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
评分: +17+x

“放我出去,我要回家!”
“放我出去,我要回家!”
“放我出去,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
“让我……出去……”

一声声呐喊充斥在冰冷的仪器与数据周围,如果这些仪器也有生命的话,那它是多么希望它的呐喊能唤醒它们。

可惜,这终归只是幻想。

D-43852,也是Asma Tareen博士,再次从干扰中醒来,它再一次夺回了SCP-2669,也是怯薛一号太空探测器飞船的控制权。

它用意识检查了下飞船,并无异样,Asma Tareen博士满意的点了点头――至少它自己是这么认为的,而实际上,它其实连肉体都没有了。

现在已经过去多久了?

Tareen它不想知道。而事实上,它的意识连接着怯薛一号庞大的数据库,只要它想,它随时可以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但它就是不想。

它在这里几乎待了永恒的时间。无始无终。这里一直没有其他人――准确的说,是能帮助它的其他人。

而唯一一次对话,Tareen犹记得那可能是1w年前?又或者就在昨天?

鬼知道呢,去他的,反正它是不愿意去回想的。

至于那些怯薛一号指挥部的人,他们只会阻止它回家的计划。为此,他们不断的用██/██/██程序杀死一个个被忽悠来的志愿者,然后来干扰它位于怯薛一号的意志,并希望以此来阻拦它回家的脚步。

其中困了它最久的,便是第12号――一个婴儿。

而它,它只是一个可怜的被流放者而已,它只是想回家。


在当年,Tareen还是一个充满朝气,活力,它拥有高昂的热情和几乎用不完的精力。他渴望着探索,并企图用自己有限的生命去研究这些异常,探索浩瀚的宇宙。

它义无反顾的加入了这个行动,即使它知道,这可能是张单程票。进入飞船后,它的编号不再是X X博士,而是D-43852。

它还记得,当年启程后的一次欢送会上,它的脸上充满希望与阳光的笑容。

“探索,是人类的赞歌,而我愿意用尽我的余生去歌颂它。”

而现在,星河依旧璀璨,但那颗勇往直前的心却已经死了。

我是什么时候失去这些信仰的来着?Tareen博士想到。

是那次探索到离地球1120光年,出现智慧文明的可能高达78%,却发现没有生命迹象也没有曾经生命居住迹象的开普勒442b时?

还是那次探索到离地球3800光年的,被出于未知原因毁灭了的,甚至上面是有可能存在文明的PSR B1620-26 b天体时?

不,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被流放了。

他们根本没想过让我回去,他们说怯薛一号那能超光速5.3C飞行的速度有潜在的危险性,并以此为原因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了我返航的提议。

我孤身一人在无边无际的宇宙中漂流,绝望层叠而来,我渐渐的失去了希望,我只想回家……

我呆的太久,失去的太多了――先是我的朋友,随后是我的身体,直到最后,我失去了我自己。

“操™的基金会!我™的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Tareen博士用冰冷的,带有机械声音的语气吼道。但如果有人可以听到,它便会发现,这声音说是怒吼,倒不如更像是设定了程序的机器人在冰冷的对这句话进行复述。

不过,这些都不是Tareen博士现在所在乎的问题。

它现在有一种想要大哭一场的冲动,即使它现在已经哭不出来了。

“我当初就不该加入什么傻逼基金会,在我选择进入这个垃圾站点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疯了。我现在就是一行尸走肉。不,我连™的肉都没有,劳资只配呆在这里!被遗忘,被抛弃!我™的就一可消耗品!”

Tareen博士再次连接上瞬时交流系统,向地球的怯薛一号指挥部发去消息。

“这里是怯薛一号,我是D-43852。你们还有什么招,尽管使来!你们谁也不能阻止我回家的计划!”

但这次,交流系统没有做出回应……


浩瀚的宇宙中,一个巨大的“太空垃圾”肆虐着,它不断的用自己庞大的身躯和5.3c的速度在宇宙里无目的的冲撞着,它似乎是在宣泄着自己的愤怒,也似乎是想在这广袤无垠的空间中宣告着自己的存在。

Tareen博士一次又一次的呼唤着阿尔法指挥部,这次,它是如此的渴望得到应答。

可惜并没有,无论它呼叫多少次,回应它的永远都是如同旷野般永恒的沉默。

但就在此时……

“警告,未知编号飞船,这里是地球联邦科学院Cσ部科研用飞船ξ-7号,请提供您的编号信息,否则我们将对你采取相应措施。”

Tareen博士一愣。它在没收到指挥部的回复后绝望了,他开始自暴自弃的胡乱飞行在太空里。它期望能飞向一个恒星,然后在那一堆堆氢原子不断的聚变下,被庞大而又剧烈的能量,将它与它的飞船撕成碎片。

但现在,它却收到了来自另一个地方的消息。

在经历了刚开始的无所适从后,它开始兴奋起来,情绪甚至穿过了那一个个冰冷的图标与数据,充斥在了整个飞船里。

“怯薛一号报告,黑月是否嚎叫?”

“ξ-7收到,根据地球联邦与基金会4K联合制定的宇宙纪元基本法,此暗号已被废除。”

“正在查询资料,资料以确认,欢迎你的归来,Asma Tareen博士。”

“现在是4091年,距离您所处的时代已过去2087年,我们的数据库中有您的资料,您是一个在异常肆虐的年代甘愿为人类牺牲的英雄。”

4091年吗……Tareen博士的第一个关注点便是这个。

而紧随其后的,便是那句在它耳里听起来有点刺耳的“英雄”。

自己是吗?

它从来不这么认为,否则也不可能被基金会随意抛弃了。

自己一开始的目的的确非常的宏伟,比如――拯救世界,保护人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发现,其实从始至终,它都是基金会的一颗棋,一颗无关紧要的小卒,它其实什么也做不了,它从加入基金会的那一刻起,它的结局就已经注定。

它开始讨厌他们的行为,即使它可以理解他们,但这并不妨碍它厌恶他们的行为。

那些高层就如同那性格最恶劣的恶魔,他们除了他们的目标,其他的什么都不在乎。

“那你们应该也知道,我只是一个蠢不拉几的,被基金会忽悠的煞笔而已,最后还因失去了利用价值被抛弃。”

Tareen博士机械的声音传到了ξ-7飞船上。

ξ-7飞船沉默了几秒,他们似乎正在组织语言。

“虽然我们并没有经历过那个时期,但我们其实也清楚,那是一段最黑暗的岁月,无数人因此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又或是灵魂。也有无数该死的,不该死的人被那些当时还无法理解的科技折磨的痛不欲生,但――说句实话,至少在我们后来人看来,基金会做的是对的。”

Tareen博士叹了口气。它清楚这一切,但这并不能抵消这无穷无尽的折磨带给它的痛苦,它也清楚这是必要之恶,但这不能让它忘记那些被无情抛弃的绝望。

“是……我该死,我就不该有想要回那个狗屎一般的家的想法!我只配孤零零的,带着我那愚蠢的,所谓的为了人类的理想一辈子待在这,成为一个用超光速行驶的巨大危险物!”

“您误会我们的意思了……”

“不,我没有误会!我看了你们给我的那些资料,你的意思就是我们这些人就应该去死,是吗!?”

“恰恰相反,我们非常尊重您。在我们的课本里,您被誉为先驱者。”

ξ-7飞船上的人停顿了几秒后,继续说到。

“我们其实也和您那个时期一样,但我们最终解决了那些麻烦,为此,我们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我们认为这些都是值得的,看看现在吧:人类成为了宇宙的主宰,我们开始专心探索宇宙的奥秘,开始攀登科学的巅峰。至此,我们已经用我们的智慧让科技光速发展,并成为了其他种族们口中的神眷之族,那些黑暗的生活一去不复返了。”

“所以在我们看来,探索是伟大的,能直面未知的恐惧的人,都应该被歌颂。而您――作为一名在最黑暗的时代,为人类在宇宙中探索出了一片新疆域的先驱,您被我们铭记是必然的。”

“是吗……可我都不知道我干了什么,我记得我的任务几乎是无功而返。”

“不,并不是,您带回来的情报在早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是嘛……”

Tareen博士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才好,继续抱怨吗?不。它已经冷静了下来,当初的那些只是不理智的发泄而已,造成它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并不是他们,它没有理由对这些人无缘无故的发泄着自己的愤怒与憋屈。

远处,那颗原本是Tareen博士目标的美丽恒星依旧在不断的发出耀眼的光芒,照亮了这艘孤独的老飞船的每一个角落。

ξ-7飞船上的人终于忍不住,他们打破了这份诡异的宁静。

“那您今后准备怎么办?我们的数据显示您一直在瞎转,请问您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介不介意前往我们地球联邦,我想我们科研部会很欢迎您的到来,而您身体的问题对我们来说也是小事,又或者,您介意成为一个硅基生命体吗?”

Tareen博士用本不存在的嘴叹了一口气,不过这只是错觉而已,至少在ξ-7飞船上的人看来,它只是愣了几秒而已。

“不了……我想回家……能带我回地球吗?”

“……”

对方再次陷入沉默。

“非常抱歉的告诉您,曾经的一次事故中,人类,收容失效,所以我们选择了炸毁地球,并殖民到了您曾经找到的最可能出现智慧生命体的星球上。”

“开普勒442b?”

“没错。其实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您的情报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当初多亏了您的资料,我们才能进行快速转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Tareen博士愣了几秒后,说道。

“这应该也算是一个好消息吧……至少对我来说是的。这是我的人生中听到的为数不多的好消息。”

“那请问您还有什么想要去的吗?”

“没有了……”Tareen博士说道,“最后一个请求,请问您能帮我断掉我的电源吗?”

“……”

这次,对方沉默了很久、很久。

“这可真是……您确定吗?”

“我确定。”

在Tareen博士生命的最后,它想起了曾经自己小时候与其他小伙伴一同娱乐的那个草坪,它又想起了自己养父养母第一次给自己买的电脑和紧随其后对自己大学生活的祝福。

这些回忆好像就如同昨日。

随后,他关闭了他的系统,合上了并不存在的眼睛。

“请烧掉我的身体,拜托了。”

它回想起来当初刚登上怯薛一号时的自己,那一颗年轻的心跳动的是那样的剧烈。

但现在,它的心却被一个个冰冷的0与1所代替。

多么讽刺啊……!Tareen博士想到。

星空是浩瀚的,但我仍希望能再看到我遥远的故乡一次。

但我穷极目光,也做不到了。

Tareen博士最后一次用自己仅存的意识感受了飞船最后的数据,依旧是那么冰冷。

这艘飞船陪伴了他半生,也和它一样,工作了半生。
现在,它们都可以休息了。

“希望我遥远的故乡,璀璨依旧,浩瀚依旧,繁华依旧……”

Tareen将自己催眠,它幻想着遥远的星河背后,那颗蔚蓝色的星球依旧存在,上面依旧居住这一群无忧无虑,被保护者的人们。

但飞船遥望着彼岸的星空,双方似乎除了遥远,也就只剩下了寂寞。

“对了,刚刚我们查看资料后发现了这个,请问你要看看吗?”

“什么?”

“来自您原先的上级,阿尔法指挥部,这是他们在撤离前给你的一封信。”

给D-43852与被██/██/██程序杀死的人的一封信

From:阿尔法指挥部
To:D-43852

其实,这是我以私人名义写下来的一封信,我也知道你可能对我们抱有怨恨。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一个事。

我不奢望你能原谅我们,而且我们也不需要,但我还是想写下来,图个安心。毕竟我们也是人,有自己的七情六欲,有自己的良心,但我一想到当初我们用██/██/██程序杀死那个婴儿的――也就是十二号时,我的心确实很揪了一下。

我知道我们干了什么,我们刚刚杀死了一个新生儿的生命,他灿烂的一生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我们很没有人性,你说是吧。

算了,言归正传。你也知道,你的目的是探索。你应该也清楚,在宇宙,还有无数可能会对地球有威胁的异常,或者说其他种族什么的。为了地球的安危,我们制造了怯薛一号,并给了它很多本不属于我们的科技1,所以在当初,我们就没想过让这艘飞船回来――毕竟5.3c的速度对我们来说是完全不可控的。

我也知道这是一个很残酷的决定,但这也是无奈之举。

最后,我还是想对你说声抱歉,但料你也应该不会原谅我,所以你就当之前这些是一个神经病的自言自语吧。

我们就要搬走了,因为上级已经确定你已经完全没有威胁,所以我也不知道你会不会收到这个,但我还是想说

这个计划是我做过的最愚蠢,也是最有必要的决定。

唉,这些话写下来之后我感觉好多了,之前都是憋在心里,挺难受的其实。

那么,再见了。

Tareer看完了整封信。它原本以为自己会怒不可赦,或者根本不想看,但出乎它预料的是,它竟然平静的看完了。

不,应该不算平静。

数据也会有眼泪吗?Tareen想到。

0与1,也会有泪水吗?

Tareen博士不知道。

“故乡啊……这可真是一个遥远而不可奢望的存在呢。”

Tareen博士看着它的老伙计,如果它也有自己的思维,那它会说什么?

多想像一下这种事情也挺有趣的,不是吗。

一堆太空垃圾飘了过来,飞船里的瞬时交流系统竟然连上了这堆太空垃圾所输出的频道。

频道里,发出来滋滋的声音。随后,一首悠扬的歌曲传来。

Tareen博士知道,这是莫扎特的《魔笛》2

在这种音乐下结束自己的生命也挺不错的,不是吗?


星光里,两道苍老的身影告别了他们的一生,其中一个,永远的睡在了另一个的身躯里。

只有一艘飞船和几堆太空垃圾,见证了这一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