层峦叠嶂
评分: +36+x

她站在天台边上,向下俯视着繁星般闪烁的万家灯火,任凭风吹拂着她娟秀的短发。

她想起了很多事情,有些虚幻,有些触不可及。不论如何都是过去式了。

她知道,自己将要让心脏停止跳动。可它却在她走上天台后的五分二十八秒内跳的格外用力,似乎正不懈地证明自己的存在。

都无所谓了,她向前一步。躯体从云层中穿过,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洁白色的轨迹。

I keep falling,

I keep falling down to you,

Like the rainbow,

Like a cannonball.


女人从梦中惊醒。看了眼身边的闹钟,凌晨三点。

她不知道那是谁,那段记忆对她来说很陌生,却又好像是被封存在自己记忆中的某个角落,过了很久才将它释放。她努力回想着梦中的自己,却总是看到那摩天大楼下方的云层。

好吧,不过只是梦,云岚。她对自己说,过去吧。真是好笑,自己早就不是小孩子了,竟然还会被梦境困扰。不过,为什么房间里如此闷热?

空调停止了,遥控器没用,这不是什么好兆头。在夜里气温三十多的情况下,不出三分钟便会大汗淋漓。这可不妙。

好在还有别的方法。云岚抄起身边的扇子,吟诵几句咒文,房间里的温度立刻降了下来。她心满意足地倒回床上,却有什么地方让她觉得不对。她拉开窗帘,发现这片黑暗并不是她一人独有。

街道一片死寂。苍凉的目光忧伤地看着这一切。

该死的,这不可能是供电局的原因。远处的楼房还有灯光。那么是EMP?她看了眼手机,还在正常运转。很明显答案只剩下了一个。异常。

据她所知,这附近的异常社群成员除了她,就只有另一位AWCY的艺术家。这个地方的异常如果带着敌意,只能是二选一。不论如何,她都应该警告——

一声爆炸终止了她的思考,她吸了口气,从窗户向外看,对面的公寓楼已经迸发出了耀眼的火光。接着一具躯体翻过窗口,伴随着惊叫和浑身的烈焰,重重从窗口摔落。

云岚没往下看。她缩回来,拉上窗帘,快速展了几个术式。那人已经听不到警报了。

现在怎么办?那东西控制了整个小区,明摆着冲他俩来的。电话的信号也已丢失。基金会观察站侦测到这类事件的时间是五分十四秒,接着事件会被上报到外勤部和科学技术部,然后会有队伍过来进行初次接触……但现在似乎什么也没有。

云岚趴在墙边,心中充满恐惧。自己和对面那哥们关系还算不错,如今看着他坠楼,自己却无能为力,心中便有一种油然而生的负罪感。然而自己又能做什么?无非是——

“一不叫你忧来呀,二不叫你愁哇。”

歌声。好像就在客厅……

“三不叫你穿错了……”

它过来了吗?

小妹妹的花兜兜!

奇术屏障嗡地响了一声,接着又是一声,每一下都伴随着重物狠狠砸在门上的声响。仿佛是传说中的索命鬼一般疯狂。云岚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顿时感觉空气中有什么死死卡住了她的喉咙,眼前金星直冒。她艰难地抬起手,手中的折扇直指前方。

轰地一声,房中燃起一团火焰。火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迅速吞噬了书桌和书架。“锻钢”小组的相框碎成残片,在奇术的驱动下,玻璃如雨一般向云岚飞来。

大脑的痛觉信号一时间占用了它的所有运行空间,同时她感到空气中的那玩意松开了她,使得她跪下来大口喘气,身上的伤口正源源不断地向外渗血。她抬头看着天花板,冷汗直冒。

原本的星空图案墙纸被邪恶地扭曲,群星在夜空中组成一张红色的狞笑着的鬼脸。鬼脸旁的墙面里似乎有无数只手在涌动,整张墙皮波涛起伏。她也看清了自己身前的家伙,漆黑的像是一团墨水成精。

没有任何犹豫,奇术再次展开,白虹贯日一般,将楼板彻底击穿。云岚脚下一空,伴随着残垣断壁与火焰,狠狠地砸到下面毛坯房的水泥地面上。


凌晨三点十八分。

本该是平常的一天却总是多姿多彩,好不容易出趟外勤却要多生事端。张伯风这样想着,举枪给对面的二傻子来了个爆头,一发子弹划开了他的右臂,鲜血渗了出来。

至于吗?CI动用这么多人在上海街头大打出手?就为了救82站和34站联合抓捕的对象?真是见鬼。看着对面的弹流,张伯风和身旁的特工银冰、以及一众MTF士兵一样,除了等待增援之外无能为力。

好吧,鉴于全频段屏蔽,不知道增援来没来。

“看来这位奇术师的朋友挺多,不是么?”银冰躲回立柱的阴影里,让发红的等离子炮散热,同时冲对面那个刚刚差点打中他脑门的CI士兵竖了个中指。

“我要是有这么多朋友,就用不着出外勤了。”张伯风说,在汗津津的脸上挤出微笑,检查自己大腿上的的伤口。

“H-storm,Silver Ice,右前方火力小组比较弱,带着'旺财'1从那里先走!二分队,火力掩护!”

97 FTU步枪2陡然增大,弹流裹挟的热量撩动了张伯风的发梢。银冰趁势黑进对方的几个HUD设备,让这帮用战场网络的家伙瞎了眼,随后拽起队友,两人低着头一路冲到装甲车旁边。张伯风撞在车体上,朝地上吐了口血沫。

“我想那该死的子弹让我肋骨断了。”他说,丢掉耗尽弹药的步枪,抽出.45,正要拉开门,通讯中的语气突然紧张起来。

“发现异常个体,正前方!Alpha优先级!重复!”

草,事情更复杂了。

张伯风探头扣动扳机,5大口径子弹三发三发地从他的伯莱塔.45中击发,然而面对靠近的那个黑色身影来说毫无用处。正当一颗手雷在他身边爆炸,冲击波将他的身体高高抛起,又狠狠砸在购物中心的瓷砖地面上时,银冰的冷却下来的等离子炮终于开火,伴随着嗡嗡声,炽热的等离子流直接削了那家伙半个身子,但它仍然不慌不忙地顶着弹流前进,随后整个身子没入了装甲车里。

张伯风只来得及听见那高亢的尖叫声,便两眼一黑昏死过去。


凌晨四点十分。

Justin和奇术师们展开术式,在塔克拉玛干的沙漠中凭空幻化出最耀眼的流星,在五秒后后散射开来,如仙女散花一般纷纷扬扬,击在不远处的那群黑影身上,每一下都聚集了圣所横跨亘古的岁月中所积聚的天地元气。如同集束炸弹一般,沙漠上狼烟四起。A07的快速反应部队完成了集结,曳光弹、伽马射线、电浆武器照亮了这片从未有外人涉足的沙漠。

“是我瞎了吗,还是那玩意越来越多?”身经百战的Justin也不由得在心里疑惑。

“危险接近!危险接近!”通讯中喊。轰6K轰炸机投下的凝固汽油弹瞬间引爆了那群黑色的异常个体。烈火中的他们扭曲着,在高温和限制奇术构成的地狱中燃烧。几名靠近的士兵身上瞬间燃起了火苗。

“Man down!医疗组,抢救伤员!其余人,自由开火!”

Justin挥动自己的长柄雨伞,口中喃喃着比历史还要古老的咒文。身边佩戴虎符的助手们围成一圈,紫色的六芒星法阵以他们为中心展开。歼击机在他们前方一公里处丢下集束炸弹,在火焰如莲花般绽放在月色下金黄的沙海上时,一颗紫色的流行撕开了宁静的夜空,强大的奇术使得群星动荡起来。


“血压七十,还在下降。”

“两单位安拉明。把镊子递过来。”

“注射。”

急救室外,焦急的陈域和其他同样忐忑不安的人一同坐在长凳上。熟悉的皮鞋声忽然从前方传来。他抬起头,看到了现在最想看到的两个人中年男人,满脸疲倦的徐琰和Risk。

“怎么样?”徐琰揪住陈域就问。Risk则在躲避其他家属看到外国人时的惊奇。

“进去一个小时……,还在抢救。说是开放性骨折和烧伤,我……”

Risk给了陈域一个拥抱:“你做的够多了,孩子。早点回去休息。我们在这等着。”

看着陈域离开的身影,徐琰叹气。

“到底发生了什么?”Risk用英语问。

徐琰看了眼四周,压低声音说:“昨天晚上中分几乎所有站点都遭到了袭击。目标大多是奇术师,袭击者均为黑色异常个体。伤亡还在统计,现在没有组织宣布负责。”

“上头怎么定性的?”

“还没出来。我私下认为算恐袭。”

“Shit。那其他组织呢?”

“不清楚。据说厦门的AWCY死了三分之一,现在首要任务是等抢救完之后把人转移出去。”徐琰看了眼急救室,“我们没法保证那玩意不会来第二次。”

两人的手机不约而同地响了。

“是紧急事态通知。”徐琰简短地说。

SCP基金会中国分部紧急事态通知

十二生肖议会

这里是SCP基金会中国分部O5-CN,十二生肖议会。在这里向全国发布紧急事态通知。

昨天夜间,我会共有三百八十五名注册奇术师遭到袭击,伤亡共计一百七十人,基金会的超自然防御力量受到严重打击。这是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针对奇术师的敌意活动。

十二生肖议会高度重视这一暴力行为,并将与其他友好组织合作,使事件参与者得到应有惩罚。

即日起至案犯被羁押,所有设施上调安全风险等级至alpha,所有驻站点外人员需在十五天内向所在站点报道。幸存奇术师的安全优先级上调至beta。

十二生肖议会
2021.3.14。

“好极了,又有活干了。”Risk戏谑地听着徐琰的电话铃。

徐琰接通电话,脸上的表情飞快变化着。

“Change the plan。一会儿有人接班,我们直接回鼓浪屿。老吴已经到了。”


“情况大家也知道了,这里就不浪费时间过多阐述。我在这里是做总动员的。”Hannah博士的全息投影忧愁地敲桌子,“一天之内,数个站点遭到异常个体袭击,注册奇术师损失了百分之五十。如果袭击再次发生,我们很难做到零伤亡。”

“你的建议是什么,Hannah?”

“现在异常性质仍不明确,已经确定的是其将会对奇术师进行无差别打击。为了保存基金会超自然防御力量,我的建议,让奇术师住到收容室里去。”

这句话瞬间点燃了全场的气氛。

“这计划根本不需要讨论可行性,因为伦委会会立刻蹦出来否决。”

Hannah扫视会场,终于发现说话的是82站的主管李卿,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她正要开口,却有一个人比她更快。

“我们不是在讨论计划的可行性,而是讨论制定计划的可行性。”Site-CN-19副主管龙安打量着李卿,少女甜甜的声音回荡着,“我们能不能召集所有的奇术师都是个问题。下一次袭击什么时候发生?有人能回答吗?就现在来看,如果正面迎敌,我们所损失的将会比我们保护的多得多。看看A07吧。”

所有人都在摇头。直到一个响亮的咳嗽声打断了窃窃私语。站点代表们寻找着声音来源,最后发现了全息会场角落里一个模糊的影像,电子铭牌写着Area-CN-07主管冥王星。

“先安静下来。让我们听方案,Hannah。”

女人松了一口气。

“每个站点,只要有人形收容区,都会有一定冗余。只要稍加改造,就可能为奇术师提供一个安全的,与外界隔绝的环境,直到我们找出阻止下一次袭击的方法。”

“用收容间保护人,想问问Hannah,我们需要多少人力物力?我们的站点有这个基础吗?我相信没人能够保证。”

“如果你有更好的办法,我洗耳恭听,李卿。”Hannah没有看他,目光扫视着与会代表,“我建议所有站点在一小时内统计数据并形成报表,好让我们进行资源调配。”

“非得这样么,Hannah?”O5-CN-06“蛇”问。她是个年逾古稀的老太太,穿着一身怀旧的中山装。

“这是我想出来的办法,女士,如果可以,我也不喜欢用。”

“好吧……还有人有什么意见么?没有?好吧……你们听到她说的了,执行吧。”

角落里那个模糊的全息投影用手抚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很荣幸见到你们,十九站的同事们。”Griffin的全息投影向旁边的吴荇钊点头致意,“至少你们穿的比我们的人——”她看了眼穿着衬衣的Eule,“——整齐。”

“我也很荣幸与你合作,02站的朋友。你们在蛇人那个案子所展现的高水准令吴某印象深刻。”身着西装,满脸沧桑的老爷子吴荇钊和这位疲惫的站点主管握手,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基金会不同站点之间很少打交道。两位领导这么客气的举动让坐着的其他外勤部成员多少感到一些不适应。好在两位很快收起了客套的面孔,变得严肃且紧张起来。

“咱们两边都是中分比较出色的刑侦工作人员了,客套话不多说。”会议主持人O5-CN-09“猴”扫视着会场,“你们也知道这定性算是敌对袭击,我在这里要求各站点成员,摒弃分歧,坦诚相待。现在,我说一下现有情况。”

“你们06那边什么情况?”徐琰小声问旁边的Eule。后者苦笑一声。

“死了三个奇术师,两个死在自己家,还有一个在大街上被活活噎死的。这算少了,是吧?”

“算是吧……十九站这边的异常员工,不在站点或观察站的基本遭袭了。在自个家里的,像是我组里的,现在还在抢救。”

“我很抱歉……据说A07那儿闹得很大。站点都把圣所的人请出来了。”

“是吗……”徐琰看了眼在会场另一端的Justin,穿着风衣的身子显得憔悴,心里不由得赞同Eule。

大会还在召开。会场窃窃私语的人变多了。比起合作,这帮人似乎更愿意相互搞点情报。与会代表大部分是正常人,对他们来说,死亡只是冰冷的数字,而那些真正的奇术师都强撑着脆弱的精神,倾听O5-CN的部署。

这样子能抓得到人就奇怪了。Eule无奈地这么想,看了眼旁边眉头紧锁的徐琰掏出电子烟。

“诶,有什么想法?”徐琰突然问。

“没什么。”Eule不知为何警觉起来。

“嗯,也是,咱俩也不怎么熟,可以理解。我只是在想,你说这么个异常,怎么就没把它记录在案?”

“新异常,不奇怪吧。”

“这个异常可是知道我们所有的站点位置。甚至还有车队行进路线。”

“你的意思……”

“我什么都没说。”徐琰倒回椅背,惬意地喷云吐雾,剩下Eule独自思索着。

三十分钟后,他叫住了离开正要离开全息会议室的Griffin。

“我们需要一些权限上的帮助。”他冷静地对主管说。

在会场另一侧,徐琰则拉着Risk两人低声交流着什么。

片刻之后,徐琰叫住正在拷贝资料的银冰旁边,他的影像比其他人更加生动,也更加焦虑。

“请您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说一遍。尽量详细些。”徐琰诚恳地说。


“你怎么看?”

“意料之内。他们总是喜欢这样。他们始终不能理解,自己储备这些定时炸弹是有多么的危险。”

“就像我们。”

“就像我们。”

“是时候让他们付出代价了。”

“我们不是索命鬼,Carl,我们是记者。我们有责任曝光我们所看到的一切。不惜一切代价。”

“不惜一切代价。”


AWCY论坛上一片凄凉,原本生机勃勃的论坛里,时间似乎定格在了三月十四日。

哦不是的,还有几条发帖。其中一条尤其瞩目:

我要杀了你们!

















下一章:连山无阙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