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百年的人情

“你说的全部删掉是什么意思?”

“我——上面要求我除掉一切证据。”

“简直愚蠢,你自己心知肚明!”Jared双拳紧握,“你说,万一我们能解决它呢?你不能就这么放弃。”

Emily没有转身,继续面对着电脑。“这…这是四号对我说的。我刚和他打完电话。”

“哦,现在你倒开始服从命令了。堂堂Emily Young怎么还用得着听上头的话呢?”Jared答道。他紧盯着Emily的后脑勺,而她终于转过了头。Emily发觉Jared是认真的,因为此刻他并没有照例靠在门框上。

“我们要除掉这一切。这是给我们的命令。”

Emily露出漠不关心的眼神,这让Jared确信她本就如此。整个实验室中有一半肆意庆祝,另一半陷于慌乱,共同点是所有人的电话响个不停。处在3448显示器上的那个Tony正得意洋洋。而她就这么万事不管。

“我——不行。我做不到。你一个人去删这些文档吧。要是你想把我给一起除掉,那你就自己动手。我得走了。”Jared转身走向出口。

“等等!Jared你不能就这么…走人。我需要帮助。”

“那你要吧。反正我给不了。”

Jared走到他的桌前,拿起电脑,整理好他的几份文献,便离开了。


Jared Helburg已有一百来年未曾见过Site-2718了。一想到有些记忆竟有百年之久,他就浑身不自在。一年,五年,十年,这对于他来说仍然都是很长的时间。大的变化在几年之内就可完成,那么一百年中会有多少大变化自然无法可想。他在这段时间内四处奔波,尽管一直是在基金会工作,工作地点却屡有调动:在阿拉斯加干了三十年后又跑去越南待了几十年,之后在俄勒冈又是二十年。在调到卡尔加里的八年后,他刚刚从他的站点离休。

或许,他回到美国只是迟早的事情。他的女儿马上要去做一次他在新闻里听说的那种“控制论增强”cybernetic enhancement。他在Site-64的工作让他收获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警惕在那里生产的一切机器人。

但这是几周之后的事情。现在,Jared要去还一个人情。一百年前他弃她而去,但这不会有第二次。他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门。

“有人吗?”Jared问道。

一个戴着耳机的女人从桌子后探出了头。“你就是Jared?”

“那你就是给我打电话的那个?你忘了告诉我你叫什么了。”Jared在满屋杂乱的桌子和纷繁的纸张中跋涉而过,走近那个女人。

“嗯,实在抱歉。我当时——当时情况挺奇怪的。我是Joyce Michaels。”

“哦,你是Tony的妹妹吧。”

Joyce点点头。

“好,我知道了。这下就说得通了。差不多说得通。Emily在哪?”

Joyce指向身后:“在那边控制室里。她一早开始就在和Tony说话,和我一个字也没说过。”

“这再正常不过了。她压力大了就容易闹脾气。”

Jared向控制室走去。旁边的灯如他离开时那样闪烁着红光。他敲了一下门后,自己打开了门。他第一眼没有认出Emily,但话说回来她身上已没有任何一点一百年前的影子了。她边说着边把头转了过来:

“Joyce,帮我拿个——”

当看到Jared站在身后时,Emily愣住了。

“嘿,头儿,”Jared说,“还在和死人瞎搞些啥呢?”

“Jared?”

“想我了吗?”

Emily猛地站了起来:“你这废物!为什么你他妈要来这里?”

“你朋友打电话说你俩要个人搭把手,”Jared靠着墙说。“说到这个,你不是那个在地上缩成一团不停求死的人吗?”

“第一,我有权在憎恨我的生命的同时干些别的,这叫多任务处理。第二,不许公然提起那件事。”

“认了吧,我们卡住了。而且我看你这样子并不像是能让我们挺过去的。”隔壁的Joyce喊道。

Jared忍不住轻笑一声:“Tony怎样?是不是挺活泼的?”

“天哪,这都一百年了,你还是那个鬼样子。”Emily说着,重新在3448的显示器前坐了下来。

“彼此彼此。”

Jared露出一点微笑,而Emily没有回礼。她转过身,继续对Tony打字。

“你一直是个懦夫。”她说。

“还是放不下那件事么?”

Jared走向Emily。

“你抛下了我。还有Tony。”

“如果非要争个对错的话,恐怕够我们吵的了。我不是为了这个才来的。”

Emily转身面对着他。

“那你为什么要来?”她问。

Jared盯着天花板思考了一会。他组织好语言后在Emily面前蹲下,直面她的目光。

“因为我本该带你一起逃走的。所以,我先要把Tony带走,然后确保你永远都不需要回这地方来了。”他说。

有那么几秒钟,Emliy仔细端详着Jared。他的脸已饱经沧桑,但依旧挂着嘲弄的笑。他的身躯变得更高更宽大,但还是一如既往的耷拉。他的声音变得粗重,但语调仍如一百年前一般充满盲目的自信。

“你不会承认你想我了的,对吧?我真是怀念当初哇。”他说。

“闭嘴。”

“没错,还是当年那样。”


Jared只用了半天就补完了Emily和Joyce在前几周内搞出的所有成果。得到的新的信息不多,而在这之中大部分并没有多少用处。Jared在一张桌子上整理出一块空地,放下电脑,开始翻看他的旧文档。

“你在找什么?”Emily越过Jared的肩膀望去。

“呃…所以说我们有大概,95%的把握认为,如果我们能像Tony杀死那个女孩一样杀死Tony,他就会真的死去,对吧?换句话说,如果你在这个状态下死了,那你就是完全死了。”

“对。”

“我记得我在Site-64那会碰到过——啊!找到了。”说着,Jared打开了一份文档。

Emily把Jared推到一边。“找到什么了?”

SCP-3560。那是机器人的坟场。”

“解释一下。”Emily说。

“你现在不就在读吗?”Jared翻了翻白眼。

“算是吧。”

“反正我这里看不到。”站在Jared旁边的Joyce说。

“行,”Jared转向她,“那,你知道最近流行的那些安德森机器人外骨骼吧?嗯,安德森的东西的确有用——但原理很奇怪。不过也正因为此,他们的大多数东西用来辅助不死之人就相当合适。他们把灵魂和机器融合之后,机器就好像是由真人操控的一样。至少,当年的技术是这样的。我只能猜,他们用在那种外骨骼上的工艺虽然不会完全一样,但应该差不多。”

Emily终于向身后看了一眼。“停停停。灵魂?”

“灵魂、意识、构成思维的电信号。我个人认为以上都是同义词。这是我们体内被Omega-K赋予不死性的那个部分。”Jared答道。

“我还是没明白这和Tony有什么关系,”Emily回答,“他已经在半死状态了。我们没法把他的灵魂再装进去。”

“我还没说完。不过…我还挺希望你是说错了。你看…安德森机器人死后,就会去到SCP-3560里面。我觉得我们之所以给鵟系列的大众化推广开了绿灯,就是因为我们不需要再担心有平民误入那里,毕竟人已经无法死亡了。”

“停,再等等,”Emily仍然不准Jared回到电脑面前,“你是想让我们扛走Tony,把他放进一套机械服里,杀了他,然后跑到俄勒冈的某块地方去把他的机械灵魂给捞回来?”

Jared靠在他的椅背上。“不要把这个说的和你听过最蠢的计划一样。你之前还觉得‘半杀’一个打火机是个好主意呢。”

“我们绝对不能把Tony拖到安德森机器人那里去。我们现在还不明白如果他的身体和现在这台机器分开了,他的意识会不会就此失联。”

Jared站了起来。“你连试都不愿试一下?别这样。我认识那里的人,肯定能装好他。”

“那我们能不能弄一套机械服到这来,然后把它送到概念空间离去?”Emily问道。

“很难确定这台机器会传送多少,”Jared回答,“我们知道它能准确传送基本的理念。但打火机和枪都是很简单的东西。那机械服该对应什么概念?”

“我不知道。这是我今天才听说的。”Emily同样站了起来。

“一连好几个星期都有这个的新闻了!”

“我又不怎么出门!”

“各位?”

Emily和Jared同时看向Joyce。她的脸上有一个小小的微笑,那种正准备说胡话时用来预告的傻笑。

“那么,一般情况下这种机械服里面是要有一整个灵魂的,对吧?那么…如果我们能搞到一套只有半个灵魂的机械,Tony是不是就能被装进另一半里面了?就是说,到时候会不会出现一个灵魂真空之类的东西让他进来?”

Emily望向Jared,又看看Joyce。“半个灵魂?灵魂真空?”

“…是吧?”Joyce耸耸肩。

Emily点点头。“有道理。其实也没那么有道理,但相对而言算不错了。”

Jared同样点着头坐了下来。“嗯,有合理性。但是…我们该怎么往里面放半个灵魂呢?”

“可以像我们给Tony送东西的时候一样。我们就把一整个灵魂放进去,然后半杀它。”Emily如此解释道。

“然后当这两半灵魂都进入机械之后,我们就杀掉这些灵魂,之后从机械坟场里把它们找回来。”Joyce说。

“等等,那该怎么把灵魂放进机械里面呢?”Jared问。

Emily再次坐下了。“我个人有,大概九成的把握吧,说等我们看到它在概念空间里长什么样子,事情就会迎刃而解。在那边,要么一切全都循规蹈矩,要么就毫无规矩可言。”

“那么,让谁进去呢?”

Emily和Jared沉默了。大家都明白,这迟早会是一个问题。如果他们真要去试的话,必须要有人做实验对象。肯定会有人说这个方法“不一定管用”;要么,就得心甘情愿地和Tony融合在一起…而这或许是永远。

“我来吧。”Joyce说。

Jared问道:“你确定吗?”

“确定。毕竟他是我的哥哥。”

Jared把Emily从电脑前一把推开,而她目不转睛地看着Joyce。

“你还好吗,Emily?”

“我——我是说,不太好。我就是…我也不知道。我不想再被丢下一个人了。”

“一个人?”

“嗯…我明白你愿意承担这次尝试失败的后果,但我可能没办法做到。我的意思是,我不会不让你去的,你要是想去找他就去吧。我只是,呃,突然有点自我吧。我是自私了。”

Emily低头看着她的鞋。Joyce的双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Emily。”

“啊。”

“我会回来的。我保证。”

Emily再次抬起了头。两人对视几秒后,Jared从电脑前转过了头。

“办好了,Joyce。下周你就会有一个新的机械身体。我想办法帮你砍了点价,因为,呃,那儿有人欠我点人情。”

“谢谢你,Jared。我很期待。”


叮铃 叮铃

咔嗒

“您好,这里是斯凯拉证券投资Skylar Credential Portfolios。请问有何可以为您效劳?”

“我想要抛售我所持黑月有限公司的股份。”

“请稍等。”

.

.

.

“喂,我是Greg Kirklan,O5-4的秘书。”

“喂,我是Site-34会计处的Erica Dunders。您能帮我转给O5-4吗?”

“我很遗憾,他现在正忙。他与全体成员的每日例会还会延续至少三个小时。”

“这件事情很重要。您能不能转告他说,呃…这条线路安全吗?”

“这里是监督者指挥部。另外,在你发问之前,我的安保权限很可能要高于你。我知道一位监督者的日常安排。”

“好吧,好吧。那,烦请您转告四号,他在一百年前的,呃,私人计划貌似被重启了。我认为Site-2718不再是空置状态了。”

“请稍等。”

.

.

.

“他说他两分钟内会再打给您。现在他需要返回办公室以使用私人线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