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某分部今天的饭
评分: +51+x

张翠兰喜欢做菜。

四十年前她随着丈夫进城打工,凭着继承自自己母亲的好手艺成了工地上烧饭做菜的“大师傅”。几年后,她又跟着自家兄弟进了学校食堂做了一名“烧饭阿姨”。在学校里面干活的好处就是,和年轻人在一起总能学会几句新潮的话,有一种自己还跟在时代后面的错觉。

后来啊,有了孩子。再后来,年岁渐长,张翠兰就变成了别人口中的“张阿姨”。

丈夫老钱命不好,五十岁那年心梗走了。好在孩子拉扯大了,也争气,大学期间进了部队,据说后来还转进了精锐部队。张阿姨本想在学校食堂干一辈子,没想到学校改制,人到中年丢了工作。这事儿她没敢和儿子说,辗转了几年,她终于是安定了下来。

现在这份工作是人家介绍的,在一个基金会食堂,还是烧大锅饭。张阿姨觉得这里和以前工作的其他地方都不太一样。

以前的食堂,不管是工地学校还是小饭店,成本都抓得紧,食材虽说不会挑残次品,天天选的也就那几样。这家食堂可好,仿佛不拿钱当钱,什么新鲜买什么,食材一周不带重样的。唯一的要求就是干净、有营养。当然了,同事们包括张阿姨自己都是老干这行的了,纵使是大锅饭,味道也差不了。

公司里人不多,而且也不止一个食堂,因此张阿姨每天的工作还是挺清闲的。工作不累,收入是以前最高时候的两倍,这就很舒服了。听说这食堂对员工还是免费的,这些都让张阿姨感慨不愧是外资企业。

唯一不太方便的就是这公司要求后勤人员住宿舍,大概一个月有个三四天能出去逛逛街。平时工作的时候,有几个小时不能开手机。张阿姨觉得这是个研究什么高科技的大公司,跟演电影似的。好在张阿姨现在孤家寡人一个,儿子平时出任务也不可能跟她视频,这些也不怎么影响。闲暇时和同时兼闺蜜聊聊天,在公司大院里面跳跳广场舞,也挺快乐的。更何况……

锅里的“咕噜”声唤回了张阿姨的思绪。她掀开锅盖,热气下油亮酱红的五花肉块在沸腾的汤汁里沉浮,油脂和香料混合的香味随着气泡的破裂逸散到空气中,让人垂涎欲滴。张阿姨拿着小勺尝了点肉汁的味道,有点淡,收了汁正好。于是她捞出香料包,开大火,多年的经验没有让大炒锅妨碍她搅动肉块的动作分毫。片刻后,裹着酱汁,红润油亮的米饭杀手出锅了。

把装满红烧肉的不锈钢餐盘放在热水槽上保温,张阿姨看了眼时间,和厨师长招呼一声,扶着腰走进休息室休息一会儿——终究是不服老不行啊。

坐在椅子上的时候她整理了衣服和头发,注意仪容,待会儿可是要见他呢……想到这,张阿姨脸上不自觉带上了笑容。


9号望着案板上的猪里脊发呆。任务完成后大伙一起吃个饭是他们队的传统。可能是从小耳濡目染吧,在小队里面他算是厨艺最佳的了。当然,他这三脚猫的功夫肯定比不过他妈,但至少烧出来的东西还算好吃。

队里都是肉食动物,今天是换岗到相对安全的站点的第一天,大家就寻思着吃点好的。去超市的时候已经快傍晚了,猪里脊看着还新鲜,他就挑了几斤,想做个炸猪排。其他人再从食堂打几个菜,这晚餐就丰盛了。

猪排洗净切片腌好,用肉锤敲肉的的时候,感受到那种手感,他突然感受到一阵恶心,动作也就停了下来。

从连队调到现在的岗位,他们的经历在这个没有大战争的年代可以算是九死一生了。偶尔甚至有点像科幻电影。战斗任务让人精疲力尽,其实9号也不是一定要做饭,但他从小看母亲做饭,吃着母亲做的饭,食材变成佳肴过程中的那股烟火气,给他一种自己还活着的实感。

猛地醒神,看了眼手机发现自己愣了挺久,9号赶紧随便锤了几下肉,迅速地过三关,热油开炸。只要知道了做法,不怕被油溅到,炸猪排可以算得上是非常容易上手的菜了。

从锅沿滑进热油的猪排带起细密的“噼啪”声,来自人类本能的对油脂和热量的渴望让这个声音显得无比悦耳。原本泛白的面包糠在高温的洗礼下渐渐变黄,9号把火调小,仔细观察猪排的颜色,待到猪排颜色稍深,他迅速拿着筷子把它们按顺序夹了出来。

刚出锅的猪排面衣金黄,不时有油花构成的小气泡在面衣间破裂。优质油配合小麦和脂肪的香气,勾起人最原始的食欲。稍加放置之后,渗进猪排的热油会把猪排的最里层烫熟,在保留肉汁的同时赋予猪排表皮酥脆,内里软嫩的口感。

当然,今天这猪排没锤好,肉筋没敲断,口感肯定会硬一些了。

趁这个时间收拾了厨房盛好饭,门外传来队友打菜归来的喧闹声,他赶紧端着猪排走了出去。

“不好意思,今天有点翻车了,这肉吃起来可能有点紧啊。”

没办法,谁让我用枪托砸死了一个。

为了不影响大家的食欲,他只是默默地在心里想。


食堂里渐渐热闹起来,来打饭的也多了一些新面孔。有几个带着军人气质的小伙子,笑嘻嘻地指着红烧肉,张阿姨看着顺眼就给他们多打了一些——年轻人嘛,就是要吃肉。她家那个小狼崽子以前见着红烧肉,眼睛都绿了。唉,也不知道钱辉那孩子在部队过的好不好。

少顷,一阵轮椅特有的细碎声响传进耳朵,张阿姨的目光很快就被一个穿着深灰呢子大衣的帅气身影吸引了……


“干杯!”

“嗯,每个菜都好吃!要我说下次我们打个火锅吧,更过瘾!”

“尝尝我打回来的红烧肉,闻着贼香,路上我差点没忍住!”

“辉子,你怎么了?好吃到流眼泪啦?哈哈。”

“没。这肉,真像我妈做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