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组织面试

招募:相关组织

主角和反派一样重要。

SCP基金会诚招相关组织,用以和SCP基金会作对,强化SCP基金会显著优越性。

面试将于██/██/███在Clef博士的办公室进行。面试日期以模因封印保护,只有特定存在才能瞟到。如果你看得到面试日期,你真的应该来参加面试。

,,有免费饮料的说,,


Clef博士:就是说,你们出售电子游戏。

诺兰·布什内尔1邪恶的电子游戏。

Clef博士:好的。而且这些游戏还会伤到甚至杀掉玩的人?

诺兰·布什内尔:要么就把他们逼疯,这之类的,嗯。

Clef博士:杀掉你的顾客难道不算是差劲的商业模式吗?

诺兰·布什内尔:[耸肩]你嗑嗨了之后就会觉得这很合理了。

Clef博士:但愿如此。


Clef博士:再说一次你们是谁来着?

ASCI主管:美国安保收容倡议会。

Clef博士:你们不能把三段口号里的两个拿来这么用。

ASCI主管:是你们拿了我们的名号。我们是你们的前辈,至少是其中之一。

Clef博士:如果你们最后变成了我们,那你来这做甚?

ASCI主管:显然,前身也是被归为次要GoI的。

Clef博士:伙计,你没看招聘广告吗?我们找的是反派。如果你们以后就变成我们,你们就不能当反派。这样会让我们,主角,看起来不好。

ASCI主管:我至少可以加入胜利方嘛,对吧?

Clef博士:……我恐怕你误会了,朋友。你绝对不会加入胜利一方。你只是个腐朽的还原论代表。我这样的人才永远是胜利方,但我们总是给炮灰和跟班找到用场。[微笑]


Clef博士:就是说,你是我们一个员工的女儿,获得了多宇宙知识?

黑皇后:呃,我不会这么讲,不过大概就是这样。

Clef博士: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知道你能成为什么样的反派。我是说,现在我只能感觉你像是个盗版的《爱丽丝梦游仙境》里头的毛毛虫2

黑皇后:等等!我的目标是摧毁基金会而且我还有同伙的,我的姐妹们都想这么干。

Clef博士:听着,我不把那些小孩儿当真正的对手。

Clef博士被闯入的另外380个黑皇后打断了,其中的一些看着很疲劳,另外一些为自己迟到而道歉。

Clef博士自言自语道: 成吧……这面试什么时候变成《打鬼战士:档案Z》3重置版了?


和你一起吃午饭的男生:你好

Clef博士:抱歉,你是?

你后座的女生:你不记得了吗?

Clef博士:我觉得我没见过你。

你最好的朋友:我们是老同学啊!

Clef博士:呃,我是在家自学4的。

你初吻的女生:不记得我们公路旅行过吗?

Clef博士:什么旅行?我讨厌开车。

跟你一起吸大麻的男生:你知道的,1976年夏天,我们毕业那年。

Clef博士:我当时,呃,大概10岁。你们确定来对面试地点了吗?

你不认识水中的尸体:你是真不认识我啊。

Clef博士:不认识啊。

乐队小子们之一:好吧,忘了这事吧。

Clef博士:看起来他们人生也就高中那段时期是巅峰了。


跨维度传送门开启,一个古代狄瓦怪兽走出。

Clef博士:请坐。

狄瓦族:恐怖的嚎叫

Clef博士:操。


机器老兄:我是机器老兄,DR. WONDERTAINMENT的智力财产。我到此收集免费饮料,机器伙伴。

Clef博士:为何?你是个机器人。

机器老兄:不是为我而是为DR. WONDERTAINMENT。我来此为DR. WONDERTAINMENT收集饮料。

Clef博士:他怎么不来亲自领?

机器老兄:不要恐吓机器老兄。DR. WONDERTAINMENT是一位忙碌的玩具制造商,此版本机器老兄装载一颗核子手雷以防未能得到允诺的免费饮料。

Clef博士:这玩具是不是极端了点……现在的小孩可真走运。总之,饮料就在桌上那碗薯片旁边,薯片是我的不准碰。

机器老兄:谢谢你,机器伙伴。

Clef博士:你知道Dr. Wondertainment以后得真正造访一次。那可能—

[机器老兄抓起全部饮料,在一阵亮蓝光芒中消失]

Clef博士:他刚刚他妈的是把所有的苏打都拿了?


Clef博士:所以这就是你们的全部使命?为成吉思汗找个墓地?

别儿哥5其欲一冢无知之者,其愿必将得足!

Clef博士:也就是说,你们穿越时空找一座没人知道的坟墓?

别儿哥:此言得之!吾等羁旅以求无人能忆成吉思汗之时,得之,吾等辄归来重启大业,后世将大乱!

Clef博士:但你们只往未来去?

别儿哥:惟进!

Clef博士:好了,那么我说实话,我们只要筹款拍一些低预算的电影,写点廉价书籍,好好记录一下这位人类史上最致命的征服者就行。甚至我们都不需要写得很合乎历史,我们甚至能洗白成吉思汗。

别儿哥:电影何物?

Clef博士:听着,我可知道你爸是谁。

别儿哥:否否,不然!吾将上下而求索。

别儿哥使用他的罗马时代的时光机穿越到未来。

Clef博士:1160年6可没人认识成吉思汗。我就这么一说哈。


Clef博士:所以,说到底,你们这是个马戏团?

赫曼·富勒:不是随便哪个马戏团,朋友。赫曼富勒的不安马戏团是那个马戏团,世界上最伟大的表演秀!你肯定听过我们。

Clef博士:……

赫曼·富勒:你在开玩笑。

Clef博士:好吧,我记得几年前有几个不错的scp和你们有关,然后基本就啥都没有了,直到去年因为某些原因我们开始搞出所有这些古怪的故事。

赫曼·富勒:这就对了,我们现在有大炮cannon了!

Clef博士:设定canon

赫曼·富勒:对,Alty,90英尺长的大炮:实心铸铁,三英尺宽炮弹,3英里内精准。别告诉我这样都不能让我们成为可怕的敌人!

Clef博士:你看啊富勒先生,每次我们想突袭你们马戏团你们就凭空消失。我们在找的是一个更……有威势的敌人。

赫曼·富勒:更有威势?更有威势?先生,你从全世界找出个不怕小丑的六岁小孩,然后再来说我们没有威势!

Clef博士:我们又不招六岁小孩,这只是假设。嘿,我想起来了,上次我读到说你在不安马戏团已经不是领导吧。

赫曼·富勒:我向你保证,先生,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Clef博士:其实,你应该已经被收容了。你现在是个得分很一般的SCP

赫曼·富勒:我受够这些莫名其妙的指控!再见了您呐!

Clef博士:出去的时候注意别把线挂到门上了,匹诺曹。


Clef博士:将军,你们不是在太平洋战争就战败了吗?

隐将军:是的,确有此事。情况超出了IJAMEA的控制,确切的说。但我们从战争中幸存,渗透到了社会的几乎方方面面。

Clef博士:标准的秘密结社,嗯?

隐将军:我们的派别里有隐将军和Jirai。也就是“秘密将军”和“地雷”。

Clef博士:将军,你看,我们这已经有ORIA和格鲁乌-P当我们的反派外国组织GOI。三个就太多了。而且黄祸论都死了多少年了。你们的组织绝对没啥看头。

隐将军:博士,我不会容忍所谓“东方学”。这是关于无数战争中死者的牺牲。你能让这些人白白去死吗?

Clef博士:说到死啊,我们把你们整个组织都轰掉了。那就是你们的地位,伙计。[响指]

[隐将军变成一具骷髅,然后散落成灰]


面容不能拍摄之人那么,你们的团体叫什么名字呢?

长有兔头的存在不幸的是,我们没有名字。

咧嘴微笑的带着大帽子的科学家什么?为什么没有呢?

似野兔的访客:我们的名字很久之前被从我们这里夺走了。现在我们试着找回它们。

把展开的肉桂塞在鼻子里的博士夺走?这怎么办得到?

滑稽的陌生人强大的魔法。我们在一次抗击邪恶敌人的战争中帮了你们组织,但你们恩将仇报,将我们流放到另一个维度,还窃夺了我们的名字阻止我们回去。

有长鼻子的科学家噢,所以你们要复仇?

修长耳朵者并不!我们只想找回我们的名字,这样我们就能回家了。

携带尤克里里者这样啊……那你们不能——取个新名字吗?

某个兔子人什么?

所有女人都厌恶的家伙你知道的,取个假名。没那么难的。

滑稽的小仙子……

经常撒谎的人嗯哼?

John Smith:……这样吧,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John Smith起身离开。]

一个不知怎地很疑惑的研究员呃,成吧。


[Clef博士看着对面的空椅子,点了点头。]

Clef博士:我看你真的是Nobody。我觉得我们可以把你安排到随便什么我们喜欢的地方。下一位!


Clef博士:那么……你代表的是?

党卫军司令Waffen准将:我谨于此代表第三帝国的Obskura兵团。希特勒万——[他的话被一颗射向脑袋的子弹打断。]

Clef博士:呃,不。去他妈的纳粹。


[研究、保护和收容管理局的代表打开了门。]

Clef博士:留意哎,那个门把手有感情!

[研究、保护和收容管理局的代表厌恶地离开了。]

Clef博士:神经病。

门把手:我知道,对吧?7


Clef博士:有人吗?

???: ⛧ I̶̺̼̊ͅ ̴̭͎̖̒̕h̸͔̱̍̌a̶͔͔̒ț̸̀ę̶̝̟̝͚̽ ̷̺̲̤̯͊̃̉͂ͅy̷̠̦͚̪̽̏̔ơ̵͍̕ư̶͙͍̱̺̈͆̈́ͅ ⛧8

Clef博士:我发誓我们用铅笔记下过这时间有人要来的。

???: ⛧ I̶̺̼̊ͅ ̴̭͎̖̒̕h̸͔̱̍̌a̶͔͔̒ț̸̀ę̶̝̟̝͚̽ ̷̺̲̤̯͊̃̉͂ͅy̷̠̦͚̪̽̏̔ơ̵͍̕ư̶͙͍̱̺̈͆̈́ͅ ⛧ ⛧ I̶̺̼̊ͅ ̴̭͎̖̒̕h̸͔̱̍̌a̶͔͔̒ț̸̀ę̶̝̟̝͚̽ ̷̺̲̤̯͊̃̉͂ͅy̷̠̦͚̪̽̏̔ơ̵͍̕ư̶͙͍̱̺̈͆̈́ͅ ⛧ ⛧ I̶̺̼̊ͅ ̴̭͎̖̒̕h̸͔̱̍̌a̶͔͔̒ț̸̀ę̶̝̟̝͚̽ ̷̺̲̤̯͊̃̉͂ͅy̷̠̦͚̪̽̏̔ơ̵͍̕ư̶͙͍̱̺̈͆̈́ͅ ⛧9

Clef博士查看日志确认预定时间。

???: ⛥ D̵̜̼̈͆ŏ̸̭̤͇̈̽n̷̦̝̪͎̓̅̑͝'̷̅̿̈͜t̸͉̎̿ ̶̨͙̠̙̈́̑̆̚i̷͈̹̫͗͂́͝g̸̠̻̗̬̲͝n̵͖̬̈́̉͗̋͜ö̶̹̙̪͍̬́̽͝͝r̵̢̥̠̝͛e̸̢̻̽ ̸̺̿͑m̶̞͎͝e̶̛̳͂̚!̴̡͎̩̑̏͝ ⛧10

Clef博士:是的,我一定是安排了午饭后的面试,就现在。

???: ⛥ L̴̪̆͋̀͘I̸̥̩̍́̉̋ͅS̶̢̤͚̤͌̅Ṯ̷̢̳̘̀̓̇̏͘È̷̬͇̱̃̃́͝N̴̈́ͅ ̴̥̬̔̚T̶͙̖̠̋͘̕͠Ơ̵͔͔͙̈́̎̇̎ ̵̧̹̹̆M̷̻̗̟̈̄͜Y̷̹͔̭̩̒̆̈́͝ ̷͖̭͍̩̂͘S̶̨͍̳̙̲̐̂̂̃C̸͔͎̯̘̑̇̊̎R̷̥̗͉̅̑̏͒̚E̸̦̾͘A̶̲̭̾M̶̨͉̬͔̬̑̕Ś̴͖̞̑̅͜ ⛥11

Clef博士:看来被鸽了。

???: 这就是为什么我憎恶你。

Clef博士:真遗憾。


大术士亚恩:很高兴见到你,Clef。

Clef博士:确实,大术士阁下。请和我聊聊你们这个欲肉教。

大术士亚恩:[看起来很激动]首先,我希望你不要使用这个称谓。这都2017年了。我们不应受这种话语影响。

Clef博士:抱歉,嗯嗯。你继续说。

大术士亚恩:我在此代表Nälkä,可追溯到你们称之为青铜时代的古老宗教。我们的信仰原则包括牧领血肉—

Clef博士:啊,这就是你们的特色!我们需要来点肉体恐惧和神秘古代宗教的时候你们就当必备反派!感谢你今天到这来,大术士。

大术士亚恩:等下!我还没告诉你我们的神和破碎之神是炮友我们还和破碎之神教会有上古战争呀!

Clef博士:这有点复杂到不必要了。还有,重点该是基金会。如果你们这么着迷破碎之神教会,怎么不去他们的面试会?

[大术士亚恩从Clef博士的办公室消失。]

Clef博士:我们原来的提议仍然成立,如果你还在关注!


[Clef博士向前倾着身子,凝视着坐在桌子另一边的十岁女孩。]

Clef博士:你作为相关组织的话有点太年轻了啊。

SCP-231-7:嗯,我不是一个相关组织。我在这里是代表着深红之王,也被称为黑条-黑条-黑条-黑条,世界吞噬者。

Clef博士:他派了一个十岁的女孩来执行他的命令?

SCP-231-7:是的,这是他的风格。成人恐惧等等。

Clef博士:他没来是因为……?

SCP-231-7:好吧,深红之王现在被囚禁了,被七根锁链锁在了一个超维度监狱里。

Clef博士:这不是有点陈词滥调吗?

SCP-231-7:嗯,但是听着。看,在形而上学的意义上我就是那锁链。或者更确切地说,我的孩子是。

[Clef博士仔细检查了那个小女孩。她看起来没有怀孕。]

SCP-231-7:在你们收容我们前,我们必须等待,这样才会有悬念。

Clef博士:啊。那么,你究竟该如何被收容呢?

SCP-231-7:早就想到了,我们做了详细的笔记。

[SCP-231-7递给Clef博士一个螺旋笔记本。他将其打开,显然很惊讶。]

Clef博士:这上面说我们必须每24小时就[数据删除]你。

SCP-231-7:嗯,当然。我的意思是,我体内收容着一个Apollyon级实体。

Clef博士:Apollyon?那他妈是什么?

SCP-231-7:它比Keter还糟糕!这难道不超非主流吗?

[Clef博士厌恶地将笔记本交回SCP-231-7。]

Clef博士:对不起,这里是欢乐基金会,不是非主流基金会。

SCP-231-7:所以你不打算[数据删除]我?

Clef博士:嗯,没。

SCP-231-7:……一次都不?

Clef博士:行了,到此为止。


[打鲨鱼中心的代表开门想走进面试间。然而他被一堵厚砖墙挡住了。墙上刻着这段字:“不行,我们大概是欢乐基金会吧,但我们也是有标准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