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中航科工第九研究院 紧急通告
评分: +106+x

基金会中航科工第九研究院

紧急通告

— Dr. Jim Bridenstine

在此就本人滥用职权,擅自动用他人五级行政权限进行基金会全体通告的违法行为,表示诚恳道歉,即便,基金会早已不再存在,以下内容十分重要,请认真阅览。

基金会解散前,本人系中航科工第九研究院自然科学部东亚调研小组副组长兼在册高级工程师,四级权限人员,B-49613,人事代号 朝菌,负责中国境内生物资源调研及实地考察工作。

近四年来,我,我们,基金会,所经历的种种,异常事物逐渐无效化的同时,业已动摇我们立足的根基,诧异,迷茫,动乱,直至最后解散的无可奈何。

在此间,我们是否有想过,“异常”这个字词,它所指代的究竟是什么?它并不是数据库中冰冷的编号,而是当今人类文明所未知的,超出常理的,所痴迷,所探寻的一切。

在数万年前,我们的祖先曾对太阳,这颗平凡的恒星心存敬畏,将其视为神明,对那时的人们而言,太阳何不是一种“异常”?

1810年,幼发拉底河下所涌出遇火即燃的“恶魔羊水”,仅是现时早已广泛开采的石油。

1877年,耶路撒冷上空所盘旋的“末日号角”,仅是空气对流与外空介质的交互作用。

从古数百年来,人们在墓地所恐惧的“幽魂鬼火”,仅是生物尸骸的磷光反应。

模因现象,休谟数域,奇术粒子,已解明目录中成百上千的“异常项目”,为我们阐明的道理非常明显,所谓异常,仅是文明认识之外的事物,当探索认识触及到未知所处的领域时,它便不再是未知。

如此思考,近四年来,所谓异常的不再发现,所谓异常的无效化,除了我们认识透彻的存在,一切种种就如此凭空消失,犹如人类拜太阳为神明时,恒星突然就消失不见,即便它曾经确实存在,则更显得不可思议。

这同将引向一个极为可怕的结论,未知不再存在,文明的认识也将就此固化,止步不前。

本人就异常生物相关调研存在一定经验,利维坦也好,不灭孽蜥也罢,这些所谓的异常生物,最终也仅是一摊沉腐烂肉,经过近年来的持续调查,本人同就此发现下许端倪。

首先就本人所知,利维坦的尸骸,基金会实际上并无能力进行处理,仅能将其搁置,具体死因亦不明朗,而在如此情况下,其尸骸沉入海底,将如同鲸落般,形成完整的独立生态系统,尸骸养分甚将足以供养数以千兆的海洋生物,最终将必然导致,海洋生物数量的爆炸式增长及全球生态结构的大幅度变化。

但并没有,本人近年来多次随政府远洋测量船在多处海域进行考察,长期监测及短期抽样的数据分析,各类海洋生物的发展趋势与四年前并无太大差别,相关调研资料已发入通告附件。

这或许可有解释,基金会最后还是设法隐秘处理了利维坦的尸骸,亦或是说,它的存在,本身只是一份混淆视听的掩盖文档。

但就基金会解散前,本人曾长期参与过“山精木灵”此类异常生物的相关调研工作,收容样本逐一衰老死亡时,本人同有在现场参与处理,后续无功而返的野外探寻,也仅如此。

“山精木灵”体内可分泌促进植物生长的未明发散性化学物质及氧化酶,且对蜜源植物及访花昆虫存在积极影响,若其发生功能性灭绝,必然将导致植物群落的协同生态系统受到破坏,致使植物群落在短期内因无法适应发生大面积衰弱及生长不良,但就本人在东北林区及东南林区长期实地深入考察发现,森林植物群落却并未因此出现何种负面影响,相关调研资料同已发入通告附件。

相比这种种,更令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基金会数万万职员,难道真的没人发现这其中真正的“异常”吗?

基金会解散前的那场动乱,9.26的那场血与泪,本人在当时仅是迷茫的旁观者,也不便去加以评说。

但本人有理由相信,那些在枪火下抗议的博士、职员们,他们或许才是真正清醒的。

我们曾潜行在帷幕之下,但又如何确保,你我并未被笼罩在帷幕之中?

未知不再存在,文明的认识就此固化,止步不前。

这很恐怖,但这推翻了已知有序知识系统的存在,才是真正的未知,真正的异常。

新的研究所在诸位同事的努力下,已顺利建成,我们所回购的种种科研设备,虽说早已落满尘埃,也仍可正常使用。

我们已具备国家级重大科技研究的基本能力,但我们仍需要大家的帮助。

本人在此诚恳邀请诸位同僚,加入我们,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再一次探寻未知,再一次让认识突破这所谓异常。

坐以待毙绝不是基金会的传统。

We Secure We Contain We Protect

让我们一起

重建基金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