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旅游:巴渝映像
评分: +25+x

Spr1ng笑嘻嘻地推开门,在办公桌前坐下。她望向办公桌另一侧将脸藏在屏幕后正敲打着键盘的男人:“主管,叫我来干嘛?”

Worso停下手中的工作,微微侧头,露出一只眼与她对视。片刻后,他将一份纸质文件推到Spr1ng面前。“念。”男人丝毫不含感情的声音响起,同时恢复了刚才的姿势,双手又敲打起键盘来。

“什么嘛,让我看看。”她低下头,随即露出了然与自豪的神色,“哦~原来是我写的报告啊!”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她眯着眼抬起头:“真要念?”见Worso不作反应,Spr1ng犹豫片刻,清清嗓子,以朗诵的语气开口道:“此次为期五日的外派任务圆满完成,下为工作内容。

“本人按指令于重庆市范围内配合当地基金会员工寻找并收容未在案Euclid级(暂定)异常。因未收到相关人员通知,故先行自由活动。

“本人按原计划入住██酒店,房间内部空间比想象当中的要小,但生活设施较为齐全,环境还算整洁,作为落脚点勉强还算过得去。环境比来时的飞机好多了。说好的大飞机,结果因为人数不够临时换成小飞机,还是满客的。建议以后不要订东航。

“酒店附近就是小吃街,有好多重庆的特色小吃,一路走来见到不少卖怪味胡豆、冰汤圆、红糖糍粑等的小店,走着走着就饱了——不只是因为小吃,还有街上随处可见的情侣塞的狗粮。顺带一提,如果能找到的话一定要尝一下一家叫“鬼酥肉”的店家卖的酥肉,味道挺不错的。

“往东北方向走约20分钟就是解放碑,附近的广场上都是高楼,比之于魔都的建筑仍算是高的。不过那边真不是拍照的好地方,晚上九时许居然还有那么多人。拍来的照片里除了我还有数不清的攒动人头。

“当天晚饭吃的是微辣豌杂面。然而辣度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好嘛!明明是微辣都已经让我吐舌头了!喝了好多杯饮料才缓过来。不愧是重庆的辣酱。

“在软软的床上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之后——虽然晚上流口水弄脏了被褥感觉很羞愧——第二天上午去磁器口晃悠了一圈。很难想象居然在古镇里还要爬那么多楼梯,是魔都人从没想过的景象呢!街边大多是卖早就见过的小吃的店家,但也有一些新颖的。譬如那些卖汉服的,超想买!可惜钱没带够……不得不说,重庆街边漂亮的小姐姐超级多,穿汉服的JK的都有,虽然天气不热,但随处可见的大白腿充分体现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

Worso敲着键盘的手停住了。“怎么了吗?”Spr1ng歪歪头。“没什么,你继续。”伴随着一声叹息,她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顺着磁器口一直往下走就是迎龙门,似乎是观赏嘉陵江最好的位置。这几天正好属枯水季,水平面处在很下方,因此我可以很放心地走下多级台阶近距离观察。平静的江水顺着宽阔的河道流淌,水上船只三两,确是能让人望着便平静下来的美景。在返回的路上突然下起了雨,开始还是淅淅沥沥三两滴,后来便越下越大,幸好老娘带了伞,不然怕是要淋成落汤鸡。街上游客少了些,你别说,此时真有些江南那‘古镇深巷雨纷纷’的诗意。

“不得不吐槽的是,重庆地铁的规则真复杂,入站的时候甚至还要验水。地下路线更是四通八达,深的我估摸都能当防空洞,高的像李子坝那边在天桥上开。不过适应之后倒也没有什么新奇的感受了。

“中午还是下馆子。在街边随意找了家店坐下,点了份二两的过桥麻抄手,配上辣酱,甚是美味。在与老板娘交谈的过程中得知,这家店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的确,那里无论是面还是抄手都相当不错。犹记结账时,老板娘用方言说:‘这次吃完了,你下次还想来!’的确是被她说中了,后来我多次光顾了这家店,为的是感受店里老板娘和客人用着我听不懂的方言大声谈笑时的热闹氛围。

“下午动身前往洪崖洞。经过一番弯弯绕绕,到达目的地已是六点多了。天色还未暗,洪崖洞的灯却已经亮了。金黄颜色勾勒出吊脚楼的轮廓,站在人行道向下望,江雾掩盖下的昏黄灯光里,‘地下’的美食街上,人流如织。不久,待我真正站在那里,才感受到扑鼻的烟火气。几处吆喝于众声中出挑,叫人忍不住想过去看几眼。

“路边有家土耳其冰激凌店,看肤色便觉店员似乎是正宗土耳其人。他正笑着,高举手中的甜筒,逗弄男孩来抢夺。男孩伸手去够,不时开心地尖叫,惹得路过的众人都纷纷驻足笑看这场‘闹剧’。店员冲着行人们微笑,男孩竟是趁他不注意跳起来一下夺走了甜筒,蹦蹦跳跳离开了。店员见状无奈地摇摇头,继续手中的工作。此等人情味,是我鲜有见到的。

“翌日上午,我抵达了鹅岭。进入鹅岭公园,走的全是向上的坡。走到半路迷了路,就向坐在路边树荫下乘凉的一对老夫妇问路。我按他们指的路登上了瞰胜楼,自此我领悟了有些人喜欢登高的原因:高处风很大,吹着很舒适;蚊虫很少。下坡时,又见到了那对夫妇,他们十分热情地向我挥手告别。

“想着偷个懒,叫了一辆出粗车回酒店。路上司机师傅见我是游客,热心为我讲解火锅相关知识。他告诉我,要专门挑靠近居民区的小店,那里的火锅最正宗,最好吃。

“也许是师傅的话勾起了馋虫,晚上我心血来潮,叫上几个重庆的基金会员工朋友一起去石油路吃火锅。虽然被极力怂恿吃九宫格锅底,但还是因为从心选了鸳鸯。少顷,锅内汤水沸腾,鲜红辣椒上下浮沉,辣味伴着蒸汽袭来;锅中央葱姜翻腾。鸭血、鸭肠、毛肚、空心菜、牛杂纷纷下锅,与辣椒一同舞蹈。只吃了一点我就被辣到,只能在一旁喝着饮料看朋友大快朵颐。不禁仰天长叹自己羸弱。

“第三天的下午拾级而下,来到朝天门码头。原本只打算看看,但经工作人员的极力推销还是动了心,买票乘上游轮观景。在游轮上我才发现,原来城市之外,还有群峦叠嶂、绿意铺满的山岗。除此以外,还见到了几处前两天去过的景点,例如洪崖洞。

“仅仅是待了短短几天,别时居然也有些不舍。但也别无他法,终是踏上了返程的路。

“简而言之,在我看来,重庆便是这样的一座城市:被绿色包裹着的红中掺着腿的洁白;现代与古朴并存。还有,火锅很好吃,下次还去。”

Spr1ng放下手中的文件,笑嘻嘻问道:“怎么样主管,是不是写得很好?”Worso不知何时又停下了手中的工作。他将电脑屏幕拨至其它方向,露出整张脸。他皱着眉,表情严肃:“你觉得你写的是报告还是游记?”

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呃……游记?”

“还是小学生文笔的。”男人揉了揉眉心,“任务目标呢?这里面怎么没有提到?”

“哦,那个啊,因为它在我乘游轮的时候挡在河道里,所以一激动干掉了……”

办公室里陷入死一般的寂静。Spr1ng目光游移,不敢去看桌后此时手肘撑桌、十指交叉置于面前,双手遮住表情的男人的脸。

“哦对了……”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弱弱地开口,左手指向右手刚从从口袋里掏出来的一叠发票,“这个,能报销不?”


办公室的门在她面前被“砰”的一声关上,里面传来男人的怒吼:“这次出差的花费都从你的工资里扣!这个月扣光就扣下个月的!”

Spr1ng面如死灰,但仍抱有希望:“那报销……”

“想得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