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系往事其二:重返地球
评分: +22+x

Wallance和Eliza的飞船很快到了预定轨道,并以百分之一光速前进,兄妹俩都抬起头向舷窗外看去。

一颗蓝色的星球出现在了黄道面上,拥有74%的海洋和26%的陆地,同样有七大洲八大洋,比起太阳系的地球,“真”太阳系的地球显得是那么的朴素。很快AI接到了最后的指令,自动泊停在位于亚洲板块的太空电梯上。

靠近太空电梯时,飞船被电梯上的重力发生器捕获,并立刻下降,速度非常的快,没一会功夫就进入了大气层,电梯开始与大气层摩擦,下方的陆地也越来越清晰,经过一系列颠簸,太空电梯平稳下来。

再次透过舷窗向下看,已经能看到一片红色的建筑群,且随着电梯的下降而增大,而降落地点正位于那里的其中一片地方。

他们已经到达地表,随着密封舱门的打开,一座高大的纪念碑屹立在他们的面前,他们后方是一堵红色城墙,城墙上挂着一幅画像和两行大字,是古汉语,意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当他们走到降落地点的广场上时,兄妹俩的音频放大器中出现了一个中年男子的歌声。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Wallance和Eliza看到了这片土地的全貌,威严的纪念碑下,有一片翻腾着的金色海洋,散发着清香,这是这个时代难以见到的东西,农作物,来自地球的农作物,最原始的光合作用生物。

“我家就在岸上住……”

不远处有一个辛勤劳作的身影,一手握着镰刀,一手把割完的麦子扔进身后的箩筐里,歌声似乎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Eliza不管怎样都不会忘记那人的面孔的,那个仅仅在她生命里出现3年的男人,现在就在那里,她飞快地穿越这片金色海洋,跑到了那个人面前。

那人缓缓抬起头,放下手中的镰刀:“孩子们来啦。”

Eliza紧紧抱住面前这个男人,她觉得心中失去的东西补了回来。

“你果然和你妈妈一样漂亮。”男人看着站在远方的Wallance,“你哥怎么不过来?”

Eliza招手示意Wallance过来。

“您在这地方待多久了?”

“不清楚,我只记得我割了三十多季的麦子,在这里,我的家乡。”

“家乡是指这颗行星还是……”

“不,家乡是这里,中国北京。”

正当Eliza对国家这个概念感到困惑时,她想起了一件令她好奇的事情。

“这些建筑物是怎么来的?”

“一个朋友,是他改造了这里,准确来说是他们,这里的建筑物是他们根据我的记忆还原的,他们是很不错的朋友,真的很不错。”

Wallance略带嘲讽地说:“所以这里是SCP反抗军的总部吗?”

男人没有回答,他背起箩筐向纪念碑走去,并坐在阶梯上,看着不远处旗杆上的五星红旗。

“当年,我的爷爷是从这里出发的,我的父亲也是从这里出发的,我也是从这里出发的……现在呢?”

“孩子们,公元纪的生活不是你们所能想象的,没有无虑温饱的天堂,没有永远的安宁,没有星际航行,没有纳米机器人在体内维生,只有无尽的战争,枪林弹雨的地狱,永恒的死亡,虚伪的和平,那时能支撑我的,只有这一方热土。”

“我们不会为你感到可怜。”Wallance说。

“你们可能认为反对地球联邦的行为很疯狂,但我想告诉你,我的身上流淌着无产阶级斗争的血液,即使是加入基金会后,这份精神仍未改变,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我的国家曾为为捍卫尊严付出巨大的代价,最后保卫了这片热土。如今地球联邦已经演化为一个巨大的独裁势力,排挤50亿光年内的所有其他文明,并试图控制这些生命,步入宇宙的人类已不再是人类,地球联邦完全丢失了它的初衷,如今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让它步入正轨。”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男人看着城门上的画像,陷入了沉思。

Eliza说:“可是你们该如何打败地球联邦?”

男人看了看腕上的手表,站在了旗杆的基座上。

“一群有同样信念的人,仅此而已。”

正午十二点,位于地球近地轨道上的人造太阳打开,一群人凭空出现在田野中,一起与男人合唱。

“这是英雄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

一些拿着公元纪突击步枪的人和奇怪的载具出现在广场上,并向这里行军礼。

“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到处都有青春的力量。”

这时兄妹俩开始意识不清,几乎一道倒了下去。

……

“孩子们第一次脱离纳米机器人,肯定很难适应地球上的细菌……”“好了Simon,去看看Wallance醒了没。”

Wallance缓缓睁开眼,看到了天花板上刺眼的灯泡,和杂乱的电线,房间里的承重柱表明这里是一个地下建筑,他发现床头柜摆着名为“抗生素”和“维生素”的药品,下意识地想激活纳米机器人。

“妈的,这里什么都没有。”

Simon端了一碗玉米麦片粥到Wallance旁边。

“怎么是你?”

“很惊讶吗?”Simon笑着,“维生停止后,你们体内各大系统需要时间恢复,特别是消化系统和免疫系统,所以现在抗生素和食物是你最需要的东西。”

“‘食物’是什么?”

“现在还不能跟你解释清楚,你这个十八年没吃过东西的怪胎,可怜的被地球联邦‘惯’坏的傻孩子。”

Wallance喝下了玉米麦片粥,难以下咽。

“听说你们吃东西是犯法的?”

“嗯,一切生命神圣不可侵犯。”

Simon双手叉腰说:“看来地球联邦的执政官们都是自以为是的圣母,连一只蚂蚁都不敢踩的圣母。”

“那没什么,地球联邦已经掌握了让人们摆脱死亡的技术,而这正是你们梦寐以求的……”

“那么你就因为自己有无限生命而堕落自己吗?生命的意义看来在你眼中不大……希望你不要因此麻木不仁。”Simon扶起Wallance,“来吧,让我带你去找你妹妹。”

通过一个楼梯间,两人来到了一片桦树林,树林中隐约传出枪声,顺着枪声望去,Wallance看到了Eliza和他父亲正练习使用手枪。

“砰!”

远处树枝上的瓶子炸裂开来,碎片散落一地。

“这个东西可以摧毁星舰吗?”Eliza放下手枪。

男人摸了摸她的头:“这东西伤不了他们的强相互作用外壳的,但是有一种方法……”男人拿出了一颗9毫米手枪子弹。

“这个?”Eliza问。

“没错,就是这个。”

Wallance羡慕地看着,突然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并问旁边的Simon。

“你们是怎么做到不被发现的?”

Simon笑着说:“孩子,其实我们一直漫游在地球联邦占领区,只是他们一直察觉不到而已,无论他们动用任何手段都是无法观察到被逆模因包裹着的速逃星的。”

“逆……模因?”

“不要惊讶,我们仍有许多你们不知道的东西,这正是我们取胜的筹码,异常,异常没有消失,这个操蛋的宇宙仍需要控制,收容,保护。”

Wallance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跟我来吧孩子,更震撼的东西还在后面呢!”

……

天空中第二颗太阳的周期很短,但星系中心这颗1.0034倍标准恒星质量的太阳仍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贪婪地消耗氢气,将光和热散发进这个无可救药的熵增宇宙里,谁能知道三千年前一位革命领袖发出的感慨,成了宇宙的终极哲学问题。

Eliza躺在田野里,仰望湛蓝的天空,唱起父亲教她的歌谣。

“好山好水好地方,条条大路多宽敞。”

“朋友来了有好酒。”

“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

她展开双臂,轻声说着。

“到家了。”


我的家乡 |重返地球|宇宙边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