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郁岛██的少女 小川晴小姐的友谊
评分: +40+x

石榴俱乐部 会报

烟郁岛██的少女 小川晴小姐的友谊

2746


《菜品单》


【餐前酒】
清酒

【前菜】
汤豆腐
醋酱石榴
萤乌贼寿司

【椀物】
柚子汤

【向付】
石榴斑石鲷刺身,配山葵

【强肴】
石榴炉端烧

【米饭】
柴火米饭

【点心】
抹茶羊羹 蜂蜜铜锣烧




《食评》


一口清酒入喉,清润的口感带来了一副品尝美食的好胃口。

汤豆腐的顺滑浸入荧乌贼寿司中,组合出一种恬淡而温暖的味觉体验,与新鲜生滑醋酱石榴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两种不同的口感在舌尖交织,真是奇妙的体验。

承上启下的柚子汤十分爽口,为上一个佳肴的余温画上句号,也拉开了下一道美味的序幕。

石榴石斑刺身的味道非常微妙,初入口可能只觉略微的荤腥与不适,好似生啃活石榴。可一旦闭上眼,排除掉脑海里的视觉暂留,速切火燎的温暖搭配血腥刺鼻的生机,辅以高贵石斑鱼的风味点缀,唇齿间的石榴就好像重新活了过来,可谓无与伦比的体验。

这之后端上来的石榴炉端烧,则进一步将石榴的口感引入鲜活,初生火苗上蒸腾炉端烧如同被孕育的新生儿,古老的欣喜在唇齿间激荡。

柴火米饭为餐桌添彩不少,两款点心则为这份佳肴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介绍》


这次俱乐部的盛宴如此出彩,多亏了让石榴于酮体上绽放的小川晴小姐您。

芳龄19,血型是O型,全身上下只有些许肌肉和肌肤有陈旧的伤痕,想必是勤学苦练她那把心爱的太刀所留下的痕迹。身体简直就是完美,紧致的肌肉彰显着长期锻炼的强大,曼妙的身姿展示着独属于这个年纪的青涩美丽。

小川晴小姐来自烟郁岛最隐秘的府邸,是一名迷宫的代言人,宛如一道神秘的萤火飘至我们身边。一年前的那个夏夜,她正是在幽静的午夜找到了正走在京都街道上的我,自此开始我们的相逢。
当时的我惊讶至极,惊讶于她轻易就说出了关于我的一切资讯,更惊讶于能做到这一步的她,脸上的表情竟然如此谦逊。

当时的她在京都的街道上,就好像我一个遗忘许久的朋友,用轻聊的语调轻松瓦解了谍报身份带来的威压。
走到星夜下的十字路口,她在分别前向我许下一个请求,“能和做最后一年的朋友吗?”
我答应了这个奇怪的请求,她笑着转身消失在夜晚。

那是这一年里我第一次与她分别。

一年的时间里,她始终陪伴在我乃至整个俱乐部的身边。我们从之前的怀疑畏惧,到后来变得和她相交甚欢,时间的风中凝炼出友谊的结晶。
小川晴小姐还是保留了那股若即若离的神秘感,我们曾经邀请过她加入俱乐部,而她只是一笑置之。我们也曾试过狠下心断绝联系,但第二天清晨她还是照常出现在街边的早餐店。

渐渐地,我们才能清晰地形容那种感觉,那就是最质朴的友谊,抹去了前置的光阴,在这一年时间里构建的友谊。
她这位朋友不会过度介入我们的生活,更不会与我们就所谓“为什么”进行过多交谈,却也不会一声不吭地告别乃至背叛。她就像接起电话永远能喊出来的小聚的同事,亦像是边聊曾经地八卦边逛商场的同学。

在所有人都担心你飞得高不高时,她就是那位担心你飞得累不累的人。

这一年时间的经历就像凭空在命运中插入的友谊,因其突然而惊慌的是我们,她至始至终在神秘的面纱后保持着真心,宛如生命的馈赠。

待到一年过去,馈赠的计时便就此结束,我们才明白她所说的“最后一年朋友”的含义。

今天便是这一年里我第二次与她分别,也是最后一次。

《烹饪时分》


小川晴小姐的太刀名叫“葬火”,不甚了解相关知识也就无法专业评议,但看上去很是契合主人小川晴,是一把肃穆的好刀。

今日的石榴料理,则是由小川晴小姐操作这把“葬火”,现场亲自完成。而作为食材的,正是她自己。

其他食材被陆续端上桌,小川晴则赤裸着跪在桌上,自然地展示着自己的身体,然后将“葬火”贴上自己纤细的肌肤。

那把太刀在小川晴的手中,时而像一柄厨刀,时而像一把雕刻刀,时而又像真正的武士之刃。而正在被利刃切割的她,脸上露出了无比专业的神情。从偶尔闪过眉梢的紧皱中你仿佛能够体会她正在承受的巨大痛楚,但那种面容的扭曲只有一瞬,便会马上回归泰然自若与专心致志的神情。

若遇脂膏,便以刀尖轻佻;若遇经络,便以刀刃快斩;若遇骨骼,便以刀背重破。肢体如蒲公英般飞扬,石榴自从中绽放。

她以这种专业的精神贯穿整道石榴的制作,自己动脉中的血液飞溅、骨髓溢流也毫不在意。而就在这期间,那把葬火确确实实染上了血,血又燃起了火。灰红的火焰在切出的石榴上燃烧,令我们惊讶的是这一焯火竟然就是对石榴的热处理。从空中落至碗碟中,从生鲜到熟食,醋酱石榴、石榴斑石鲷刺身、石榴炉端烧依次成型,只需额外的稍加点缀修饰即可开宴。

纷飞的烹调以一种烈火焚身的构图画上句号。小川晴高举葬火,然后自竖直仰望的口中一举插入。太刀贯穿主人的口腔,直插到底,镂空的胸腔与腹部中可以清晰看见这把利刃。她的残骸就宛如一尊血腥的艺术品,定型完成的那一刹那便被灰红色的火焰吞噬,归于灰烬。

那一缕火焰升入天空,直到我们宴席结束才最终散去。她曾经对我们说,只要最终在朋友的身边,以最自然质朴的方式被自然燃尽、被伙伴吞食,就能迈入生命阶段的全新阶段。我不知道这是否正确,但在宴席结束时,我仿佛听见了那团即将飘散的火焰中,低声满足的一声“谢谢”。

这是我见过最壮美的石榴烹调,也是令我记忆最深的一段友谊。


(记录:秋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