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丢了头的先生(们)
评分: +15+x

1


月亮先生的目光扫过整个大地。

月亮先生找到了洄游地先生,就像洄游地先生抬起头来看见了月亮。洄游地先生看见的不是月亮明亮的部分,他看见的是黑暗的那一块。在那一部分上,他看见了半张熟悉的脸。月亮先生张开嘴想要说话,然而他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嚎叫,就感到自己的脑袋哐地一声碎了。

在此之后,月亮先生再也没有发现自己的脸出现在月球上了。月亮先生弄丢了他的头。


2

寻物启事

有人看到了你的头吗?我似乎把它弄丢了。你知道,弄丢了头可是件糟糕的事情,黑咕隆咚地,啥都看不见。你的头是在14-12-1996 5:13 P.M.被弄丢的。如果有人发现了它,请立刻把它送给我。

雷德先生

What the fuck?

你非常地疑惑。这他妈是什么鬼东西,贴在你公司的公告栏里?一个恶作剧?也许吧,你不清楚。你看了一眼表,现在是5:03,1996年12月14日,距离启事上所说你的头被弄丢的时间还有10分钟。弄丢了头,这听起来像是什么死亡警告一样。操,你不清楚,但你觉得你该多加小心。够他妈邪门的。为了防止其他人注意到这张纸然后过来问自己这是怎么一回事,你决定先把这张启事给撕下来。

你刚下班,接下来要坐公交。天啊你为什么会在意这个明显是恶作剧的东西,你都已经是成年人了。不管怎样,在车上要多加小心。5:10,公交车准时进站,你快速钻到公交车最后排的角落里,确保没有人能在你背后对你的脑袋干什么。后半段车厢没有其他人,但还是要小心前方的人,以及——如果可能的话——车辆被追尾。现在已经是5:12了,路况一切正常,没有什么可能导致交通事故的因素。你悄悄躲到前一排的椅背后,前排没有人注意到这点。再过5秒,就是5:13分了。

5,

4,

3,

2,

1……

一切正常。你开始笑话自己居然会被这么傻的一个恶作剧吓到。但你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如果到5:14,还无事发生,你就恢复到正常状态。好,现在已经20秒了,再过四十秒就……

Wait,_____?

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

______e fuck?

卧槽,你他妈刚刚感觉就跟脑袋消失了一样。许多尖叫声传来,看着周围惊慌的人们以及正在发生连环追尾的道路,你他妈知道周围的人经历了和你一样的事情,就是,感觉不到自己的脑袋了。说不了话,也很难进行思考,而且啥也看不见啥也听不见。现在你看着车窗里的倒影,看一眼自己找回来了的脑袋。

“哦,伙计,你是不是找错脑袋了?”

车窗倒影里那个火红色头发的少年脑袋怪笑着对你叫道,“现在你弄丢你的头了,伙计。甚至更糟,你还给安了一个错的上去!”你突然意识到这是你自己的嘴在说话。“哦,不用担心,我的朋友,”你的嘴继续怪笑起来,“我可以帮你让这一切变得不那么糟糕……当然,只是不那么糟。”倒影里那个脑袋突然猛地伸长脖子,双眼凸起。

你眼前一黑,又恢复到刚刚那种……

……刚刚什么?

嘿,你是谁啊?你他妈就坐在这里而没有了任何记忆,你究竟是谁?用你的脑袋好好——脑袋是什么?谁在意这个一点也不酷的东西?你应该做的是好好想想你是谁。你是收藏家先生吗?不是。那么雷德先生呢?也不是。或者Wondertainment博士?都不是,那么你是……

哇哦,你想起来了,你是Wondertainment博士出品的超棒的小小先生®,你的名字是…

无头先生!

找到自己的名字真实件不错的事情,对吗?


3


寻人启事,发现于一牛奶纸盒上:

呼吁所有知情人。Joanna Smith于12/12/1996失踪于Site 109的人形收容间18号内。她10岁,身高4'1(约合1.24米),棕发绿眼。她喜欢写诗,喜欢晴天。

通缉令,张贴于三波特兰多个地点:

悬赏$1,000抓捕Wondertainment博士,他身着紫色西装,双腿残废,多个器官功能衰竭。

事故报告,于16-12-1996发现于SCP基金会数据库中:

事故经过:17-12-1996 9:00 A.M.,SCP-4818于收容中突然消失。约1h后,SCP-4818重新回到收容室,其声称对期间事情毫无记忆。

便条,17-12-1996发现于O5-4书桌上:

我很抱歉。Redd留。1996.12.31

赫曼·富勒的展出:马纳斯宽的鱼人

原始的,唯一真正存在的鱼人!出生在这个残酷而冷漠的世界的大西洋某处,鱼人现在与我们的马戏团共同旅行,为您带来振奋人心的节目!来一起聆听海洋深处的秘密吧!

摘自24-12-1996三波特兰早报:

未知绑匪于平安夜劫持十余名儿童并留下恐吓信,目前下落不明。

以红色油漆书写在科尔德地铁站:

而我
还想要
更多!!!


4

“要是一个显然是恶性的物体开始吸收你给予它的能量时,你就应该停止能量的供给,如果你不傻的话。”
——Derrick Wells, M.E.

已经43年了。

43年间满收容室的电灯都在一刻不停地照射着它,一刻不停。而且还会继续持续下去。想象一下这将消耗多少能量吧!单单一年消耗的能量,就够收容十个其它的Keter级了。而这还已经是最好的收容措施了。

因为要收容的这玩意儿,影魔。就跟黑洞一样的家伙,能把任何将影子投射上去的东西全部给他妈的吞噬掉。毫无残留,就跟黑洞一样。他们管这家伙叫Corpe,“缺口”。就是这样,这家伙就像这个世界破了个口子,然后任何靠近这个口子的东西都会被吸进去。

这是个人形的空洞,与其它任何无底洞一样都无法被填满。你所能做的就只有不断地给它喂食,喂食……而你永远不能中断这个过程,因为否则就会有更危险的事情发生。永远用强光照射,永不停歇。

因为一旦这东西的饥饿不被满足,它就会立刻做出可怕的事情来满足自己的胃口。没有任何人想见识一下它饥饿了的样子。没有。


5


满地的牙齿。

满地落满了牙齿,而他身上还不断长出来新的牙齿。他的头已经完全被牙齿覆盖了,而他的身体上也爬着牙齿。饥饿先生饿了,非常饿。强烈的饥饿感从胃部涌上,他的全身难以抑制巨大的力量,猎食的冲动

这些牙齿开始掉落,研磨着周遭的物品,大量复杂的消化酶喷射而出,开始腐蚀周围的各种事物——包括他自己的牙齿。难以忍受的饥饿感让他把一切事物——无论多么重要——都尽数吞噬。在溶解了他的整个小屋后,他的饥饿感才稍有平息。

但只是两个小时的安息而已。


6


两个小时。

这一次,世界在跃转之前持续了足足两个小时。他原先还在一片满是鲨鱼的板结海洋里奔跑,现在就已经站在黑夜中几座巨大的塔吊上方,振动的心灵隔断合金头盔暗示着背后的塔吊灯散发出一种极强的精神影响场。

我们的现实已经千疮百孔。

保持在光亮处,保持在高处,这是他们所教他的。阴影里藏匿着他们不能靠近的可怕生物。他们就是阴影本身。他很幸运这次他就显现在塔吊上,在高处,又在光亮中。这是一片湖畔的建筑工地,周围都是平原也没有任何高楼。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只有塔吊灯异常明亮。他坐在塔吊上看着周围的景象。

每一次重启,都让裂隙藏得更深。但裂隙从未消失,越攒越多,越攒越多。

头盔的振动越来越强烈。他看见塔吊灯的灯光。无比明亮。他有了一种想法,就是更靠近塔吊灯,更近一点,远离下面危险的黑暗深渊。他想要在这个光源下得到保护,得到休息。

那些碎片开始融合,成为一个巨大的超维度空间——地穴。地穴有难以驱散的无尽黑暗,在那黑暗中满是人类不可想象之污秽。

离光更近,更近。在这样混乱的世界能有这么宁静的高处光源驱散黑暗实在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他想要安静地坐在光源下享受一会儿宁静。但头盔更猛烈地振动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会振动。难道是离场源更近了?可是能符合这个振幅加强的场源……镝灯。那盏镝灯。为什么这个世界有这样的灯却空无一人,这明明是驱散黑影的最好之物。这强亮的灯光……无人……强烈的振动……难以思考……强烈的光……

世界开始崩塌为碎片,地穴则合众为一,然后世界开始闪动,闪动。不同的世界周期性地产生,而将其它世界抑制在基准现实之外。只有少数人能够一直停留在基准现实。他们是世界间的穿梭者与守卫者,他们被称作,SCP-507

那盏灯……感觉不到自己的头了……他摇晃着挣扎着,坠下塔吊。

那些黑影般的裂隙,就在现实表象的背后,潜伏着,等待着倾泻而出的那一天。


7


附录231-Bravo 节选:

此时,基金会PNEUMA计划顺利进行。该计划注意到人类意识圈中大量不可勘测物质(在计算机模拟图像中以黑色标记),进行格尔斯变换后呈现为一黑色球体。进一步研究指出该物质为全人类意识圈中一寄生物之“卵”,完全孵化后将导致人类被其吞噬。这个可能的异常威胁被编号为SCP-2000-K,因数个文本表明多次SCP-2000启动均因其导致的末日。

由于研究发现了一种可以抑制SCP-2000-K的非实体存在(通常被描述为“制衡”),与一基金会人员(现编号为PoI-002“拿撒勒人”)存在概念绑定,一个可能的应对行动“三十六使徒”被启动。该行动首先使用SCP-5935击杀了Po1-002,并利用特定仪式将该概念绑定转移到三十六名其它平民上(称为“三十六使徒”)。原本该存在能够长期抑制SCP-2000-K,并可使被该存在“祝福”的物品亦获得该效果,但稀释到三十六人后,该存在仅能在绑定者未死亡时抑制SCP-2000-K并降解其异常活动。更多研究发现经过特定仪式,该存在能继续被稀释到约5000人,但只能持续约3地球年的时间。如果所有在世人员均与该存在产生绑定,理论上这将迫使SCP-2000-K直接显现于基准现实,但能力会被大大削弱。根据基金会特外站点储存的档案,如果在该实体显现时在世人员数量低于一个阈值(约33亿),摧毁该实体将几乎不可能,并且总会导致时间线重启至该实体未被发现前。

然而,将“制衡”与超过该阈值的人员绑定会导致其被严重稀释,难以提供足够的时间应对SCP-2000-K。基金会利用时间异常成功获取了大量位于不同时空截面的PoI-002个体,并利用仪式获取了大量“制衡”存在,使得即便稀释后仍能维持约3个月。但该操作无法无限制进行,更多“制衡”存在无法被创造。此时仅约57亿人口能与该存在绑定。关于“三十六使徒”计划的第二部分,请参阅附录1654-1。

20-07-1993 8:00 A.M.,SCP-2000-K移除行动被进行。后续研究确定,SCP-2000-K即为SCP-231-2胚胎。在SCP-2000-K未完全孵化前尝试移除其导致了一次B类休谟场强烈波动事件。该事件导致了基准现实及其口袋维度多处出现“维度裂隙”,包括但不限于SCP-6320,SCP-1437和SCP-1935。这些裂隙被认为均是SCP-231-2胎儿进入基准现实的通道。

其中,SCP-1437首先为UIU所控制。UIU将其认定为能够将触碰其的物品吸入的黑色屏障。然而,随后UIU注意到大量物品会不定期地从其中高速飞出,包括:

  • 大量泥土和石头
  • 数个碗,由各种材质制成(包括木质,石质,固态黄金,蜡,沥青,人类腿骨)
  • 大量昆虫
  • 一个钢筋混凝土雕像,带有Krylon牌喷漆的痕迹。

在UIU派遣的守卫均因该异常活动死亡后,基金会接管该异常。在进行了少许测试后,注意到若不对项目投入物品,将会导致其释放更多异常物品(通常是极其危险的,目前均储存于Site-19),进一步测试表明足量光照亦能使项目停止产生异常物品。在进行了三天的足量光照后,该异常体积开始缩小。一周后,其转变为一蜷缩孩童外观,重编号为SCP-017

除此之外,多个裂隙产生的人形异常亦被确认为由231-Bravo剥离出的胎儿碎片(也就是说,这些异常被认为原为现被称为SCP-2000-K的异常个体的一部分,但因事件231-Bravo,SCP-2000-K被剥离为多个独立的异常)。这些人形异通常呈现为“一个巨大的,拉伸的,裂隙中的阴影人形”。注意到尽管这些人形异常极为危险(请查阅档案2000-3b1,-5f7,-13s灭亡记录),但它们难以引起足够的注意,这被确信为其异常性质所导致的。以下是一份不完整相关子异常列表:

项目编号 初始形态 当前形态
SCP-1437 一个黑色洞穴,会将靠近的物品吸入 孩童外貌的黑色人形,吞噬将影子投于其上的物品
SCP-6320 一片矿脉形维度裂隙 一个山脉形维度裂隙
SCP-106 一个口袋维度,由斯克兰顿博士在一项常规测试中误开启 一个腐烂黑色老年人形
DRO-0001 大量有感知的黑色物质 一规模庞大的逆模因实体,一直尝试在基准现实中显现
SCP-1915 一名现实扭曲者,会无意识地将周围的一切变为自己上班时的周围环境 巨型人形缺口类实体,无法被常规常态或异常科技伤害

20-07-1993 9:33 A.M.,前SCP-1915于其收容室转变为现SCP-1915。Site-17站点未给予足够重视,仅仅派出一支收容小队进行重收容。在小队全员阵亡后,基金会派出大量武装直升机和火力分队以进行空中轰炸和火力压制。然而这些支援队全军覆没。10:08 A.M.,DRO-0001再次进行显现尝试。由于周围武装小队均已阵亡,没有足够的火力压制以阻止DRO-0001突破地表。10:21 A.M.,DRO-0001成功突破地表。此次显现造成的地震摧毁了Site-17及周围多个城市,值得注意的是位于Site-98的SCP-5423也在这次地震中受到破坏,这随后导致了一次局部XK级“现实归零”事件发生。Site-98及周围区域转化为一片休谟接近0,时空失真的空间异常。蛇之手成员迅速抵达,与基金会联手利用一个现实稳定锚阵列修复了该异常区域。

10:27,O5议会直接下达命令停止对SCP-1915的作战尝试,并启动计划2821-3以创建一个强大的异常引力场打击SCP-1915的头部。10:37 A.M.,SCP-1915接近最近的城市。然而,该区域已成功转化为六翼天使区,大量SCP-049-1使得SCP-1915发生强烈的形态转变。3:02 P.M.,SCP-1915转变完成,Lunar-Area-32立即启动了奇术仪式P7-523,成功击杀SCP-1915。具体内容参见附录3841-c


8


“现在你也弄丢了你的头了,伙计。”

Redd将这个黄铜铸造的人头随手插在了一块石头上伪装成一个黄铜头像,身旁那具丢了脑袋的黄铜塑像发出惊慌的蒸汽声。

08. 黄铜先生✔


9


“没有意义的,真的。你知道我们都会忘记的,对吧?”健忘眼神忧郁而恐惧地看了他一眼。

“闭嘴。”Redd拿一把刀抵着他的后背,让他继续向前走。

健忘惊恐地向前走去。走了一段路后,他仍用颤抖的语气自言自语:“我们都会被遗忘的,都会被遗忘的…”

“我说了他妈的闭嘴!你把这鬼东西记到什么地方去了,操,你他妈就不该把他们写下来。”Redd的刀背轻轻地在健忘的背上摁出了一道痕迹。

04. 健忘先生✔


10

01. 变色龙先生✔
02. 无头先生✔
03. 欢笑先生✔
04. 健忘先生✔
05. 形体先生✔
06. 肥皂先生✔
07. 饥饿先生✔
08. 黄铜先生✔
09. 热先生✔
10. 甜心小姐✔
11. 生先生与死先生✔
12. 鱼先生✔
13. 月亮先生✔
14. Redd先生(已停产)

他是Wondertainment博士创造的第二位人造人。

第一位先生的大获成功让Wondertainment博士一直引以为傲,以至于当他接管这个公司时候,他所做的前几个尝试中就有再造一位小小先生。那时候他还没有遇到什么真正的挫折,野心使他只想着去造一些大玩意儿。他也确实就这样做了。他进入了最深的洞穴,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人类涉足过那里,只有全盛时期的夜之子那广阔而闪亮的城市胆敢出现于那个阴暗的角落。无数不得见天日的东西在那个腐烂的地方野蛮地生长着,任何人只消看上一眼就会堕入疯狂。Wondertainment博士从那满是沸腾红水的幽冥之穴取回了一片影子,后来他会意识到那正是深红新娘羊水里漂浮着的罪恶之物,但彼时他只是在创造生命的喜悦中迷失了。就这样,他只陪伴了他的儿子很短的一段时间,就将他遗弃在一栋破旧的公寓楼里,自己投身进入其它“更有趣”的事情里。等到后来他足够成熟时,他想要去道歉,他想要修复这一切,但已经太晚了。

在被父亲遗弃后,他每天都沉浸在窗外空旷的阴雨和顺着墙壁流下的铁锈中。他每天都在苦苦询问着自己存在的缘由,但无人会给他解答。起初还有日夜更替,四季轮换,但后来这一切都在无尽的阴雨中消融了,只有无尽的阴白天空和铁锈味的雨水,还有漫长漫长的时间在水中浸泡得松软发胀。在斑斑点点的霉菌生长在曾经遍布着铁锈的墙壁之上后,他就在雨水中重新醒来,早已烂在水中的衣服从他的身上剥落,他黝黑深红的皮肤在残水中显得消瘦而有力。垂落至地面有余的红发昭示着他已经存在了漫长的岁月,而他终于醒来。在他全身已经干燥时他杀死了第一个人,然后穿上了他的衣服。在血迹凝结后他杀死了第二个人,然后给他的父亲写了一封信。他如同万丈高楼之下黑暗的垃圾堆中游动的黑影,捕食着不幸落入此地的生灵。等到他发现自己的能力多么强大后,他将描绘未来的告示贴满所有地方,然后这些事情都会尽数发生。在凝结的黑液和流淌的血液中,他缓缓生长。

等到他足够强大的一天,他就会回来,带着他为自己创造的二十位影子们,去往他将要到达的地方。

14. Redd先生(已停产)✔


11


整个站点回响着大规模收容突破的警报声。

一名红发男子冲在奔涌出的收容物们的最前端,双手握着两把不明型号的手枪,朝着赶来的收容小队的每个人前额正中一枪。紧随其后奔跑着许多黑色的人和兽,无数害虫飞舞,盔甲磕碰,腐烂的液滴流淌在整个地面。走廊的灯光被蛾虫遮掩,墙壁在腐液和盔甲中破碎坍陷,嗡嗡声,嚎叫声,咆哮声,嘶鸣声,哐哐声,狂笑声,以及渐渐消亡的警报声。整个站点在蔓延的黑色的裂隙中迅速崩落,更多的黑暗之物从裂缝中钻出,涌入了无月无星的黑暗苍穹。那来自裂隙之中传来可怕的呼唤声,在众人皆盲的世界,无数邪恶的事物冲向此地。而这仅仅是那么多裂缝中的一个

在这黑暗的蠕动之海中,一缕红发显得异常显眼。然后这抹红色开始扩散,直到周围染满了暗沉的红色。暗夜无月,唯有一篇荧荧的深红。光明世界的有序开始褪去,在无人能见的地方,黑暗的法则重新来临。黑暗的深红的虫,兽,禽的声音绞在一起,举世仅余群兽之噪声。

在蝗虫遮蔽天空之后,走兽开始聚集。然后是灌木形成的飞行器,象牙与蛛网构建的飞船。巨大的丛林神殿开始筑起,大脚怪的嘶吼震彻海天。

但那之后,黑暗的群兽在深红中渐渐化为腐烂的血液。曾经在混沌中重现有序的成果又一次回归混沌,庙宇瓦解,虫兽凋亡,一切又凝结为那些黑暗的泛着红光的裂隙。

于是红发男子在黑色的凝结物上坐下,看着眼前几条正在逝去的鲨鱼,对着自己的脑袋连开六枪。

“现在你也弄丢了你的头了,伙计。”他对自己说。


12


“你是条鱼,伙计。你是个人。你既是条鱼又是个人。你是小小先生。不,你不是条鱼,你也不是个人。你当然不是小小先生。对,伙计,你一生都生活在这种几乎要把你杀了的矛盾中。现在我们在海里了,来吧,像条鱼一样呼吸吧。哦,抱歉,我忘记了,你没法像一条鱼一样呼吸,你就是个长着鱼头的怪胎罢了。表情别那么难看!真是可惜,你就要窒息了。”Redd死死地搂着鱼先生,他的脸就像很久以前那样扭曲着,挤出一个狰狞的笑容,“但是没关系,伙计,我能帮你解决这个矛盾。”Redd伸出一只手,从现实的裂缝中抽出一把由影子构成的刀,然后用它缓缓锯下了鱼先生的脑袋。

Redd的脸再次舒缓开来,他轻轻叹出一口气:“现在你也弄丢了你的头了,伙计。”此时他怀里抱着一具终于像一个正常人一般的无头尸体,旁边漂浮着一个像真正的鱼脑袋的头。

Redd松开鱼先生的尸体,保持仰面躺姿,看着越来越远的海平面,安静地沉向更深的海底。无头先生的尸体就静静地漂浮在他的身边,就仿佛活着的时候那样从不开口说话。

“鱼先生,我喜欢你,喜欢你从来不多说一句话。你比寂静还要安静。”Redd开口说道。现在鱼先生已经死了,他可以肆意地向他说话,不用担心有人听见。

“我不单单喜欢你,我还喜欢你们每一个。每一个都是那样的有趣,那样的强大,又那样的孤独、孤僻。我能看见你们,好像你们就在我的眼前。就好像过去的一切时光都没有真正过去一样,就好像我们真的都在这深蓝的海洋里能再次见面一样。”Redd看见他身边鱼先生的尸体。他还看见了微笑的尸体。还有迷路,饥饿,健忘。他还看见谎言和条纹,那对好得不行的双胞胎。他看见数百具尸体,与他一起在这海洋里下沉。他认识他们,他们是他的朋友。

“哦,谢谢你们都来陪我了。”如果是在陆地中,人们会看见Redd漂浮着的红发之下苍老的脸上落下了几滴眼泪,但如今这眼泪与海水已不可分辨。Redd看见高处的尸体旁闪着黄色金属的光泽,于是他兴奋地高声喊道:“黄铜!我找到你的头了!就在那边!”然后Redd的声音突然小了下去,因为他发现那不是黄铜先生的头,而是一个铜号。他注意到,每一具尸体的手中都有这样一把铜号,那些铜号被缓缓吹响,传来了某种悠久的,Redd年青时曾听过的歌曲。

序曲奏响,Redd仿佛回到了多年以前,他刚被创造的时候。Redd真的发出了一两声发自内心的笑。但随后那点纯真就被什么其它的,更为肮脏不堪的东西所代替了。随着旋律的跌宕,他想起了自己如何被抛弃在那栋旧公寓中,如何经历了那些在无尽黑暗的底层的往事。那些往事就如同微凉的湖水随着波纹一阵一阵地掠过Redd的后背,每一次都又带走他的躯体所产生的一缕热量。Redd看见周遭的海水忽然变得黑暗,浅海处的光明已经一去不返。

交响曲渐强。Redd看见周围的尸体开始升起,旋转着,跳起了舞蹈。这周遭上千,乃至上万具尸体开始了一场盛大的舞会。在他们中,他看见了他的一生中遇见的每一个人,他曾日夜窥视之人,仅有一面之缘之人,赠他仁慈之人,为他所杀之人,更为不幸的为他所爱之人,都在这里了。一张张面孔逐渐展露着他从黑暗底层的废墟中不断攀升的故事。曲调激昂起来。他看见他用那公告栏上的诅咒兴起的轩然大波,他看见了他模仿着自己的样子制作的二十个影子。他想起了他无数精彩的作案过程,以及他的完美逃脱。在他回忆驾车冲出重重包围,孤身从高楼一跃而下,隐蔽在阴影中逃离人们的目光时,那些尸体也围绕着他天旋地转。他在深海里大笑,海水大口大口地涌进他的喉咙,于是他发出愉快的欢呼声。

交响曲突然戛然而止,海水中还回荡着Redd的笑声。等到Redd从大笑中缓过神来,交响曲又以一种令人警觉的紧凑的旋律奏响。Redd在海水中飘浮着,坠落着,肢体扭曲着怪异的舞蹈。随着他的舞蹈,在他周围隧道状的尸体开始舞动着人浪,而每一具尸体都幻化为Redd的模样。无数次重生的身躯簇拥着Redd向前。Redd的手臂振颤着挥舞着,他想要宣泄自己的愤怒与激动,他想要夺来他苦苦追求但永远不可得的美好,身旁无数前世的Redd也就随着他的手臂震颤着顺势而动。他愤怒地挥舞着双拳,产生的波动震颤着整个着周围的海水和尸体。在周围的尸体阵逐渐散乱后,他的怒意也逐渐减弱。这时候他发现自己就这样无依无靠地悬浮在空中,然后不断下坠。曾有一束光在上方,但那已经远而不可及。他发现他其实相当孤独无援。周围的尸体开始坍塌,向他靠近。所有的尸体融入了他的身躯。形体,形体。他笑了,无数个Redd一同笑了。黑鸟凄惨的鸣叫。


鲸落。

Redd看见一只巨大的鲸鱼尸体,那是鱼先生,他最后还是变成了一只鲸鱼。


马里亚纳,马里亚纳。万物的归宿。

巨大的鲨鱼在Redd的周围绕行。鲨鱼的鱼阵,旋转着。高处洒落悠悠的光。在无尽深海,愈来愈深。


归家。归家。

Redd,洄游地。他的一生就是又一次洄游。无数次的洄游。因为他的心灵就是一个缺口,永远不能被满足。洄游,洄游。产卵,将罪恶的一切继续下去,越来越多。这就是Redd,这就是他的一切。Redd想起他还没有在这海里陷得这么深的时候。他想要回去,他想要不再坠落,但他太迟了。



他真的真正活过吗?


他真的拥有过生命吗?











Redd在无底的深海中沉沦。

在最深的海中,Redd发现了一个小雕像。建筑师。他轻轻地拿起了这个让无数与他相似的苦苦挣扎的悲惨的无助的卑贱的人们不断地被创造出来的小雕像,从一个现实缝隙中将它封存在了那无尽幽暗的地穴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