懿向太后上奏罢免曹爽,皇太后诏召柔假节5行大将军事,据爽营。太傅谓柔曰:"君为周勃矣。6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在干一件名留青史的大事。

一道探子的身影跑入宫殿,高声的向司马懿汇报:大司农7桓范与大将军司马鲁芝与曹爽会和了!欢喜的气氛被打破了。

(十)


曹爽与其身旁的数千人正砍伐木为鹿角抗拒小型化单兵外装甲的冲击,征发屯甲兵数千人以为卫兵。大司农桓范正向曹爽进言着:当今日,卿门户求贫贱复可得乎?且匹夫持质一人,尚欲望活,今卿与天子相随,令於天下,谁敢不应者?卿别营近在阙南,洛阳典农治在城外,呼召如意。今诣许昌,不过中宿,许昌别库,足相被假;所忧当在谷食,而大司农印章在我身。

曹爽依旧在考虑着。如果曹爽跑到许昌星系,途中路途不过十几光年,且都是没有阻碍的通畅航路。跑到许昌,还能再建立禁军,取皇权,持武库,胜败未必可以预料。而司马懿终究窃统。曹爽任然在考虑着。

(十一)


侍中许允、尚书陈泰先后来到曹爽军营,诉说司马懿指洛水为誓允诺其只交出兵权,便可保留爵位及财产。蒋济又陈书一封,宣布旨意"惟免官而已。

直到司马懿披挂整齐亲自来到前线,面对着曹爽。他手指洛水,向天道发誓。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司马懿用自己的一身的积累与法理,向曹爽说了谎。

桓范等援引古今,谏说万端,终不能从。桓范哭泣着说:"曹子丹8佳人,生汝兄弟,犊耳!何图今日坐汝等族灭矣!9

不久,曹爽的心腹黄门张当供出曹爽兄弟及其心腹于谋反。正月初十,曹爽家族及心腹手下被屠灭三族,牵连被杀者五千余人。司马懿也完成了他窃国大业的,第一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