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疚之旅

镜之测试七:颜色(橙)续

Alpha-9成员间发生短暂的争论,随后指挥部单方面批准了Deneb特工的行动方案。Dan博士发表了数分钟无关紧要的评论,随后在原则上表示同意,队伍回到天井。


A9Asterisk.png

他们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了天井中,一个挨着一个,仿佛一场因大雨而延期的葬礼上不情不愿的哀悼者。Tau-1的士兵们用步枪指着陷在墙壁中辗转挣扎的庞然大物;the Specter也用自己的手枪对着它,他的斗篷随着不存在的微风飘拂。Rainer和Dan博士显然在故意装作看不见它。而Lucretia目光灼灼地逼视着它。

Carlotta Deneb特工走在最前面,当她用猫般敏捷的步伐逐渐靠近时,她只是打量了它一眼。

她曾经听说过,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师会玩一种透视方面的把戏,将建筑建造成随着高度逐渐增宽的形态,这样在仰视时,它们不会看上去显得顶部较小,而会在视觉上维持上下一致的大小比例。现在,她终于看到了活生生的例证:这个不时蠕动、渗出粘液、发出呻吟的巨物看上去近得仿佛伸手就能摸到,就好像她与它之间的距离只有几毫米而不是好几米。它的身体在起伏,在变形,它苍白的皮肤在钢筋混凝土的牢笼中战栗。距离服务台还剩几米时,她注意到一道细尘的瀑布洒落到地板上,半沉睡的不洁者仅仅是偶尔的实体化就将混凝土碾成了碎屑。越过服务台时,她用一只手捂住了嘴和鼻子;她不想吸入那个生物接触过的任何东西,也不想尖叫出来。

就在她即将走到它的正下方时,它没有五官的头向后一仰,橙色的唾液从一张突然浮现的嘴中淌出来,拉成细长的一条,滴落在她脚边脏污的地砖上。她回头看着排成一列跟在她身后的队伍,在Rainer脸上看到了与自己同样的双眼圆睁、厌恶恐惧的神情。

她定了定神,向他竖起拇指示意。他无声地摇摇头,也向这个凌驾整个天井的疯狂活肖像下走来。

她再次抬头看着它。那白色的皮肤实际上是半透明的;她能看见有什么东西在它皮肤下蠢动,时凸时凹地翻滚着,与她认为是这怪物的呼吸的规律起伏全然不合拍。她曾经见过类似的东西,不过只有一次。出了岔子的人质事件,人质已经死了好几天,在他们的皮肤下有——

迈左脚,她愤怒地想。迈右脚。左脚,右脚,左脚……

在经过了仿佛一生般漫长的几分钟后,他们终于穿了过去。后面的走廊很长,也没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地方,这是件好事,因为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他们除了往前走之外什么也不想做。


A9Asterisk.png

走廊的尽头是一个安检点。一个关着门的岗亭立在两台闸机之间;透过破损的环绕式窗户可见大团凝固的棕色液体。该液体已有一部分从窗户的裂缝中涌出,并在岗亭脚下积成一滩。


A9Asterisk.png

真恶心,Rainer心想。他没有说出来,因为他不想显得很不专业。

“真恶心,”Dan博士说。

Wilford将军检查了闸机。他戴手套的手搭上了其中一台的闸门,用力推了推;它一动不动。他叹了口气。“大概要岗亭里的警卫才能打开它了。”

“我们可以敲敲玻璃问问他,”Dan提议道。“我看他肯定会——”

玻璃突然爆裂开来,大量的棕色粘液喷涌而出,Dan和Wilford人仰马翻。Dan耳朵里的嗡嗡声还没退去,自动步枪已经开始狂轰滥炸,使这声音绵延了更长的时间。

他挣扎着站起来,把一团粘得出奇的琥珀色液滴抹在实验袍上。“怎么回事?”

Wilford已经来到了岗亭前,他拨开碍事的碎玻璃,扒住窗台探头向里张望。“这玩意这样都没死呢,”他评论道。他向士兵们打了个手势,便向后退去。

“什么玩意这样都没……什么玩意这样都没死?!”Dan说了一半不得不换成喊叫,因为士兵们又投入了新一轮的火力。现在,一大团混杂着红色和棕色的软泥正在扭动着钻出窗户,开花弹从它身上不断轰炸出细小的液滴和雪花般的骨头碎片。士兵们小心地把枪口向上抬,找到了人的脑袋应该在的位置;在他们用完弹匣的一刻,一人份的脑灰质、血液和更多的骨渣像刺破的水气球中的水一样喷洒出来,这个生物跌回了岗亭里,再也看不到了。

Wilford再次凑上去确认。“这下死了,”他宣布。


A9Asterisk.png

Wilford将军清理了安检点的控制台,直至发现解锁机关,Alpha-9通过闸机进入了设施内部。他们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机库,机库风格实用,有很高的玻璃天花板及数十扇有开有闭的门。机库中填充着很多型号不明的装甲车,大多处于严重失修状态;大部分的天花板和四周墙壁顶端已崩塌,地面上散落着瓦砾和生锈的机件。


A9Asterisk.png

“有什么想法吗?”Dan问,他正在尝试用一支铅笔刮掉实验袍上的棕色粘质,但反而越抹越脏。

“Gat博士有个想法,”Light的声音告诉他。

“不要——”Dan赶紧阻止,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我依靠经验与实验确定了这一机构的是以军事为主旨的,”Gat开始说起来。

“是啊,是啊,再明显不过了,”Dan打断了他。“这是个军事基地之类的东西。他们所有的士兵都感染了泪。我们刚才还碰到一个没能完全转化成不洁者的倒霉蛋——可能只是因为那个岗亭里空间不够?——后来他听见我们吵架了。我们吵醒了他。”

“是吵醒了他,”Wilford说。

“而你把他轰成了渣渣,所以我们俩都无法证实或否定Gat博士的猜想。”

“你是不是宁愿我放着他吃了你?在我们遇到下一个之前给我个答复。”

“你们都还没让我我的猜想呢,”Gat抱怨道。

“看,电脑,”Rainer在两人身后喊道。

他们转过身去。Rainer站在另一张服务台边,这个服务台靠着墙壁,旁边有两扇门。一扇门上标着“储物间”;另一扇门的门楣上有黑体字母的“祂的神圣演练场”的铭文。Rainer正在摆弄一台电脑显示器,随后又跪下查看桌下的什么东西。

“能用吗?”Dan走过去加入了他。

Rainer扯出断成两截的破旧电源线,它们同样毫不意外地沾满了深棕色粘质。他耸耸肩。“不太行。”

“你能修好它吗?”

Wilford两手抱臂靠在桌上,俯视着他们。“他到底要怎么修好它,大学者?”

Dan把一只手搁在Rainer肩上。“这孩子什么都会做,大将军。”

Rainer红着脸站了起来。“那个其实……”他打量着手里的电源线,又把它的断裂处举高,借着天花板处微弱的光亮仔细观察它,然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没错。”他又看了看插脚;总共有四个,两细两粗。他再次点点头,这一次要自信得多。“没错!”


A9Asterisk.png

Dan博士询问指挥部视频画面中是否有无法被Alpha-9看到但可以被拍摄到的实体。指挥部向他保证在此类实体出现时会通知他,并禁止他重复提出该要求。

SCP-4051制造了一个奇点并从中取出一根四脚电源线。SCP-4494评论称他们两人的管辖权都已经超越了维度的边界,并热情地拥抱了SCP-4051。Alpha-9对此发表了各种无关紧要的意见,随后SCP-4051将新电源线插上电脑,尝试开机。


A9Asterisk.png

屏幕闪烁着启动了,显示出一个简单实用的开机画面。

FaithfulOS.jpg

“我们来看看这个坏消息生成器今天会给我们什么惊喜。”桌面上出现了一套陌生的操作界面,Dan摆弄了一会儿之后找到了看上去像网络日志的应用。他打开其中最新的文件,一边查阅一边嘀嘀咕咕,把滚动条拉到最底部之后又回上去了一点点。他清了清嗓子,开始大声读出内容。

“Quintilis,第一日。神选者今天来了,总共有六十个。神圣义勇军将会从它们身上学到很多,我们也要让伯纳德狩猎之城的那些异端分子为他们的罪行真正付出代价。”

Dan翻了个白眼。

“Quintilis,第三日,事务——”

“Quintilis是?”Lucretia说。

“月份,呃,五月。”Dan又清了清嗓子。“事务总长告诉我翻修工作已经完成。现在我们可以集中控制这座设施中每一个圣洗池中的水/泪比例。我已经吩咐军务总长留心记下有哪些士兵自愿接受泪,哪些没有;我们会根据结果调节比例,确保剂量平均。”

士兵们交换着眼神;不过Dan没有注意到。

“Quintilus,第十四日。神选者躁动不安。是不是有异端分子潜伏在义勇军里,向同袍散播疑虑?这不重要了。一旦课程开始,他们就再也无法煽动什么了。”

“这他妈什么意思?”Carlotta说。

“Quintilus,第二十一日。在神选者的协助下,我们已经开始了课程。要让义勇军远离罪,就必须让他们学会有效地与之战斗。”

the Specter不断握紧又松开拳头。不过Dan也没注意到。

“Sextilis1,第四日。神选者的使用寿命即将到头。我们已经没有更大的宿舍能容纳它们了。是时候开始最后的课程了。”他关闭了那个应用,叹了口气。“这些混蛋和他们该死的委婉语。”他把手伸到桌下,打开了某个开关,然后按了键盘上的某个键。储物间门后发出一阵刺耳的尖锐噪音,把除了Dan之外的每一个人都惊得跳了起来,士兵们朝着那边举起了枪。

“是打印机,”Dan说。他从包里拿出一台照相机,对着电脑拍了一张,然后指了指那两扇门。“我们是不是该接着上路了?”


A9Asterisk.png

Alpha-9从储物间回收了Dan博士打印出来的文件,随后通过第二扇门进入一条狭窄的走道。走道中除尽头外没有其他的门。天花板上每隔几米有已松动的洒水器,地面亦有相应的排水孔;墙上镶着一个带有不明象形符号的控制面板和不断闪烁的灯。Wilford将军质疑为什么这个空荡荡的走道里会装有防火系统;Dan博士赞同称此处不应有防火系统,同时建议Alpha-9避免直接站在洒水器下方。全体队员照办了,他们平安无事地抵达了下一扇门。

遵照适当的破门程序,将门解锁。门后的空间有两层楼高,敞开式结构,带有在监狱中常见的层间平台——但其中庭远大于一般监狱。水泥地上多有破损,可清晰辨认出其中有弹痕。该建筑的上下两层均排列着带栅栏的大型监室,有的完好无损,有的已被其坍塌的后墙的瓦砾填埋。


A9Asterisk.png

“我渐渐明白是怎么回事了,”Wilford查看着一条已坍塌的走廊,说道。

“不知有多少不洁者是从这里诞生的,”Dan赞同道,Wilford不得不努力抑制皱眉的冲动。不许赞同我。

“给我们菜鸟说说清楚嘛,”Popescu说。“不是每个人都有博士学位或者将军军衔的。”

Dan朝监室挥了挥手。“神选者,”他解释道。“就是这些实验对象,看样子最后还是逃脱了。管理这个地方的人对战俘使用了超量的泪,然后让神圣义勇军与他们交战——作为训练。”

“听起来像我们自己在老家也会做的事,”Wilford故作轻松地评论道。“也许我们也该写一份废除/训练联合提案。”

Dan怒视着他。“一点也不好笑。”

Wilford呲着牙。“我差点忘了,你更喜欢把你的SCP扔向毫无防备的士兵。”

有那么一瞬间,Wilford真的以为Dan会揍他。有那么一瞬间,他很希望这件事真的发生。Dan捏紧了拳头,但却没有再向他靠近。“我和一样愤为此感到愤怒,”科学家厉声说道。“这个烂地方一看就像关D级的。”

“‘D级’究竟是什么,到现在都没人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SCP-4494插话。

Wilford点了点头。“这个嘛,我们不能在这里告诉你。因为我们还需要你的帮助。”

the Specter的帽沿威胁般地向下倾斜。“所以你们认为只要我知道了就不会帮——”

他们全都听到了那个声音;响亮的咔嗒声,来自监狱的远端、他们进来的门对面的一扇门背后。Wilford立刻回想起走廊里闪烁的灯,皱起了眉头。士兵们在特工周围就位,端起步枪,脸上是冰冷的决然表情。

“我们还没看够吗?”Wilford问。

“我还想再多收集一个数据点,”Dan回答说。

你当然想了。


A9Asterisk.png

一个身着军服、皮肤苍白浮肿的无毛发人形生物出现在门口。一见到Alpha-9,它就举起一把不明枪支,用某种不明语言尖声叫喊起来。Wilford将军下令开火。

该生物立刻被Tau-1击倒,此时第二个生物出现,越过第一个生物的尸体跳到监狱中庭内。Wilford将军下令全体分散,各自为战。第二个生物迅捷地避开了所有子弹,以无法看清其移动过程的速度靠近了SCP-4494SCP-4494化作一团烟雾消失,又再次出现在层间平台上,并用手枪单发射击摧毁了该生物的头部。该生物的伤口喷射出红色、黑色与橙色混杂的体液。

远端的墙壁爆裂开来,扬起的尘土洒遍Alpha-9队员全身,不确定数量的新的生物开始从该处进入监狱。与此同时,层间平台上的一扇门打开了,更多的生物出现并攻击SCP-4494,后者开始高速地连续消失与再现,以迷惑敌人并争取有利地形施展更进一步的精准射击。所有的生物都持有枪支;但它们没有使用枪支,而是采取近战搏斗。

可见一个生物伸长身体并从一名Tau-1士兵身体中央穿过——并未对其造成任何明显伤害——直接来到SCP-4051面前。SCP-4051踉跄后退并摔倒在地,该生物扑到他的身上。它张开嘴,亮橙色液体开始从中滴落。SCP-4051将双手置于该生物胸口,并向其道歉;随后该生物伴随一道闪光而消失。SCP-4051翻滚到一边,避开了液体。

Deneb特工通过数发精确的射击击倒了另一个生物,并回收了它的武器。Dan博士此时大声宣布他已收集到足够多的数据,并建议撤退。指挥部将其转为一项直接命令,士兵们围绕着特工们摆出护卫阵型。此时监狱中已有超过十二个生物且正在逼近。Wilford将军用光了一个弹匣,在他试图装弹时,一个生物直接出现在他面前,抓住他的双臂。它开始向它的同伴处伸长身体,但Popescu特工制造出大量的小型欲肉教触手突然刺穿了它的身体,拖住了它的动作。更多的触手生长出来,围绕并保护着Wilford将军,将他拉回队伍中;该生物回到其原来位置,但Popescu特工的触手撕裂了它的肉体,当它完全归位时,它的体液喷溅在监狱的墙上。

在层间平台被包围的SCP-4494再次化为烟雾,消失在天花板的通风管道中。Alpha-9和Tau-1的其余成员通过来时的走道撤离。Dan博士关上了门并指示前方的队伍回到机库。他自己则查看了那个控制面板;片刻后,他按下一个按钮,随后自己也进入了机库。

视频画面显示在在外门关上之前,有清澈的液体从洒水器中喷出。队伍穿过机库撤离的途中,可以听到走道里传来尖叫声。


A9Asterisk.png

“到此为止,”他们奔跑着穿过无尽的一排排异世界战争机器的时候,Dan喊道。“不管它们有没有跟着我们,我们今天都到此为止了。”

The Specter怎么样了?”Rainer痛苦地喊道。他看上去随时准备掉头回去投身混战。

“他会没事的,”Light在无线电中向他担保。“你只管往外撤,他过一会就会回来找你的。”

Wilford点头略表同意。“我们用掉了不少弹药。”

“接下来可能还会遭遇其他目标,”Light补充道,“但是你们今天工作完成得非常好。回来吧。”

他们的脚步声回荡在墙壁之间,有规律的节奏几乎令他们有点瞌睡。Light大叫了一声“停”才把他们拉回现实。“不管后面有没有追兵,现在开始你们要手脚放轻了。那个不洁者还在前面呢。”

Wilford看上去……Dan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看。没错,Wilford看上去有些窘迫。呵,现在没那么冷漠了。Dan深吸了口气。“最后一步了,各位。”

静静地排成一列,他们又回到了遭遇第一次真正考验的地方。

细尘已经落定。粘液已经凝固,变成了深棕色。

不洁者已经不见了。


A9Asterisk.png

Alpha-9移动至门厅的中央,检查房间中新出现的损坏。此前被不洁者占据的墙壁有结构应力增强的迹象,且其表面覆盖着一层深棕色液体。服务台、画像和电脑已被碾平。室内无法找到尺寸可供不洁者大小的生物通过的明显出口。

视频画面显示数百个苍白、无面部特征的人形身影包围了Alpha-9,挤满了房间每个角落,它们死死盯着Dan博士,在队员经过时会退到一边让路。队员们似乎都没有注意到它们。


A9Asterisk.png

Light目瞪口呆地看着显示器。“我们该告诉他吗?”

“我就不会。”Gat说。


A9Asterisk.png

Lucretia努力压制住拍拍Rainer的肩膀安慰他的冲动。那孩子看上去就像失去了他最好的朋友,但现在不是迁就他的时候。他们还有工作要做。

一阵猛烈的碰撞声把他们全都吓了一跳,有半打之多的快用完子弹的步枪飞快地转向了墙上不久之前还是个金属格栅的地方——现在那里浓烟滚滚,随后烟雾形成了一个熟悉的潇洒剪影。

the Specter把一只手放在Rainer肩上。“你打得很漂亮,朋友!”

少年明显松了口气,朝他露出灿烂的笑容。“开什么玩笑?你才厉害呢,肯定至少干掉了它们六个吧。”

“九个,”the Specter纠正他说。“但是我有距离上的优势!你是近身击败敌人的,是在肉搏战当中,那才是真正考验人的勇气的战斗!”

“说得好,”Dan嘟囔着,他们又开始继续前进。“感叹号用畅快了吧?我们还不知道那东西到底去哪了。”

这一次的麻烦终于等到了没人说话的时机发出声响。一连串令人毛骨悚然的撕裂、破碎、撞击的声音在整座建筑中回荡,一间宿舍的房门自行打开了。士兵们检查了一番,不过原因已经很明显了;他们脚下的地基正在松动。Lucretia把一只手放在附近的墙上。它在震颤。“不好,”她评论道,现在低沉的隆隆声已经变成了建筑在严重压力下发出的高昂咆哮。

“速度加快一倍,”Wilford赞同道。“或者更快些。”

他们开始狂奔。

第一次来时,宿舍区的规模就很让人绝望;那么多的空屋,那么多寂静的空间。但现在唯一重要的尺寸是中央通道的长度,而它即使减半都显得太长……

Lucretia最初是从骨骼深处感受到了下一次震动,然后是从她那充满潜力的、有别于非Nälka的同事们的肉体,再接下来是从她的双耳,因为这时它已经变成了能令灯塔的雾角蒙羞的狂啸。尘土的漩涡从他们身边席卷而过,沿着走廊远去,又被那不可思议般响亮而沉重的咆哮扰乱。

Lucretia脑中此前一直被打乱的某些东西终于拼合到了一起,就在他们到达建筑群破碎的尽头时,她开始活动肌肉,做好准备。


A9Asterisk.png

指挥部命令Wilford将军开启他的摄像传感器,并将摄像头安装在自己背后。他照办了,指挥部开始接收到第二份视频记录。走廊的远端现在被一个不洁者——据推断就是在门厅初次遭遇的那个个体——巨大的躯干所占据。它将部分身体融入了建筑的墙壁、地板和天花板,轮番地撕裂或直接穿透它们。它试图穿过这条走廊,但走廊显然容纳不下它的体积,因此它的皮肤被拉扯而变薄,可以清晰看到人形物体在皮肤表面下游动。它持续地吼叫着,追赶正在奔向传送门的Alpha-9。

Wilford将军下令自由开火,士兵们服从了命令。子弹击中了不洁者,穿过它的皮肤便消失了,未产生任何效果。

就此时的情况来看,Alpha-9似乎无法在不洁者追上他们之前到达传送门。Wilford将军命令Tau-1在几堆机械碎片后摆出防御姿态,为Alpha-9争取逃脱的机会。SCP-4494和SCP-4051立刻提出异议,但是指挥部命令他们服从。

Alpha-9到达传送门,Popescu特工和Deneb特工落在最后。Popescu特工让其他队员先回Area-09,然后掉头快速跑向士兵们。她的手臂上生长出大量扁平的触手状附肢,交织成网状,阻挡在士兵和逼近的不洁者之间。她让Wilford将军撤退;随后发生了短暂的争执,其间不洁者接触到了Popescu特工的屏障并开始推挤它。Popescu特工抵挡着不洁者,扩大屏障将它往回推;橙色的液体开始通过她肉体的缝隙滴落下来。

由于士兵们无法找到瞄准不洁者的视角,Wilford将军下令撤退。不洁者试图穿透Popescu特工的屏障,她调整着屏障加以弥补。此时天花板坍塌了下来,一条含有棕色液体的水管发生爆裂并将液体喷洒到战斗双方的身上。不洁者吸收了该物质后变得更加巨大;Popescu特工的肉体工艺接触到液体的部分则开始枯萎,她倒在地上,屏障又变回了原本的手臂。

不洁者俯身靠近扑倒在地的Popescu特工,它没有五官的脸上出现一个开口,一条橙色液体开始缓缓地从开口处向她滴落。


A9Asterisk.png

赞美主,递上弹药。2当Carlotta扣下那把异世界步枪的扳机时,这就是闪过她脑海的祈祷。

一支梭镖击中了不洁者张开的大嘴上方,立即产生了效果。它的皮肤表面泛起了波纹,躯干上崩裂出一个污秽的黑色液团,溅起一片羊水般的液体。怪物身体向后一仰,本来要袭向Lucretia的橙色秽液被甩到了墙壁和破碎的天花板上,同时它发出了很像人类痛苦哀嚎的尖叫声。它用树干般粗壮的手臂向她挥去,她身子一弓,两手本能地护住头部;被拽飞起来时,她意识到她一直握着的步枪现在嵌进了怪物的肉体中。

没时间思考了。她抬起双腿,用靴子踩住有如群蛆在其中涌动的皮囊,用力一蹬。步枪挣脱了出来——或者说至少有一半挣脱了出来,她摔落在脏污的地板上,发出令人不适的的一声。她感觉——

也没时间感觉了。

她爬到Lucretia背后,抓住她双臂下面,尝试把她拉起来。但她知道这是不可能办到的,Lucy的体重比她重了一半……

Lucretia自己从地上撑起了身体,她的肌肉紧绷,一片欲肉教肉质地毯像血泊般在她们身下逐渐蔓延,她借此在油滑的地面上稳稳站起。她粗暴地搂住Carlotta的腰部,将她整个人拎起来,向传送门极速狂奔而去。


A9Asterisk.png

不洁者很快从伤势中恢复,重新吸收了流失的物质,并继续追赶Alpha-9。Popescu特工和Deneb特工在它追到门口的瞬间穿过了传送门,Dan博士回收了SCP-093。

镜子再度恢复成反射面。

视频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