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汤来图书馆
评分: +9+x

2018/07/29

Site-CN-10天津分站的炼金学术部部长蓝金文叫来了特工汤桀,这俩人鼠头獐脑的,这不,一上来蓝金文就说:“老汤啊,我有件事想求你哦,帮我办了,必有重赏,咋样?”

而老汤毕竟不笨,不会表现出见钱眼开的态度,所以答到:“什么事啊?您都来求我啦。”

“就是去图书馆给我偷几本书,咋样?先保底1万,成事儿之后,再加4万。怎么样?”

老汤琢磨了琢磨,去图书馆“偷”东西可不是小事,但他紧接着明白了这是去“借书”,然而虽然表面没显示出见钱眼开的态度,可心里已经痒痒喽,5万块,顶他一个月的工资。于是哦呢嘛啦了几声,先向老蓝要了那1万块钱,便去了。他也清楚,老蓝没给上级说这事儿,他们这是私事儿,如果被基金会知道了,两人都会有麻烦的。

老蓝已经找到了通往图书馆的密径,而汤特工毕竟是去这个图书馆借书,便备了把手枪,拿了些借书用的钱,进入了里面。

那图书馆的书架仿佛比珠穆朗玛峰都还高,上面有一大堆密密麻麻的文件夹,搞得老汤头皮发麻的,他知道,他要赶紧找到讲解员归档员,但他只看见了整理员,他们像蜘蛛一样在书架上攀爬,整理着那些书籍。老汤走着走着,碰见了一个人,一个真正的人,待仔细看时,他披着一个奇怪的灰色斗篷,背部画着一个攀爬在竹子上的竹叶青,他留了个有点乱的黑发,而这个人,正在拿一个类似手机的东西拍那些书籍。汤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明白了这是红皮书计划成员组织“竹叶青之手”的人,那斗篷,是个异常,可以防止被图书馆感知到,自然,讲解员就不会阻止他了。

而他也注意到了老汤,两人的目光交织在了一起,两个人都愣了一下。先是竹叶青之手的那人说到:“哦,是基金会的啊。”

老汤此时正急着找书,于是就问了一下这个人他要找的书在哪。这人便也挺好,指了指,说:“我给你带路吧,我曾经看过它,至今都还记得。你叫我老瑶就行。”

“哦,好的,老瑶,谢谢。”老汤笑着答道,心想应该不会有什么陷阱,这从老瑶的表情上就能看出。

他们走了快半个小时,这可把老汤的心弄急了,他们上头不断有整理员“飞过”,而这密密麻麻的书籍也让老汤有些头痛,感觉快睡着了一样,这样便一直走呀走,从9点走到了10点,从10点走到了11点,从11点走到了12点,终于,老汤撞到了前面的老瑶,差点把老瑶撞倒,老瑶缓了缓,便指着堆书说道:“你要找的书找到了。”

这句话把老汤震醒了,连忙感谢道。而老瑶则口中念咒,使用奇术把那文件夹给取了下来,指着这个文件夹说道:“你要知道,这是我最有记忆的一个了,我上次看它是在3年前,但现在还能背下来些。”

老汤赶紧把文件夺过来,找了张椅子就坐下,似乎忘了老瑶的存在,他一翻开,便感到惊奇。老蓝要这玩意儿干啥?

“好家伙,原来你们在这儿啊。”

他就这么想着,突然一声尖叫打破了沉静,一个棕袍法师叫到,老汤在没看清他之前就被老瑶抓住手拽着跑了。

“他妈的,还跑!”

呼的一下,一个火球砸了过来,老瑶紧拽着老汤躲了过去,这个火球在落地前立马消失了,他们也知道,如果这个火球落地,那么就是破坏图书馆,自己就会变成图书管理员

“他是蛇之手的,操。”老瑶赶紧爬起来,又拽着老汤跑了,“他妈的。不过没事,他不敢搞太大的奇术。”

这可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唉,等等,我没给归档员办图书卡,我要是出去了那我不是会变成图书管理员啊我曹!”

“没事,我有借书卡。哎呦我曹!”说话间,又一个火球擦肩而过,两人的头发因为火球的高温而卷了起来,和上个火球一样,在落地之前消失了。

“他妈的,他是想烧了我的斗篷,这样管理员就会找过来,日!”说话间又有一个火球砸了过来,两人一趴,在火球在头顶上过去,这次更近,甚至老瑶的头发进了火球里,火球还是一样,在落地前消失了。

“跑!”老瑶赶紧拽起老汤,“这附近有个通往甘肃的密径。”两人向右一个转弯,躲过了另一个火球。

此时不知是巧合,还是幸运女神保佑他们,他们来到了一个归档员的小柜台,老瑶便说:“好了,这儿没事儿了,他不敢在这打人。”

这个归档员没有眼睛,手臂像触手一样,它接过借书卡和文件,做出了一个很奇怪的动作,仿佛他天生就没有骨头般,然后它往一张纸上用羽毛笔写了写,画了许多鬼画符。而那个蛇之手的人呢?早就赶到了这里。但他也不敢在这里打他们两个,因此只能收手。

“他妈的!”这个蛇之手无力地骂了一下。他已经准备好追他们的架势了,并且周围已经有同伙过来了,他们已经被包围了。

老瑶念了念咒语,他感知了一下周围的人。

“除了前面这个,密径旁边还有一个,另外还有一个在咱们左边跑过来。”老瑶说道。

老汤倒已经完全不惊恐了,因为他已经用老瑶的钱办了借书卡,虽然只有3个月,但这3个月已是能找到密径的,毕竟密径不会自己消失。

“跑!”老瑶喊道,他们俩也开始跑了起来,此时老瑶已经有些清醒了,而那个蛇之手的则非常被动。

“只有100米,前面左转!”老瑶接着说道,而那个蛇之手似乎觉得自己已经脱离归档员的“视线”了,便又开始念咒。

“疾!”这次不一样,一股怪风向两人冲去,直接把两人吹倒,就在此时,一个火球向他们砸去,老汤一推老瑶,两人侥幸躲过,一样的是,火球在落地之前消失。

老汤定睛以来,前面还有个人,这人,也肯定是蛇之手的,两人只能在那个蛇之手赶到路口前先跑到路口。

“哗”的一声,一把剑从楼上飞下,这是另一个蛇之手,而这剑在碰到地板前就停住了,两人飞奔了起来,终于到了路口,而那个蛇之手也赶到了。

老汤想都没想,一把把老瑶踢了过去,直接砸在那个蛇之手身上,那三个蛇之手和老瑶愣了一下,老瑶直接压在了那个蛇之手身上,磕破了鼻子,老汤趁此跑向密径。

“你妈的曹生!”这是老瑶最后的呼唤,紧接着他就被那3人扣住了。老汤在跨进密径前回头看了老瑶一眼,发现老瑶并不老,似乎只有20出头,脸上的五官非常好看,皮肤也不算黑,披上那灰色的斗篷,竟有点帅气。但老瑶可对他们不感兴趣,他只对钱感兴趣。


在他跨出密径后,来到了甘肃的天水市的一个小巷子里,现在是中午12点半,但街道旁依旧热闹,老汤不敢松懈,抓紧又跑了起来,这使得他在人群中有些突出。待到跑了10多分钟后,他终于觉得自己安全了,接下来就是回天津的事了。幸好国家在这里修了条高铁,这下他可以做高铁回天津了。

等老汤回到Site-CN-10天津分站已是深夜了,但仍有许多人在工作,他跑去找到了老蓝,老蓝欣喜若狂,一把夺过那张文件,爱不释手的,老汤很是不解。

老蓝也没忘了给他那剩下的4万块钱,老汤把钱揝在手里紧紧的,把拳头舒过来,笑着说道:“老蓝,这哪行啊,1万就够了哈,能给你办事就很不错了哈。”

老蓝也笑道:“你说什么呢,你去办事,应有得赏的,怎么能不要了,赶紧拿着吧。”说道便使劲儿把钱往老汤手里塞。

老汤连忙把钱踹到兜里,谢了又谢。出了办公室门后又骂了一遍老蓝,这才回去。


第二天老汤准备去要自己这个月的工资,但立马闯进来了个人,他立马认出了是一个内部安保人员,就是跟监察处差不多的,这可把老汤吓得屁滚尿流的,赶忙上去搀扶。

这个人蒙着面,带着墨镜,比他高出近一头,一身黑衣披上,竟有些盖世太保的味。紧接着他坐在老汤房间的一把椅子上,开口便使老汤吓得魂飞魄散。

“我听蓝金文说你昨天偷偷去图书馆了,是吗?还借了本书?”

“是……是……是的。”老汤吓得不轻。要知道,这轻则降级,重则D级。于是他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咽了一大口口水,说话都有些结巴。

“是嘛,挺诚实的,这样吧,见你只是第一次犯,你就拿12万来赎你命吧。”

“啊……啊,十二……十二万?”

“怎么,不行吗!”这人怒吼道,站起身来,似乎要把老蓝杀了。

“您……您先等等,我……这这这这就去拿!”老汤怕死了,他脑子一糊,想到12万而已,总比没头没脑的死强。

“您数数。”老汤把那12万奉上,那人就一把抓了过去,便要走。

“爷,您等等,昨天是蓝先生给……给了我5万我才去的啊。”老汤最后辩解道。

“5万?他妈那是给你的本月的工资,傻逼!”说着,他便拿出记忆删除的喷雾,喷向老汤,老汤瞬间昏倒在地,老汤再也记不得这些事了。


那人走向蓝金文的办公室,一开门,便看到老蓝和Dr.Destroyer(刘洪宇)在聊天。小刘便被吓了一跳,而老蓝却拉了把椅子,示意让那人坐。

那人笑着说道:“这不好吧,我待会再来,你们先聊哈。”

老蓝道:“没事儿的,哎,老韩,这是小刘,我的部下。小刘,这是老韩。”

小刘这才有点缓身,连忙说道:“韩爷好!”并连忙鞠了个躬,那腿也有些打弯,似乎要跪下似得。

那人原来姓韩啊,老韩就说道:“那那12万呢?”

“就在这儿就行,还是那样三七分。”老蓝说道。这个三七分指的是老蓝七成,老韩只能得三成。

“不过那玩意儿借的书咋弄啊?”老韩问道。

“管我鸟事。反正最后是他变成那啥图书管理员。赶紧分钱吧”

就在老韩把钱拿出来的时候,小刘赶忙笑着插嘴道:“哎呀,蓝部长,您怎么只能占三成啊,依我看,您跟韩爷对半分儿最好。对吧,韩爷。”

老韩便喜笑颜开,虽然遮着黑布戴着墨镜,但仍能看出他心里乐开了花,他的钱从3万6涨到了6万。他知道小刘是知道这三七分的,所以他开始有点喜欢小刘啦。

而老蓝虽然得了6万,赚了1万,但仍然很生气。只不过要是明面说出来,那多丢脸啊。

小刘是知道那三七分是老蓝七成、老韩三成的,而老蓝是小刘的直系部长,但他依然这样说。所以小刘为何这样说呢?请听下回分解。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