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杏生长
评分: +15+x

“那么,我在哪能找到她?”

“住院部后面有一片银杏林,你去那看看吧。”



她觉得自己来的不是时候。

青葱蔽日或者满地金黄都已不见踪影,只剩下光秃秃的地枝干顶着阴沉的天空。雪在这个天气是不会有的,还不到时候,唯有飕飕的寒风在树林间肆意穿梭。一开始是医生告诉她这块地方的,建议她可以在没事的时候来这多走走,记得添加衣物就行。安静、远离喧闹、贴近自然,她是由衷的喜欢这片银杏林,一有空就从病房溜到这来。

不过今天,她觉得自己确实来的不是时候。

放下手中小说抬头伸懒腰的一刹那,她看见一名男子向自己走来。在医院里,你基本上能看见各种各样的人,形形色色宛如社会缩影。但这些人几乎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把生活写在了脸上。无论是在门诊问询时的焦虑,还是在住院部门口相遇的喜悦,医院从来都是一处连接着生活最朴素本质的地方。

因此,在注意到来者的脸上摆着一副专注于完成任务的神情后,她的戒备心自动地提了起来。

他没有径直坐到自己坐的石桌旁边,而是在离了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举止间流露出初见时的彬彬有礼。她不是很清楚这是这人的教养本就高尚,还是职业训练造就的模块化待人方式。

“请问,你是林歌辞小姐吗?”来者的问询似乎让Linn有些许猝不及防。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浅浅一笑,向这位自己要找的女士行了一个标准的绅士礼。灵感的火花在Linn的脑海中一闪而过,眼前的礼数瞬间化为了有形的信息。“基金会的人,冲自己这个人来的。”她迅速在心里得出结论——能够进入这家基金会前台医院找到自己,同时清楚知晓自己在曾经在外留学的经历,只有基金会内部对自己进行了调查的人员才能做到。想到这,她的提防心又高了三分。

像是为了印证她的猜想似的,来者说道:“是这样,林歌辞女士,我此行前来是为告知你一份……”他的话头止住了,望着眼前这位女士向他伸出的三根手指。

“一,请叫我Linn。歌辞这个名字是我朋友才这么叫的。”她说着掰回一根手指。来者不可能读不懂这其中的疏离与戒备,但他只是依然微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见没有进一步的交流,在尴尬一秒后Linn抓紧掰回了第二根手指。“二,别整的这么一副官腔满满的礼节,我不喜欢这种交流方式,你可以理解为反感。”既然已经对对方有所提防,态度上自然不必再照顾对方感受。

“三,不管怎么说,在正式讲事情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先介绍一下你自己?”



他一拍脑袋哈哈大笑起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说着坐在了Linn身旁的空石凳上,“我给忘了,真不好意思啊。重新介绍一下,监察特派员孟阳明,隶属于伦理道德委员会,依你喜好叫我什么都行。”

他伸出手想要握手,但估计是想起了刚刚Linn的态度,伸出一半的手又缩了回去。

“伦理道德委员会来找我干什么?”情况一时有些出乎Linn的意料。

“不是你以为的那样,虽然是隶属于伦理道德委员会,但是监察行动组的职责实际上是对基金会人员工作进行监督检查,你可以类比为纪委。”孟阳明顿了一下,好像是察觉到哪里不对。“不过你放心,我这次来的目的不是检查你以前的工作的,而是要通知你一份任务。”

“任务?什么任务?”

“你清楚昨天除夕晚上发生的事件吗?”



Linn想起了昨晚几近失控的场面。

普通医院的伪装被突然撕破,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荷枪实弹从医院大楼中冲出,高度紧张地在医院的正大门开始对峙。一辆装甲车从地下车库里呼啸而出,直接横在了院内大门口的道路上。病人都被要求回到病房——大部分病人实际上是平民,并不知道这家医院的真实情况。然而就算是这样,基金会居然干脆跳过了给出掩盖故事,直接要求所有人回到病房待着。而在Linn自己回到病房前,她看见就在大门外,一波又一波的人群暴躁着、喧闹着,地下地下升起的铁门仿佛只是一张薄纸。

不过看这昨晚的架势,直接提问核心情况恐怕不太好。思索再三,Linn决定先简单抱怨一下。

“昨晚到底是什么情况?失血性休克的疗养和住院心理治疗,我从到医院前前后后时间虽然也不过大概半个月,但是正好卡在了春节这个时间点上,一直没回家。本来爸妈昨晚除夕夜想要来陪我一起吃年夜饭的,谁知道突然间医院就整个封锁了,把他们两位老人家弄得除夕夜在外面宾馆住了一宿。你要提起这个,那我是真的气不打一出来。”

孟阳明听罢点了点头。“你所看到的恐怕是整起事件最平淡的部分了。接下来我要说的事你要保密,不能随意外传。”他四顾看了看,确认周围没人。“昨晚Site-CN-01被多个goi联合攻破了。”

Linn点了点头。“我会保密的,希望那座站点里的人平安无事……”

“……等等你说哪个站?!”



Linn递回了孟阳明带来的文件资料。她现在脑袋乱的很,破碎的设施、伤残的特遣队员、不稳定的现实、关注组织的活动痕迹。这些都是她未曾见过的事情,一切都对她来说太过于难以接受。她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面前这个找上自己的人,但有一个问题显然需要摆在其他所有问题的前面。

“文件最后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特别调查任务?为什么会和我有关系?”

孟阳明把文件放回包里收好。“是这样,对1号站点发起进攻的情况显然不正常,那几支关注组织要是放在平常,别说合作了,好几个死对头自己都能把自己消化没了。基金会认为需要对此展开全面情报调查工作,这其中不仅包括常规情报调查力量,还有各类非常规力量。”讲到这他指了指Linn。“你算之一。”

“啥?我是研究员不是特工或者间谍啊?而且研究方向在奇术和逆模因方面,这怎么都和情报工作八竿子打不着吧?”

然而眼前的这位孟阳明,似乎早已料到了她会是这个反应,表情没有任何一丝变化。“我被告知上面有人注意到了你的情报价值,这便是你被选上的原因。请放心,你最终不会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会为你提供帮助。”

“帮助?什么帮助?”

“一支调查小队,人你来挑,选择值得你信任的或者你觉得能够帮上忙的。独立的资金、载具支持,一整支机动特遣队可供部署,以及调查小队所有人都可以拥有的临时4级权限。”说到这,孟阳明顿了一下。“特殊条件下限制性5级权限。”

Linn惊讶到两分钟没说一个字。

“啊,还有一件事,我将会加入你的小队。请放心,如非必要我完全不会出现,不用因为天天见到我这么一个印象很不好的陌生人而烦躁。我的职责是干自己的老本行——监察,在你们做出出格的事情时管控乃至逮捕你们。另外我也是你们与上级联系的一个有效渠道——渠道是双向的,这一点你把我理解成领任务的NPC就行。”

说罢,孟阳明见Linn还是没有进一步的反应,便拿着包起身准备离开。“如果需要联系我的话,请打纸条上这个号码,我——”

“等一下!”

Linn一声喊,让递纸条的孟阳明动作停在了半空中。“我算是弄明白了,‘情报价值’,你们所瞄准的根本不是我的什么情报工作能力或者潜力。从一开始,你们的目的就是想借由我接触我哥而已!”

见状,孟阳明放下了纸条,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站起身看着把头扭向一边的Linn。“如果这是一场球赛,你觉得你所扮演的是什么角色?”Linn没说话,他便继续说了下去。“你以为你是那个打开所谓归隐高人田居的敲门砖?当前的情况事关我们每个人,你不能把自己置身于事外,任何一个基金会人都不行。不,你和你的小队是一只金色飞贼,是我们虽然渺茫但却能够扭转局面的可能。你所能使用的资源不是无限的,甚至不算多,因为大家不会平白无故的把你们当成救世主。但是我们会抓住所有机会,基金会会抓住所有机会。”

他也不打算继续和Linn一直这么说下去,转身准备离开。“不择手段不止是指手段肮脏,也可以指手段怪异到无法想象。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建议你现在开始组建你的小队。毕竟如果感到迷茫与不适,就找人一起分担。”

“你甚至没告诉我该选哪些人。”一句话让孟阳明再次停下了脚步,不过他没有回头。“从你的那本花名册上挑。”

Linn脸上的表情出现一丝错愕。孟阳明没有看见,但他猜得到。

“对基金会来说,那是个你的小秘密,但是是一个为基金会所知的小秘密。调查清楚明明各不相干且人数众多高级职员的姓名信息,基金会看到了在这背后你所代表的潜在价值。我说过,基金会这次看中的是你的情报价值,不是什么你哥的。”

他走了两步又停了一下,这次他回过了头来。

“本来不想说的,担心会被你认为是打亲情牌逼你就范。但既然聊了这么多了……”他顿了一顿,“这一次你不是在依赖你哥,而是去救他。”

他转身离开。“希望尽快听到你组建小队的消息。”









重生计划 – 回忆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