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
评分: +28+x

上一章:连山无阙





旅行者走在路上,看到了一朵美妙的玫瑰,枝干缠绕在枯萎的矢车菊上。

“你为什么这么做?”他质问。

“玫瑰需要养分。”玫瑰晃动着说。


黑色的福特全顺在午夜时分的天津和平路上行进,车内六个人分别来自10站、流动站和06站。06站的人清一色的黑色防化战术制服配快拆背心,高切头盔、防毒面具配PVS18夜视仪,HK416A5、VP90配上塑料弹夹,导轨上全息瞄具、激光发射器、强光手电整整齐齐。而10站的人则是从97FTU、HKMP5到G36、Glock-17到USP,除了黑色的防化战术制服和防毒面具,没一个共同点。而知梓?在威逼利诱下终于换上了防化战术制服。

不过客观来讲,10站同志的装备更适合城市作战。Eule这样想着,碰了碰自己的枪管。这枪有些重,不过却因为这份重量增添了一分安心。

“1-1叫,我们即将到达最后一个地点。”陈洛说。

“收到。”

外勤部情报处的人给他们列出了十五个可能的藏匿点,他们今晚已经跑了十四个。

驾驶员向右缓缓打方向盘。车没有开灯,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注意。车厢门拉开,六名荷枪实弹的队员走下,两名驾驶员各自手持一把波波沙,站在车旁警戒。

真奇怪,中分还有这么老的存货,大概想着每分钟一千发的射速能有效杀伤异常吧。或许他们改装了枪管使得它能用5.56北约弹了?毕竟基金会大部分存货是这个口径的弹药。

Eule把自己拉回现实。跟上队伍走进上个世纪便存在的建筑的阴影中。这座占地三百多平米的玩意原本是英国人的一间仓库,现在作为冷冻库房在使用。但经营者却是一家空壳公司。

六人闪电般接近墙边,正要开门,Eule瞥见马路另一侧驶来一辆巡逻警车。

“警车。”他咕哝一句,握住了枪杆,一行人缓缓后退,等到汽车大灯熄灭,民警下车时,六人早退到视觉盲区。

“这里是1-1,”陈洛低头快速地说,“我们需要另一条路。”

民警敲了敲厂房的铁皮门。真是愚蠢,出警前也不看看资料。这里就是一座鬼屋。突击手老何扔出一只侦查机器人,靠近去听那两人说什么。

“这里是天津市警察局,请打开门配合我们工作!”

监视器画面看到其中一个警察抽出了92式手枪。另一人再次敲了敲门,然后是哗啦一声,所有基金会成员一下子警觉起来。

“您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一个悦耳的女音问。

“换个视角,我们确认下目标。”Eule说。老何点头,把车开到附近一个草丛中,镜头正对着仓库的侧门,可以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挡在门口,警察的后脑挡住了她的脸。

“我用声纹。”老何说。

“我们接到报警,说这里有人寻衅滋事,你有看到任何不寻常的事情吗?”

“没有呢,警官。”女人回答。

现在最好的情况就是警官走掉,然后小队冲进去。陈洛、Eule、知梓对了眼神。但实在是太冒险了,没人能保证后面没有一堆枪指着。

“好的女士。麻烦出示一下身份证好吗?”

再说一句话就够了。

“好的,警官们。稍等我一下。”女人说着,走进屋内。

老何看了眼终端,摇头。陈洛吐了口气:“老何,带着刘畅和文欣在这里守着。我们三个找个新切入点。有情况随时回话。”

老何比了个OK的手势。陈洛对这位退下来的老侦察兵相当有信心,便领着两人在墙根处依照地图找到一处下水道。

“真的假的?”Eule搬开盖子,看着下方望不到底的深渊,问。

“哪那么多废话。这是地下综合管廊。下去。”

真该死。Eule骂街。扳下夜视仪,抓住井壁上的楼梯。

“指挥部,我们进入地下管廊,预计信号将会衰减,Over。”

“收到。”


检索文件关键字:863

找到相关结果:0

检索文件关键字:863计划

找到相关结果:0

“你真的以为能找得到?”突然出现的徐琰问陈域。后者打了个哈欠。

“至少试一试。”陈域说,扬起头看着徐琰,“你什么时候让我出外勤?整天坐在这真的累。”

“很快。我要的资料很快要到手了。”徐琰露出一丝微笑,或许真这能帮我们解开一些谜团。”

“这就是你把Owl叫回来的理由?”

“是。”


“CI华东分区第二十七联队第九次全体会议,现在正式召开。鉴于只有六个人,彼此坦诚些。”

桌旁高个子的男人顿了顿:“我知道,诸位这些日子很辛苦。但你们也看到了,基金会现在元气大伤,这是我们发动攻势的最好时机。”

“您是指……”

“是的,我们不知名的朋友为我们铺平了道路。他未竟的事业将由我们完成。现在,各位把资料整合一下,讨论一个可行的方案。”

房间里一时没人讲话。只听见纸张移动的沙沙声。约莫过了十分钟,男人抬起头,看了眼时间,正要说什么,铃声突然打断了他的思考。

离门最近的人站了起来,透过猫眼往外看,右手放在腰间的枪套的皮扣上。

“您好,有什么事吗?”

“您好……温喜假拎捞咔欸,温刀勒捞醉,喜母喜拎刀醉更欸温得?”

“是个老人家,说我们这里漏水。”

“他要进来吗?”

“不知道。”

“嚒拎窥萌和么?嚒安讷太嚒勒貌啊,婴那……”

“开门吧。辛卫。”男人说,“看好他。”

这是他犯下的最后一个错误。第一个是把会议地点选在了一个漏水的老房子里。

而且还是住着一位退休基金会特工的老房子。

CI的人要倒大霉了,真是运气不好。

辛卫打开门。门外站着的老人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位魁梧的男人。辛卫愣了一秒,这致命的一秒足以让娴熟的杀人机器行动。

男人有力的左手闪电般摁住了辛卫的枪套,持枪的右手从左边探过他的肩膀开火,靠近门边的两个人带着椅子向后栽倒,手枪摔出老远。枪械开火的声音造成了辛卫的耳鸣,还没反应,他便被一个劈掌击倒。窗户玻璃一齐碎裂。两杆闪亮的北方工业原厂97 FTU枪管伸进窗口,一颗催泪弹滚了进来,在地上放出催泪瓦斯。

Owl低头躲进玄关鞋柜后面,特工的97步枪打出几发点射,房间内的两个低价值目标瘫倒在地。窗外的特工跃进房间,男人的头被粗暴地按到桌子上,一声闷响。

“喔喔,轻点。你知道这张脸多少钱才换来的吗?”男人嘟囔着说。Owl从玄关后走了出来,拍拍身上的尘土。

“辛苦了。”离他比较近的Risk说。大个子点头,另一人钢铁般的手卡住了目标的脖子。

“没有花招了,吴文彬。现在只有你问我答这一项。对863计划了解多少?”

“见到你很荣幸,周源先生。您带出来的大多数人到现在还在给我找麻烦。”

咔啦一下子,男人痛得大叫起来,Risk相信这一下让对方的手臂脱臼了。

“说。你叛逃前认识这个计划的人,知道什么?”

“我他妈怎么会知道?老东西,你他妈有病吧!”

又是一声惨叫。Risk有些看不下去这刑讯逼供,正要上前,Owl拉住了他。

“他有分寸。”

“说!”

“好!好!你干嘛不去找王仕达?他不是还在吗?”

“去世了。下一个。”

“林焕晁?”

“你在重复无意义的的事。他们都死于那场事故。”

“等下,还有一个,还有一个!32站的!她来过一段时间,后来走了!”

“谁?”

“不知道……等下……他们说过几次,叫尚久!”


“安全。”

陈洛收起焊枪,小心地移开井盖,三人爬出管廊,来到一间破旧的储藏间。里面堆放着一些杂物。

“英国人的鸦片仓库。上面那个钢铁仓库是用于掩盖的。”Eule说,举枪对着铁门,“旁边那一堆油桶,看看是什么。”

知梓快步走过去,从腰包里抽出试剂瓶,拧开上半截在上面抹了一下,塞回瓶子里,试剂瞬间变成了紫色。

“Jackpot!”她甜甜地说。

“1-1呼叫。中奖了。17号点,请求增援。”

“收到1-1,坚守位置,增援很快到达,完毕。”

“是——”

哐当一声,门被粗暴地打开,一个身影举着双手出现在台阶上,看到三人,愣了一下。Eule做出一个“嘘”的手势,三人闪进杂物后方。

“干什么,快走。”一个粗暴的声音喊,女人缓缓走下台阶,直到门碰地关上,她高举的双手才放下来。

“额……几位?你们是基金会的吗?”她犹豫了一会儿,小声说。

她受过训练,太好了。有些人在碰到救援的时候总会欣喜若狂。三人从掩体后站起,枪口手电直指女人。她抬起手挡住光。

“姓名?”

“尚久。”

“认证号?”

女人说了认证号,陈洛输入终端,看了一眼。

“这是研究员修罗的。你是谁?”

“他是我,我是他,就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俩是一起的。”

Eule和其他两人交换了眼神,她在撒谎吗?没人能确定。

“外面多少人?几个有武装?”

“四个,两个有步枪,好像AK吧。其他两个有手枪,小的,威力不大。”

四个人都有武装,头疼。小的手枪可能打不碎防弹插板,但大的——Eule猜测是56冲或是81式——仍然可以让你丧失行动能力。稳妥的方法是呼叫增援,但——

“那两个警察进去了,Eule。”

该死。他们才不会在乎多杀几个人,但Eule他们在乎。不伤到计划外人物永远是第一条(尽管经常打破)。Eule打开通讯正要讲话,陈洛抢先说:

“老何,准备突击。你们两个也是。”

Eule把自己的左轮塞给尚久:“低头,待在这里。”

陈洛把门拉开一条缝,向门外看了一会儿。

“二楼那两个给你们,剩下的我们来。注意区分目标,非必要不击杀。”陈洛USP手枪的上机匣,知梓掏出九连闪,“数到三。”

“一,二,三。”

伴随着清脆的保险拉开声,两颗九连闪从两个不同方向甩进仓库,金属罐体与水泥地面发出的碰撞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特工从两个方向攻入,二楼阴影中的狙击手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5.45毫米子弹割裂了他的大腿肌肉,他惨叫一声摊倒在地。Eule和陈洛摁倒了离他们最近的一个大汉,知梓直接把泰瑟枪打进了面前那个人的夹克里,使那人在高压下瘫倒;老何锁喉放倒了一个,于文欣用枪抵住男人,刘畅把那人手背到后面,熟练地上了手铐。

“你们是什么人?”其中一个警察问。

“国安局。”陈洛用捆扎带捆住那人的手,随口一说。反正后面他们也会被记忆删除,无所谓了。他和Eule把男人架起来,打开手电照着这张胡子拉渣的脸。男人突然抖动起来。

“别伤害俺!俺还有老婆孩子!别伤害俺们!”

“是吗。”陈洛把他塞在牛仔裤口袋里的手枪抽出来,递给Eule“两位警官,没伤到你们吧?”

“没有。你们如果来晚一点,可能就开火了。”

“我看不会。”知梓插嘴,她正看着倒地的男人,“他那手不会开枪,感觉倒像是工地的。对了老何,把尚久博士放出来好吗?我们还需要她。”

老何应了一声,跑过去,不一会儿带着一个男人回来。

“她这段时间不会出来了。”修罗虚弱地笑着,仍然穿着那件女士牛仔裤和卫衣,“现在的问题就是我女装这事会不会泄露。”

“但愿不会。”Eule安慰到,他已经听见门口传来纷杂的脚步声,“好了先生,你即便是不知情也算是共犯了。楼上那个呢?”

二楼平台空空如也。

“操。”Eule骂道。


02站。

深夜的京城,马路上仍然车来车往。奔波的人们为了生计打拼着。而在京郊大地的Site-CN-02主管办公室里,龙安和Griffin分宾主坐在茶几两侧。

“我知道这是机密,但这是我们为数不多的线索了,Griffin——”

“我知道,安,我也很想要解决这个案子。但我们也得考虑到更多事情。文件被整个删除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个项目是议会立的项,我们主要负责提供场地支持,无权干涉。现在也是一样。”

“那你可以问问他们……”

“他们在讨论了,安。我很担心会不会有结果,还不如说说你那边。”

“唉……你知道,十九局还是那副老样子。我的人还在跟他们交涉,希望能有人松口吧。”

“其实这活应该要交给我们来,毕竟就在这。”

“你放心,他们虽然不专业但效率高,交给我们。北方其他站点如何?”

“还是老样子。你懂的,那个尿性。东北那帮哥们还在搞研究,天津那边在查异常储存点。希望能有——”

电话响了。

“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

两人相视一笑,接电话。

“喂,Eule?”

“喂,徐琰吗?”


八小时后,Site-CN-02。

“看来你们抢先一步。”徐琰看着站在Eule旁的修罗,我是不是在雨树办公室见过你?”

即便是老花的周源也能看出这小子脸红了。

“应该或许有吧。”他说。

“863计划是什么?”徐琰坐下来,问。Griffin瞟了他一眼,无疑是对他这么直白有些不快。然而一旁的龙安、Eule、汪唯、以及不知为何在此的Justin、Darry都巴望着眼。修罗想了想。

“我知道得不多。我看看尚久愿不愿意说,去趟厕所。”

他走出会议室,没过几分钟,门再次被推开。进来的女生正是Eule昨晚见到的那位。尚久。她有些怯生生看了一眼在场的诸位,坐在离Griffin最近的椅子上,后者推给他一杯刚泡的速溶咖啡。

“没事的,我们可以慢慢讲。这里都是自己人。”Griffin扫视着在场的所有人,用最可人的语气说,“我们需要知道你知道的863计划的细节。”

尚久把头发向后梳了梳,喝了口咖啡。在众人期待的眼光下,以平静的语言开始讲述:

“其实,我对计划了解不多。我当时过去是借调来补空缺的。当时在云南那边的一个小设施里,我们这帮人在研究制造攻击性藤蔓的方法。”

“攻击性藤蔓?”徐琰问。

“不只是藤蔓,也有别的植物。像是致幻罂粟之类的。但发现藤蔓对奇术适应性最好,也最适合改造。我当时负责植物学理论支持。”

“制造武器也不必要遮遮掩掩吧。”Eule指出。

“这就是问题。我不知道为什么那里的保密等级这么高。我出来之前还经受了三个月的忠诚度测试,在那里的时候,每周都有测试。据说,863计划也不仅仅是生产一些异常植物,还有一些异常生物。但后面这个计划被全面叫停,计划成员不是因为事故死亡,就是被调走。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切都太突然了。”

“大概什么时候叫停的?”

818事件。”龙安倒吸一口冷气,“一定是这个。”

在场的另外两名四级人员和Justin似乎明白了些什么。Darry锤了一下桌子。

“我竟然没想到……看来最近事情是够多的。”Griffin摇头,看向旁边的Darry,“我想你一定很有印象,毕竟当时你是反对派。”

“是啊。这么一说,尸体管理部门1解散和成立都很突然。似乎就是朝令夕改的事情。”Hannah补充,“34、A07、10这几个站点都建立过尸体管理部门。”

“事件发生之后第四天整个部门勒令解散。我当时也没多想。”Justin举起自己的雨伞,“现在看来自然不奇怪了。”

“很有可能这就是863的一部分。按照时间点来看,十九站仁德天主教堂在一个月后爆发的生化危机,有可能也是863计划的产物,毕竟,那设施是议会建的。2

Justin突然站了起来,两只眼睛射出急切的目光,直逼尚久。

“尚小姐,你说你们生产的是有攻击性的藤蔓?”

“是……是啊。”尚久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那你们用什么培养液?”

“我们自己配的,加了无机盐、生长素……”

“还有呢?”

“Justin,这和我们要的东西有关系吗?”Griffin看不惯Justin的逼问。

“有一个奇术,很古老的奇术……但这怎么可能……”他的声音低了下去,“尚久,你们培养液里有没有加入血清之类的东西?”

“你这么一说,有。研究部每天往里面加一瓶东西。我还说乱加东西会死。他们没理我。”

像是达摩克利斯之剑落下一般,Justin重重摔进沙发。

“老天啊……”他喃喃着,“造孽……”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他。

“我们急切地希望有一个解释,Justin。”Griffin说,“我们这里大多数人资料有限,要说什么赶紧。”

Justin抿了抿苍白的嘴唇,以颤抖的声音说:

“有一种奇术——非常邪门,非常罪恶的奇术——没有多少人有胆量使用。使用的时候不仅回火概率极大,而且造成的影响可能会致残。

“古老的控制奇术。从明代开始,朝廷设立凌迟的刑罚,这种奇术就开始出现了。这种玩意叫做借物托魂。”

“听起来像是借尸还魂。”

“比那个更邪恶。因为借尸还魂得到的是一个完整的灵魂。而这种奇术只会将极端负面的情绪附着在物品上,使得其变得富有攻击性。而且将魂魄转到物件身上时,提供魂灵的人是活着的,也就是说——”

“上帝啊。”Griffin捂着嘴。Darry一副要吐的样子。尚久又变回了修罗,他倒是一脸平静。

“——这个奇术是一边凌迟,取下对象——奇术师是最优选项——的骨血,然后进行加工,培养物品的。比如那个藤蔓。因为非人类对于EVE粒子的感知很差,直接用以奇术控制时间很短,更不可能培育。现在我的担忧证实了。而且按这个情况,估计也有别的东西用了这个手法。”

Darry哇地吐在呕吐袋里。好在是全息影像,没人闻到。Griffin看了眼手机。

“好吧,多谢讲解。现在我们知道议会在搞什么幺蛾子了。而且——九号,你在,对吧。”

嗡地一下,一个新的影像出现了。一个白发老人,一身中山装,脸上皱纹堆垒,拄着拐杖,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十二生肖议会成员:猴。

“您还真是猴。”Griffin说,“您早就知道?”

“哦,说话注意些,孩子。我不比你们早知道关于凶手的事情。但计划我还是知道的。当时我反对了这个提案。可是没办法,形势严峻,他们愣是给过了。”

“您可以告诉我们细节吗?”

“那是违规了,女士。我不行。我能做的,只有把几个计划设施的名字给你们,看你们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多谢。”Griffin看着老人影像消失,“OK,还有最后几个问题。尚久——现在是修罗了?你怎么被绑架的?”

“那还用问?她喝酒去了。喝醉了。”修罗耸耸肩,“地下酒馆。”

“在哪里?”


“嗯……徐琰……”

“他不在。”一个陌生的声音说。云岚猛地睁开眼,病房的白光刺进她的瞳孔。

“见鬼,你……是谁?”

“一个打算出手相助的艺术家。有人正在大肆屠杀我们的同胞,云岚。你必须站起来。”那个冰冷,不带感情的声音无疑在抑制着自己内心的颤抖,“AWCY必须团结一致。”

“见……鬼。”

黑暗再次将她吞噬。


Griffin翻阅着一堆人员档案。几位站点主管合力整理出来这些可能的863计划成员。

她敲了几下键盘,跳过几个标注着死亡的档案,正要点击翻页时,粗体的MIA字样让他停了下来。她凑近电脑屏幕,小声念出那个名字。

“骆则刚……”


“所以,欢迎回来,前辈。陈域会很高兴的”徐琰说。副驾驶的周源笑了笑。

“那小子……就是要强。挺可爱一孩子。最近没怎么看到他出外勤啊。”

“是啊。学业繁忙。”徐琰拍了拍方向盘。您在这里下车,是吗?”

“对,你靠边就……”

周源正要拉开门,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爆炸所映射出的火焰瞬间将天空染上一片血红的暗影。

下一篇:空谷传响,哀转久绝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