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现实与虚幻
drunkenness

一切都结束了。
就连发生了什么,也想不起来。
那究竟是真实的呢,亦或是虚妄的呢。
不论是妄想还是创造都不复存在。
不知不觉地走着,只有image被记录下来。
在这幻境般的美丽之地。
在寂寞的道路上,唯独一人。


喔喔,是客人么。又来了个可疑的家伙哇。嗯?喂喂,这是什么啊,你这种还是第一次见呢……你以前是个什么人哪?

我…?是说我吗…?

啊?自己都不清楚吗?哈、可真是个奇怪的家伙,不过这儿也没什么正经人会来这儿就是啦!咔咔咔!!

哎唷对不起,你也很困扰了吧。好嘞,久违地遇到了有趣的家伙,边走边聊吧!为了思考你这家伙以前到底是什么!来,别傻站着了,快跟上来!

meitei

你是已经记不起来自己以前是怎样的人了吧?那,反过来想的话,你还记得什么呢?对吧,还记得些什么吧?来这儿之前见到过什么东西呀、听到过什么声音呀之类的。

…虽然应该是很遥远的过去的事情,我看到过大量的幻影。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多。

噢—大量的幻影,吗。还记得那幻影长什么样子么?幻影也有很多种的,幽灵呀怪物呀一类的,还有累积起来的幻听呐妄想什么的。

我觉得是幻听…妄想…这类的吧。

噢,幻听吗。那么,你大概是个落语家一类的吧?我听说啊,落语家是会把好玩好笑的妄想呀、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幻听呀讲给别人听的家伙呢。那么你的那个…怎么说,从身体里渗出来的各种各样的气就都已经给说明啦。

气,吗?

啊?你还没发现吗?刚刚见到的时候,我就感觉你身上的气多的不得了。气这东西,并不是说气氛一类的东西,而说的是别的关于你本身的感觉哪。

我本身?

啊啊没错。从你身上能感觉到很多的气。这个世界的气,无论承载了多少的思念都一样是轻飘飘的。这么说来的话,感觉你啊,是被好好爱着的吧?也没什么清楚的理由吧,只是我的直觉。

说起来,我有个一直很在意的事。

噢,终于由你来提问啦。那,你想知道什么?

这里是哪里?您刚才说了“这个世界”呢。而且,见到的尽是些没见过的人。不,也有可能是我自己忘记了…。

…不,就和你说的一样。就像你说的一样,“被遗忘了”。因为这里啊,是被忘记了的事物漂泊而至的地方。

被忘记了的…?

嗯对哦。被忘记的事物。曾经被人类一起创造出来的“说不定存在呢”还有“如果有的话就好了”这样的妄想——由此形成却又最后被人类遗忘的东西,而后漂泊而至的地方。来到这儿的家伙都是这样的。不论是我也好,你也好。大家呀,都失去了原本的“形”。

那么,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呢?刚才您说了,能感觉到我身上的气。那些气,是名为爱的东西。如果是那样的话,为什么我会被人遗忘呢。

…人类总是很随性的。妄想呀集团心理呀什么的,随便就创造出来“幻想”,在那之后的事儿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只要“他们觉得有趣”就是好的,但是也一直都是开心了之后就随他便去。但即便如此…也是呢,或许即便要说你来到了这里什么的,是从至今为止他们曾走过的路来的,还是说,人们已经全部都不在了呢?——之类的!怎么说呢,住在这儿的家伙们大多都不在意这些事情,我们所重视的并不是“为什么来到了这里”而是“到了这里要怎么办”。就算失去了形,我们也仍然存在于此。那不就好了。

…我,是死了吗?

喂喂,为什么要这么讲?确实说是失去了“形”,但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再者,我们又不会像人类一样死去。失去了形这说法也不过是现在讲讲而已。最后漂泊到了这里、忘却了一切事物、仅仅只是停滞于此。只是这样而已。

没有办法回去吗?

对你来说大概很残酷吧,但那是不可能的。我可是从很久以前都住在这里了哟?想回去啦、想回家啦、这么哭着叫着一个劲地要找出口的家伙。但是到最后还是意识到这是不可能的,最后还是回到了这儿,老老实实地成为了我们的一员哪。

…。

唉呀,别露出那么阴沉的表情嘛。这里又不是什么可怕的地方。说来不管是谁,遇到不了解的东西,一开始就都是会觉得可怕的嘛。但是啊,这样一来“那些家伙”也是一样的啊。不如说,从“那些家伙”的恐惧之类的感情中诞生出来的家伙们也在这儿一群一群地待着呢。就连那样的家伙,在这儿也和大家没什么分别。所以说没什么好可怕的。

那么,我应该怎样做才好?

谁知道呢,来这儿的的话就怎样都好啦。——啊,说来,刚才我不也说了么,你要不试试去做个落语家?妄想很多很多的事情,去讲很多很多的故事不就挺好的。虽然刚见面的时候是当玩笑说的,但是还是觉得这很适合你哦?如果你真成了落语的行家的话,那么虚虚实实的又有什么关系呢?不过是讲故事的对象是人还是妖怪,只不过如此的区别而已。

……大家,都能接受的吗?

那是当然的啊,只要是有趣的东西,无论是什么大家都喜欢嘛。说起来你看,已经要到咯。

这里是?

这里是""。要成为你伙伴的那些家伙就聚集在这里。在这儿讲故事就好啦,总之先找谁搭个话,“要不要听有趣的故事呀?”这么去问就好了,这样大多数人都会好好听你讲的!…那么,我从这里开始就要失陪啦。遇见了有趣的家伙,而且看来你要做的事情也已经决定好了。

那个…。

啊?还有什么事儿吗?

真的很谢谢您。

…咔咔咔!没事儿!!
那么,要打起精神来哇!要是再见面了的话,要讲些奇奇怪怪的故事给我听哦!

…走掉了。
这样的话,真的好吗。
不,就算去在意这样的事情,也没有办法吧。


迈开步伐。不论那是现实还是幻想。
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我就是我。
在这无人知晓的尘世之间,在来往的妖怪们的喧嚣声之中,孑然一身。
没错,请您看一看,非常虚幻的、不可思议的、如梦一般的幻想吧。

“怎么?找我有什么事?”

稍微有些紧张了呢。但是,希望您可以听一听。那无数的故事所给予我的无尽的爱意。这份爱意便是我本身。不管被怎样遗忘了都没有关系。因为那爱意,应该是真实存在着的。


“惊天的怪奇谭,要听听吗?”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