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员工是如何度过国际劳动节假期的
评分: +13+x

时间:██/██/公元████
地点:一座高塔内

平和的夜晚,无月无星。夜幕如黑缎笼罩着这座古老的城市。美丽的少女安宁地睡在纱帐中,全然对暗处正在被谋划的事一无所知。

时间:██/██/公元████
地点:一座地下迷宫的出口处

守卫这座迷宫的一位哨兵接到了来自上级的命令。他略加思索,离开了他的岗位,投身于闪烁着灯火的城市中。他从隐蔽的地洞爬出,轻盈地沿墙壁攀上附近的建筑,随后站在屋顶,向远方眺望。即使在黑暗的夜晚,他也能接着朦胧的灯光轻易地辩识出他的目标——那座他熟知的建筑……

和那个他熟知的人。

他放弃思考,把自己托付给行动的直觉。他从屋顶纵身跃下,完好无损地落在了下一个屋顶上。

他轻车熟路地在一个又一个屋顶上疾驰。他当然可以走地面,但他喜欢这样:初夏的暖风掠过他的面颊、兜帽和腰间的短刀,他的长外套猎猎作响……就像他们初识的那个秋日里,她的卷发在冷风中飘扬。

我不想这么做。他挣扎着。

我必须这么做。他说服自己。那是无法违背的命令。

时间:██/██/公元████
地点:当地建筑████的第██层

那位潜入者终于抵达了他的目标。他此刻正悬挂在外墙上,试图无声地打开窗子。他成功了,但他所不知的是:因锁被钥匙打开的咔哒一声,有人已从安宁的梦境中惊醒。

他小心翼翼地翻进去,向房间一角的一张悬挂着纱帐的床移动过去。

时间:██/██/公元████
地点:██ ██████小姐的住处

拥有她这样身份的人向来睡得很浅。她被金属的碰撞声惊醒,在漆黑的房间中,她注意到了那个贴着墙壁,逐渐向她靠近的阴影。她并不知道那是谁,但她猜到来者不善。

那个身影终于来到床边时,他意料之外的事发生了:女孩从枕头下抽出一把匕首,起身向他刺来。

但他经受的训练使他迅速地抽出刀,挡开了这次突袭。随着匕首被击飞,他条件反射式地做出一系列流畅的动作:用刀背顶住她的咽喉,另一只手按住她的嘴唇,轻轻逼迫她靠在墙上。

██  ██████小姐明白——或者说,她自以为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从未畏惧过,现在也不会。她对着不明身份的袭击者怒目而视,不解地发现来者在躲闪着自己的目光。

就在那一刻,一轮弯月冲破了黑云的束缚,照耀这座黑暗的城市以银色的辉光。风从开着的窗户吹进来,来者的兜帽滑落,他的脸被月光照亮。她愣住了。她认识那张面孔。

事实上,不仅仅是认识。那是曾夺走她的初吻的那张面孔,是曾发誓与她共度余生的那张面孔,是她曾与之分享无数个日夜的那张面孔……此时,这张面孔击碎了她的防御,冲垮了她的街垒。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她含泪的双眼向他提出疑问。

这张面孔的主人仍然在痛苦地挣扎。他的脸上浮现出难以想象的克制和对逼迫他屈服的命令的激烈冲突。他如此投入于思绪,以至于他才意识到自己正在握着出鞘的利刃,粗鲁地对待自己的爱人。他收刀入鞘。

“和我走。”他带着恳求的语气轻声说。

她眼中的惶惑的疑问加深了。他试图躲避,但他发现自己无法再规避这个疑问。他开口了。

时间:01/05/2019
地点:基金会员工住宅#2814,即De LaRien特工与Tilion特工的住处

“就这事?真的?”
 
这是De LaRien特工第四次重复这个问题,她的语气逐渐由惊恐转为恼怒。“可是你提着刀要杀我!”

Tilion特工满脸愧疚,但仍然在尝试挽回一点颜面。“是要杀我!而且为什么我从不知道你在枕头里藏着那种东西?”

De LaRien特工开始换上制服。“那为什么要走窗户?嗯……我猜猜,保密协议?”

她气愤地往腰带上別着手枪,双眼喷吐着怒气。“无论怎样,站点主管有什么权力命令职工在假期加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