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夏日祭上的小偷与因祸得福的安布罗斯餐厅
评分: +25+x
安布罗斯餐厅夏日美食祭兼周年庆典
~~特别美食活动[感官失灵]限时up中~~

安布罗斯餐厅一直以来推崇创新与感官的最佳结合体验,此次为庆祝餐厅N周年庆以及突如其来的炎热夏日,特此召开夏日美食祭活动!!!!除了美食祭本身所有的摊位外包,此次也添加了限时两天的特别菜式体验~~~

本次添加的特殊菜式如下:

前菜:麻舌马舌

名字会让脱口秀演员发疯的菜品。采用处于发情期的公马舌头,沿着纹理切片,放入特制酱料中腌制一个月左右,肥瘦相间,香而不腻,入口即化。此外,若出现到舌头刺痛难忍或味蕾失灵的现象,请勿惊慌,此为正常现象。

汤煲:醇香蝙蝠爆煲

旧的菜品,但是更换了新的味道。本次我们在汤内施加控制触觉的奇术,咽下美味的汤水后,会有与蝙蝠舌吻般的黏腻感觉。(详情请询问某名老先生)菜品中蝙蝠的经过严格审核与处理,不必担心卫生问题。

主菜:沸焐幽灵

取自中元节荒山野岭的优质野生幽灵,采用沸水除阴气的方式来使其具有实体,然后被放置在特制的八卦炉内焐制1小时,幽灵就会变得爽口细嫩,滋补养生。

面点:平角裤大列巴

这是一种被做成平角裤样式的面包,同样被施加控制触觉的奇术,无论你穿着何种内裤,品尝此菜品后都会觉得自己穿着丝滑轻柔的紧身平角裤。但请注意,食用过多可能会对穿着平角裤感到上瘾,美味不可过量。

甜点:拔丝·拉丝·太菲糖

本期的甜品具有调味料的功效。在您食用其他菜品时可以吞下它,因其里面被施加了控制味觉的奇术,你会在尝到美味太妃糖的同时感觉喝下了一小口拉菲,同时还能模拟醉酒后的微醺、与糖浆拔丝的口感。

凭此券代码预约可获得20%折扣,代码:LFTHAOYU1943

套餐内菜品均为和SCP基金会联动的限时up菜品,均使用Euclid品质级异常保鲜餐盒,绝对新鲜,具体完整内容请咨询网站:https//www.anbuluosirestaurant/hotdogdaysfood.com

屋里杂物堆的到处都是,唯一比较干净的是单人床上耷拉下来的两条腿。欲肉教教徒Hauyu躺在许久没洗的床上,入神地看着捡到的传单,口中念叨着什么。

“菜品看起来很好的样子。这次至少应该可以放心吃了……”Hauyu早在几年前就想去安布罗斯餐厅吃上一顿了。曾经有一次他攒够了钱,却发现菜品主题季是“齿轮的滋味”,于是他在几年内放弃了使用安布罗斯奇异菜品的想法。他仔细回忆了一下:父母最近刚发的“宝贵工资”,再加上自己平常攒的一些钱,这次应该可以去餐厅欢愉一番。他随即按照传单上的网址输进了页面导航栏,按下回车键进入了页面,迅速翻找到了在页面底部的预约键。

夏日祭开启预约倒计时:43h 11m 45s 所需费用:1300 &

“还有两天,1300元……算了,反正是心甘情愿的,我高兴,大出血一次也没啥大事。”Hauyu又往上翻了翻菜品,想到几天后他和几个朋友一起在奢华的座位里,吃到魂飞魄散,他不禁流出了口水,傻笑着。

Hauyu生来便是个虚荣者,父母说过傲慢与虚高会毁了他,他却愈加虚高,愈加放纵。他恨不得让身边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将与内裤形状的大列巴和蝙蝠细腻的嘴唇来一次亲密,因此Hauyu打开了聊天软件,把自己将要去安布罗斯吃高级菜的消息给所有的群聊都发了一遍——就差带上消息处理器了。对了,炫耀中还顺带“承诺”到时候他会将那些所谓“玉食珍馐”“所罗门的魔戒”“潘多拉的食欲”诸如此类发在空间给大家饱饱眼福。

尽管如此,真正可以与我们的Hauyu帝王一起用餐的人仅有他的几个穷酸朋友。他群发了邀请,随后关闭了手机。

“接下来就是等待喽。”Hauyu收起了自己得意的表情,在自己满是各种垃圾的卧室里睡着了。


时间过得很快,开启预约的时间很快就到了,Hauyu看向自己支付宝里的4000元,心痛了一下,随即点击了预约。

“预约失败——您的{安布罗斯代金券}不足。”

“什么?”Hauyu又点了几下,可是这个提示也随着他的点击反复出现在屏幕上,他疑惑地看了一眼预约的价格,才发现那个数字后的标志并不是人民币,他点击自己之前注册的安布罗斯账户,代金券充值项目悬挂在页面之上,十分刺眼。小步骤而已,赶紧充好,点预约,Hauyu想着,他本来激动的心情被这个操作搞得十分不耐烦,然而接下来的事更令他感到无比糟糕。

“15 RMB =1 & 首充送10 &

“卧槽?15软妹币换一张,这明摆着抢钱呢。”Hauyu瞪着眼睛大声喊到,他又看了一眼自己的电子钱包——相比19800元变得渺小无比的4000元,如此高的价格就算是打了五折他都无力承担,何况只打了八折。他努力试图告诉自己这只是个梦。正在这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他犹豫着按下了接听键……

“唉老兄,开始预约了吧,情况怎么样?预约了哪天的?”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充满了期待,但对于Hauyu来说只会让他烦躁无比。

“我奸你……”Hauyu的话说了一半突然停住了。

“你说什么?”

面对朋友的追问,Hauyu深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冷静下来。很明显,现在急眼只会暴露那些事情与想法,并使他早已群发的邀请变成笑话。被几个朋友耻笑还不算什么,要是被发到群里那可是直接公开处刑啊!Hauyu认为当务之急应该是想出一个搪塞朋友的办法…….他动用他所有的脑力思考了大概10秒钟,最后做出了决定。

“我没法下单,那个安布罗斯有一个规定,他们不允许25岁以下的顾客进入,因为他们担心饭菜里的奇术可能会对他们的身心产生影响…..”Hauyu对朋友说到,语气中充满了失望。

“啊?你不是早就很会奇术了吗,我看你玩的挺六,就不能开个后门?”

“硬性规定,没办法,人家也是不想承担对应责任……要不这样,为了补偿你咱给个红包吧,都是兄弟,应该的。”Hauyu继续用一本正经的语气回答朋友的问题,他现在只希望能赶紧把自己邀请的几个朋友骗过去。

“唉可是我25岁了啊,那我不是……”

“那得你自己去买,我就是不能预约。实在不行,你那天到我家里,我请你喝点红茶吧。再见。”

“可是——”话音未落,Hauyu就将电话挂断了,随后向其他邀请过的朋友以同样的理由解释了一遍(不过可没再有红茶)。既然是朋友,Hauyu很相信在拿了“封口费”后,就算有人发现了他在撒谎也不会去告诉其他人。接下来要干的事情便是忽悠那些群友,然而Hauyu既想不出如何在那种“人才并立”的地方成功完成骗局,又拉不下面子去告诉他们真相。Hauyu难受到像一条蛆一样在床上扭来扭去。过了大概半个小时,他终于想到了一个糟糕的办法。

“唉,只能这样了……”


凌晨,厄运的婵娟依然悬挂在天空之上,犹如世界末日般,街道上没有一点人影,他们仍在做梦。Hauyu披着大衣,缩着脖子,快步走着。寒蝉在酷暑的黑夜高声鸣泣,再次刺痛了Hauyu本就脆弱的神经。

一阵刺耳的“哐当”声从安布罗斯大门旁传了出来,撕裂了粘稠的夜空。“我操……”Hauyu因为撞倒了一堆铁质垃圾而不由自主喊出了声,但他努力让自己的叫喊放轻,顺带努力用奇术控制那堆垃圾落地时发出的声音。安布罗斯附近肯定有值夜班的保安,Hauyu清楚这一点,他必须尽可能保持自己发出的声音比微风拂过树叶还要微小,为了防止处处都有的监控,又用奇术将自己的面部遮盖。唯有月光照耀在Hauyu的身上,他好似一个在森林中遭遇危险的猎人,小心翼翼地向餐厅前进。

证明自己去过安布罗斯的方法很简单,拍摄几张食物的照片罢了。但安布罗斯不允许没有预约过的人进入餐厅,在窗外拍摄则很明显会被识破。所以Hauyu必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潜入餐厅,拿出剩下的任何一道食物,靠奇术打上光,最后拍摄,Hauyu对自己还算有信心,毕竟他之所以可以虚荣到现在,也是因为他拥有虚荣的资本——引以为傲的奇术水平。

Hauyu用手轻轻打开了后厨的门,里面黑漆一片,他不得不借助奇术的光才能大致看清布局:非常正常且干净的环境,以及桌子上的许多个箱子——一堆红色的和一个金色的。他拿了那个闪光金色箱子打开,里面黑压压的一片全是罐头,字则看不清——奇术的光线终归是有限的。然后他随便抓了个红色箱子打开,褐色的光芒迸发而出,平角裤的形象便印进了他的脑海。“哦,太棒了,是列巴!”Hauyu用手捂住嘴巴才没惊叫起来。那一瞬间,他似乎懂得了什么叫做“特殊菜品限时up”。

Hauyu活了二十多年,却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美味的食物,面对摸起来坚硬而看起来又十分可口的大列巴,他用尽全身气力才能忍住不一口吞掉,然后把箱子扣上,带去大厅拍摄。

“呃……是这么摆盘吧?”为了追求摄影效果,兢兢业业的摄影师Hauyu努力回想着在某站上看见的美食视频并尽量试着还原。先是从后厨拿来白色圆形餐碟,接着又是用奇术刀刃斜着切开列巴,堆叠着放在盘子上,然后再淋上一边看到的巧克力酱,一股奇异的香味立即散播开来。

“这是什么味道……为什么……这么香啊!不行,我坚持不住了……”神智本就处于崩溃一线的他被香气彻底击垮,扔下了手机,狼吞虎咽的吃起了自己摆出的菜肴。待风卷残云之后,Hauyu仍觉不够满足。就再次进入后厨圣地,寻觅起
一些特别的东西。

Hauyu把红色的箱子全部扒拉下桌子,像是在泄愤一样地踢踢打打,于是从燃气灶下面的柜子里掉出了一本红色的书。“这是什么?”Hauyu翻开了书本,那是一本员工指导手册,里面标记了每个箱子对应的食物,以及他们的功效,上菜的时候应该说什么之类的。他的眼睛仿佛被这些菜吸住了,不断扫视着上面的内容和他们令人感到无比惊奇的功效,就差一口咬上这几张干涩的书页。直到他重新看到平角裤大列巴,他才恢复了一点理智。他努力告诉自己是来这地方拍照的,而不是在这个后厨看书。

“我得再去一次大厅。”Hauyu又提醒了自己一次。随后,他又拿起了一个红色的箱子,刚想去往大厅,然而其他的箱子和那本书似乎在向他招手。

“把能带上的都带上,这是为了防止面包做的不好看。嗯,准没错。”Hauyu用奇术吃力的将一堆红箱子和那个金箱子一起提到空中,拖着难以操控的脚步来到了大厅,甚至差点摔了一跤。他的内心很明白自己已经不正常了,这个餐厅里肯定有某种影响情绪的气体,Hauyu早闻一些安布罗斯会用特殊手段提高顾客食欲,从而让客人更加享受,现在看来这的确是真的,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他现在只想要打开箱子美美地吃上一顿。他将红箱子打开,仅存的一丝理性让他尚且知道要把这块美味的东西拿到餐盘上。香气仿佛发散到了整个大厅,那块列巴就像黄金一样诱人,但更好吃,几十分钟内,大厅内满是一阵“嘎吱嘎吱”的咀嚼声。

随着Hauyu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他才又双叒一次想起自己尚有任务在身,这次他不再在意什么光线了,而是把面包放在餐盘上随便来了个摆拍。然而他似乎并没有从那股奇术的劲儿中完全适应过来,居然在这之后继续拿出了那本员工手册,又一次沉浸在了其中,不知过了多久……

“报告,对象用未知物品遮住了脸!”从走廊内传来了一阵对讲类似的声音,将Hauyu从美食美梦中拉了出来。

“卧槽!”Hauyu看见那人影向他不怀好意地微笑,同时还注意到旁边那个拿着枪,肯定也不怀好意的家伙。是保安——Hauyu已然无存的san值,最后关头帮助他意识到了一件事:他要吃苦头了。


“不许动!”保安突然用巨大的声音喊到。Hauyu偷偷抓过一把列巴,用奇术编制着,不消几秒,一个栩栩如生的花生人偶出现了。“这个魔法可是会自动捏出你们的梦魇的……这下肯定能把你们吓跑了。”Hauyu内心已经开始窃喜了,他表面上还看着书,实则在自己的背后捏出了SCP-173,以及SCP-049,SCP-682之类的东西

“上吧!不知道哪个保安最害怕的东西!”就差喊一句巨大化,Hauyu立马把奇术引爆,那些SCP-173之类东西的血肉怪物便立即在Hauyu背后尽数出现。若是之后安布罗斯的这些保安看到了什么触手,定会又想起这天基金会吉祥物出现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时的震惊与心脏骤停。

“先……先清掉这些该死的异常等身模型!”最前面的那个手无寸铁的保安瞬间炸毛,他虽然有些害怕眼前的东西跑过来以各种方法杀死自己,但他也明白一切害怕都源于火力不足。他几乎怒吼着号令旁边的小弟掏出了不知道是什么但至少Hauyu看出可以喷火的武器,做一道炙烤花生。于是,在火焰的洗礼下,以血肉怪物形态出现的的049、682以及173变成了可口焦脆的鸟肉大列巴,蜥蜴大列巴和花生形状大列巴。

“操,这些狗东西是青菜喂的吗?怎么这么low啊!你们害怕的东西就这!”Hauyu闻着焦糊的气味,内心彻底崩溃,随即从座位上弹跳起来,边召唤触手边往外跑着。耳边的一切都在呼啸,但是还不够快,Hauyu决定暂时中断触手的召唤,转而施起瞬移的魔法。

“淦淦!我要专心啊!!!”Hauyu手中搓着圆球状的法阵,正要传送,口袋里的电话铃响了,手中的法球灰飞烟灭。于是Hauyu在卡其脱离太铃声的伴随下,继续奔跑。

跑,Hauyu,跑!——他心想。他看着大门离着自己越来越近,喜悦与兴奋溢满了内心。就在他推开门的一刹那——

他又回到了座位上。

很显而易见,刚刚法球灰飞烟灭的一刹那,他肯定施错了什么魔法。现在又回到了保安刚发现自己的时候,Hauyu一脸呆滞,然后才想到了这种可能性。

“为什么,要在这种危急时刻让我突破出实施时间循环的高级魔法。平常你们都哪里去了。”Hauyu心想。

于是,打戏上演喽。


第一次循环

Hauyu召唤出了触手——在天花板上蠕动着,于是他就像人猿泰山般借助触手穿行,正当他想再次尝试穿过结界时,子弹射穿了他的胸口,殷红一片。

第二次循环

“好吧,看来只能硬抗了。”Hauyu忍住内心的恐惧,再次召唤出了触手。仍未见血的20来岁青年,被迫操纵触手,刺穿了一个保安的身体,又捏爆了一个保安的头。鲜血喷溅在安布罗斯的各个角落,所谓一名欲肉教徒,他的本能驱使着他彻底变得疯狂,最后在尸块与鲜血中晕倒了

第三次循环

Hauyu这次想用不那么血腥的方式解决问题,于是他再次操纵触手捆住保安。未料到的是,触手竟然开始探入保安们的衣服。“操操操别求你了,我体力不支了别失控啊!”触手从地里再次伸出来,捆住了Hauyu,接下来[数据删除]。

在与触手和保安们的狂欢数小时后,Hauyu睡死了过去。

第四次循环

经历了前一次的混乱,Hauyu接近崩溃。因此,时间循环结界内的事物也开始变得荒诞。Hauyu几乎已经用光了自己的体力——如前文,Hauyu本身的状态并不会因为循环而重置。无助的他,仅能捡起四条列巴,两条握在手里,一条咬在嘴里,另一条夹在[已编辑]里,开始了可笑的列巴剑舞表演——最后被擒拿。

第六次循环

Hauyu的朋友们赶来,给保安们灌下了昏睡红茶,然后又是一片混乱。

第十次循环

Hauyu用金箱子砸死了所有人——包括他自己。

第二十三次循环

Hauyu先这样又那样了。

…………

第?次循环

依然是深夜,实际上已经有一整天过去了,Hauyu年仅20多岁的心灵被重重地震撼,他做了他从未想象过会做的那些事情,被做了那些最丧尽天良的事情。

现在的Hauyu眼睛里已经失去了男主角的高光,他只想封闭住自己。于是他重重地倒在地上,用触手将自己裹了个严实,保安们只能面对这个坚硬的球体干瞪眼。

Hauyu咀嚼着回忆,不禁流下了眼泪。他这辈子再也出不去了——他心想。正当绝望之时,他的脑子里闪出一道灵光,才意识到自己的魔力已经重新恢复了。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自己不是可以跑吗!尽管有时间的结界,但是他可以用尽魔法去尝试一个极高难度的动作——摧毁结界。

Hauyu的手中再次搓起了光球,光球的光越来越亮,到最后甚至穿过了触手,照的夜晚的安布罗斯通堂明亮。

“结束吧!混乱的一切!”伴随着一声爆炸,隐形的结界被彻底炸毁,眼前赫然出现了一个系着粉红色发带,身着粉红色短裙,梳着马尾辫,穿着吊带袜的马猴烧酒版Hauyu。“该死的,这是什么破副作用——”他发觉保安们都被光亮与爆炸的轮番袭击昏了过去,于是迈着小碎步,挥舞着魔法棒,推开了安布罗斯的门,离开了这片伤心之地。


第二天,暑假结束了,太阳洒在满是学生的大街上,在这个本应该充满活力的日子里,Hauyu虽由于一整天(或者说两天)都没有进入梦乡而感到全身疲倦不堪,但他必须回到他的大学报道,尽管由于魔法不足身上仍穿着粉色短裙装,不得不吸引一些目光。途中经过了那家安布罗斯。他苦笑着瞟了这个餐厅两眼便打算离开,这时,从餐厅传出一阵声音,虽然很小,但是被Hauyu听得清清楚楚。

“你这触手保新鲜吗?”

“这触手都是昨天进货的,我们开安布罗斯的能卖给你老触手?要买赶紧买,卖完就不进货了。”

Hauyu感觉有些奇怪,他昨天把整本员工手册全阅览了一遍,并没有什么关于触手的菜系,于是他将头靠在餐厅外的窗户上向内看去。接下来,他的目光被餐厅内的一个标牌“吸引”住了。

夏日祭额外秘密菜品开始售卖!
精选触手拼盘:可选择烧卤,油炸,炙烤,刺身四种风味,每种风味都有自己独特的口感,触手使用奇术制造,绝无任何卫生问题,放心享用。

结合自己昨天的经历,Hauyu并不难猜出这些东西是什么,他感到一股强烈的力量正冲击着他的大脑,随后蔓延到了肠道。Hauyu接着便跪倒在了地上,一只手撑地,另一只手掐住自己的喉咙,从口中吐出了一大摊胃液,胆汁,以及没有消化完的面包。

“喂,这里有人吐了!”远处传来一声叫唤,“唉,怎么样,没事儿吧。”Hauyu颤颤巍巍地抬起头,对自己表达关心的人正是昨晚差点追捕到他,并且在触手play中叫的最大声的那个保安。

“咳咳,没……没事儿,今天早上吃多了,不该晨跑的……”Hauyu利用他所学的伪音技巧改变了一下音色以免被认出来。

“行,年轻人以后多注意啊。”保安伸出手帮Hauyu站了起来,随后送他离开了这个餐厅附近。

Hauyu的精神因为刚才的刺激一下子抖擞了起来,他刚离开保安的视线便狂奔不止。可以确定,他一生都不会再对安布罗斯这个餐厅抱有一丝兴趣了。

过了大概10秒钟,在Hauyu身后又传来了那个保安的声音:

“喂!妹妹,加个微信吧!你穿的这身挺合我胃口的。待会去喝个茶吧?”

Hauyu又呕了出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