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并未消亡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我并未消亡
作者:Esperanza_CaiEsperanza_Cai
发布于:03 Nov 2021 09:49

10/10/2057

波兰,新琴斯托霍瓦,先锋研究与保护组织Site-120

万物皆亡。这是事实。

多年以来,基金会一直拒绝接受这一事实,相信自己可以顽强地坚持到人类灭亡的一天;它是一个沉默的旁观者,全无改变,冷酷无情地从阴影中保护着他们,一如既往。或许,在死局降临之时,会有一个现实让那事实成真。但不是这个现实;机缘巧合之下,改变终究还是到来了

在新世界诞生的时候,基金会也随之消亡——如同它曾属于的那个古老时代的遗迹一般被抛弃在过去。死亡并被遗忘,这便是它给之后的日子留下的记忆。

但死亡并不总是意味着终结。

在新的力量和同盟的推动下,先锋组织Vanguard从不复存在的基金会的废墟里崛起,意识到了自己前身所犯下的错误,并希望能将其改正。它只有一个目标——不浪费这个世界给予它的修正一切的机会。因此,它竭尽全力不去浪费它。

然而,无论如何,一切都会在某天消亡。无论它处于何种地位、有多重要、如何有效、乃至有多真实——万事万物无可避免的终结都会在某天降临到所有人身上。

2057年10月10日,Daniel Robert Alliston-Asheworth博士醒来,意识到了这一真相。

他的大限也到了。

他从来都不想在痛苦中离去。也不是说他害怕死亡,并非如此,但是一想到老去、想到要在痛苦中生活,确实会让它感到某种不安。为了不去想它,他用魔法把这个日子尽可能地拖延了很久,但他一直都知道自己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而到了那一天,他知道自己的比赛结束了。

不过,比赛会按他决定的方式结束。


“尽管魔法确实会让世界运转,我们却完全不了解它。”Asheworth发誓有人说过这么句话。他更愿意把它当做不仅仅是自己的想象,因为在某种程度上,这些话语和他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共鸣。

埃斯特堡便是这一论点的证实,他想。数年来,他不得不眼看着那城市塑造的世界被束缚在高度机密的文件、维度锁和虚假信息宣传之后。但它存在的真相已经不再令人恐惧了。

他一直都知道,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天,他想再度迷失在它无尽的街道、建筑和人群中。但他从未想过,自己只需要走出那个与其他主管一起管理了七十多年的站点——还有独自管理的二十多年——就可以体验它的奇妙。

合并后的城市前所未有地美丽。尽管他曾见过曾是埃斯特堡和琴斯托霍瓦的两个不同世界,也在2021年先锋的O5投票通过后的几乎每一天都看着现在合并成的一个世界,今天它的风景依然……有些不同。他感觉自己从中抽离,就如一个无形的观察者在端详着它的奇迹,人类、夜之子,还有森林之民都通过它走到一起,而最终,在他们存在以来的头一次,不再介怀彼此之间的不同。街道再次充满了生机与欢乐,就像某个失却的乐园,完美地融入了这个充满自然与和平的城市。

随后,随着雨点开始从新琴斯托霍瓦充满魔力的天空上落下,他露出微笑,知道自己对这个地方付出的心血没有付诸东流。


Daniel从不喜欢道别,不论是对什么人。就算是对他最大的敌人,他也怀着某种……放手的悲伤,不论他一开始有多么希望它到来。可是今天,他知道自己必须得和一些人道别了。他欠他们太多了。

当他终于在Site-120公园的绿道上找到自己的目的地时,雨点已经变成了倾盆大雨。Jeremy Cornwell,Jessie Rivera,Magdalaine Cornwell,Ethan MacCarthy Jr.。这些是躺在他面前的坟墓里的人们的姓名——是他曾交往超过五年、随后也不得不与他们道别的朋友们的姓名。自从Daniel抛弃了自己的过去,他就再也没有组建过家庭。不过他们是他自己选择的家庭,而他们也同样选择了他。

他静静地坐在那儿,看着闪电照亮天空,怀念着每一件他们曾一起做过的事情。他们经历了很多,他想着,再次露出微笑,意识到自己拥有他们是何等的幸运。如果他们能看到120变成了什么样的话,一定会为他们共同的成就骄傲的。Daniel最后一次望着他们,心情沉重,最后道了声别。


被放逐者之图书馆从来都地如其名;无论你有没有正确地拼对它的名字,无论你是把它叫成了好奇者还是放逐者的图书馆,它总是会向那许多把它称为家的人展现出自己美丽的一面。 很久以前,Daniel也曾将那个地方称为自己的家;但沉溺于那些日子已经无济于事了。它们都是属于旧千年的思绪了。

他安静地、平静地几乎没有移动双手,最后一次打开了通往那个地方的门径。或许你会觉得,在练习了那么多年之后,这就像是呼吸一样自然;然而,如他那样一百岁的奇术师,仍然很难完成那么简单的一个咒语。不论这是因为他确实是在变老,还是因为他确实不是自己以为的那个奇才,他对两种想法都不甚喜欢。

那里……充满了奇迹,这是最好的说法。在它无穷无尽的书架和走廊之间,图书馆里终于挤满了人——就算大部分其实不是——想要用它提供的知识带来和平,而非战争。那些折纸龙再度自由地漫游,幸福地遵守了自己的诺言,终于回到了幻想的世界。Daniel发誓它们比他上次看到的时候大多了,但也许这也只是他自己的幻想罢了。

他沉默着走向那本顾客留言簿,他总是很想在上面写一句话。而随着那支笔移动了几下,他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夙愿。

这个地方的魔力同我离开时一样美丽。

保重。

一位老朋友


风暴结束了。即使还闭着眼睛,他仍可以感觉到。

塔特拉山顶比他想象的要冷得多——然而,如果他足够诚实的话,到了他的年纪,应该已经知道了不要想当然。不过到现在这也不再重要了。

黄昏时分,他深吸一口气,睁开眼睛,准备迎接自己的终结。在地平线的尽头,有一道彩虹,在逐渐降临的夜幕里顽强地挺立着。带着这样的风景走向结局很不错,他想着,从随身热水杯里最后啜了一口茶。

当最后的夕阳沉下了地平线时,他微笑着,低语道“那么我们很快就会重逢”,闭上双眼,安宁地走入了那个良夜。


尽管先锋组织的工作人员们到处寻找他们第120栋建筑的唯一主管,他们什么都没有找到。在一个雨天,他就这么了无痕迹地消失了。他们到处都找遍了,从波兰新改建的绿色建筑到南极洲站点旁冰天雪地的荒原——但一无所获。什么都没有找到,无论他们去往何处。什么也没有留下,除了他离开的那天在他桌上找到的一张简单的笔记。


我并未死去,
我并未消亡,
我只是走在了我铺好的路上;

若新世界再度使人彷徨
也请团结并将过去的罪责遗忘,
记住我们错误曾经存在的过往,
是为了不再重新将其呈上。

谢谢你们。为了一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