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笑到最后

“如果你知道怎么样做对你有好处的话,你就应该看着镜头并对着孩子们微笑,”巴伯对他的囚犯威胁说。他的微笑和声音都尽可能的平静,仿佛这对于他有治疗作用似的。

欢笑先生没有被逗乐。他正在看着报纸,故意无视另一位小丑。酒吧里似乎没人在乎他们两个。

“你知道真正对我有好处的是什么吗?是伏特加。很多伏特加。”

巴伯带着邪恶的平静笑了起来。“真正的小丑喝牛奶!你需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否则我会把挠痒痒机开到最大!”远处传来了电弧的声音。

“除了那个什么都行,我屈服了,”欢笑先生没有一点热情和恐惧地回答道,“但是如果我是撑到最后的那个,你就该放我走了。”

巴伯不得不极力忍住自己发自内心的笑。这家伙的玩笑真不赖。“你真的认为你可以击败我吗?”

“我没有。我主要是在想我有多么讨厌牛奶。让我们快点结束这件事吧。”

“伙计,你那奇迹似的把戏去哪儿了?这可不是你应该有的样子呢!”

“你很快就会看到的。”

巴伯点了两杯牛奶,并装出他那对孩子们最友好的口吻说:“你们好啊,孩子们。今天我们将要学习两个有趣的活动:不负责任地酗酒和打架!”

“孩子们真的不需要你教他们这些。难怪你的节目这么糟糕。”

巴伯狠狠地瞪了欢笑先生一眼,但马上恢复了镇静。“孩子们,这很简单。你只需要在拿到假的身份证后去酒吧喝酒,直到你的约束感消失!然后去侮辱那里最恐怖的人,并使用藏好的武器将他们打晕!造成财产损失,盗窃和从当局逃走可以加分!”

“你居然敢于相信孩子们已经聪明到可以欺骗警察了。”

“闭嘴!你是我的囚犯,不是我的捧哏!”巴伯不情愿的窃笑着说。

“那么,你最好开始喝了。”

巴伯皱着眉头,喝下了一杯牛奶,满意地叹了口气。欢笑先生也喝下了自己的那杯牛奶,发出了很大的呻吟声。

酒吧里的人们正在手机上打字聊天。服务员走来走去,给人们端上饮料。电视上正播着一个人在和家人逛动物园时被一只逃出来的老虎咬死了,在他挣扎着死去时,所有人在他身边开怀大笑。

巴伯对正在上演的演出嗤之以鼻。“业余的家伙们。这无非就是令人对他们感到震惊而已。”

“我想知道我以前在哪里见过……”

巴伯的脸因为强忍住笑意而不舒服地扭曲起来。欢笑先生用Eeyore1的声音唱起了Dick Van Dyke的《Put On A Happy Face》。再来两杯。

“嘿,想看魔术吗?”巴伯问。

“你已经做了一个魔术了。你把你的观众变没了。”

“闭嘴。仔细看,我要使这支铅笔消失……”

“我会给你做一个更好的魔术。”欢笑先生拿出了自己的铅笔,然后把它插到了鼻孔里。铅笔立刻被削短了,铅笔屑从欢笑先生的耳朵中喷了出来。这个可怜的小小先生在表演他的魔术的时候痛苦地畏缩了一下,而巴伯无法让自己从狂笑中停下来。

“你不会再让我笑了!”巴伯愤怒地低声说。

“我不知道你的情况,但是我有非常敏锐的幽默感,”欢笑先生放下剩余的铅笔时说道。

巴伯咬牙切齿地发着牢骚。欢笑先生在玩报纸上的填字游戏。再来两杯。

“嘿,你的头发很漂亮,”巴伯赞叹道,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

“抱歉?”

“我说你很有天赋!”2

“当然……”

“所以,孩子们,就像我说的你要侮辱酒吧里看起来最吓人的人……”

“那一个怎么样?”欢笑先生指向一个巨大的伤痕累累的摩托车手说。

“小菜一碟!”巴伯慢慢地走到了那个摩托车手前,侮辱了他的母亲。没有回应。他侮辱了他的帮派。没有回应。他侮辱了他的胡子。

镜头外传来了暴力行为的嘈杂声和惊慌失措的尖叫声。一分钟后,巴伯满脸淤青的回来了。他吐出了一颗牙,痛苦地颤抖着坐了下来。

“你知道这件事的好的一面是什么吗?”欢笑先生问。

“是什么?”

“你的妆容现在非常地好看。”

“操你丫的。”

“我们会考虑考虑的,亲爱的。”

巴伯的眼睛惊讶地瞪大了,他的微笑使他看起来像一只狼。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他喜欢斗嘴。也许这次他会如愿以偿。欢笑先生正在玩着悠悠球,丝毫没有喝醉的迹象。再来两杯。

“嗨……嘿(嗝…)。你好啊——帅哥!你想看一些气球动物吗?”巴伯调情道。

“你在说什么呢?我面前就是一个脑袋里满是空气的动物,”欢笑先生用那一直如此的死板的声音回答。

巴伯狂笑起来。“你真会 (嗝) 开玩笑!”3

“不过,我想我从没杀过人。除非是因为笑。那倒有时会发生……”

巴伯发出一声狂喜的尖叫:“说得太对了,伙计。”4

“我还以为我不是你的捧哏呢。”5

巴伯只是不停地笑,完全忘记了他的观众,更加饥渴地望着他的囚犯。欢笑先生在用报纸折纸。再来两杯。

“那么,这一集又是什么呢?”欢笑先生嘲弄地问道。

“是让孩子们了解(嗝——)哑剧犯罪!”6

“我觉得你正在经历一个事关生死的危机了。但老实说,这是你最小的问题。我应该叫心理医生来吗?”欢笑先生严肃而又清醒地说。

“不,亲爱的。我唯一需要的是你的奶油派……”

“好的。靠近点,你个坏男孩……”

巴伯俯身吻了一下他,脸上立刻却被一块馅饼击中了。他沮丧地咆哮着,歇斯底里地大笑着,然后冲上前去勒住了欢笑先生。然而,他喝得太多了,以至于他实际上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只是吐得到处都是。虽然他尽力了,但是他还是只能不断地呕吐,把情况弄得更糟。此时,那个小小先生用手从嘴里拽出来了什么东西,之后他把巴伯扶了起来。

“我们是如此地相像,你和我……但你知道是什么让我变得与你不同吗?”欢笑先生对着巴伯轻声耳语道。

“柿绳吗?”7

欢笑先生用一条彩色的手帕勒死了巴伯。当电视中播放着欢乐而扭曲的片尾曲“Laugh Is Fun”时,巴伯发出了他最后一声痛苦的咯咯笑声。欢笑先生点了很多伏特加,付了酒水,然后转向摄像头。

“当我扮小丑的时候,我不会过得这么不检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