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说外勤特工统一着装是有必要的
评分: +87+x

“为什么不批我经费?”知梓义正辞严地拒绝了主管的拒绝,“我这是掩盖措施,不叫奇装异服。”


衣柜里全是Lolita这事儿已经被不同的人拎出来说了八百遍,知梓不光没听,每次被说的不爽了还非得去找Andrew Boom批点经费,买几件新的。谁家顶尖特工没点个性了?不,不光说特工,就算是研究员也总是有些怪癖。Elena一天24小时穿实验袍,只有洗澡的时候才会脱;wuddy就喜欢头上带点儿绿,上次不知道被哪个缺德的往假发里塞了一把小葱,出苗了都没被人看出来。Lolita多好啊,能装,隐蔽性还强,裙子底下能塞二十厘米防爆装甲;他们有什么可说的?这也不影响做任务啊!所以知梓是基本上从来都不听,偶尔听一听,从Lolita换成汉服,琵琶袖里能装两辆坦克。

这位特工的衣柜基本上就是氪金三姐妹的天下,今天出门做任务,理所当然也还是随手拎了件小洋装。耳夹上别个微型对讲机,领口粘个摄像头,胸口的大蝴蝶结厚实的能防弹;再加上束腰和裙撑——钢制的——说是小洋装,起手称一称也得三十来斤。当然知梓不在乎这个啊,特工的身体素质,人不带怕的;主要是这玩意儿好隐蔽,男孩就算了,喜欢军事的多一点,女生要也这样那估计出不了半天得上营销号头条。Lolita就没事了,用一种夸张的东西去掩盖另一种夸张的东西,甭管哪个更显眼总有一个能成功隐退。完了知梓就拎了个小皮包,踩着她七厘米的小皮鞋哒哒哒往外走——

出门就被高温糊了一脸。

这次纯属情报特工失误没看天气预报,但凡这姑娘听了一耳朵哪怕早间新闻,那都不至于死这么惨。流动站整个站点都在地下,阴冷阴冷的,是早晚都要开空调的冷;整个站点就食堂稍微暖和一些,因为食堂窗口直接接的后厨。尤其是头天还下了雨,特工姑娘昨天回来的时候还飘着雨丝;她肯定想当然就以为今天会清爽一点嘛,再加上任务也不是特别难搞,不属于会被天气影响的那一类,知梓就没看天气预报再多做准备。结果,好家伙。

这种连着两天要出任务的时候,装备都是头天晚上要整理好的。这一个是为了第二天节省时间,再一个也是怕昨天太累,第二天起晚了耽误点什么细节。这在细雨中挑好了第二天衣服的知梓就非常不幸给遇到了号称小孩的脸一样毫无逻辑的天气变化,三十来度的气温,头天下雨造成的水坑还留在地上,又潮又热闷得像个蒸笼。这别人那好歹是在大蒸笼里走啊,来个风还能清爽点;知梓呢,全身上下这么一捂,别说风了,真要下暴雨她往那一站,不介意走光的话能给路人当伞用。但是这任务总得做吧?特工姑娘一想,心说这衣服我穿这么久了比这厚的多了去了,我怕啥?遂继续走,并不以为意。

她这次要出的勉强算是个监视任务。这姑娘情报特工出身,轻易不做那些需要动手的工作;就算出门吧,三成随队现场收集情报三成接触任务目标三成提前布置现场,最后剩下的那么一点儿才是动手杀人的活儿,里头还有半成是跟搭档合作的。这次出门怎么着呢,有个低层员工也不能说背叛吧,往外卖情报,卖了已经有二十多万了,但他跟谁交易呢是一直没被查出来;原来供着风暴蝴蝶的四五十个播撒在各个相关组织的底层情报特工是一顿查查了得有一个多月,再加上知梓转行了也没丢掉的优秀统筹规划决策能力,这才把人今天的交易位置确定好,给人包了个场。知梓今天的任务有两个,一个是看看对面到底是谁,最好能查出这位的身份信息;再一个,要是身份不那么敏感,能把对面那位做掉就争取把那位做掉。

她就一身薄汗的往原定任务地点赶。

定的地方是个咖啡厅,价格不太亲民,但是装饰很有格调。从这儿能看出来对面十有八九是个女的,不是性别歧视,主要俩大老爷们往这种咖啡厅一戳非常醒目,不符合情报交换的基本要求,太显眼;但知梓不一样啊,一身小洋装进去就点一杯柠檬水坐一下午都没人奇怪,顶多心里咕哝两句哦又是现在小年轻发朋友圈装有钱。其实这种形象对特工姑娘来说还挺便于任务执行放的:不想引人注目就得牺牲一点东西,要么牺牲主动性,随着形势变化随时调整自己状态,让人看不到你;要么整个更明显的靶子出来,让人去注意别的东西;再不然,别要脸,做一点一言难尽的事,让人不想看。特工姑娘这次走的就是后两者的混搭风,她从出了站点的掩盖设施开始装穷,一路挤公交车到了任务地点,连门都没进,在门口先咔嚓,来了张自拍。

大门口旁边落地窗里面就是任务目标,两个人,座位靠里的女人打扮得很知性,像个高级白领。这地方选的还挺有技术,座位正靠着角落,整家店基本都能被他们收进眼里;店外呢,落地窗上就零零散散挂着一些装饰,并不妨碍他们对外面广阔世界的一览无余。转身进门的时候知梓很明显地感觉到那个女人的目光把她从上到下刮了一遍,重点在她身上带有反光的装饰上停了好几秒;不过一大早的高温外加早高峰的公交给了特工姑娘难以想象的保护,女人的眼神在她汗湿的刘海和鬓角上停了片刻,又在花里胡哨全是蝴蝶结的裙子上扫了一眼,最终露出了一个隐晦的嗤笑表情。

第一关就算过了。

特工姑娘扯了扯自己的领口,先去柜台点了一杯冰饮。迎合对方对自己的第一印象能够很好地降低对面的警戒心,就光进门时候的两个眼神,这姑娘已经盘算好了等下给其他人的围观体验。看上去装逼是必不可少的,再来点虚荣心,再加上一些做作,就构成了咖啡厅里不那么常见但总有的一大类固定人群;她挑了个斜斜对着任务目标的座位,把包里的妆盘和特制的化妆镜掏出来,摆了一桌子。首先当然是补个妆——

顺便用镜子看一眼附近有没有其他异样。很好,没有。这是女特工的基本素质了。

今天天热,补妆的时间比她想象中时间要长。不过任务目标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倒不如说,正因为今天天热,知梓才不需要再多考虑用什么理由赖下来。按照情报,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情报交易,因此那个女人很可能会多留一些时间,甚至会有临时的情报收集行为;怎么把这段时间自然而不被怀疑地耗过去,之后又能保证撤离时不把人跟丢,有一说一这是个难题。不过现在,知梓不打算考虑这些。

妆补好之后当然是自拍,这毫无疑问。她慢条斯理地把粘在化妆镜背后的微型摄像头摘下来收好,掏出手机,抬手低头俯角45°花式搔首弄姿。那女人大概对镜头有什么特别的感应训练,特工姑娘一抬手眼神就黏了过来;但这只是一闪而过的分神,在她看到知梓的卖萌嘟嘴剪刀手时,这个女人还是露出了一种不忍直视的表情。

所以她也就没机会知道这件事儿,知梓开的压根就不是前置摄像头。

自律在所有人的手机上都保留了一个临时终端权限,除了有点耗流量之外,的确是个做任务的好伙伴。站点特别配置的手机全像素双核对焦拿出去能当运动相机用,大大降低了队员用自己手机拍到表情包的几率;特工姑娘不要脸了这么久,让自律查个资料库,那是绰绰有余。“资料已核实,”它把查到的人员信息调出来,“您还需要别的服务吗?”

特工姑娘扫了一眼手机屏幕。“暂时不用了,应该。”她以一种自言自语的音量回应自律,“怎么是混分的?主管催那么急,我还以为会是蛇之手或者别的更难对付的组织。”

“混沌分裂者的作风相对于目前的情况而言并不好解决,他们并不在意在公共场合展开袭击,”手机屏上的文字开始滚动播放,“但是本次任务我们没有配备相应的掩盖人手。不建议您采用暴力手段完成任务。您有什么指令吗?”

这回知梓沉默了一下,当然,没忘了继续搔首弄姿。“先开始清场吧。这家店是被提前换了咱们的人没错吧?”她小声嘀咕,姿态上像是在跟电话那头不知道谁撒娇;任务目标在这期间瞥了她一眼,没瞥出什么结果来,看上去挺不以为意。特工姑娘还确认了两次,确定了对方的的确确就是不拿自己当回事了,这才放心开始跟自律掰扯;为了统一风格,她说话也掐着嗓子发嗲,整个座位周围飘着一股甜腻的风。“先慢点清人,然后稍微关注她一下,最好能让她自己走。”可这姑娘说的可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监控你能看吗?我记得是有人接她的吧?”

人工智能运算了一会儿。先是门口挂了未营业的牌子,然后是服务员不动声色的开始往外请人;知梓跟任务目标理所当然的被排到了最后一个。特工姑娘先一步装模作样领了杯温热的黑咖啡往外走,一脸的不情不愿配上矫揉造作的小动作婊的惊人;任务目标就不一样了,她显然十分怀疑这个意料之外的清场,皱着眉和服务员沟通了好一阵,知梓开门的时候还能瞥见服务员妹子脸上的尴尬的笑容。就装吧,等会儿跟我对上还这样算你狠——她在心里嘟囔了一句,借着门口风铃声的掩饰低声嘱咐自律:“导航吧。”

得先一步去她的接应地点才行。

快到中午,气温比早上要高了些。知梓捧着杯热咖啡全副武装地在路上走,觉得头有点晕。她一开始以为自己昨天晚上没睡够,抿了口咖啡想清醒清醒;但那一口温暖的热流顺着食道滑下去、均匀地开始散发热量的时候,这姑娘才一晃神,哦,穿多了。但穿多了这也不能脱嘛,知梓就一寻思:“哎,她带武器了没?”

自律十分冷漠:“我想我并不具备通过监控摄像头判断该信息的能力,但拍摄范围内未目击到大型武器。不排除携带爆炸物的可能。”

“我寻思着她应该没有在闹市区直接爆炸的勇气。”特工姑娘喃喃,“但不管怎么说……哎,评估一下我俩正面刚的结果可能。”

人工智能很冷漠,人工智能不想说话。

任务目标的接应地点是条小巷,进去除非整个走一遍没法掉头那种;知梓靠在电线杆上,一边扯着领子给自己扇风一边盘算着等下怎么动手。这天实在太热了,她甚至都懒得跟人磨叽,打算直接开干完事;这当然不是个好特工会做的选择,但知梓有这个信心。打完之后让人回收个俘虏再审问一下情报,那这还得留个活口……她寻思着,耳夹上的通讯器一晃一晃,在阳光下闪出耀眼的光。

任务目标出现了。

那大概是个有过丰富的被尾随经验的对手。在见到这张熟悉面孔的第一刻,任务目标就皱着眉退了一步,“你是什么人?”她的右手自然下垂,没扣扣子的西服外套随着微风轻轻晃动着,看不出下面到底掩盖着什么;“算了……不管你是什么人,总之你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小姑娘,下辈子虚荣心别这么强,你说你今天不来这么一趟不什么事儿都没有吗?”她这么说着,猛地抬起手来——

被知梓轻轻一侧身子躲过去了。

随便看着对面完全不够格的射击技巧、手都没抬完就大概预判了对方弹道的特工姑娘哼了一声:“别废话了,那就打吧!”

她放下拎着裙摆的手,遮住了裙子下面的单兵装甲。


“不,你的伤姑且不论——”

“——这就是你立夏没到,出门一趟就中暑的理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