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曼·富勒的展出:无形希尔塔
评分: +57+x


无形希尔塔

他在

耍杂技!

他在

讲笑话!

他在

接抛球!



无趣的

最佳讽刺!

平淡的

最佳诠释!

这位小丑

做好一切!

请允许我向各位介绍我们的最新主演,不存在的希尔塔。他精湛的杂耍技巧与搞笑能力将会颠覆诸位看官对小丑的认识。其也准备了最擅长的消失戏码作为本次演出的压轴大戏。

就在这周
周日下午6点,在达斯汀文化广场
一次表演,一场机遇!来吧,所有人都过来吧!

以下是一份名为《马戏团的诞生:关于赫曼·富勒的巡回怪物们》的出版物中的一页,其作者和出版商的身份未能确定。而这些散页,被发现夹杂在世界各地的图书馆中,以马戏团为主题的书籍里。尚不明确谁是这种散播行为背后的个体或群体。

无形希尔塔

To the Circus Born


啊,希尔塔,无论在这帐篷里出现多让人烦心的事,他都能让我重获笑容。他是如此的,可爱、单纯、而又无知。我还记得第一次逮到他,当时他正在后台窜来窜去,自以为神出鬼没,小心翼翼地溜进演员们的换衣间。可怜的小家伙,竟想要从一群变戏法的人手里偷东西。

对于这种入侵者,本该让他参与一场许久没有上演的好戏,毕竟观众们已经快有一年多没见过大爆炸了。但是,天啊,他居然抢在我的前面说自己是想要加入我们,即使做一个小丑也没关系,即使现在想来,这种人也是让马戏团文化没落的主因之一吧,以为自己空有一身对表演的热情和笨拙的杂耍就能加入马戏团。整个团都被他在死到临头时所作的这一番宣誓逗笑了,可同时Manny在我身后拍了拍我,随后为我提了一个建议。哦,Manny这家伙总是能从他那颗反转的大脑里想出些奇妙的点子,而这次可谓是Manny这辈子最聪明的一刻了,可惜用在了这个小混蛋身上。

我们后来留了这小子吃晚饭,顺便聊了聊他是如何在Manny和小丑们的眼皮底下在帐篷之间进出的。他却只顾着往那一嘴蛀牙里塞面包,时不时地吐出一个字:“你们只是注意不到我。”啊,希尔塔,多么正确的答案呀,一语中的,解开了全部的谜题。就如同他本人一般,如此的,可爱、单纯、而又无知。晚饭结束前,他又一次向我提出加入的请求,看来他是真把我当成某些童话故事里的马戏团长了,不过Manny马上就抢下了话茬,并且当着满桌人的面保证给这个小混蛋一个合适的位置。当然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在这个小渣滓身上会发生什么,晚饭结束后,餐桌上只留下了团员们错愕的眼神和希尔塔满足的笑脸。哼,不被注意,多么有趣的天赋呀。

善意,多么肮脏的词语,无法保护我的生意,也无法增加我的收入。后来的几天,我总是能听到帐篷里的那群蠢货在用这个词给我造句,不过这也是无可厚非的,我确实为那个小贱货准备了一次肮脏的转变。正如他自己在餐桌上说的那句话:我不想要出名,我只想在暗地里给人们带来快乐。这样想来,他或许已经在这个团里藏了很久了,自从抓到了他,再也没发生过道具消失,而又待着某些愚蠢的图案回归原处的事情。

我再一次“见到”希尔塔已经是自那之后一周多了。这小玩意已经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小丑了,同时还有着高于其他人的热情和低于其他人的需求。真可惜,如果他能在一个更加体面的场景下加入马戏团,或许我还能给他安排点他期望中的工作。可现在,只有这个被冠以“无形”之名的小可怜。

他的第一场演出非常精彩,这也要归功于先前的宣传。观众们还以为自己要来看那些常见的大变活人的戏码,哈,在这个马戏团里才不会。那些人们就坐在那里看了足足半个小时的杂耍。而当希尔塔最终结束了表演,帐篷里的每个人都从失望转为了满面的大笑,他一定以为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那个晚上,人们陆陆续续地涌入这个大帐篷中,最后又三五成群地离开了这里。帐篷里的每个人都以为自己刚刚经历了一场极佳的马戏表演,观众们是,希尔塔是,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觉得也是。

这小鼻涕虫直接扑到我怀里,说什么梦想之类的鬼话。唯一确定的是,他真的以为那是自己的表演换来的成功。那帮在后台看热闹的人也总算是明白了我的生意经,自从戴维森离开了我们之后,他们好像已经忘了这个团里到底是谁说了算。这场成功也帮助我永远地解决了这个叫做希尔塔的问题。在那之后,这个小鬼就专注于磨炼自己的表演技巧,步入了他梦想中的天国。而我再也没见过这位快乐之源,这全都要归功于他是如此的,可爱、单纯、而又无知。

137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