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灰岛之游

这该死的地方真奇怪。

我意识到这并非清清楚楚的讲述,而是痛苦的经历。看样子越来越少的人会读它。

我叫Stephen。我是名商业作者。昨天,我乘坐了一架飞往上海的飞机。就在某片海的上方,飞机的前半部分突然他妈的消失了。我和其他六个人紧张的坐在救生筏上,朝着一个小岛漂去,在夜幕降临之际刚好到了。

这该死的地方真奇怪。


昨晚,我们真正想的只是这栋房子。我们敲了门,虽然并没有期望在这般冷清的地方得到回应,接着我们砸碎了窗户进去了。我立马走向了入口处的一张小沙发,瘫倒在那里。

今天早上,他们中的一个人拿着杯咖啡,叫醒了我。这是我喝过的最棒的咖啡。那个人叫Tim,是一个在旧金山工作的公司会计。据我看来,他在我的后面一排。他告诉我,其他人中有一个叫Markus的建筑工,一个叫William的银行员工和他的妻子Marie,他们六岁的儿子Evan和一个女孩,叫Marjory,她对汽车很了解。不管是什么。

无论如何,他们一直在这个岛上搜东西,所以我也加入了他们。这个地方正如我所提的,太奇怪了。除了一根电线杆外,这座房子是这里唯一的建筑,电线的一端与房子相连,其他的悬挂着的断断续续的电线,横跨着通向房子的水泥车道,结束在40英尺左右悬崖处,它如此平直,和剃须刀刮过一般。我猜他们在这停泊一些驳船或者别的什么,然后把它和房子连接起来,或许这里曾有一个码头……无从得知。这种奇怪而笔直的边缘形成了整个岛屿的侧边,所以这一整个东西就形成一个歪斜的矩形,一端有着平滑的边缘,就像一个展开的安全套一般。

房子的另一边是块精心护理的草坪,包含一个小型的装饰性的花园,和一个秋千。也有个小码头,一艘独木舟停泊在那。Markus认为,这个独木舟意味着,附近有更多的陆地——然而太多的雾环绕着这座岛,难以证明他是错的。他想划船外出,看看能找到什么。我们大多数都反对他,但我认为我们离文明社会已经足够近了,因为无论如何,很快就会有人发现我们的,让他试试也不坏。该死,我会帮他说理的,如果他需要。

这座房子看起来,就和在海边城镇里随处可见的公寓一样,建筑带有一丝爱德华风格。有不少的木头之类的。里面配置了现代电器和灯具,但丝毫的电都没通——我猜电力来源的地方和手机的一样。Tim说,冰箱大部分是空的,只有半加仑的腐臭牛奶和一些受暖而刚开始发霉的奶酪。这是个好兆头。这意味着最近有人来过,因为奶酪刚刚变质。但问题来了,他们何时回来?


Markus不见了。

那艘独木舟也不见了,所以我们推测他在没人看到的时候拿走了它。尽管Evan一直声称他能听到Markus的喊叫,但到处都没有他的踪迹。他仅仅只是一个孩子,并且他也想要救援。我假装不怪他。Tim在离码头不远处发现了一只被冲上岸的独木舟船桨。这不是一个好消息。不过,现在担心还尚早了,不是吗?

我在屋子里翻寻的时候,在一个柜子里发现一把枪。上膛了。我现在把它塞进了我的裤腰带里……我不确定我是否要告诉其他人。我暂且先缓一缓,以防万一。如果救援到了,继续保守这个秘密也没有什么坏处,而且如果救援没到,那就更好。有它在我的身边,胜过任何人。

Marjory在尖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