层流--其七
评分: +30+x

“10欧元,我赌他不会去拿盾牌。”鼻梁上有着V型疤痕的特工和他的两名队友站在第三层瞭望台上,俯视着由木版拼接而成的巨大杀人屋kill house。下方,码放着各类武器的桌子旁,Leazov正在和别人商量着什么。

“10欧元成交。但为什么要赌他拿不拿盾牌,而不是他能不能冲过这间屋子?”尖声尖气的吉普赛人戏谑地笑了笑。

“很简单,只要他带着盾冲进去,那就是德国,法国或者俄国军营里出来的。反之,就是英国和美国的——看吧,即使你不告诉我们偷看到的文档,我们也有的是办法。”

下方的桌上,摆放着10寸和14.5寸两种规格的SIG-516步枪,Leazov毫不犹豫地抄起了前者,理了理背心肩带,朝着索降台的梯子走过去。

“我赢了,卡修少尉,现在请交出你的钱包。”

名字叫卡修的吉普赛人不情愿地将钱包扔给疤痕男,然后说:“20欧元,我赌他冲不过这幢杀人屋。”

“你居然抢了我的选项啊,行吧,那我赌他能过,大不了再给你10欧元。你呢?文森特?”

“这次我不参加。”随着杀人屋内闪光弹的一声爆响,文森特·吉博德少尉的注意力重新放在了杀人屋上。

胸前和头上贴着靶纸的塑料假人纷纷弹起,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又被两发子弹击倒,人们几乎不会注意到,假人的臂弯下夹着一把小型彩蛋枪,当头上的光电摄像头捕捉到人影的时候,彩蛋枪就会在1秒钟后发射。当然,接收到巨大闪光的时候,发射时间也会相应地大大延长。

“三楼清空,向二楼推进!”有序的两连短点射停息了数秒,又开始砰砰作响。三人聚精会神地听着,等待SIG-516的枪声被彩蛋发射器的声音打断。如果Leazov一脸狼狈地出来的时候身上涂满了绿色颜料,那就证明挑战失败,成绩完全作废。

“二楼清空,向一楼推进!”卡修和莱亚尔——也就是鼻子上带伤疤的特工一脸失望地啧了一声。文森特笑了一下:“别急,一楼还有惊喜,这是真正验证他有没有经过基金会训练的时候。”

快速冲下一楼,Leazov顺带换了个弹匣,此时在他面前的是一个长长的走廊,两侧是整齐排列的门。而他在此之前接到的指令是“快速通过,不要停留”。

Leazov以平稳的小碎步前进到走廊中段,就在他疑惑前方还有什么东西的时候,后方的几扇门被轰的一声撞开。

逼真的塑胶章鱼触手近在咫尺,内藏的机械骨架如赋予了其生命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Leazov的方向刺过去。同时,前方的触手也破门袭来,留给他的时间极短。

Leazov并没有表现出莱亚尔三人所期待的慌张失措,他做了一个漂亮的转身,将身子横过来,拔出手枪左右开弓,将最近的触手一一击退,紧接着端起步枪打掉前方远处的触手,且战且退,最后冲出杀人屋,计时器停止。

莱亚尔与卡修惊愕地对视了一下,前者从钱包里又抽出20欧元,后者悻悻地把它收了回来。

“三楼没有问题,接下来是二楼。”教官开始例行检视每一个橡胶假人上的靶纸。在CQB过程中,击中目标固然重要,但如果无法致死,那么清理速度再快也将是无用功。法国分部的训练场定下的规则是:如果击中非立刻致死区域(如手臂,腿部和下腹部),则罚时3秒。对于打算在排行榜上争分夺毫秒的众多特工来说,这足以让他们掉出前10名,无缘于在女研究员面前出风头。

教官在二楼的最后一个靶子前蹲下,他注意到,每个靶子的头部无一例外地都开了一个新洞。

“二楼没有问题,清空。”教官站起来,拍了拍手,“我注意到所有靶子都中了三枪,胸部两枪,头部一枪——你补枪了吗?我指你在已经击中的时候。”

Leazov默不作声,点了点头。

“非常标准的做法,不错,但是特定的情况下补枪是不允许的,希望你注意一下自己的习惯。”

最终结果确定,并且打在了排行榜上:第二名,33s 45.467,与此同时,第一名是33s 45.115。

“为什么排行榜上的都是双人甚至三人一组?而我只是一个人?”

教官瞟了一眼Leazov:“这个杀人屋,是根据我们法国特种部队的战术精心设计,并且按照分部现状改良的,也就是多人持盾推进的战术,跟你们美国人的快进快出战术差别很大,甚至很不友好。”

然后他接过Leazov手中的步枪,做起了检查:“所以我才在这之前反复询问你,是否真的要自己一个人冲进去。幸好技术过硬,不然就又给那帮人添笑料了。”

“所以,我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Leazov试探性地问。

“当然不是,一直以来很多专业人士都想来单人挑战,但是都灰头土脸地出来了,即使成功也无法跻身前10。只能说你非常出众,很高兴认识你。”

Leazov舒展了一下身子,进入了前往医疗区的电梯,他打算看望一下醒来的SKY。

“第二名,还是solo,这货还不赖。”文森特赞许地点了点头。

“但是还是比我们慢几百微秒。”莱亚尔保持着不屑的态度。

“让你一个人冲进去,怕不是一楼都过不了。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很好的对手。走吧。”


SKY坐在床上无聊地抠着脚指头,直到Leazov出现在病房门前。

“你还活着啊?”护士全部走出房间后,SKY头抬也不抬地说。

“当然,‘他们’似乎还不清楚一切。”

“那两傻缺儿呢?”

Leazov摇了摇头。

“那真是炸了庙了,年纪轻轻的。”

“不,我指他们失踪了,不在这里。”

SKY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去:“接下来怎么办?什么时候再进宫?”

“他们已经接受我们,但主管的意见是我们得抽空帮他干些活。”Leazov在病床的另一头坐下。

沉默了一会儿,他又说道:“不过这样下去始终都不是办法,从现在开始我们得收集情报,创造一个‘离开’的机会。首先,我们得见一下长期借驻在这个站点里的中国分部特工。”

“你这是嫌死得不够快啊。”

“但这是唯一出路”Leazov看了看手表,差不多到了会面时间,“看你也恢复得差不多,别再装病了,干正事。”


“这就是我跟你们提到的两名同行。”

随着会议室门的开启,坐在桌子旁的一名中国特工站起来,敬了个礼。

Marcus博士收拾一下文件,准备退出会议室:“接下来的时间,我就不打扰了,你们好好交流一下吧。”

两人面不改色地坐下,但是SKY禁不住颤抖的右手将他的紧张展露无遗。

这名特工仔细打量一下SKY,试探性地问道:“我好像认得你,你是……孟萧然?”

SKY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这名平头特工说,“我认得你,13年,湖北郝店训练场,还记得吗?”

两人稍微对视了一下,表示有些疑惑。

你们的训练结业对抗式,考官是我和藏锋,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们!”平头特工站起来和两人握了握手,“先说一下我的称呼,你们可以叫我罗安,英文名Andros。”然后他的目光转向Leazov:“那么这位是……”

“谢莲司。”Leazov回答。

“诶?那我也认得你,你就是当时那位从美国来的。但我记得谢莲司……好像不长这样。”

Leazov用手在脸上比划了一下,罗安一下子便表示理解:“懂了,易容术嘛。”

三人坐下,Leazov示意SKY尽量少说话,他打算从这位叫罗安的特工开始。

“你们现在还隶属于52站么?”罗安问。

“当然,两年前至今都是如此,理论上我们一直都接受丁主管的直接指挥。”Leazov走出了第一步棋。

罗安面色开始沉重起来。

“你们不容易啊,52站和兄弟站点21站出了些事情你们清楚不?”

“这个真不知道,我们一直在执行上头下达的命令,这方面没想太多。”

罗安说:“其实我们也只是听了一些传闻而已。52站的前任主管——也就是钱震行先生出了些问题,具体什么问题不清楚,但是可能会牵扯到你们的上司丁主管,他现在正在接受调查。”

Leazov皱了皱眉头:“按理来说,出了问题不是应该把我们召回吗?为什么反而把我们派往法国?”

罗安耸了耸肩,并投来询问的目光:“哎呀,这就得看你们是来干什么的了。”

Leazov不紧不慢地回答:“这个恐怕不方便,按条令我没有权利告诉你们任务内容,你们也一样。”

罗安大笑几声:“可以理解,可以理解。我也是去年5月才被派来这里,还被逼着学了半年法语。是真他妈的难学。”接着,他又说道:“丁主管被‘准双规’后,你们的新主管换了,我看过红头文件,叫刘宇奇。你们的新任务大概是他下发的,继续没完成的任务也不奇怪。”

Leazov又说道:“你说的那个藏锋,他现在跟你一起吗?我感觉今天能在这里看见以前的考官,搞不好能买彩票。”

“啊,他不在。我们每两年外派25名特工进行国际交流,去年刚好抽到了我轮换而已,他现在人还在广西。”

Leazov假笑了几声:“25名同志,不错,这样到哪儿都不会无依无靠的。”

“当然啦,交流委员会就是用来干这个的,基金会全球化的趋势嘛。”

事已至此,Leazov觉得已经没有聊下去的必要,他又假装看了看手表,然后说:“行了,主管还给我留了点事情,他特地想让我跟他合作一下,就不奉陪了。我们晚饭的时候跟其他24名同志见见面可以吗?”

罗安起身:“当然可以,忙你的去吧。”

出了会议室,两人就这么默不作声地走着。

是什么东西令人事变动变得如此血腥?以至于要对两名不知情的外派特工进行处决?这是两人在反复思考的问题。但越是深入地想,事情在脑海里只会变得越发扑朔迷离,情报终究还是太少。

而不等两人理清思绪,他们在法国分部的第一个任务,落到了他们头上。

“刚好,我想请你帮个忙。柯林·斯蒂格博士,这是你要营救的目标。”Marcus主管将文档推到了Leazov面前。

“地点是鲁埃格自由城郊区的特利镇附近。12小时以前,他给我们发出了求援信号,很快又失去了消息,推测是MC&D的人已经把他截胡了。你得带领一批人马上行动。”

Leazov看了一眼Marcus:“他有什么诉求吗?”

“没什么,就是常规的庇护啊,技术出卖啊之类的,Alexylva大学教授们的常规操作。这不是重点。”

“人力和资源情况?”

“会有三个小队,共66人。我打算让你领导其中22人。有轻型车辆,自动武器,爆炸物,非致命装备,各种小玩意都配备齐全。”

“很好,敌方呢?我在这上面没看见敌方势力分布情况。”

“不明,不过按评估来看的话,敌方无装甲载具,仅有几辆民用车,武器按最高水平预估,也只是携带自动武器和爆炸物而已。很简单的任务。”Marcus博士伸了个懒腰,然后说,“作为我对你的看好,我会给你分部站点里水平最高的三名特工,他们身兼机动特遣队队员和外勤特工二职,都是待人非常友善、非常专业的伙计。”

“名字?”

“文森特·吉博德、卡修·吉赛尔和莱亚尔·勒克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