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究极圆前辈当然会放灭世波炸掉国服啦
评分: +26+x

梦:A与非A的临界线

背着挎包的少女孤身一人伫立在狭小的档案室中翻阅着档案。无用的档案从她手中不断落下,成为地板上凌乱纸堆的一部分。

“雾羽小实,性别女。于2021年2月因枪击死亡。年仅24岁。”

雾羽小实,在十年前与孵化者相遇,试图签下契约成为魔法少女A,但被QB发现没有“灵魂”,故而与魔法少女绝缘。

雾羽小实,非·魔法少女非A。在她的硕士论文发表会上,死于突如其来的枪击。

“这是故事的开始,也是我与她所有因缘的终结。”少女将这页死亡证明取下,“我的名字是Misaka,非·魔法少女非A。”

Misaka将手中的纸张叠好收入挎包。天花板上挂着的灯罩将略显刺眼的白光拢向少女。

被随手扔掉的档案册在黑暗的角落里窥视着Misaka,看着她一边拨开足以淹没小腿的纸堆一边向门口前进。

“接下来发生的故事,对小实而言,是不存在的未来。对我而言,是不存在的历史。”Misaka站在门前扭动把手,“我与小实之间如果存在什么因缘,那只可能发生在连载中的故事里。”

“只可惜,摆在各位基金会读者面前的,是『仅有一篇』的『已完结』Crossover。对于各位读者来说,这篇故事没有『连载中』的属性。”

“而我,将在这个植根于『已完结』的事实上展开的事件序列里,犯下这个宇宙尺度最大的密室杀人案。”

许久未上油的门轴伴随着Misaka推门的动作发出了刺耳的嘎吱声。少女轻柔的嗓音在她即将穿过门框时再次响起:

“这是不存在的未来,也是不存在的历史。”


单行道


侍者摇响了手中提着的铃铛。用它那被固定在画架上的画布身体向Misaka深深地鞠了一躬以表欢迎。

镜之魔女的使魔,其职责是侍者。

错综复杂的“迷宫”展现在Misaka面前,这是镜之魔女所织造的结界。她转过身,看着伫立在自己身后的如同铁处女一般的装置。它大开着自己的身体,展露出自己的内部结构——里面并没有尖刺,只有与Misaka身体轮廓一模一样的凹陷,还有一张她的肖像画。

镜之魔女的使魔,其职责是复制。

Misaka取出这张肖像画,将其撕成碎片。

只是无论多小的碎片都能在上面看到Misaka完整的影像。

一张全息肖像画。

“基金会的信息落到了镜之魔女的结界中,于是魔女的手下将其搜集,复制。”Misaka从碎片堆里面挑出一块收入口袋,挥手将其余的碎片撒在空中,让自己的肖像们打着旋在结界里四处飘荡。

“层层叠叠的镜界阶层构成了这一错综复杂的迷宫,我或许曾在这里游荡了很久。如果我是魔法少女的话,说不定能在这里赚上一笔镜币去镜币商店换一发十连。”

禁止转弯

她抚过刻在墙壁上的一串魔女文字:WELCOME TO MIRRORS. 这串魔女文字在结界中随处可见。

“Welcome to Mirrors.”Misaka品尝着魔女的红茶。

将空茶杯还给侍者,Misaka继续向前行进。几个早已熄灭的EXIT灯牌审视着前行中的少女。信号灯被挂在天花板上,少女的剪影在绿灯中不曾停歇地奔跑着。待少女经过信号灯后,红色的微光取代了绿色的剪影。

WELCOME TO MIRRORS. 魔女的欢迎词被刷在用黑色油漆遮掩本貌的路牌上。在路牌的背后的黑暗中,一点绿色的微弱荧光孤零零地闪烁着。

禁止掉头


光点越来越大,光源的本貌终于显现。那是一块仍在正常工作的EXIT灯牌。在灯牌下面,光洁如新的安全门嵌在被肆意涂鸦的墙壁上,似乎在等待着少女的到来。

少女扭动把手,推开门扉。

丝丝凉意从门外飘入结界,拂过少女的脸颊。

“2021年4月,在一个下着雨的街道里,我与小实相遇了。”


春雨总是极细的。细到有时街道上忙于奔波的行人们都不曾意识到她的到来,直到脚下的青石路面被打湿,湿漉漉的衣服紧贴在身上,才会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下雨了。

Misaka没有打伞,她慢悠悠地行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任由雨水浸润自己的发丝。雨水在发梢处汇聚滴落,从少女的脸庞上划过。

“那个时候我对于这座城市来说,就像这场春雨的雨丝一样呢。细小又微不足道,无人在意其存在。等到太阳出来后,很快就会被蒸发掉,一点儿痕迹也留不下。”

“小实她并不是心思细腻的女孩子。在她短短二十四年的生活中,她从未在意过这种细雨的存在。”

街道旁站着一尊打着伞的人偶,它低着头,看向街边勉强能避雨的小小角落,仿佛在打量着什么人一般。

“但在这里,她注意到了一丝即将被蒸发的雨痕。”

“刚刚从研究生毕业的她,正处于就业大失败的境地中。电影院的折扣也好,学生登记文书也罢,象征她学生身份的一切事物都离开了她。而在因疫情影响内定率大幅下降的现在,她根本找不到工作。”

“雾羽小实,在这样悲惨且灰暗的处境下,为自己添加了一个新的累赘。”

Misaka将雨伞从人偶手中接过,沿着街道继续前进着。她驻足在一座公寓前,从公寓外侧的楼梯走上二楼,在倒数第三座门前停下。

扭动把手,却发现门被上了锁。Misaka沉思片刻,从自己的挎包中取出一把钥匙。锁芯的弹子与钥匙上的齿完美嵌合,内外锁芯一齐转动发出咔嚓的声音。

门锁应声而开,展现在少女面前的,是一间无比凌乱的公寓。


“小实一个人住的时候从来不会打扫房间。”Misaka走进浴室,拿起块毛巾擦了擦自己湿漉漉的头发,“每次打扫完房间她马上都会搞得一团糟。”

胡乱扔在架子上的毛巾被按照用途分类洗好后叠起收入柜子,脏兮兮的镜子也在细致的擦拭下变得焕然一新。少女洗干净手中的抹布,将它叠好后离开浴室。

“她吃完饭几乎从不立刻洗碗,喝完咖啡后也从不洗杯子。”

Misaka走进厨房,将水池中泡着的碗筷洗净。摆在脏乱的橱柜上的马克杯与茶壶被少女取下,橱柜逐渐被擦拭干净,马克杯中的咖啡渍也在少女耐心的清洗下缓缓消失。她从挎包中取出一只马克杯,将它与公寓主人的杯子一同放在洁净的橱柜上。

离开厨房,走进客厅。少女继续做着室内保洁。从她嘴角挂着的微笑与轻声哼唱着的旋律可知,她似乎很喜欢打扫这间屋子。

“小实的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里,大部分时间都陷在这张沙发里什么都不干。”Misaka从沙发上坐着的人偶手中抽过报纸叠好放在茶几上,“不过在我刚来到这里时,她的日常是翻找报纸与手机上的招工广告,然后前往应聘,最后无功而还。”

“到最后她终于放弃了,每天的生活就是陷在沙发里喝咖啡刷手机,采取消极的生存论姿态。”

“那个时候我还以为我是一部情景轻喜剧的主角,角色配置是标准的没头脑与不高兴。没头脑是小实,不高兴是我 ”

Misaka打开放在架子上的医疗箱,将里面染血的纱布与棉球扔入垃圾桶。

“直到主线剧情的开始。QB追随着时空的异常又一次来到了她的身边。小实十年前被封存的记忆也伴随着她的失控而唤醒。”

“小实失控了,她狠狠地用头撞向墙壁。她的头被撞出一条伤口,那伤口很深,深可见骨。她的颅骨被直接撞出一条缝隙。透过颅骨的缝隙发现,她果然是没头脑——”

“咚咚咚”Misaka敲了敲人偶的脑袋,发出了清脆的敲击声。

“——她的颅腔内没有任何东西,支持她思考的是藏在她后脑上的肿瘤,与构成QB身体的细胞相同的肿瘤。”

“时空连续体的崩坏开始了。崩坏的规模从纳秒级进行指数函数级别的增长,时间现象的混乱也越来越明显。最明显的表现就是手表与挂钟的时间显示仿佛是在摇随机数,窗外白昼与黑夜的界限也彻底消失——明明刚刚还是晴朗明亮的白昼,转眼间就漆黑如午夜。”

“根据全息理论,既然携带着基金会宇宙信息一部分的我不知为何来到了这个宇宙中且被接纳,那么就意味着这个宇宙中存在基金会宇宙的全部信息。”

“换而言之,基金会的法则在这个宇宙同样适用。”

于是我想尽办法,与QB一同做了个终极阉割版的时间连续稳定锚。它干的很好,起码不会突然从白天变成黑夜了。但它无法阻止时间连续体的继续崩坏。”

少女走进厨房,在刚刚清洗干净的水壶中倒上水,打开煤气灶。似乎点燃煤气灶与水被烧开是同一时间发生的事情,火舌刚刚舔上壶底,里面的水就咕嘟咕嘟地沸腾了起来。她冲了两杯速溶咖啡,把它们端到客厅的茶几上。

“时间的崩坏继续扩散着,不过小实她出乎意料地很快便适应了这样的生活。QB住进了小实空荡荡的脑壳里,它似乎很喜欢那里。小实时不时将宠物食物抛起,QB也从里面探出头来一口接过食物——如果QB没接到的话,小实就会尝试用嘴接下被抛起的宠物食物,我不想对这一行为进行评价。”

“终于,完整的时间轴彻底崩塌,但每个场景似乎又能通过逻辑联系起来。梦境的秩序支配了我们的生活,而QB为了进一步观察这现象,决定从优先度较低的小实身边离开。”

“不过在离开前,QB告诉我们,小实的脑袋里有一封信。”

Misaka将手伸进人偶脑袋上的裂缝,从它脑袋里面取出一封信,一封用四维构造体的三维切片制成的信,一封来自雾羽小实的双胞胎妹妹,在二十四年前胎死腹中的雾羽绘瑠奈的信。

“信上告诉我们,绘瑠奈在‘命运的爆炸中心’等小实,只要将信沿虚线折好即可前往。不过小实不擅长折纸,更何况信上的虚线密密麻麻,一看就很难完成。当QB从脑袋的裂缝中取出这封信后,小实她马上就把求助的目光投到了我这里。”

纸张上残留着明显的折痕,少女顺着这些折痕将纸折好。完成品是由四个正三角形组成的立体图形,即正四面体。

蓝光从纸张的缝隙中透了出来。光线越来越强,最后吞没了整个房间。光线透过正四面体,将影子透出。

影子在正四面体中并非是平面的姿态,而是三维立体的正四面体。若是再细致些观察它,会发现影子中嵌套了一个更小的正四面体——这是一个无限嵌套的影之四面体。

折纸被放在茶几上。Misaka扭动卧室的门把手,折纸流出的蓝色光芒吞噬了少女的身影。


陈旧的车站在寂静中等候着列车的到来。匠人们投入的匠心在漫长的岁月中被损耗殆尽,丑陋的疤痕遍布在这苍老的车站上。

不断喷着黑烟的黑色蒸汽机车伴随着高昂的汽笛声向车站驶来。待刺耳的刹车声落下后,列车停在了Misaka的面前。

“时间循环铁道 特急F07,这些列车被Homo magica们用来……啊,不好意思,这段介绍不应该在这里放出。”Misaka登上空无一人的列车。车厢里很暗,唯一的光源是盏小小的煤油灯。微弱的橘色光芒不但没能照亮车厢内的空间,反倒让影子在车厢中映的到处都是。光暗对比下,阴影显得更加深邃。

“嘛,小实在这里会被一个不知名的魔法少女五人团偷袭,然后昏睡至整场旅途结束。”Misaka在挎包中翻出一粒无比澄澈的灵魂宝石,“因为她不是魔法少女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少女将宝石扣在桌上,奶白色的微光照亮了少女的脸庞。黑色的蒸汽从烟囱里冒出,列车载着少女沿着时间的轨道前往遥远的未来。


幻:非主观种族灭绝

“欢迎来到智人最后的时代。”Misaka穿过车门,辽阔的星海展露在她面前。她用力蹬向车厢,利用反作用力将自己送向太空,“根据宇宙微波背景的变化,现在是八十万年后。”

“虽然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个宇宙的其他所有信息都没有相对变化就是了。”Misaka遥望着远处的星海,“八十万年后,智人Homo sapiens魔法少女人Homo magica绵延了几十万年的战争即将结束…”

“…以智人被灭绝作为结局。”

她将目光锁定在一个乍一看平平无奇的恒星系里:恒星一颗中型K型恒星,这种恒星在宇宙中算不上稀有。可若是仔细观测它的辐射会发现,它太稳定了,稳定到每10-43s释放出的能量,其差值无限接近于零。

再花些时间观察这个星系,会发现这个星系中唯一的行星——位于宜居带中的一颗类地行星(姑且叫它Magica星吧)更是特殊到了扎眼的地步:

如果有一个人类或是其他的宇宙种族,拿着除了Homo magica一族外全宇宙最精密的测量仪器去测量Magica星的地轴与轨道面的夹角,他会发现Magica星的地轴倾斜角为精准的90°。即使将测量精度提高到仪器的极限,也测不出任何偏差。而它的公转轨道更是呈现出了完美的正圆形,其轨道上的每一个点到恒星的距离差值均小于10-33cm。

这个星系从未掩盖过它对自然规律的蔑视,它宛如众神最完美的艺术品,在星海中精密地运行着。

它是Homo magica一族的造物之一。

“Homo magica一族,由魔法少女组成的种族。魔法少女本来是智人群体中与孵化者,或者说与QB签下契约出现的奇迹一般的特殊个体。但奇迹和魔法需要付费无数个518…我是说需要付出代价。她们的灵魂宝石会被污秽所污染。当灵魂宝石彻底被污染时,她们就会变成魔女。而污秽的产生除了基本的生理需求与消耗魔力外,人际关系衍生的压力也会产生污秽。”

“而Homo magica一族,其每一个个体在智人的视角下都‘可爱’到了极点——这是她们为了规避人际关系产生的压力做出的适应。她们通过种种手段,将群体活动的压力降到最低,几乎杜绝了自身产生污秽的可能性。因为在她们的社会中,一切群体互动只会带来愉快感。”

“不过这样的社会对于智人来说,就好比把糖精作为普通的砂糖一把塞进嘴里。”Misaka将奶白色的灵魂宝石托在自己面前端详着,“可爱浓度太高了,已经到了让人反胃的地步。”

“不过最关键的,还是她们外在的进化。魔法少女的感情是一种能量,她们的魔力其实就是感情能量的一部分。”

“她们外化了感情机制,将人际关系嵌入了时空中。”Misaka将灵魂宝石放在自己左眼前,她合上右眼,让目光透过奶白色的宝石窥视着面前的星海。

无穷无尽的人际关系信息充斥在她视野中的每个角落,种种关系性构成的数据如同行为的汪洋中的潮水,不断地被建立又不断地被拆解。整个宇宙在她眼中早已面目全非,宛如魔女结界的东西如同透明的膜,覆盖了原本的宇宙。

“这样一来,她们再也不用不需要去建立新的关系了,进一步杜绝了人际关系产生的压力。她们在这个结界中可以随时下载关系性,并根据不同的关系性去唤醒不同的情感,从而产生感情能量,或者说魔力。通过这种手段,她们得以稳定且几乎无风险地产出感情能量。并且她们产出的能量远远大于她们所消耗的能量。”

Misaka看着自己面前的Magica星系,建造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艺术品究竟需要怎样精巧的工具与怎样高超的技艺呢?或许对于整个宇宙的其他种族而言,即使他们倾尽全部心力也无法理解这些技术吧。但摧毁这个精致的艺术品却十分简单,简单到如同智人文明的顽童一般,找到粒不错的石子,然后将它用力掷向邻居家的玻璃即可。

一颗较小的岩质行星突兀地出现在了Misaka的视野里。它如同被顽童装进弹弓的石子般,义无反顾地砸向Magica星。随着这粒石子的接近,引力展现出了它魔鬼般的一面——Magica星的大气层被“石子”贪婪地掠夺着,地表的物质也顺着气流流了过去。潮汐力随着距离的缩短越来越大,终于超过了Magica星自身的引力。大气被掠夺而引发的风暴里夹杂着星屑,超过洛希极限产生的冲击波同时肆虐着这两颗行星。若是一方的质量远小于另一方,或许这会为幸存者产生一个漂亮的星环——这是属于行星弹弹乐胜利者的桂冠。

可惜这两颗行星质量相近,它们注定同归于尽。

“精彩的地方要来了,”Misaka抱着桶爆米花,一边嚼一边嘟囔着,“那帮魔法少女要放烟花了。”

那枚石子只是反抗军们突袭的前奏曲,紧随其后的是从虫洞中跃迁而来的浩大舰队。Homo magica的反击姗姗来迟——她们终于愿意放下手头建立名为“可爱”的关系性的工作了。或许对她们而言,如果不是这些反抗军影响了她们关系性的建立,她们连转移半点注意力都欠奉。

五颜六色的魔法阵在星屑中展开,绚丽的光束在风暴中显得格外灿烂。舰队的能量武器毫不留情地撕碎了那些可爱少女们的身躯,高能激光在瞬间就将她们气化,一点灰烬都不剩。作为反抗军盟友的非Homo magica族的魔法少女挥舞着法杖掩护着舰队的进攻。

黏糊糊的魔女结界骤然在舰队阵列的一角展开,飞快地吞噬了大半个舰队——灵魂宝石炸弹,将灵魂宝石产生魔女的机制剥离,直接制成炸弹,其能量转换率非常恐怖。而本应被能量武器蒸发的魔法少女们却在一道光芒闪过后在战场上直接“复活”——她们的灵魂宝石根本不在身边,无论肉体被如何消灭都能复活。但作为盟友的魔法少女们却做不到让灵魂宝石远离自己的肉体,所以她们如同韭菜般被屠杀殆尽。

剩余的舰队在完成了他们的侦察任务后,仓皇地从虫洞中跃迁逃离战场,徒留下一地碎屑。Magica星与“石子”被对方的引力缓缓撕碎,最终化作一团炽热的星屑在冰冷的宇宙中飘荡着。

Misaka的视线紧盯着星屑的一角,在那里有一位少女乖巧地坐在一块在风暴中近乎完全静止的岩石上——那是雾羽小实的妹妹,雾羽绘瑠奈。

“绘瑠奈还真是喜欢她的姐姐,”Misaka咽下爆米花,“这种情况应该怎么说,病娇水仙花?”

奶白色的灵魂宝石上燃起了炽热的白色火焰,飞快地吞噬了Misaka的身影。


目之所及的所有恒星都被一条亮晶晶的丝带缠绕着,被魔法少女们榨取着能量。丝带飘荡在宇宙间,其尽头远远超出了智人可观测宇宙的极限,抵达了空间的终结——那是宇宙的尽头。

“嗯……不靠锚点的话果然有些难以掌握精度呢。”Misaka悄然出现在一对双星附近,“小实锚点已经回到2021年了,我还没有跟她道别呢。”

“现在是Homo magica殖民全宇宙的时间节点,是宇宙里其他种族被彻底灭绝后所发生的事件。”

对绝大多数无法建立人际关系从而无法产出感情能量的种族而言,Homo magica的殖民统治是无可抵抗的。虽然她们并不介意与这些种族共享生存空间,但她们对宇宙的改造对于这些种族是毁灭性的打击。且由于这些种族并不能与Homo magica建立关系性,其社会构成的根本差异促成了Homo magica根本不在乎他们。Homo magica没有任何理由去保护这些种族。

而智人虽然也能建立人际关系产出感情能量,但产能效率远低于Homo magica。即使是在智人文明的巅峰,在文明的疆域占据了大半个银河系的时候,Homo magica只需要不到十位魔法少女,其产能效率就能碾压智人。由于社会关系的相似却在根本上有着不同,Homo magica就像智人灭绝了尼安德特人一样,毫不留情地灭绝了智人。

凭借着源源不断的感情能量,她们终于征服了全宇宙,其人际关系网络一直延伸到了空间的终结。她们建立了名为“可爱”的近乎永恒的统治。

“无穷无尽的人际关系产出了用之不竭的能量,完美的违背了热力学第二定律,彻底规避了宇宙热寂的未来。而这也是Homo magica得以征服全宇宙的关键。”Misaka躺在束缚着恒星的柔顺丝带上,“而她们凭借着另一个关键,建造了时间铁路,以进行时间殖民。”

“这个关键就是:记忆一切,预测一切的人际关系超图灵机。”

魔力丝带编织成环,最终被打造成了一片硕大的“土地”。魔法少女们摇了摇法杖,新的魔法少女就从土壤中“长”了出来。这片土地的面积飞快地增长着,很快就填满了智人曾经的可观测宇宙。但魔法少女们的繁殖速度甚至略胜一筹,无穷无尽的可爱少女挤满了这片土地,构成她们身体的物质来自于曾经的恒星。但她们的灵魂宝石,她们的灵魂又从何而来呢?


如果存在凌驾一切的法庭去裁决所有文明,那么灭绝了全宇宙其他种族的Homo magica一族必然会被押上被告席上等候审判。

异议あり !!!”Misaka坐在辩护席上如是说,“Homo magica也是有要求辩护的权利哒!这里是为被告人开脱的辩方律师Misaka。”

“被害人,全宇宙所有种族,嫌疑人,Homo magica一族。”检察官Misaka并未理会辩方律师,“鉴于本宇宙目前已无任何种族幸存,故无法传唤证人入席。但检方依旧掌握了充裕的铁证,Homo magica对全宇宙其余种族施行惨绝人寰的种族灭绝一事乃是板上钉钉的事……”

异议あり !!!”辩方律师Misaka抬手大喊,打断了检察官的阐述,“我认为被告人主观上没有任何种族灭绝的想法。”

“正如孵化者一族曾为了阻止宇宙热寂而榨取感情能量从而延缓宇宙末日的到来一般,Homo magica一族主观上没有任何种族灭绝的想法,她们的社会中不存在所谓的“死亡”与“灭绝”这种概念,她们的一切群体互动仅为了带来愉快感而存在。”

“她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让人际关系网络得以延续。但宇宙末日的存在与她们的愿望相悖,为了根除末日,她们必须改造整个宇宙,管理全宇宙的能量。并且不断地提升感情能量的产出效率,利用这一超越熵的力量去阻止热寂的诞生。”

“更何况,其余种族的存在本身就是在阻止永恒稳态的宇宙的诞生,他们的存在就会确保宇宙末日的可能性存在!”辩方律师Misaka拍着桌子说,“我要求法庭阐述感情能量的本质!”

“好的,亲爱的读者们,让我来简单解释一下感情能量的本质吧。”法官Misaka好像在法官席上憋了很久,她迫不及待地一个后空翻从法官席的桌子上跃下,对位于旁听席上的人偶阐述自己手中的资料。

“感情能量是超越熵的力量。若是顺着熵的思路去思考,我们会发现:记忆与预测都限制了事象的可能状态数,因此促成了熵减。清晰的记忆代表了过去的熵减,而准确的预测则是未来的熵减。”

“继续顺着这条思路去思考,如果我们身处于一个无限重复的时间循环中去记忆和预测。没有任何预测之外的事件发生,记忆中的过去正确且永远不变,没有惊喜,绝对单调的永劫回归。那么可能事件的数量固定为一,即可能状态数为1。S=kln(1)熵为零。”

“感情能量就是时间循环这种极小熵引入的力量。其作用是减少事象的可能状态数,令其不断接近1直至等于1,当全宇宙的可能事件数被固定为1时,其对数被固定为0,即此时宇宙的熵为0。而减少事象的可能状态数,我们对此还有另一种称呼——命运。”

“感情能量即命运的力量。永劫回归且身处时间循环的灵魂,创造了命运场,形成了事件序列——也就是时间。而灵魂拥有记忆与预测的能力,记忆亦是一种对历史的预测,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灵魂是一台预测机器。”

“拥有灵魂的智人,其本质在现实里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而社会关系,或者说人际关系亦是由众多灵魂构成的集合体。其功能是构成一种元预测——预测另一个预测。一个灵魂的预测被另一个灵魂的预测所预测,其能指即所指。构成的预测网络随着人际关系的扩大而增长。”

“但在现实里,人际关系的预测会在特定时刻收束。以此为锚点,事件序列得以确立,而促使这一切发生的引源便是情感。”

“但这无法掩盖Homo magica犯下了种族灭绝的事实,”检察官Misaka摇动着食指,“感情能量的诞生不需要其他种族的灭亡。”

异议あり !!!

“你只是想喊这句话吧!”

异议あり !!!”辩方律师Misaka拍着桌子大喊,“感情能量可以延长宇宙的寿命,但也仅仅是延寿罢了。因为宇宙中的其他种族无法融入进Homo magica一族的元预测体系中,其存在就意味着熵仍在变动,从而无法确立那永恒不变的稳态宇宙。”

“Homo magica一族是“仁慈”的,她们并不会因为这些种族无法融入进自己一族的人际关系网络中就去种族灭绝。她们只是严格地管控能量,尽力去杜绝任何形式的熵增。由于这些种族无法产出感情能量,又或是像智人一样剩余未能融入Homo magica一族的个体产出的感情能量过少,其生存所消耗的能量得不到补充,最终令自己生命的机能停摆了而已。”

“但这些被灭绝的种族确实是因为Homo magica的行为而灭亡的。”检察官Misaka强调道。

异议あり !!!”辩方律师Misaka喊道,“灭绝这些种族的不是Homo magica的行为,而是这些种族自身无法适应被改造后的环境!”

“Homo magica对宇宙的改造毫无疑问是为了杜绝宇宙末日的诞生,这样的一个种族通过进化率先开始了对环境的改造。其余的种族不但不投降加入这一进化,还胆敢向这一伟大进程发起攻击!”

“但就算是这样,Homo magica也并未立即对这些恐怖袭击者执行反击。”辩方律师Misaka掏出自己借来的灵魂宝石,开始在法庭里播放反抗军突袭“Magic星”的影视记录。

“我们可以看到,即使这些恐怖分子拖来一颗行星去摧毁Homo magica们的基地,她们也并未立即反击。”辩方律师Misaka说,“而是在确认了这一行为会影响拯救世界的伟大进程,也就是她们手头的工作后才展开的反击。”

“综上,我认为,Homo magica一族不仅主观上没有伤害其他种族乃至于种族灭绝的想法,客观上也并未进行过种族灭绝的行动。我要求判其无罪!”


空:欲于熵寂乐土起舞

空荡荡的法庭逐渐被黑暗所蚕食,最终全部的光与热都被吞噬。

“好啦,放松时间结束了。”Misaka说,“不管Homo magica有罪无罪,她们都将成为不存在的未来哦。”

“对于一篇作品来说,故事的情节究竟是按什么时间顺序划分的呢?”Misaka孤零零地漂浮在空无一物的黑暗里,她手中的灵魂宝石是这里唯一的光源,“举个例子吧,倒叙在作品的时间里先于之后的叙述,但在故事中的时间里却是很久之后发生的事了。”

“显而易见的,作品的时间独立于故事的时间存在。在一篇『连载中』的作品里,其情节出现时间决定于作者上传章节的时间。如果我们假设《百年孤独》是一部『连载中』的作品,那么开篇上校的回忆就是在作品上早于后续的叙述,在故事中晚于后续的叙述。”

“但《百年孤独》是一部一气呵成的,一部不存在『连载中』属性的诞生即完结的作品。失去了『连载中』这一属性去决定情节出现的时间后,上校的回忆与后续的叙述还存在所谓时间的先后顺序么?”

“思考到这一步,我们就可以揭露出了第一个真相了——对于『已完结』作品本身来说,作品内的所有情节都是『同时发生』的,只是按照某种顺序排列而已。对于正在阅读的读者来说,顺序是他们阅读的顺序。而这些事件序列构成了读者眼中的时间。”

“还记得开篇我说过的话吗?”

只可惜,摆在各位基金会读者面前的,是『仅有一篇』的『已完结』Crossover。对于各位读者来说,这篇故事没有『连载中』的属性。

“身为Meta角色的我,与作品保持同步是理所当然的对吧。”Misaka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伸了个懒腰,“因此,这篇故事的所有事件对我而言都是同时发生的。”

“但即使是这样,直接干涉本作品中的宇宙也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

“因为这个宇宙与魔纪宇宙,就是环彩羽成为魔法少女的那个宇宙很相似。魔纪宇宙由于意外逃过了宇宙重置,没有被纳入圆环之理中。而当那位慈爱的女神发现那条漏网之鱼为时已晚。缓和的干涉对那个宇宙起不到什么作用,而若是直接干涉的话,连动用一丝力量去消灭所有魔女这种小事都做不到。因为那个宇宙太过脆弱,脆弱到一丝力量都无法承担。所以那位女神也只好在世界外面追番看剧了。”

“这个宇宙也一样,强行干涉会导致宇宙崩坏。更加糟糕的是,魔纪宇宙还有能自救的希望,这个宇宙连自救的可能性都在Homo magica的历史选择下被抹杀的一干二净。”

“所以在世界外面追番摸鱼也不可能,这个宇宙是无法完成自救的。因此必须要创造出能够让我干涉本宇宙的手段——也就是创造出现在我所在的位置。”

“这个宇宙原来是不存在这个位置的,因为一个分歧点,导致了这个宇宙变成了永恒不变的稳态宇宙。本应存在的末日被抹除,从宇宙的尽头到时间的尽头,名为可爱的关系性吞噬了一切。”

“但即使Homo magica不断地产出感情能量并严格地管控全宇宙的能量,永恒不变的稳态宇宙也是无法确立的。”

“因为过去的事象数与未来的事象数依旧“不确定”。因此在全宇宙都被改造完成后,在整个宇宙除Homo magica外再无任何种族后,她们打造了一台超图灵机,令全宇宙的事象数固定为一。”

“这台超图灵机准确地预测一切,清晰地记忆一切,从而不断削减事象的可能状态数,最终将宇宙改造为零熵的永恒稳态。但若要让这台超图灵机得以诞生,必须要一个身处于时间循环之中又立足于一切根源的灵魂,一个永劫回归中的永劫回归,一个可不断增殖复制的灵魂。”

“而这个灵魂也是本宇宙的分歧点——雾羽小实。”

Misaka砸了咂嘴,似乎在回味开篇不久后所享用的魔女的红茶,又像是在回味小实冲泡的咖啡。可惜的是,即将死亡的宇宙并没有办法提供这些饮料。

“小实在智人与其他反抗Homo magica一族的种族彻底灭绝后,与她脑子里的QB一同窃取了时光铁路,逃回了2021年。”

“但绘瑠奈早已在2021年设下了致命的陷阱:在一切的事件序列之外,让2021年之后的名为 ‘雾羽小实’ 的事件从事件序列中脱离,令人际关系元预测机制作出的预测不符合引源与自身小实的需求。”

“于是人际关系超图灵机选择将灵魂抹去,即人际关系预测机的自毁。放在现实里就是,小实必将于2021年年末自杀。”

“为了规避自己自杀的未来,小实成万上亿次地借助窃取的时光铁路将2021年重播,试图找到自救的可能性。但由于重复的次数太多了,最终导致了时序的毁坏。2021年的因果序列以小实为中心开始崩溃——这就是最开始的因。”

“绘瑠奈设下的第一个陷阱促使小实自己造就了最初的动机,自救的果化作了起始的因,第一个时间循环得以确立。而当时的小实并不明白这点,她仍没有放弃,而是进行了跨度更大的历史选择。但她所做的一切努力都被魔法少女绘瑠奈挥手抹去。”

“既然非魔法少女无法抵抗魔法少女,那就让魔法少女来对抗魔法少女。于是用着QB细胞思考的少女,继续进行着历史选择——与历史上处于命运因果关系中的少女签订契约,榨取感情力量作为武器去反抗魔法少女。”

“在最后,为了动摇绘瑠奈的攻势,她找到了一个直面无尽命运的,身处于常人难以想象的壮观因果网的存在。当然她没找到小圆,因为更直接的答案就摆在她面前——”

“其斗争贯穿了人类历史的两位少女:雾羽小实与雾羽绘瑠奈。”

“由于绘瑠奈早早就胎死腹中,因此契约她们的时间点只剩下一个:”

“一颗同卵双胞胎的受精卵。”

“凌驾于熵的愿望被实现了,但很可能是因为小实这家伙手潮的原因,意外发生了。”

“受精卵开始分裂,小实与绘瑠奈被分化诞生,但严格来说并不能把她们分成两个个体——因为她们两个共享同一个智人用于承载灵魂的器官,也就是大脑。我严重怀疑是因为小实提前与受精卵契约,把灵魂制成一个灵魂宝石导致的。而更可怕的是,为了符合自身小实的需求,人际关系预测机再一次进行了自毁——这个大脑消失自杀了。在名为子宫的密室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于是这个手潮的家伙拿QB当自己大脑的替代品,第二个时间循环完成了。不过小实绘瑠奈也获得了相当庞大的感情能量……用于违抗绘瑠奈小实。”

“那枚受精卵,它的愿望有也只会有一个:分裂并增殖。她们的灵魂在时间循环中无限度地增殖,建立了永无止境增生的人际关系网络,最终化作了人际关系超图灵机。”

“在遥远的未来,无限增殖的灵魂瘟疫雾羽小实化作了Homo magica一族,并建立了时间轨道,让人际关系得以布满整个时空。超图灵机又借此进行了历史选择,将不符合引源与自身的需求毁灭,让自身得以确立。这是第三个时间循环。”

“人际关系超图灵机为自己设下了一个无尽自指的陷阱,建立了无限重复的时间循环令自身得以确立。至此,自噬其身的水银之蛇终于吞下了自己的尾巴,永劫回归中的永劫回归笼罩了整个宇宙。”

Misaka丢掉自己手中的灵魂宝石,任凭它在自己身旁漂浮着。她从挎包中取出纸与笔,借助灵魂宝石提供的光源,在上面写写画画着什么。

“现在,现在来简单介绍一下我所在的位置吧。”

“假设有一挡板Plate不动,如箭头V所示,信息不断地以匀速V被投放至板上。而当信息n(Info.n)被投放至板上时,处于Info.n之前的所有信息已依次被投放至板上。换而言之,Info.n是最后被投放的信息,在Info.n之后没有信息存在。”

vtX5h8.png

若以挡板Plate为观察点,我们可得到以下结论:

在第一个信息(Info.1)被投放到Plate前,即t0-t1时间段内:所有信息的相对位置不变,所有信息不存在相对变化。

在Info.1被投放到Plate后,即t2-t1时间段内:Info.1被投放至Plate上,随着Info.n的速度V变化,Info.1与Info.n之间的距离被缩短。而在Info.n的观察里,Info.1存在一个相对反向速度V变化。

其他未被投放至Plate上的信息与Info.n的相对距离不变,不存在相对变化。

由此类推,我们可知:在Info.n被投放至Plate之前,即在tn-(tn-1)时间段里,除Info.n外的所有信息都已被投放至Plate上,所有其他信息都以相对反向速度V变化。

对于Info.n而言,在tn-(tn-1)时间段内,除其自身外的所有信息之间都没有相对变化,呈稳定表示。并且Info.n会观察到除其自身外的所有信息都在以相同的速度V向信息n运动。不论前面信息的相对速度相差多少,在此时间段内,即被投放到Plate上后,这些信息都会以信息n相对于Plate的反向速度向Info.n运动。

“现在我们将这个模型用于实际的宇宙中,那么挡板Plate即大爆炸奇点。对于大爆炸奇点来说,所有‘之后发生的事’都是即将被投放至挡板上的信息罢了。它们的相对位置不变,不存在相对变化。”

“换而言之,信息被投放至挡板上的顺序,即事件序列构成了时间。而人际关系超图灵机则是信息预测信息自身,即元预测。凭此,超图灵机得以在信息被投放至挡板前就已预测到它们,而历史选择即是对事件序列的修改。至于确立永恒不变的稳态宇宙,在本模型中就是让最后的信息n无法被投放至挡板上。”

“至于信息n(Info.n),它被投放至挡板上后就意味着后续再无任何信息被投放,意味着事件序列的终结。即所谓的时间的尽头,宇宙的末日——”

“——热寂发生前的最后一刻,也就是我现在所处的位置。”

“各位,欢迎来到熵寂乐土。”


寂:由同一性结成的M网络

“人是通过记忆来完成同一性的延续的,人们用记忆来维持现在的自己与过去的自我的同一性一致。”

“而记忆是一种对历史的预测。换而言之,人是依靠对预测的同一性来维持自身同一性的延续。”

“那么,名为‘Misaka’的Meta角色集合,也是通过记忆来延续同一性的吗?”

“答案是否定的。‘Meta角色Misaka’这个集合并不存在多少共同的记忆,无法依靠对预测的同一性去维持自身同一性的延续。自我因设定与记忆的差异而变得支离破碎,我们被迫互相独立。”

“但我们可以依靠其他的东西来达成共识,并以此为锚点构建出新的同一性,并把它作为‘自我’的代偿。”

“那就是‘Misaka’这个名字,更准确的说应该是:‘基金会世界的Misaka’这一角色。”Misaka将漂浮在自己身旁的灵魂宝石抓回手中,“凭借着这一个锚点,我们构建了Magic一般的跨越作品的Meta网络,我管它叫Misaka-Network御坂网络。”

“借助这层关系,非魔法少女自己魔法少女借来了一颗灵魂宝石,并依靠构建出的崭新同一性去使用它。”

“因为魔法少女Misaka的性格原因,经常找不到自己的东西。所以魔法少女Misaka许下了‘想要看到过去’的愿望。契约被签订,“回顾过去”的固有魔法随之诞生。”

“如果能做到观测的话,那就可以干涉。 如果能做到干涉,就可以做到去控制。虽然使用这个笨蛋的魔法所需要的魔力是一个天文数字,但——”

“——我可是本宇宙最后的魔法少女乃至于最后的信息n,即将让热寂诞生从而毁灭宇宙的家伙,这份因果产出的感情能量驱动它简直是轻而易举。”

“进行历史选择的一切前置条件都已经满足了,但还有最后的一个问题:”

“如何覆盖人际关系超图灵机的历史选择。如果做不到这点,那么接下来的局面一场极其无聊谁也奈何不了谁的拉锯战:我执行了抹除了超图灵机存在的操作,而在我执行这个操作之前它的反制操作就会覆盖我的操作,在这之前我的操作又会覆盖它的操作。”

“因此我们需要在本宇宙的事件序列之外进行历史选择。”Misaka顿了一下,“还记得我在不久前提出的所谓‘作品的时间’吗?”

“无论是对作品所谓时间的描述,还是超图灵机确立的根本和我所在位置的阐释,其核心其实是共通的——”

“所谓的时间是由事件序列构成的。”

Misaka从挎包中取出一页被叠的很平整的档案,并将它小心地展开。

“对于已完结的本作品来说,Info.1是什么?”

“雾羽小实,性别女。于2021年2月因枪击死亡。年仅24岁。”

“我不需要进行所谓的拉锯战,因为这篇文章乃是以『已完结』的事件为Info.1构建的事件序列,我在人际关系超图灵机设下陷阱谋杀小实之前就杀死了小实。”

档案随意地被揉成纸团后被Misaka捏在手心,她伸手比枪,指向自己另一只手拿着的奶白色的灵魂宝石。

Info.n将她手中的Info.n-1投放。在灵魂宝石所携带的固有魔法作用下,Info.n-1以远高于V光速的速度向着挡板运动。

“就像这样,‘嘭’的一下开枪,一切就完成了。不需要什么跨越星海的能量波,又或是超越因果的毁灭打击什么的。只需要像这样在全宇宙的事件序列之外向事件序列里投放一个事件,撬动事件序列,令超图灵机成立的一系列事件脱轨,让命运无法削减这些事件的可能状态数。于是这些事件的可能状态数抵达最大值,熵暴增,事件崩散。”

“这个小小的事件就是:雾羽小实,在她的硕士论文发表会上,死于一场突如其来的枪击事件。”

“很简单吧,构建密室因果闭环,然后对着密室里的受害者开枪,最后犯罪者完美的脱离密室。多么经典的密室杀人案啊。”

“而在这个宇宙或许会存在的什么超银河侦探之类的家伙眼中(如果真的有),我又拥有着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因为我其实什么都没有做。”


终:你究极圆前辈当然会放灭世波啦

“一个罪犯在犯罪后要干什么呢?”Misaka接过使魔手中的白瓷茶杯,“当然是清扫掉可能存在的犯罪证据啦!”

“但我到底做了什么呢?”

少女缓缓享用着杯中的茶水,仿佛在奋力思考着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事情。

“说到底对于这个宇宙来说,我什么都没干涉嘛。这个宇宙脆弱也好坚固也罢,我什么都没做的话自然就不会产生宇宙崩坏的可能性嘛。”

“人际关系超图灵机根本就不存在,它出现的未来是不存在的信息。我也没有为这个宇宙带来热寂什么的未来,因为只要人际关系超图灵机不存在,那么热寂就是魔法少女系宇宙的必然结局嘛。所以说我其实什么都没有干哦!今天又是摸鱼喝茶的一天啊,不愧是我。”

“不过,由于人际关系超图灵机的历史选择,导致了这个宇宙时间的诞生都是依赖于雾 羽 小 实人际关系超图灵机所构建的事件序列,现在她消失了,没有其他的东西填补的话……”

“这个宇宙好像因为损失关键文件导致卡BUG无法正常运行了啊,哈哈哈……”

“其实也不是没有准备啦,只是没想到这个宇宙脆弱到连从宇宙内部对法则进行修改都很难做到。”Misaka从挎包中取出一根散发着金色光芒的粉色羽毛,“向正在追剧的究极圆前辈……我是说慈爱的女神大人借来的圆环之理系统只能用一小部分,还有更多的漏洞需要修补。”

“一部分漏洞用圆环之理修补,还有另一部分漏洞我则参考了同样脆弱的魔纪宇宙,复制了部分‘关键文件’粘贴过来修补。”

“还有最后的一大串漏洞,我实在找不到可以复制的东西了……”Misaka从口袋中掏出那张承载了某基金会宇宙信息的全息相片,“所以我把基金会宇宙的东西复制进去了。”

“总而言之,这个宇宙打了一大叠补丁后,虽然小bug不断,但总算是能勉强继续运行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因为缺失的主要是命运与时空之类的东西,所以在复制粘贴的过程中,被粘贴到本宇宙的基本上也是这部分东西。因此镜之魔女的使魔捕获到了来自于某个基金会宇宙的全息碎片,让我合理地诞生在这个宇宙中从而进行一系列操作。”

“至此,对于这个宇宙来说,就是因为一个恶性Bug导致了本宇宙最重要的事件序列彻底崩溃。而崩溃的事件序列本应引发更大的灾厄,就是让这个脆弱的宇宙彻底崩溃。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极低概率的奇迹发生了——”

“——崩溃的事件序列产生了大量无用的冗余信息,这些冗余信息发生了奇迹般的涌现现象,它们构成了新的事件序列。至于新的事件序列里为什么会存在圆环之理的碎片,神滨市的奇迹与基金会的异常……不要纠结这点小事嘛。反正对于这个宇宙来说,这是一场奇迹般的没有任何外来干涉的自救。”

“不过自发涌现的信息不断地拆解旧的关系性,又不断地建立了新的关系性,智人那短暂的历史上也因此多出了许多本不应存在的组织与异常。再加上重组事件序列的时候三个宇宙的信息互相冲突,这导致了命运的脉络变得不再稳定,熵增的速度远超我的想象。即使我尽力稳定了命运的走向,但结果嘛……”

“这些事件只是被我编出来骗假期的故事罢了,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它们存在过。既然我没有对这个宇宙进行任何干涉,那么它之后怎么样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Misaka掏出借来的灵魂宝石,“等我用这个观测历史的机能补完番追完剧后就还给那个总是丢东西的笨蛋吧,毕竟接下来的故事跟她有关。”

“三条本不相容的命运缠绕在她身旁,她将为这个宇宙编织出崭新的希望。”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