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山无阙
评分: +27+x

上一章:层峦叠嶂

“比对结果出来了?好。尽快发给我,越详细越好。”穿着病号服的张伯风使劲推动轮椅,在Site-CN-34医疗部的过道“疾驰”,“……生物学研究员开会?好,我知道了。”

“生物异常,让人头疼,不是么。”特工Silver Ice打趣。

“你要愿意缓解我的头疼,来帮我推一把。”张伯风抬头看着银冰。

“Oh no,上面给我的任务是保证你的安全,要是一不小心,那谁负责?所以小张,自力更生!”

他说着跳脱地走到轮椅另一侧去了。剩下张伯风骂骂咧咧地挪动轮椅。


三小时前。

“你看这两段视频。”徐琰从自己的终端上传几段监控录像,和刚刚Eule调出的视频窗口并排,“这是厦门这边袭击时周边监控拍到的影像,从两点五十分开始,和北京比对一下。”

Eule、汪唯、徐琰、吴荇钊的全息影像有些重叠。从远处看,这三个大男人似乎变成了一架人体手风琴。

“很奇怪,监控视频是逐渐变暗的。”Eule最先指出。

“这也是令我奇怪的地方。这也不是断电啊。模因作用有这么舒缓吗?”

“快进一下吧。”吴荇钊说。徐琰点头,黑色视频画面屏幕右上角的时间飞速变幻起来,突然Eule喊了一声停。

“那是什么?”他指着其中一个窗口的左上端。徐琰凑近看了看。

“我看不出来有什么东西。也许是十九站设备太差了?”

“我这里可以看到一个颜色有些浅的区域。”Elue指着监控,汪唯看了点头。

两人正要说什么,忽然一个全新的影像出现在投影范围内。所有人的目光被这个黑色直发的女人吸引,后者有些不好意思。

“来晚了。得安抚下奇术师的情绪。”Griffin整理着自己的刘海,“有些人对住到收容间去意见很大。”

几句“主管辛苦”陆续从男士们那边说出。Griffin点头抿嘴,接受了这些话,并最后梳了梳刘海。

“好了,我们到哪了?”她说,语调高昂了一些。Eule向Griffin指出了那片区域,后者同样点了点头。

“现在就我们看不见了。”徐琰郁闷地耸了耸肩,“以后得向总务处申请换个设备。”

“用不着这么麻烦。”吴荇钊走到墙边调高对比度,这样他们也能看得到这块不正常的区域。徐琰扬起眉毛。

“有什么想法,先生们?”

“这是三点零五分。这个监控是为了高空抛物处罚设置的。”徐琰扔出一张全息图,指着两栋楼中间的一条消防通道,“监控范围覆盖二单元二到七楼。这小区内两名受害者,其中之一就是在六楼被害。”

“怎么死的?”Eule问。

“爆炸。”

全息聊天室一时没人说话。

“我有个想法。”Eule先开口。

“我也是。”徐琰说。

“那是爆炸——”

“产生的火光。映照在镜头上。”

“所以镜头是慢慢暗下来的,实际上是被某种物质覆盖。”Eule结束了发言。

徐琰点了点头,把另一个窗口放了上去。

“这是昨天夜里,34站的Silver Ice记录下来的,应该可以给我们一点思路。”他播放视频,是Silver Ice拉开装甲车门时的情况。

“那里,那人身上黑色的。”Griffin几乎和Eule同时指出了那像是墨迹一般的东西。它缓慢蠕动着,几分钟后消失了。

“我看了昨天晚上技术部发在群里的尸检报告,大部分受害者为窒息而死。我现在毫不怀疑和这玩意有关。目击者都提到了一个黑色的人形个体,可以肯定,是凶手。”汪唯说。

“这玩意是墨水吧。”Eule打趣。

有人的手机响了。Griffin看了眼自己的iPhone。

“我接电话。”说完她离开了房间。

“技术部检验出来那是什么玩意了吗?”

“说是给了82站的抚顺分站去研究。不知道能捣鼓出来什么。”徐琰耸了耸肩膀,“我更相信自己。”

“我也是。这么多这种东西同时出现,不排除有繁殖基地的可能。”

“就和那群蛇人一样,是吗?”

“Exactly。我会带队在天津找繁殖点。咱们有……”

他没说完话,就被突然接进来的Griffin打断了。她朝监控张开手比了个2,房间灯光变成了柔和的黄色。

“带上耳机,确保谈话不会泄漏。这个房间现在起加密,谈话只有我们和议会知道。”

“发生什么事?”Eule被这套突然的举动弄得不知所措。

“我查到了一些东西,是基金会在中东的生物兵器,叫墨血人。”Griffin说,“刚才那个电话是那边情报部的人,发给了我加密资料。”

她把U盘插进接口,从里面挑出文档移到投影区域中央,几个人把它放大,共同看着简介。

“不一样。我们面对的更高一些,看上去也更傻一些,只会按照目标行事。”吴荇钊双手叉腰,“几个案件中的异常在刺杀之后都消失了。而这个墨血人……是有意识的类人个体。”

徐琰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变得苍白。好在没人注意到。

“我会把资料发给下面的人比对。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共同点。”Griffin点头,扫视着几位男士。

Eule正要说什么,突然转过头去看了门的方向,脸上满是疑惑。

“Eule?什么情况?”

“外面很吵,这究竟是怎么——”

嗡的一声,影像消失了。

“这究竟在搞什么——”徐琰疑惑不解。但很快六号站点的紧急状态通知就发到了每个人的手机上。


“检查设备。完毕”

“降落地点开阔,可以降落。”

三架休伊直升机降落在石菖蒲医院的停机坪上,长凳上的十八人踏上了坚实的土地,手中的M4A1步枪反射着月光。

“06,这里是“逗哏”-1,第一批支援已经到达,主意敌我识别。”陈洛对着耳机说。

“收到。”

作为掩盖设施的医院已经被疏散,但仍有非基金会人员在忙着向出口逃离,甚至有人撞到了刚下到大厅的MTF。

“顾诚、李良、樊靖康、Liar,保证掩盖设施安全,疏散平民!”

四人散开引导人群。其余十四人很快到达电梯间,这里的灯光已经被切断,爆破手索性炸开了电梯门。陈洛看了眼电梯井,差点被滑落的轿厢砸个正着。一声巨响过后,底层的电梯井门被损毁的轿厢冲开,确定安全之后,十四人索降到底层,扳下夜视仪。

“自由开火。”陈洛下令,十四人散成三个火力小组,向着不同的走廊前进。

“06,我们正在前往总控室。回报情况,完毕。”

通讯这次有了些延迟:“这里十五人,外面有两个异常个体,完毕。”

“收到。”陈洛看了眼走廊,上面已经有了血迹,公共通信频道吵闹不堪。“免疫系统”有投入战斗吗?还是在短时间内就被杀死了?

走了大约二十米。第一个令人心痛的景象。陈洛蹲下身,看着倒在地上,手中握着步枪的MTF尸体。他的头无力地垂到胸前,身后的墙上满是弹孔和鲜血。

“见鬼。”陈洛站起身,“保持警惕。”

正说着,走廊尽头出现一个赤身裸体身影,对着十站的支援队伍举枪。队伍里的爆破手Cotana抬起枪直接开火,子弹贯穿了那人的身体。他向后跌倒。MTF迅速上前,在那人打算伏地挺身之前往脑袋上干了一梭子。尸体倒下,不再动弹,头中流出的鲜血在手电照射下呈现极黑的色彩。

随行奇术师王泽在地板上画了一道镇灵符,念了几句,空气中突然爆发出一股刺鼻的橡胶气味,再低头看时,那滩黑血已经变成了透明。

“捧哏-1报告,我们消灭了一个异常。”

“这里是海洋生物,已经到达设施,即将在外围展开封锁。”

这至少是件好事。流动站MTF的到来能够稳定局势。现在找到人只是时间问题。陈洛这样想,刚想要走过走廊拐角,暴雨般的弹流便倾泻而来。一名队员躲闪不及被掀翻在地,心电图瞬间变成了直线。

“该死的。”陈洛啐了一口,“九号走廊受到火力压制!重复!大量敌对个体!受到火力压制!”

“我们需要增援!”

通的几声,是榴弹出膛的响声。从MGL发射器中发射的榴弹一发接一发地在异常中炸出夜视仪下明亮的火焰。另一组MTF的及时出现迅速改变了力量对比。M4的枪声再次盖过了九毫米手枪射击的声音。


徐琰在C-36号人形收容间前干掉了最后一只异常个体,看着黑色的血在地板上蔓延,便把手中的打火机扔了进去,呼啦一声火光四射。接着Risk手持干粉灭火器从拐角冲了过来,对着火焰按下把手——

“别——算了。”徐琰无奈地看着好友扑灭火焰,那坨黑色的玩意凝固起来,一动不动。

“我刚要烧他来着。”

“那你可能没注意到你差点把这里烧了。”Risk用英式发音说。

“Every thing is under control,兄弟。”

鼓浪屿建设初期与破碎之神教会合作开发的站点防御系统有效地阻止了这次突然袭击。设施内的12.8毫米机枪,电网,以及各类异常武器挨个往四只行尸走肉身上招呼,在驻站安保做出反应之前有效地拖住了这群异常。随之而来的第二轮攻击彻底将他们送葬。

别的站情况各有不同。在“海洋生物”、“逗哏”、以及重新集结“初期防疫”、“免疫系统”的强势介入下,Site-CN-06的三十五个异常个体被悉数击毙。同样储存了数具尸体以供研究的82站抚顺分站则麻烦了些。异常从停尸房跑到了外面大马路,MTF追了几条街,最后在小巷里用白磷手雷结果了这一群大半夜裸奔的尸体。上海的的异常攻进了奇术师所在的收容区,却被早已等候多时的Bread一个接一个抡出了大厦,自由落体数秒之后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而A07?

好吧,被绑在十字架上下不来真不是什么好体验。

“总之。”八小时后,徐琰瘫倒在全息会议室的椅子上,“就是这样了,石菖蒲一团糟,研究数据丢失了一大堆。现在混分估计也要插一脚。研究部这块没什么进展?以及,为什么有只马?”

满脸疲惫的Eule看了旁边的Picsell Dois:“他在说你。”

“我知道,”Picsell 甩了甩尾巴,“你是种族主义者?”

徐琰脸上有些尴尬:“我没这个意思……只是……”

“不习惯?”轮椅上的张伯风把玩着一个SCP-939可动模型,替徐琰把话说完。

“我们刚开始都会有些不习惯。”Griffin打断了众人,“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们的分析结果在哪?”

“我也急着下班,所以尽快。”李卿懒洋洋地说,瞟了一眼龙安,后者正用一种冷水般目光打量着他。这种注视同样来自于一旁的Hannah和十二生肖议会“猴”的全知人,一位窈窕女性。

“好吧,我们谁先?”Dois看张伯风,后者抬手示意,他刚刚找到了打开那个可动模型的方法,现在那只小小的939正在他肩膀上趴着歇息,张伯风伸出一根手指抚摸着它。

Eule把一个特大号平板电脑摆在地上,好让Dois能够控制投影。后者的蹄子哒哒响着。

“如你所见,我们对这玩意的细胞结构进行了基本分析——如果这也能叫做细胞的话。”Dois打开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圆形的黑色细胞,“这玩意实在过于规则,因此我们做了进一步研究。这是电镜下面放大一万倍的图像。”

“这是到了分子级别了吧。”

“是原子级别。”Dois点头,“如你所见,中间那些原子,经检验是普通的碳原子,但一旦加上示踪器——”

咔哒一下,在画面中间出现了许多颜色各异的粒子,他们被固定在碳原子周围,像是行星一般围绕着中心碳原子公转。

“EVE粒子。”Hannah第一个认出来了这种东西。这毕竟不是什么稀奇事。EVE粒子可视化技术几年前就已经发明。研究同时发现了EVE粒子同样能和普通原子成键并组合成物质。这也解释了一部分异常和奇术。

“也就是说,这个玩意是个异常。”徐琰抽着电子烟,“对不起,请继续。”

“我们和91站的同志进行了合作,用加速器加速基态EVE粒子撞击这个奇怪的结构之后,该结构在数小时内复原并吸收能量。而这些能量能够被储存,在受到二次撞击时释放。放大到个体来看,这就是为什么第一次袭击的时候,奇术攻击收效甚微的原因。一句话,它开了反甲。”

“所以……既然是这样,为什么第二次袭击的时候这玩意显得格外微弱?杀死感染者,那玩意就差不多歇菜了。”

“那是因为用了火攻。”张伯风说,他在轮椅上撑起自己的身子,“高温使得中心碳原子结构散架了。Dois,让一让。”

“你撞不到我。”

“或许吧。”张伯风吃力地把轮椅移过去,放上他自己的文档,“咋这么磨叽,你这马。”

Dois不情愿地让开位置,Eule打了个哈欠,打开手机录音,倒在一旁的扶手椅上。

“刚刚Dois说过了,这玩意全身由碳原子构成。我们的发现没到那么微观,我们只是发现这玩意结构跟石墨相似度很高。”

“多少?”Griffin问,打了个哈欠,“对不起。”

“百分之八十七。”

“所以确定是石墨改造的。”Dois说。

“几乎可以。不论如何,尸检的时候这玩意主要集中在感染者者肺部。可是当你们爆头那玩意的时候,就发现他的血已经在脑部了。”

难怪是黑色。几位与会者心有余悸,昨天晚上几乎所有人都遭到了攻击。对于这个异常仍然记忆犹新。

“感染者很好处理。”Hannah突然指出这一点,“尸体会不会有再次爆发袭击的可能?”

“目前来说,不会。现在被杀死的感染者正在全封闭隔离室观察,据我所知几个站点都没有异常迹象。”

“Justin奇术理论里有一个魔法抗阻概念,类似电阻,我猜测奇术师自身夺走了一部分EVE粒子,像电阻发热那样,这使得这些结构不稳定,易于被破坏。”

所有人转头看向懒洋洋的李卿,好像刚才这话不可能从他嘴里说出来一样。这么多目光聚在他脸上,令这位主管也有些尴尬。

“我就是爱看书。”他这么解释。

“如果假设成立的话,那么生产这种异常必须要大量的石墨。”龙安抱着双臂,“凡石墨生产商都可以查。”

全知人点了点头。

“这需要国安十九局配合。安,你跟他们比较熟,让你的人接触下,看态度如何。不行另想方法。02站和82站的同志,继续你们的研究。各个站点分出一部分力量,查找项目储存地。所有MTF24小时待命,今天就到这吧,少说多做。”

所有人一个接一个消失在全息会议室中。最后只剩下了两个人。这两个十九站的上下级互相道别,收拾东西匆匆走出会议室。


“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要袭击AWCY?这没道理。”回Site-CN-19-6的路上,Risk忍不住一吐为快,“他们的危险性很低,不可能从本质上对任何组织造成威胁。

“我想了几遍,只有一种可能。”徐琰说,停在思明北路的十字路口,前面的一辆凯迪拉克在右转车道等红灯。趁着这个机会他从大衣里掏出一张照片复印件,递给副驾驶上的Risk。英国人看了一眼。上面是一群年轻人,站在一片茂密的树林里,右下角有一行小字:

863成员,于2001年。

“这是什么?”

“863计划成员合照。我从Griffin那里弄的。我最早还是从照片里的人知道这东西的。”

“谁?”

“第二排最右边那个。”

Risk仔细看着照片,甚至没注意到徐琰右转后看到堵车时的郁闷嘟囔。他看着那短发女人,那张脸似乎完整遗传给了她的女儿——

“Godness,这是云岚的母亲?”

“是。所以我在想,作为NOC1,云岚大部分信息都处于保密状态,如果说袭击AWCY是为了除掉她?”

“我们最好赶快回去。”

“我买个特香包。该死的新手!”

他狂按喇叭,催促一辆右转等红灯的宝马X3。


在中国北方的某个城市不起眼的角落,一株雏菊悄然在街角开放。

它好奇地探望着这个世界,欢喜地打量这个世界。

生命是多么神奇啊。它想。但有些不是生命的玩意玷污了这里。

比如前面那个黑色的汽油桶。

它拼命生长起来。

它要毁掉这个不该存在的、罪恶的东西。

就用它的无畏。


下一章: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