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塔

评分: +19+x

secendMmmu 10/6/2022 (周五) 7:32 #45637742


久等了各位!好久不见有没有人想我啊?

nameless 10/6/2022 (周五) 7:33 #45637747


很遗憾,没有。这个世界已经遗忘了你,要怪就怪你自己咕咕咕了那么久吧:)

Ekkkkkkk 10/6/2022 (周五) 7:39 #45637763


这帖子是在干什么?这里是正经的超自然论坛,要玩角色扮演或编故事请去别处。

secendMmmu 10/6/2022 (周五) 7:46 #45637798


可恶啊我明明是来说正事的!光速被误会了怎么想都是nameless的错:/

考虑到确实有点久了,先在这里放个前情提要:

secendMmmu 14/3/2022(周一) 8:51 #36231429


最近我们这边发生了好多怪事,虽然说可能是巧合,但这么多巧合撞到一起也未免太奇怪,发个帖说一下好了。

在我们这儿,春天下雨是正常现象。雨也不大,甚至有时候就只是单纯飘着两朵乌云而已,但持续时间长,两三个月见不到太阳也不是没有先例。每年这时候也或多或少总有几起溺水事故,所以我一开始没怎么关注这些。直到上星期我看见一条新闻,说咱本地的钢铁厂里有人淹死了,正好我妈在那上班我就趁吃饭随口提了一嘴。这时候我还只以为是哪个工人放假去野外游泳啥的,早知道会变成现在这样或许我那时就不该嘴贱。

她立刻变了脸色问我从哪知道的。我哪知道我从哪知道的,谁看小道新闻还记编辑名字啊?然后她压低声音说,别传了,你知道那人搁哪没的吗?哪啊,我知道才见鬼呢,我就这么傻傻地问了。

"我们轧钢车间的炼钢炉子里!据说那里面不知道咋的被装满了水,那倒霉玩意就搁里面闷着泡了一晚上,第二天上早班的发现生产线突然不动了,赶紧报道领导上级….."

稍微中断一下,给各位介绍介绍这个炉子是个什么玩意。钢铁厂的流程简单概括,就是把铁块融化了再倒进模子里,而这个炉子就是用来融化铁块的,并且为了温度不能熄火。换句话说,里面满满当当全是几千度高温的铁水,跟个瀑布一样没日没夜流个不停,隔着几十米都热的站不住人————更何况,我见过那东西几次,活脱脱一个密封的大铁块,苍蝇都飞不进去,盖子要专门的钥匙才能开,有能耐把这大火炉一晚上变成水棺材的,就算不是鬼也绝对不是人。

所以她说的话我当时是半个字都没信,八成又是不知来路的以谣传谣。但奇怪的是,不管政府怎么宣传警告,这些天来和水有关的事故依然不断,甚至更多了,地点也是从野外的水库到居民楼下头的下水道,开图鉴一样一应俱全。

然后,重头戏来了。这也是我作为一只学生狗星期一能在这里叨叨的直接原因————咱学校停课了,因为今早在废弃体育馆游泳池里发现的那东西。呃,我实在不想用“人”来指代,虽然那东西确实….之前,曾经,应该,确实是个人。

我们学校的体育馆已经很久没用了,游泳池自然也没人打理,早就投身绿化事业了,上次科技文体周还有生物组的学生去那里捞藻类植物做标本呢。不过那里外人是不让进的,学生想进去(通常情况下并没人想)也要申请,旁边的铁栏杆更是有三四米高,所以我早上在教学楼五楼走廊打扫卫生,无意间从看到水面上多出来一大团黑乎乎的东西时也没多想,只以为有谁从楼上偷懒乱扔垃圾结果没命中目标,就把这事告诉老师了。

再然后发生了什么,从我坐在这里发帖这件事就一目了然了吧。据说是附近的一个流浪汉,不知道为什么会来这里,学校现在应该在查监控,不过有没有查到什么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事情了。以上。

二编:我又去搜了一下之前钢铁厂的那条新闻,但什么都没发现,怎么换关键词都没用,根本找不到。如果不是又跑去问我妈然后被狠狠骂了一顿我都要怀疑我出幻觉了。但我发现了一点别的不知道是不是又是巧合的东西….工厂为了整改创新,要拆除一座有三四十年历史的水塔。虽然这项工程现在不知道为什么被叫停了,但最初的动工日期和今年第一起溺水事件的时间是一样的,而且第一个死者就是这座水塔之前的维护工。

这里是新闻链接:《新征程,树新风!厂区旧建筑分批次拆除计划将于2月25日启动》

就是这个帖子啦,当时讨论到后面,不少人建议我去水塔看看来着不是吗?虽然春天过去之后一切都恢复正轨,没有奇奇怪怪的溺水事故再发生(或许确实是巧合和传言,说不定那个“流浪汉”也只是我听漏了“的私人物品”之类的后缀词)帖子也自然沉下去了,但…..

现在我终于高考完了终于有时间了我肯定要干点啥啊!再说了,也许暑假之后我除了过年过节就再也不会回这个小山城了,如果不去满足一下好奇心我肯定会因为这个遗憾一辈子的….

我已经确认过了,拆除工程还没重启,现在那里是一片无人工地。而且,诶嘿,以防万一,用社会实践做借口软磨硬泡从我当领导的舅舅那儿拿到了通行许可,事不宜迟!现在,出发!

以及,什么叫“咕咕咕”啊?我又不是在写恐怖小说,这都是完全符合站规的真事!再说了,谁写小说来这么一个没人的网站写啊自虐么

secendMmmu 10/6/2022 (周五) 7:47 #45637801


等一下我怎么把整个帖子复制过来了?我超链接呢,我那么大一个超链接呢?

nameless 10/6/2022 (周五) 7:49 #45637822


看这个Mmmu不会插入链接的样子哈哈哈

Ekkkkkkk 10/6/2022 (周五) 7:54 #45637831


我看完了,原来如此。只是,楼主…..你一个人去真的没问题吗?

Nized 10/6/2022 (周五) 7:56 #45637837


哦哦哦看我发现了什么,前排占位!

回复Ekkkkkkk,我觉得没问题的?别看咱楼主年龄小,人家可是曾经把不少在论坛装神弄鬼的扑街网文写手拆穿到底裤都不剩的,堪称观谬打假者,除了有点电子白痴天然呆之外完全可靠!

Alex 10/6/2022 (周五) 7:58 #45637860


楼上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前排占位+1

secendMmmu 10/6/2022 (周五) 8:14 #45637901


怎么一个两个都以损我为乐的….还有不要给我加上什么奇怪的人设啊!

回复Ekkkkkkk,放心吧,我做过调查和准备才出发的,如果情况需要,我甚至能从包里掏出个黑驴蹄子。更何况,我之前也作为学校灵异社团的成员调查过很多类似的地方和事件,虽然说不是谣言就是意外,但也算有经验了。

而且我并没有质疑大部分网站用户所说事件真实性的想法。我只是认为,因为存在信息差和恐惧,我们从已知线索中得到的推论与真相往往有所出入。让吸人眼球却基于臆想的恐惧充斥网站,导致真正的诡异不被注意,不是反而和我们的宗旨背道而驰了吗?

至于为什么不找人陪我去,原因也很简单。我们这里最近不知道掀起了什么风,很多人都往外地跑了,包括之前同社团一直和我一起行动的朋友。他半夜突然和我私信撂下一句“抱歉,家人说明天我们就得走,而且我也很想去那里”,第二天就没音了。不过具体是哪里我也没追问,毕竟之前我凌晨五点去敲人家门让他陪我去中心公园调查喷泉的时候他也没问我,尊重是互相的嘛。

言归正传,我现在已经在去水塔的路上了。今天也是个雨天,人行道上到处是水洼。但雨落在身上凉丝丝的倒是很舒服,难怪之前在闹市区一大堆出来淋雨的人把路堵得死死的,车来都不让路。不过靠近水塔之后人少多了,没人和我挤,真好。

水塔,水塔……说实话,想想还挺感慨的,毕竟我和它还算有点渊源呢,趁这时候讲一讲吧。

我住的地方是个被山围绕的四五线小城市,没有特产没有景点没有风俗啥都没有,甚至五六十年前这儿都还是个小乡村。现在它能被叫做“城市”,完全得益于改革开放时期国家在这建了现在这座钢铁厂,毫不夸张的说起码三分之二的市民靠它吃饭。从建筑布局也能看出这一点:城区可怜兮兮地缩在东边的山坡上,西边平坦的地方是大面积的厂区,厂区内部甚至划出了专属的生活区,其医院超市学校一类设施质量不输城区————甚至,还有一座托管式的幼儿园,专门为厂区工人子女提供服务。

很巧,我就是他们提供服务的对象之一。而且和其他人相比,我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所以每天总会在幼儿园留到最后才走,因此在这一小段多出来的时间里,我把周围环境探了个遍。

幼儿园南边是全市最大的饭店,堵住了整条继续向南的路,左转直走能通过大桥抵达城区,右转直走过了一处十字路口就是厂区;西边是超市,防空洞和轧钢车间,我母亲工作的地方,传言中那起离奇的溺水事件就发生在那里;东边以此是医院和菜市场(其实就是一条允许摆摊的水泥路),路的尽头是一座有梅花状镂空的红砖墙,大人们说那后面是太平间。北边是大排大排的居民楼,紧贴着山体而建。

也许是因为我的好奇心太旺盛,从那个时候大人们总会用各种真假莫辩的故事吓唬我:

“二十多年前居民楼那里有一家三口出了命案,据说早上邻居起床时发现他们家门开着就往里看了一眼,结果看到了妈妈和女儿的无头尸体。警察第一时间把他们家男人锁定为嫌疑人,结果找了几天,在门口水井里找到了人家的头。”

“之前饭店里有个清洁工,在清理储藏室的时候滑倒了,头撞到水龙头上,当场就没爬起来。正好那几天没人去定宴席,也就没人发现他,饭店只当他旷工了也没在意;直到几天后,要知道当时可是大夏天啊,有人发现楼道上到处都是蛆,最后追踪到了那个房间————啧啧啧,一开门,那一滩人啊…”

诸如此类,还有好多。但也许是因为当时对这些事物的认知还没成型,这些故事并没有吓到我。而如果非要评一个“童年阴影”的话,那毫无悬念————让我们请出今天的主角。

水塔。绕过医院的大门,走过满地都是烂菜叶的水泥路,踩着梅花状镂空爬上不高的红砖墙,能看见远处有一座朦胧的,灰蒙蒙的蘑菇状建筑。那是水塔,当年幼的我把这个发现告诉其他人时,他们这么回答我。但当我进一步询问这个名字的具体含义,却没人理我了。现在想想,也许是他们觉得这个知识过于寻常,或者超出了一个三岁小孩的理解范围,所以所以没有解释的必要吧?

但这害惨我了。我忍不住想要知道它究竟是何方神圣,而我拥有的信息只有它的名字和模糊的外形。因为它是用水做的?怎么看都不像嘛。它是用来装水的?那为什么呢,这些水是用来干嘛的?

更何况,当我开始留心“水塔”这个词时,我才发现它在我身边出现的频率比想象中高。

“你家今天又吃鸡柳啊?真幸福。”
“是啊,去水塔那里买的。”

“你们要搬家了?去哪啊?”
“去水塔那边,孩他娘换了个在那的岗位。”

“你听说水塔那边出事了没有?”
“听说了,据说是车祸,那现场…我的天啊…”

这些文字不断累加发酵,最终成功在我的想象中孕育出了一个我童年最大的梦魇。我无数次幻想或梦见,那蘑菇状的建筑张开大嘴喷出水流引发一场大洪水,或反其道而行之,把周围的水源连同人一起抽干。

而我不敢把这些和别人说,因为在他们眼里,那个恐怖的大怪物似乎是再正常不过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这确实困扰了我很长一段时间,不过那也是过去了。后来我过了上幼儿园的年龄,母亲带我回市区读了小学,初中,高中,见到了很多很多的建筑,相比之下,水塔这种旧时代的老古董显得相当枯燥无味,以至于它很久都没有再次出现在我的梦境和记忆里,我也曾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再回忆起那段幼儿时期的往事了。

Nized 10/6/2022 (周五) 8:17 #45637908


突然严肃的secendMmmu好不习惯……说的我都想回忆童年了。

nameless 10/6/2022 (周五) 8:18 #45637912


死亡flag的即视感欸…..你可悠着点,别给自己插旗啊?

secendMmmu 10/6/2022 (周五) 8:18 #45637914


回复nameless:少来,谁不知道我身上的旗八成都是你家出品。

Ekkkkkkk 10/6/2022 (周五) 8:20 #45637930


等等,所以说楼主你现在边淋雨走路边打字?你说的市区里的其他人又是怎么回事,能详细描述吗?

Alex 10/6/2022 (周五) 8:20 #45637931


我怎么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啊……楼主你确定上个帖子之后没有任何异常事件吗?

secendMmmu 10/6/2022 (周五) 8:35 #45638192


我到目的地了,比想象中快。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它。在我曾经的想象里它有大理石一样光滑整洁的触感,但我现在看到的只是一座连外墙上的小广告都褪色到看不清的灰色圆柱建筑。

不过有点奇怪,我记得这附近明明是一个小山头,来的路上也一直在走上坡路,但水塔周围积了很深的水,工地上的脚手架和铲车都一半泡在水里,看上面生锈的程度估计得报废了。这几天雨这么大吗?工地和水塔入口的门倒是都开着,一个人也没有。我白借通行证了,摔。

土被水泡的很软,而且高低不平,踩上去有点飘。我好像还不小心踩碎了什么,因为我听见一声清脆的“咔嚓”声,是量尺之类的工具吧?不过水温意外的不是很低,这感觉还挺好的,让我想起曾经学游泳时,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泡在水里只用一只手撑着地,把剩下的重力全都交给浮力抵消。水从身边流过的时候有种痒丝丝的感觉,像是躺在棉花堆里。

代价就是,当你不得不离开水时,会感觉身体上挂了几个大铁球一样重,就像现在。水塔内部的地面比外面高出一截,那里并没有积水,所以我不得不被迫再次体验一遍这个感觉。话说,我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去游过泳了…..

有点想玩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种想法,但……嗯,等我那个朋友回来了,邀请他一起去吧。我们这三年的时间都花在学习和课外爱好上了,趁暑假好好放松一下也蛮不错,毕竟不知道之后还能不能见面呢。

光线不怎么好,但看清内部结构足够了。有一条依墙而建的阶梯通往塔顶,那里有一个黑色的球型物品,被一堆钢筋支撑着。里面有水流动的声音,而且,或许是因为回音的缘故,它们听起来很悦耳。

也很近,仿佛就在我耳朵里流淌一样。我准备上去看看。

nameless 10/6/2022 (周五) 8:37 #45638205


等等,等一下,就这样上去?那上面很明显有问题啊!

Ekkkkkkk 10/6/2022 (周五) 8:39 #45638313


打断一下。各位,大事不妙。我刚才去看了楼主原贴那个拆除工程的新闻链接,发现里面只写了日期。所以我又输入了相同的关键词,希望能得到更多相关信息。

我现在希望我没有这么做。

因为那是四年前的新闻。

链接:《污染产业换新貌:厂区重建工程已接近完成》

nameless 10/6/2022 (周五) 8:39 #45638322


???不要开这种玩笑!

Nized 10/6/2022 (周五) 8:41 #45638378


……今天不是愚人节吧?别吓人啊,我告诉你,这种过时的把戏没人会怕的!

Alex 10/6/2022 (周五) 8:41 #45638380


是不是玩笑你们不会自己点进去看….淦!

喂喂楼主你在吗,回我们一下!?

[帖主已禁用回复功能]

secendMmmu 10/6/2022 (周五) 8:59 #45638720


我觉得我走了好长一段路了,但楼梯还在延伸。一路上除了不断渗水的墙壁之外就只有潮湿的空荡圆柱形空间,别无他物。这么说来,如果塔顶的球型物真如我所想,是这水塔唯一的储水仓,那么根据我从外面看到的半径估算,它的水容量相当小。甚至可能连一个小水池都填不满。

不应该是这样的。我记得的那座水塔,我印象中的那座水塔,我把今天刚得到的卡通贴纸贴在手背上然后爬上红瓦墙远眺所看到的那座水塔,我边努力不让拆开的酸奶洒出来边从滑梯上滑下时在视野中闪过的那座水塔,我在小学演讲比赛的奖励笔记本上无意识划下的平行线所构成的那座水塔,我为我的文艺作品收集素材而打开卫星地图时从画面边界掠过的那座水塔,我在课桌上抑制不住困意入睡时于已被我在醒来瞬间遗忘的梦中浮现的那座水塔,在我记忆里投下了最大一片阴影也承载了最多妄想的那座水塔……

它不应该是这样的,它不是这样的。

它很高,非常高。即使把一千座有梅花状镂空的红砖墙叠在一起,也够不到它藏在很多很多小水珠里的蘑菇形尖顶。

它很宽,非常宽。把整座厂区内所有建筑的墙壁都放平铺在一起,也铺不满它覆盖着一层积水的地面。

它还很坚固。即使把炼钢炉里沸腾的铁水瀑布倾倒而进,也不能在水面上激起刹那的嘶嘶声。

它是这样的,对。陪伴我童年的那座水塔是这样的。我看着它,我在盘旋的阶梯上看着它,我从渗水的墙面里看着它,我站在黑色球型物体前看着它,我看着年幼的我看着它。我听见年幼的我向它抛出一个又一个问题,它们从天到地无所不有,不限于水。

它看着我,它用脱落的涂漆看着我,它用锈蚀的扶手看着我,它和我的朋友以及其他失踪的人一起透过水面看着我,它从回忆里看着年幼的我。我听见它在解答我的一个又一个问题,用雨滴的痕迹,溪水的触感,海潮的呼啸,仅限于水。

所有问题一一解答,无一遗漏。这不矛盾,因为水只是答案的载体,就像文字也只是语言的载体一样。我有种说不上来,但不算坏的感觉:作为水,它无处不在,无所不知,无可预测,无从操纵;作为水塔,它只属于我,属于我的梦境我的幻想我的回忆我的童年。

我现在知道那些人,包括我的那位朋友,都去哪里了。他们去了水里。我能理解,毕竟那是温暖的,柔软的,亲切的水嘛。但也仅仅是水而已了,对万物一视同仁的水,一处栖身之地,给他们的也仅仅这么多了。

我不一样,我在水里有一席之地。我的水塔,我听见耳边的水声愈发清澈了,我发现我能听懂它的话语了。它感激年幼的我,感激一个孩子的幻想让它有了超脱于水的意义。它邀请我回去,回到水里,回到我的梦境我的幻想我的回忆我的童年里去。

我怎么会拒绝呢。它说得对,我其实不想离开这里,不想离开这个生活了十八年的小城市,不想离开我的朋友们,不想离开天马行空的幻想和梦境,不想离开充满了它的回忆与童年。

不想离开水。

楼梯到了尽头,我看见球形物体上有一道虚掩的门。门后有我熟悉的人,有我不舍分离的童年,有与我记忆相符的那座水塔和水。它的呼唤声更恳切了。

我推开了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