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浪

这是马尼拉的一个闷热无比的夏日午后,雾气很重,交通也异常拥堵。


Jose贪婪地从小贩那里一把抓过自己的饮料,那个装满橙汁汽水、冰块和稻草的塑料袋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他看了看那些把摊位摆在路边的小贩们,他们已经塞满了狭窄的人行道。但他很快找到了一块足够坐下的沥青空地。当他坐下时,地面向他温暖的身躯释放出了积存已久的热量。Jose占据着他小小的地盘,晕乎乎的吮吸着饮料。


Luisa坐在她的店里,用一张卡片当扇子为自己扇风,在驱走暑气的过程中,卡片上那位政治家的面孔不停的晃来晃去。Luisa守在柜台后面,时不时的,有一只任性的苍蝇需要她来驱赶;时不时的,有一位任性的顾客需要她的帮助。但现在,这里什么也没有。Luisa擦去额头上的汗水,继续扇着风度过这无趣的一天。


Marco与Matthew不断奔跑,尽管警察们在两个街区前就放弃追赶他们了。Marco笑得很疯狂,而Matthew则在竭力跟上。他们的赤脚已经习惯了灼热的路面。又跑过了两个街区,男孩们终于停了下来,他们这次的收获是一个装着1000菲律宾比索的钱包和一只手机。Marco喘着气,将钱平分成了两份。他们朝着商场走去,打算去那里乘凉,顺便看看这只手机值多少钱。


Angelito一边低声咒骂,一边小心且缓慢的驾驶着自己的出租车。在车的旁边,有半边的马路被隔离开来以备维修,而前面则发生了几起毫不相干的车祸,他的身后因此排起了一条几乎是无穷无尽延伸的车龙。在出租车的后座上坐着一对安静的老夫妻。至少他们是好人,Angelito想着,同时试图在手机上找出一条替代路线。要是在前面绕另一条路说不定能行得通。他打开收音机,哼着小曲,在炎热的天气中出租车缓缓前行。


研究员De Guzman伸了个懒腰,醒了过来。他浏览了一遍他手上的收容于本国的SCP文档。吃下之后能让人长出水果肿瘤的西瓜种子,一个通过电话骚扰她的女儿和女婿的虐待狂母亲,不执行就会导致参加圣婴节1的人员的身体部分变为受精鸭卵的仪式。可能还有更多。是SCP们,还是研究员De Guzman感觉饿了?或许站点里有人会有冰棍。


太阳照耀着万物,所有感受到阳光的温暖的存在都是安全的,这温暖就是它的爱。它不求回报,它闪耀无比,它深切的关怀着万物。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它的光芒遍及更远,更深的地方呢?太阳思考了好一会。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