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灭论
评分: +24+x

Glass走出了位于北桑提内尔星上的基金会办公大厦,他感觉身心俱疲。

我这两千年间一直在与异常打交道,真是残忍……

他低下头去看自己的手。因为翻阅文件,敲击键盘和屏幕,那上面已经起了厚厚一层老茧,而且右手中指还有些畸型——握笔太多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双手看起来还像一双人的手。尽管它们已经陪我度过了两千年的岁月……

他在大厦边上的广场上找到了一张长椅,于是立刻坐了下来,像个濒死的老人一样喘着粗气。

这具身体在接受异常改造后,好像从未从疲惫中脱离出来………

但是他又想到了灯塔——“不再需要控制了”,那是人造的“生”他想。“他们说,灯塔会在下个月启动,在那之后,我将得到我应得的安息,这还是很令人欣慰的……”

此时他才注意到这个广场上全都是人,似乎在举行一场游行。Glass认出这都是“有宗教信仰的人”。

“有神论者怎么能接受灯塔下没有神的世界呢?”他自言自语。

他看着他眼前的人们————其中一群人们身上都带着一个小十字架,围在一位年长的教士装束的人身边,那位教士正大声向人们说着什么。

“亲爱的朋友们,基金会该不是与圣母为敌的吧,或者是她不乐意见到的东西吧?”

“是天主教。”Glass想。

“我将会向各位解释圣克利斯朵夫的塑像,播种者的象征,圣小教堂大门上那两个天使的寓意,他们一个将手插进瓶里。另一个将手伸入云里…..”

“至少在历史记录中,有几千次K级情景都能跟天主教扯上关系。”Glass想。

“唉!唉!微小之物往往战胜庞然大物,一颗牙齿常常搞垮整个身躯,尼罗河的老鼠会咬死鳄鱼,剑鱼会刺死鲸鱼,而现在基金会就正做着相同的事!”

“高贵的古典譬喻的最大弱点是逻辑简陋。”Glass想

他转过头去看另一边一群一身白衣的人聚集的地方, 他隐隐听到了一阵吟诵《古兰经》的声音。

“这是穆斯林。”Glass想。

一个老毛拉坐席地而坐,向人们讲诉着:

“宇宙间一切生命,终将有一天要全部毁灭。然后安拉使一切生命复活,进行复活日审判。 《古兰经》第五十五章第二十六节说:“大地上所有的一切将终朽坏。只有你的具有庄严和尊贵的主的本然长存。”又说:“的确,你们在复生日将被复活”。穆斯林相信,复生日到来之时,一切生命的灵魂都将复返于原始的肉体,并接受安拉最终的判决:行善的将进入天堂,永享欢乐;作恶的将被驱入地狱,永食恶果。所以要提倡两世兼顾,号召穆斯林要在现世努力创造美满生活,多做善功为未来的后世归宿创造条件,两者相辅相成。穆斯林相信,后世审判可以有效制约人类今生的行为……”

“而基金会的灯塔会阻止安拉完成这一切,让世间人们的好坏再也无从分辨,所以,我的兄弟姐妹们,让我们以安拉的信徒之名去向基金会讨回公道。虽然这听起来很困难,但宇宙间一切事物都受安拉制定的法则制约,任何人都不能变更其法则,唯有对真主的顺从和忍耐,才能赢得真主的喜悦,因此,前定并非宿命。只有通过虔诚地向安拉祈祷,然后努力履行宗教义务和职责,真主才会使其结局发生变化……”

“他们为什么不去找地平线倡议呢?”Glass无奈地笑了笑。

Glass听到,另一边有人唱起了圣歌

Ima trava oKolo!这些是灰!
I korenja okolo!这些是根!


“这是什么?”Glass想。“肯定是某个外星宗教。”

“圣语有云,一号月亮升起之时,灵魂将离开尘世……”

Glass突然有了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满月在召唤汝——
汝将晋见夏胡鲁;
红色的夜,扬尘的天,
汝浴血而亡…


竟然在广场上举行仪式!Glass想。看来他们是公开对基金会的行动表达不满了!”

然而他很快又迷惘了。

基金会为什么要终结神?


他低下头去思考这个问题,直到长椅发出一声响,一个挂着红宝石项链的人坐在了他身边。

“可怜的Bright。”Glass想。“当灯塔亮起之后,他和我都能得到安息了……”

“基金会为什么要终结神?”Bright一开口就问。

Glass努力让自己不显的惊讶,然后抬起头说:

“顺其自然,基金会的人都认为应该这么做,你真的想知道原因吗?我想……肯定是神性实体和基金会之间存在某些矛盾……不过不用担心,灯塔是温和的手段,比直接杀神好的多……”

Bright打断他,说:“讨论神性,不必说采取什么行动,只说为什么要这样做。”

Glass点头。

于是Bright开始问了:“基金会和神性实体之间,有没有权位之争?”

Glass回答道:“自从2020年人类离开地球后,基金会已经成为了名义上的世界政府。又早就退出曝光协议,公开观察包括宗教在内的一切可能与异常有关的事情,因此宗教信徒也在基金会的控制中。在这一点上,神性实体能与我们争什么?更何况,不管是穆斯林还是基督徒,都是因为服从教义而有顺从心理的人。如果基金会要统治他们,神能阻止这一切吗?”

Bright又问:“基金会与神性实体们,有没有利益之争?”

Glass回答道:“基金会的几百万个异常的收容工作,千万亿公里的宇宙探索计划,从开始到完成,都是通过领导层的财团,前台公司和一些有益异常资助的。神性实体能限制基金会什么?”

他又问:“基金会与神性实体们,有没有学术之争?”

Glass回答:“基金会的研究课题从来不与上帝的传教士正面相撞,基金会的考察路线从表不与安拉的朝圣之路直接交错,基金会认识世界的方式从来不与五角海星过于相似。还有,一群传教士能和受过高等教育的博士们争什么?”

他又问:“基金会与神性实体们,有没有意气之争?”

Glass回答:“大家都看见了,两千年来。基金会在宇宙中一路势如破竹,从来没有遭遇哪怕一次可耻的失败。有了这种胜利者效应,基金会还会把神当做眼中钉吗?”

Bright停止提问,静静地看着Glass。

过了一会儿,他又继续了:“你的每一项回答,大家都可以见证,看来神性实体从来没有妨碍基金会,基金会现在却要终结神性实体。造成这种情况一定有一个特殊原因,例如,刚才我想,是不是神性实体会带来末日?”

Glass回答道:“基督教的“最后的审判”,伊斯兰教的“复活日审判”都是末日情景,不可能不引起基金会的注意。但末日太普遍,不是特殊原因。历史上可能发生的末日很多,但由于基金会的控制,都没有真正打败人类。我记得在2k中叶,末日情景几乎是几天一次。结果基金会员工习以为常,不仅不担心,还拿末日开玩笑。那个冷笑话我现在还记得。“那三个分别阻止了K级情景的人同分一个免费停车位做为奖励,不过别非得占三分之一,不然明天不能奖励下一个人了。”教会的不明就里的末日,不过是更大的笑话而已。”

他说:“听口气,你自己好像已经有答案了。”

Glass说:“我自己也曾经百思不解,后来,一番回忆使我找到了钥匙。”

“什么回忆?”

Glass说:“回忆起了我加入基金会的二千多年前。那时候,基金会比现在弱小的多,随便一个K级就能结束一切。但就算是这样,基金会也有着远大的目标,围栏计划的誓言还回响在我耳边。更不用说现在,基金会足够强大了……”

.

基金会誓言

我们确信我们是最初的,真正的基金会。我们代表主时间线的现实(原始且未变更的时间线)。我们的人类须高于其他“镜像”时间线所居住的人类。主时间线现实的继续存在须高于任何“镜像”时间线与任何平行或替代宇宙现实的继续存在。我们是基金会,是一切现实的基石。以己之名,我们不能失败。

“我已经猜到你的答案了,”他说,“基金会要终结神性实体的最重要原因,是因为要证明自己超越了神,证明自己能给世界带来常态。”

Glass说:“基金会连自己的同类都敢消灭,还有什么不敢灭神的?现在的基金会已经不满足于保护世界不受恐惧,他们要的是取代原来的神,成为世界真正的主宰。”

说完这些后,他和Bright又都沉默了,他们四周回响着信徒们的祷告词。

“我主是仁慈善良的神……”

“惟安拉是真主,穆罕默德是他的仆人 ……”

“在萨亚迪娜面前,祝福这水。Ekkeri-akqiri,可以量,可以数。Nakalas!Nakelas……”

在祷告的声浪中,Bright突然起身。

“我要走了,孩子。祝愿你们基金会好运。”

Glass从他的话中听出了异常。“等等,你难道是……”

“我是神性实体们的集群意识……“Bright模样的神回头凄然一笑。“我确实想说,我爱你们所有人,并为你们感到自豪。无论什么时候你们需要我,我都会在这里。但是,我亲眼看着这个基金会从一个满是渣滓和混蛋的混乱马蜂窝变成一个被精心呵护的天地。我很遗憾还有更多的人没有看见你们为这里所付出的工作、血汗和泪水。你们做得很棒,你们真的很棒。再接再厉地做下去,永远不要害怕改变和进步……”

一瞬之间他已然消失不见——同广场上的那些人一起。那些人看来也是具象化出来的,只是来寻求一个解答………

Glass在长椅上枯坐到日落。

日落时分,有人从远处跑过来,Glass认出那是Bright,绝对真实的Bright……

“今晚在布赫-桑托斯星球上有基金会员工聚餐!”他对Glass大喊道。“你要和我一起去吗?嗯?等等,你身边这是啥书?”

Glass低头一看,发现长椅上放着一本棕色的大书。封面上有一句烫金的文字:

神灭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