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餐一饮当思来之不易
评分: +19+x

在一个不知名的临时基金会站点里,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说是在这个站点里有一个神,常常出没于站点食堂中,被人称为“饥饿之神”,具体样貌不详。此神虽名有饥饿二字,却并不让它所遇见的人饥饿,反而是更偏向于使对方充满饱腹感,使之停止进食。但是传说终归是传说,这个站点里并没有人真的见过这个饥饿之神,大家大多数都是把这个传说当成饭后谈资,甚至有人添油加醋,给传说加了一段,说如果有个人在半夜大量进食的话就能召唤饥饿之神。虽然大多数人把这个当笑话。但是有个人却萌发出了要见饥饿之神的想法。此研究员名叫W,是一个都市传说爱好者,对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从小学的时候就有很大的兴趣,可惜他从小到大都没见过任何一个传说真的发生在自己周围,这非但没有减少他的热爱反而更加刺激他对这些东西的追求欲望。

“如果我能真的亲眼见到饥饿之神就好了。”W认为。

当然W知道以他的一面之词就算真的亲眼看到神其他同事也不会相信,只会嘲笑他臆想症发作了。于是他软磨硬泡他的发小研究员M跟他一起带上8K摄像机记录这一伟大时刻。

“8K?你做梦呢?人家国际空间站用那玩意拍地球,你拍个神有必要用那么高清的么?”M用一种关爱精神障碍人群的眼神看着W。但M最终经不住W的软磨硬泡同意用4K微型摄像机来拍摄饥饿之神。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W保持着绝食状态,仅在血糖低于生命维持需要时,静脉输液一定量的葡萄糖。一个月后的一个月黑风高的午夜,W和M如约到达了食堂。为了保证有那种神秘感,W不让M开灯,仅靠那微弱的紧急逃生光源开始和M讨论今晚行动。

“不是,大晚上食堂都没人了,你吃什么啊?”M问。

W邪魅一笑,指着那扇关闭着的食堂仓库大门,M过去轻轻一推,门居然没锁。而仓库里面全都是堆成山基金会标准化MRE盒饭。看着M惊讶的表情,W的笑容更加邪恶,“我在这个站点里的门路很多的,早在三天前我就跟仓库管理员打好招呼了。”W拍了拍盒饭堆,继续说道,“我就不信,今天我不能把饥饿之神吃出来。”突然W又转过身来,将一个金黄色的手提箱递给M严肃地说:“关键的时候,打开这个箱子,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打开。我们二人的性命可能就要靠它了。”

交代完规划后,两人将仓库中成山的餐盒运了出来,堆在一个餐桌上,而W坐在旁边的一个桌子的椅子上,为之后的大量进食做最后准备。M则站在一旁,将摄像机固定在自己的胸前并加以调试,准备记录下这一所谓的“伟大时刻”。当然,M信不过W所谓的保险,手中紧握着一把基金会制式手枪。

“准备好了么?”M问。

“准备好了。”W深吸一口气,虎视眈眈的盯着眼前的餐盒。

“好。3,2,1,开始!”M开启摄像头录像功能。

在最开始的2个小时内,W大快朵颐,而M负责将W吃过的餐盘放在自己身后的桌子上并将新的餐盘从餐盒中取出递给W。食堂中除了咀嚼声和餐盒各种交互声外没有任何可被摄像机所捕捉声音信号。镜头里的W虽然进食速度很快但是却并没有做到将每一个餐盘里的食物吃完,甚至可能因为饥饿过度的原因导致W不拘小节,大量的绿色残渣溅得满地都是。而M为了第二天不被工作人员骂死只能趁着W进食的空闲时间尽可能迅速地将使用过的餐盘擦干净。

就在M想要劝W放弃的时候,只见W对面突然迸发出一束刺眼的金光,让两人无法正视光源。

“要来了么?”W想着。

只见那金光逐渐消退,食堂逐渐恢复到之前的灰暗状态。待二人的眼睛再次适应黑暗环境后,他们发现坐在W对面的,居然是另外一个"W",对面的W虽然从着装和样貌来看确实和真正的W无比相似,但是他的脸上却沾满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硕大米粒,而这些米粒也不是普通的白色大米,而是五彩斑斓的神奇大米,而此人的面部表情正是由脸上的米粒的相互位置组合而成的。正当二人诧异之时,对面的W脸上的米粒稍微周所了些,貌似表现出一副怒容,四周安静的空气开始了波动,一个深沉的声音飘荡在食堂里:“我是饥饿之神,掌管世间粮食温饱问题的最高裁决者……”

知道自己对面的个体就是饥饿之神,W兴奋不已,激动地回应道:“伟大的饥饿之神啊,我终于能……”

“放肆!混蛋。”饥饿之神的语气变得更加愤怒,“你可知道你犯了多大罪过么?”说罢,饥饿之神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红本,貌似是记录了眼前罪过之人的所有罪行,却发现对方只有一条记录,没有前科,一时不知如何说教W。当然饥饿之神也不是一个尸位素餐的神,那米粒中所隐藏的眼睛在观察W四周全是绿色的不明食物残渣后,仿佛抓住了把柄一样,恶狠狠地怒斥道:“本神今天就是来审判你的!”只见那米粒下的嘴念念有词,似乎在发动什么真诀。忽然,从两个餐盒里“哐”的两声窜出两个不明血肉怪物,小的那个形似SCP-173,大的那个实在看不出来,但从头部来看似乎是一个鸟嘴医生。这两个怪物张牙舞爪着,似乎是饥饿之神的仆役,向着W不停地发出人类无法理解的低沉叫声,应该是饥饿之神召唤出来惩罚W的。

不过似乎W一点不慌,非但没被眼前的古怪景象吓到,反而问饥饿之神:“高贵的饥饿之神啊,你为何长得与我如此相似呢?难道是因为我对您的追求将您感动了么?”

饥饿之神的米粒突然僵住了,两个仆役也呆住不动了,或许它们从来没有料想过对方会如此回应,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不过好在饥饿之神终归是神,应付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还是有点冗余量的。饥饿之神脸上的米粒回复到活跃状态,对W回答说:“本神是要通过将自己与罪过之人的样貌和思想相仿以达到使罪过之人在面对本神时能够反省自身所犯下的种种错误,加深罪过之人对自己罪过的忏悔。”

W似乎也从刚才的激动中恢复了一点理性,于是诚恳地询问饥饿之神:“神啊,能否在惩罚我之前,告诉我触犯了什么天条么?”

饥饿之神看对方居然能如此快速的有悔过之意,自然也是有点满意的,可能认为对面是可造之才,于是声音缓和了些:“W,浪费食物,糟蹋粮食,乃是大过。你可知道?”

W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进食行为所造成的周围一圈的绿色食物残渣,虽然让人没有食欲,但是在饥饿之神眼里,这也是世间饥饿之人所需要的食物啊。不过W倒是不慌不忙地回应道:“饥饿之神啊,虽然我刚才为了召唤您是浪费点食物,但是您也要知道,我们基金会在粮食产出这方面研究所下的成本和得到的成果都是巨大的,而我本人也在这方面参加过一个关于水稻的课题研究,我们不单单在产量上提高了水稻的品质,甚至还在水稻的口感和适宜生长条件等方面进行了改进。我自认为,也许我的贡献能抵过这次的过错吧。而且本人一直以来都是节约粮食的,只不过这次为了拜见您才不慎触犯神颜,望饥饿之神能够宽恕本人的过错。”

饥饿之神又怒了:“怎么?难道你因为提高了粮食产出就能浪费粮食么?开源节流的道理我认为你应该是明白的。”饥饿之神顿了一下,语气又缓和了些:“同时,你没有前科不代表你就可以创造前科,年轻人要时时警醒自己。而且,本神也不需要你的拜见,只要你们都能好好地节约粮食,本神就足够高兴了。以后你要好好反思今天晚上的过错,懂了么?”

W看饥饿之神有缓和的迹象,便随即提到:“神啊,鄙人才疏学浅,难以报答神的教育之恩。鄙人今日略备了点薄礼,望神笑纳,也算作鄙人悔改的一个象征吧。”W随即示意M拿出金黄色手提箱,“适才鄙人不是说参加过水稻方面的研究嘛,今天就带了一点我们基金会产的水稻做出来的饭菜。正好烦劳您今天化作人形,不妨尝尝我们基金会的特色食物?”

M很疑惑,不是说危急时刻再拿出来的么?不过既然是W授意那便照做就是了,于是,M打开了金黄色手提箱,里面只有一个袋子。

沿此线打开包装


SCP基金会工作人员配给部门

特供美味水稻员工餐饮套餐

组别:P4
安全员:W
生产日期:2020/4/1
保质期:3年
数量:一餐
属性:本品香气扑鼻,颜色丰富,甜味。可作为基金会普通员工的伙食套餐或者低血糖症状发生时应急补充血糖用品。在开封后24小时内本品将确保周围半径20米的香气弥漫环境。
注意事项:开封后请在30分钟内食用完毕,注意储藏在低温阴凉处。

M将这个袋子递给饥饿之神,而W则比出一个剪刀手,邪魅地笑着说:“相信我,尊贵的饥饿之神,您一定会满意鄙人的礼物的。”

饥饿之神将信将疑地打开了袋子,可是在他眼前的,只有20粒米。饥饿之神刚以为自己被耍了,要惩罚眼前的混蛋,突然感觉四周的休谟场强陡增,他的存在正在被迅速抹除。再看那两个血肉仆役,早已没了刚才的张牙舞爪的姿态,像烈日下的冰淇凌一样慢慢融化。而饥饿之神脸上的那几粒五彩斑斓的米正在慢慢下垂,并逐个落在了桌子上,使得W和M得以目睹饥饿之神的真容。令他们失望的是,饥饿之神那米粒之下的脸和W也是一模一样的。随着时间的流逝,饥饿之神的身体也开始融化,饥饿之神用它那已经扭曲的嘴发出了最后的警告:“W……你这个罪过之人……你迟早要为你的罪过……赎罪的!”

随后饥饿之神便消失了,只留下了那几颗五彩斑斓的大米。而那两个血肉仆役也早已化作了爆炒花生和凉拌海蜇,看上去令人食欲大增。

W招呼M来尝尝这两道战利品,不过M经历刚才的一番事情后,是没胃口吃了,只顾着去检查摄像机是否拍下了刚才的“伟大时刻”。W倒是不在意,看M不想吃这两个战利品后,自己又开始大快朵颐起来。但还没吃两口,W脸色大变,逐渐失去意识倒在了地上。M见状也顾不得摄像机和周围一片狼藉的剩饭剩菜,急忙将W送到急诊科。

在经过了半小时等待后,医生从ICU里出来,望了望M,叹了口气。问道:“你的同伴是不是之前有过长时间的节食?”M回答:“是的。”医生又问了句:“是不是在节食过后很短时间内有大量进食行为?”M回到:“是这样的。我这里有刚才的录像。请您过目。”医生面色凝重,说:“不必了,您的朋友,已经过世了。”

听闻此言,M直接瘫在地上,望着医生,问:“为什么会这样?我朋友,他是被噎死的么?还是,被超自然力量给杀死的呢?”

医生又叹了口气,回答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啊,都说了要规律饮食就是不听,何必要这样呢?你朋友死于再喂养综合征,不过他的发病速度确实有点超乎我们的经验了。我估计你朋友是为了减肥才这样的。现在的年轻人唉……你可不要这样啊!”

回到刚才的餐厅,M望着那张餐桌不语。想了想,便将那几粒五彩斑斓的大米塞进刚才金黄色手提箱里的袋子里。M忽然发现,这个袋子上的标签好像被人做过手脚,于是小心翼翼地撕下了上面的伪装条,而伪装条下的真实信息解释了饥饿之神消失的原因。

沿此线打开包装


SCP基金会生物技术研发部门

现实稳定水稻作物颗粒样本

组别:P4
安全员:W
生产日期:2020/4/1
保质期:3年
粒数:20粒
属性:本品无毒无害,呈白色,味甘。可作为基金会普通员工的伙食原料或者低休谟指数场内应急现实稳定用品。在开封后24小时内本品将确保周围半径20+-1.5米的现实稳定环境。
注意事项:开封前,样本的现实稳定属性将不会表现。开封后,本品将迅速造成半径20+-1.5米的高休谟指数场,届时对范围内的绝大部分的现实扭曲个体造成重度创伤。请在确认上述范围内不存在高价值现实扭曲个体后再开封。本品处于60摄氏度以上环境时将会在30分钟内失去活性。

M很惊讶,虽然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但似乎一切又都在情理之中。M苦笑了一下,为自己的发小一时的大意造成的自己的过失表示默哀。机关算尽反而误了他的性命。而那位饥饿之神,也是被不讲武德地偷袭了,不然可能M自己也要栽在这里。M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该怎么总结今天发生的一切,只是默默地收拾着餐具,并将那两盆“战利品”收拾收拾,准备明天交给上头研究研究。

或许,一餐一饮当思来之不易,可以作为这次事件的总结?

M打消了这个念头,继续打扫食堂卫生,天色渐亮,如果在食堂工作人员上班之前不打扫好,被批评一顿肯定是跑不掉的了。加油干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