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偶记事
评分: +25+x

上个星期六,我搭了一辆出租,来到旧货市场,预备买下觊觎很久的一件工艺品。那是一个手偶,婴儿胖娃娃的样子,除了头和手臂是硬的,身子下面就全是布料了。上色方面也没什么花里胡哨,肉色的身子、黑色的眼睛、脸上的红晕、灰色的长袖衣服,朴素而优雅。不知道是不是有一种魔力,在摊位众多的玩偶中,我就觉得这一个特别好,可能是因为那娃娃正笑着的样子憨态可掬、惹人喜爱吧。来到摊位前面,摊主老婆婆已经摆齐自己的商品了,面前的顾客也一边唠嗑一边盘着手中被他们相中的玩偶、布匹等等。我看过一件件商品,找自己想要的手偶,居然没看见,摊主懂了我的意思,把眼睛瞥向我身边的一名年轻人。看到自己想买的手偶在他手上摇来晃去,心里不由得感到慌张:“啧,他也刚好看上了这个吗……”

九百五十块,这在我看来高得离谱的价格,正是我把玩多次却迟迟不愿买下的原因。过去了大概三个月,我终于咬咬牙打算入手,却有人要刚刚好捷足先登了。

“问您下哈,这手偶值几个钱嘞?”年轻人问道。

“九百五,要买吗?”摊主回答道。

随后是一阵沉默。

“……算了吧,感觉有点太贵了,能便宜点吗?”

“不行。”斩钉截铁的两个字。

如果说他真要买,就会接着说“我认识很多客户”、“我了解一些进货渠道”云云,真假按下不论,总之是以潜在收益为理由砍掉这次的卖价。而他看不到低价入手的希望,并没过多纠缠,只是放下那手偶走掉。

“我要了,这是钱。”

我接过那手偶,马上说道。


回到家以后,我打开橱柜,小心地把手偶跟曾经买下的布玩偶、旧茶壶等等放在这小小的陈列柜里面,之后就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打工人的周末,总是慵懒的。除开吃饭睡觉,一般就是打开书桌上的电脑,把手机电源也插上,开始搜索网页。没有目的,只是去享受搜索的过程本身,我会放空自己的大脑,任由大数据奴役,机械地看着给我推送的任何内容,然后好奇地点进每一场网友之间的争论,看哪一侧同意的呼声多一点,就帮帮腔,看着点赞的人多起来,享受这一刻的小确幸。理由也简单,现实生活中的我不怎么显眼,很难不想在可以掩蔽自己身份的平台上获得更多的认同。我能感受到,大家在看着我,注视着我的一言一行,我会很……

打住。

我扭头看向橱柜,发现那手偶也在看着我。

我的神经出乎意料地敏感,所以和那手偶对视几秒钟后,越发觉得瘆人:那娃娃的眼睛瞪得很大,向外突,显现出激动的样子。我转过头,继续看着电脑,但还是觉得有一股视线明确地指向我。

很烦。我打开橱柜,把手偶的朝向转到了相反的一侧再坐回去,这样就舒服多了。

我打开游戏,之前的任何忧虑和怀疑都一扫而空,随着肾上腺素的飙升,我得以沉浸于极乐中。


深夜,我的橱柜里面隐隐传来一阵红光。打开来看,原来是那手偶的眼睛变得不太对劲。本应是黑白相间的,现在则是黑红相间,红色还微微泛出光芒,我取出手偶并戴上,那红光似乎更强,把半边墙壁都渲染上色。我吓坏了,赶紧打开卧室的灯,那红光才终于不那么显眼。我盯紧它,它也盯着我,一种奇诡的恐惧感传来。我只好把它放到房间的远端,眼睛朝地面,最后才关灯钻进被窝。

即便是在被窝里,还是能隐约感受到那红光在侵犯我。


第二天早上,我的被窝里出现了一个女生。

停停停,我比你们还清楚这样的展开是有多离奇;确实,“一觉醒来身边出现了个女孩子”这种事情一般也就漫画和轻小说里敢这么写,目的也是给那些单身的宅男们一个酸的机会,然后让他们尝试将自己代入,获得心理上的满足。主要是,这个女生开始一看还没什么,但仔细端详以下可把我吓个半死。

女生的个子跟我差不多高(其实我个头很小,公司里不少女性同事身材都比我要高),脸很漂亮,也是如手偶一样肉色的身子、黑色的眼睛、脸上的红晕、灰色的长袖衣服,朴素而优雅。她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的触感也是真实的,脸很柔软,头盖骨很硬,等等。可是,她虽然有眼皮,却从不眨眼;虽然有着美丽的红唇,却不说话。我想尽了办法让她表示些什么,都没用,只好把被子掀开。

我这才发现她长袖衣服的下面其实还有个短裙,雪白色的,很是美丽。

而裙子的下面……

没有腿。

是的,我看不到她的腿!

我惊恐地尖叫起来,她却仍然没说话,只是坐起身,那裙子的上半部分像是下面有条腿顶着一样不自然地撑着,我小心地摸了摸,确实有腿的触感,但我看不见。

然后她继续盯着我看。她的眼神不像那人偶有着红色的凶暴,而仅仅是普通的黑白相间,瞳孔很澄澈,这副懵懂的样子和她半成熟女生的形象稍微有些不搭。

我已经问了她诸如“你是谁?”“你怎么出现在这里的?”这样的问题,但她都没有任何的回应;我捏了捏她的脸,她也没有反抗;我递过去一个本子,希望她会写字,但她只是把笔给抓住,并没有做更多的事。

虽然她不会主动表达任何的东西,但一些简单的命令她还是明白的。比如说我让她从床上站起来,她就站起来了,整个身子悬在空中,然后她盯着我;我让她坐回去,她就马上又坐回去,然后盯着我;我让她躺进床里面,她就滚进床里,盖上被子,露出头来盯着我;后来我动了点歪心思,让她来亲我,她居然真的把脸凑了过来跟我两唇交叠,轻轻地亲了一下,可惜并没有传言里那亲吻的水果香气。然后她还是在盯着我。

我打算无视她去做自己的事情,然而和昨天一样,来自她的视线真的,真的让我无法集中于任何事情上,我的天。我急了,今天是星期天,大不了我什么都不做,一定要把她和那买来的手偶的关系给搞明白。

除了我的良知让我不去做猥亵一类的事情以外,她的整个身子都被我检查了个遍;然后我试着命令她去做更加复杂的任务,她似乎也能胜任,最令我惊讶的是,我跟她说“洗衣服”,她居然真的会把我给他的装脏衣服的盆子给拿起来,把衣服倒进洗衣机,加上消毒液,然后开洗。

我呆住了。

“九百五十块……”

好家伙,九百五十块买了个全职保姆吗,我感觉我赚翻了。

不过事情还没完。

现在我所得到的信息毫无疑问证明了这女生就是由手偶变来的,那么她既然变成人形后,裙子的下面是空的,就如同手偶的下面是空的一样,很难不怀疑我也能像戴手偶一样戴上她。

她现在帮我做完了家务,正端坐在我的床上。

我朝她的裙底看去,里面一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拿来手电筒往里照也依然如此。

我把右手缓缓伸进那黑色里面,没有任何触感,空的。

继续深入,整个手臂都被裙底吞没了,她微笑着看着我,我试图把手在里面摇了摇,除了碰到冰冷而光滑的身体内边缘以外,还是什么都没有。“怎么办呢……”我边说着边用另一只手把她的身子托起来,她如手偶一般的轻盈,貌似也就两三公斤重,所以很轻松地,她直立着附着在我的右臂上。

紧接着,她由于高度要比我的手臂长些,所以并没能把持住平衡,整个身体歪下来,然后裙子便套进了我的头里面。

或者说,我的整个身体,都被套进了她的里面。

但我的视野并不是一片漆黑;事实上,当我完全和她融为一体后,我的视野就重新明亮了起来,我去卫生间照了照镜子,果不其然,我拥有了她的身体,并且也有了一双完整的腿——我的腿。上下结合起来,居然还看不出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啊——”我发出声音。

那是属于女性的,清澈的声音。


后来我就以这副姿态去外面转了一圈,不消说,路人们都向我投出羡慕的目光。

等坐进了地铁,我站在车门前仔细地欣赏着自己的容颜,越看越着迷,以至于忍不住把脸在玻璃上蹭了蹭。旁边的乘客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但我并不在乎,因为改头换面的我似乎能够以另一种姿态融入这个社会了。

不知道我是不是发了疯,那些和我完全没关系的陌生人,我也会有意向他们微笑,流露出自己的自信与得意,而路人们有的对此置之不理,更多的则也向我点头微笑。不止于此,等我在外面转一圈回到家门口的时候,我甚至主动和邻居们攀谈,然而可惜的是,他们显然不知道我是谁,还对我这种自来熟的样子有点避而远之。

回到家,我试着解开衣服的扣子,却发现并不能;脱裙子也没用。我试着将衣服扯开,想看看自己作为女性的肉身,也做不到,好像皮肤和衣服是结合在一起的。也就是在这时我想起来了那个手偶,所以我便两手拎起裙摆,整个往上拉。

奇怪,我好像拉不太动。这和之前那种触感不一样,现在我是能明确感觉到整个皮套确实有在脱离我的身体,但每向上拉一些,就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在将它扯回去。我更加地用力,那另一股力量也对应地使劲。然后我尝试着把手掏进我的裙底里面抓住,但好像我的大腿根部和裙子也结合在了一起,严丝合缝,找不到着力的地方。

怎么会这样!我开始害怕起来,更加粗鲁地扯着自己的皮套,但她却丝毫不为所动,依然紧紧地粘着我。而我现在甚至没法说话或流露出任何表情了,眼睛一直睁开,两瓣红唇很美,却紧闭着。不仅如此,好像整个世界都在上升;我的身高在变矮,腿部正缩进裙子里面。

曾经我是多么期盼着她有一双腿;而现在这双腿竟然变成了我的肉体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唯一证明。

渐渐地,我的腿完全消失,身体控制不住平衡倒在地上,我透过眼前瓷砖的反射看到,那皮套的裙底又变成一片漆黑。

我的意识终于也模糊下去,在眼前仅剩一丝光亮的时候,我满怀后悔与绝望地看向瓷砖对面的自己,我——不对,她——露出了微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