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化身孤岛的蓝鲸
评分: +67+x

前人花了超过百年才抵达科技与认知的前线,自此,基金会便一直守护着人类文明的边疆。

而我们从那里撤退,只花了五年。


设施名称:SCP基金会中国分部演绎部斯瓦尔巴群岛收容设施

站点编号:Site-CN-99

基本职能:作为演绎部中心站,主要处置由该部门负责的异常与研究工作。同时担负中国分部在欧洲地区的联络站点,与该地区其他基金会单位进行交流并提供技术支持。

『已撤编』




一开始是那些常人难以想象的专业站点,我们把他们掰碎,降低权职,然后整合进了其他设施之中。我们对那些站点兢兢业业的工作人员说,也是对自己说,这样做是为了更高效利用资源,提高工作效率。

再然后,我们开始朝那些地处遥远边疆的站点动手,天涯海角已经难以容纳基金会的存在。

设施名称:SCP基金会中国分部月球表面收容设施

站点编号:Area-CN-62

基本职能:负责月面异常收容、深太空观测、航天器发射等。站点负责执行“朝圣者协议”,是中国分部高危人形异常收容站点。平行宇宙部总部所在地,同时负责监控月球超自然自由港“矽宇市”。

『已撤编』




宇宙、极地、地底、深渊。

曾几何时,基金会站点是这些地方罕见甚至唯一的人类足迹。不论多么严苛的生命禁区,我们都能在其之上找到立足的办法。这曾经是形式所迫,但是我们逐渐把它作为了一项事业。立足于绝境成为了我们扎根心中的骄傲。

开疆扩土,在禁区上建设站点,绝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倘若不管哪个站点都能遍布大半个中国,或者随便哪个设施都能有一个直属空间站,那样的空中楼阁只会令我们失去对严酷自然的敬畏,也随之忘记这背后的困苦与牺牲,自然也无法感受那份令人心潮澎湃的成就与荣耀。

所幸,那个年代的我们一直是一步一个脚印。我还记得在贵州169站的地下试车场里,见证灯火通明测试火箭发动机的每个晚上;我还记得在山西76站的工厂车间里,加班加点赶制收容用的特种合金构件的每分每秒;我还记得在新疆A35站的控制中心里,成功钻入地幔那一刻所有人的欢呼雀跃。

而现在,基金会却只能低下头颅,眼睁睁地看着回忆中的火苗一点点熄灭。


设施名称:SCP基金会中国分部台湾海峡海底收容设施

站点编号:Site-CN-14

基本职能:监控周边海域尤其是深海的异常,并负责收容高危异常项目。同时,站点还负责了潜艇与海面舰艇停靠补给、维护基金会深海服务器阵列与海底光缆、珍惜海洋生命繁育以及管理种质库。

『已废弃』



接下来,我们拔除了自己的獠牙。

基金会的实力逐步衰弱,但只是撤离几个极端环境下的站点并没有让大多数人有什么感觉。这些研究员更多在抱怨研究经费不足、站点生活水平下降、科研数据来源减少。但随着事态的进一步发展,基金会武装力量的削减终于开始让他们不再安心。

得益于普及的历史教育,这些高材生们都知道不能把成体系武装力量握在自己手里意味着什么。人们开始抗议,但抗议的人里大部分只是研究员和工作人员。没有主管,因为他们已经焦头烂额,他们也不想把枪杆子交出去。但值得注意的是,抗议的人里面也很少见到特工与士兵。因为正是他们才会明白,自己内部的抗议不会产生任何效果。

武装力量是其他窥探基金会的势力所最忌惮的东西,不斩草除根则根本不会善罢甘休。而只有当基金会整体实力强大,特工们抵抗的手才会强而有力。现在这样的情况,被革除已经只是时间和形式问题。

特工们是最坚韧却又最重感情的一批人。我记得他们领受结局时的坦然不动摇,也记得他们深夜无人时的泣不成声。


设施名称:SCP基金会中国分部内蒙古军事训练设施

站点编号:Area-CN-101

基本职能:安保人员、特工、武装部队与机动特遣队成员的集训、驻训中心,配有各类模拟实战化训练设施,用于收容失效、处置异常、敌对势力冲突等军事任务的演训工作。同时,站点是中国分部的基金会武装部队待命总基地,兼机动特遣队总指挥中心。

『已移交』



那些人只给我们留下了做做表面功夫的安保力量,象征性地满足那点政治游戏要素。

失去武装以后,一切退化在各类“协约”的催化下陡然加速。原本细化的职能开始收缩,宛如枯萎的枝丫,要么退缩回更大的树枝,要么如落叶般归于静谧。例如管理高级人员并负责任职培训的33站,亦或者负责掩盖协议的49站,统统被无形的园丁裁剪得一干二净。

不是没有人在反抗,但我们面对的不是异常,面对的恐怕只是——趋势。纵使基金会过去再怎么伟大与庞大,那也只是一个组织,该如何抗争让它衰败的趋势?不是没人反抗过,很早就有,但规模逐渐从滔天密谋变成了联合战略,再从规划反叛变成了聚众示威。规模越来越小,力度越来越轻,我一直看着他们的变化。

但最痛心的变化,在于溺水的国王放弃了挣扎,困苦的群臣只剩怒火互相倾轧。一次又一次暴动事故中不再含有任何诉求,只剩麻痹自身的目的、猜忌中推定的敌人以及纯粹倾泻的暴力。而基金会不再明晰辨别这些暴力,不再为有识之士提供支持,而是只以最简单的手段把本就枯竭的资源投入镇压之中。

时间问题。


设施名称:SCP基金会中国分部武汉前台公司管理设施

站点编号:Site-CN-31

基本职能:登记、成立并管理中国分部各前台公司,负责领域拓展、商业协商以及资产调配,并指挥前台公司配合基金会的各项活动。站点内部设有人事部、会计部、离管部等多部门的中国分部总部。站点仅收容少数低威胁异常,配备较低限度的安保力量。

『已镇压』



也不是所有设施都在被削减,有的站点反倒逆势扩充了自身实力。不,这不是什么反戈一击,这是垂暮老人的回光返照而已。

我暗中把这一类设施打上了“讽刺”的标签。

不知是投机者的力挽狂澜,还是大趋势下事态波动发展,甚至是其他势力的看我们可怜,这些站点的发展都对基金会整体于事无补。我打心底里不愿见到这种讽刺,它比那些被划掉的名单更能在夜深人静时戳中我的痛处,提醒我基金会的羸弱正真真切切地发生。它们面对同伴的衰败熟视无睹,有些甚至是吸取同伴鲜血才让自身得以发展。

职能在这些站点被拆解、被移交、被出卖,最终形成了用于换取苟延残喘的生意。技术、人才、地产,最终甚至是信条与使命,都被交付给他人。一项项主权最终催生了这些站点的发展,加剧了他们与基金会其他部分之间的对立。为了弥合分歧,诸如“这是当前最合理的选择”“保护人类的理念远未动摇”“我们理应更换过时的存在模式”之类的话语被搬上台面,试图用意识形态上的借口粉饰实际上的分崩离析。

“隔江犹唱后庭花。”


设施名称:SCP基金会中国分部新加坡国际外交设施

站点编号:Site-CN-130

基本职能:中国分部国际交流中心站,是与其他国家、组织等实体进行会谈、签订协约的重要场所。仅收容当地以及具有标志性的部分低危异常。中国分部外交事务部门所在地。


『职能变更』




基本职能:国际交流中心,“超自然合作管辖理事会”总部。站点主要担负与其他组织或政治实体的交流谈判,并依据双方签订的双边条款提供情报、共享指挥或向外移交异常。



反倒是这些苟延残喘的地方,成为了基金会如今在超自然界眼中的标志。低眉顺眼到现在,其他势力终于已经确定这头曾经的霸主已经不再具有威胁。为了防止这个组织仅存的力量在被逼到绝地时做出什么超乎意料的损失,也为了维护自己的“道德”脸面,外部势力们终于停下了紧逼的脚步,就连GOC都不再叫嚣要把基金会纳入108议会之中。

人们在这场游戏中默契地达成了共识,一如多少年里国际上常出现的那样。基金会被保留在了这个小小的规模,放眼望去是限制自己的无数标准与制裁,怕是难以再透过它们看见天空的颜色。

不过,这些已经和我没关系了。

高技术限制与关键零部件管制注定了我的结局,敌视基金会的眼光也不可能允许我的存在。不过在我看来,既然站点的编号都在大陆上一个接一个熄灭,我又还有什么用?

很多人抛出过橄榄枝,身边的基金会成员甚至同意了不少。但我看不见这样做的意义,我看不见放弃斗争的日子里究竟从何处寻找希望?所以到最后,他们只得带着复杂的神情来找我。我能看出来,他们大概只是想让我能活下去。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其实我觉得这无关什么忠诚与使命。我只是没法在经历了溃败成为趋势的时期后,继续安心的过日子。

亦或者,我只是不想这么做而已。


中国分部站点统一管理系统:


Spectabilis.aic


状态更新


『无限期休眠』



就这样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