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梦
评分: +47+x

不必害怕Don't be afraid。”

我是将你引离此地之人We’re the ones who'll help you find the way-y。”

长话难短叙So much-to say。”

但请别在此地久留But don't be here to stay-y。”



···





[登入成功,正在为您加载档案#cn-6667]





[为您呈现]

\//////



人员档案#cn-6667

人员代号:华年 | 其他称谓:Dr.Hua Nixotn , Dr.HN , H , 年宝华指导

客观履历:华年于1991年6月06日出生于中国上海,后在英国留学,期间履历不祥。大学毕业后其创立“华年侦探事务所”在伦敦办行业务。人员在2016年前后返回中国,并于事件723-HN-Ω中被捕获,证实其参与了多次与被放逐者之图书馆相关的异常活动,并在交流后加入SCP-CN分部。时任Site-CN-88站点项目副主管。目前活动于Site-CN-88、Site-CN-19和Site-CN-24。

华年被追认为次级同行组织“变轨者”的一员。出于多方面综合考虑,不予追究。

%E5%8D%8E%E5%B9%B4.png

华年在看着你

职能及自身能力:

  • 信息异常 概念异常 门径异常 收容分析专家
  • 四级站点副主管
  • IV阶工程师/初级奇术师/Site-CN-24 圆 凳 滑 行 赛 冠 军
  • 自由构建通往被放逐者之图书馆的不稳定门径的能力。需注意的是该能力不稳定不可控
  • 异常性地穿梭、显现于、甚至支配他人清醒梦的能力。在梦中,华年有能力制造半透明的立场物质,有极高的强度和稳定性能。人员拒绝作进一步揭示。

简介:华年的发色为:浅紫色/纯白色/白混挑染/黄金色/白色隐藏染。瞳色为:金色。标准服饰为:纯白色大褂,崭新;白运动鞋;白挑纹长筒袜;浅紫色高领毛衣;金色运动手环;宽围巾。

华年被普遍评价为是很好相处的同事或上级,并且“具有幽默感”,但时常“出乎意料的亢奋/莫名其妙/乐观过头”或“失落/消极悲观/易怒”。他积极投身于基金会工作,致力于实现基金会收容、控制、保护的使命和“变轨者”组织的基本宗旨。详见补充资料。

华年名下经营有基金会门户组织“华年侦探事务所”,活跃于英国伦敦、约克/中国上海。

相关人员:

Dr.Metic:Site-CN-24/洱泗港临时站点主管。

特工Glassnake:训练有素的特种作战人员,忠实的部下。镇定理性,随机应变。

Omni:无人机操作专家。飞行列队集群战术指挥官,前GOC特工。

PoI-17605("墨丘莉娅"):被放逐者之图书馆中的一位讲解员型异常实体,自称“墨丘莉娅”,其他身份信息均不明确。

三级研究员杜承来:苦逼打工人。地质学家/记忆删除专员/……(待补充)


相关页面

页面总数:35

代表作:冬雪微茫中为你起舞
SCP-CN-2479 水中秘密
心迷宫 #精品#


SCPs

代表作: SCP-CN-2696 一路顺风

SCP-CN-2969 烛火

  • “门之烛火于常态下至那破晓之时”

SCP-CN-2848 顾名思义

  • 位置在数据库中:基金会-中国-2乘以1424的绝对值

SCP-CN-2280 齿轮、巨兽与水

  • Area-CN-120“2280核心翼区”职务全面转向其他异常。

SCP-CN-2696 一路顺风 当前最高分文档作品

  • 祝你一路顺风。

SCP-CN-1365 地狱无处不在

  • 这里的燥热是那些藏匿于人的皮囊下、行人的罪恶的魔鬼们渴望了上百万年的东西。

SCP-CN-2686 画家的相框

  • 画面立刻切换为黑屏,一个如;-)的笑脸图案位于中央。

SCP-CN-1457 无聊世界,孤独倒带机

  • 后面没了。摇滚吧。

SCP-CN-2313 冷热重层

  • 你是幽灵吗?很有趣。他们都说幽灵早已消亡。

SCP-CN-2530 杀死那个基金会人

  • 即将进入SCP-CN-2530收容禁区,配合安保检查。

SCP-CN-2682 旧时代花田

  • 确切构成不详,面积不详,情报来源不详。

SCP-CN-2785 星代表“咫尺”

  • 别让星星都寂灭了。

SCP-CN-2479 水中秘密

  • SCP-CN-2479-1是一枚巨大的蛤蜊。

SCP-CN-3737 木星巫女,未完成作品

  • //表盖中附有一张照片,内容为PoI-19938向后跌入海中的模糊剪影。

警告:清醒梦是危险的!

不要相信该档案内的任何内容祝你好梦。


上层叙事

我是华年。当然你也可以叫我滑黏,华子,或者华宝。

新人写手,未来可期。

喜欢的事物有雪,海,路,酒,以及河流,黄金,大树,高塔。现实中住在国内某个被称作石化的地方,目前是高中学生,操心学业,忙忙碌碌。

嘴可能有些管不住,但心是真诚的。平等地爱着每一个人,也期待回应。

我们很快会在前方的道路上再次相遇。


有时,我觉得我所做的一切Sometimes, I think all I'm ever doing is,,”

都是为了说服自己仍在攀树而上Trying to convince myself I'm climbing in the trees.。”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