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对敌政策第七版(总第10次修改)》战术动作若干问题的最终决议:一切攻击应先从左勾拳开始
评分: +126+x


SCP基金会CN分部指挥部文件




SCP基金会CN指挥部[2019]1号



关于近期所提交的战术动作问题的若干决议


尊敬的各站点,各基金会中国分部员工:

在对比近期各站点提交的年度工作报告与各项数据后,经SCP基金会CN分部指挥部商议,由SCP基金会CN分部5级人员最终决定。现认定报告中呈现的:“使用左勾拳进行初始攻击”对比“使用右勾拳进行初始攻击”人员伤亡率差异属实。经SCP基金会CN分部指挥部商议,由SCP基金会CN分部5级人员最终决定,以减低人员伤亡率与提高任务执行效率为目的,现做出如下规定:

Ⅰ.一切攻击应先从左勾拳开始;(即除必要防御动作外,一切理论上可以对敌造成伤害的行为都应在已经对敌使用左勾拳后进行。本条目的执行情况将由人员所佩戴的个人系统所记录,并计入月末考核以及年终评定。违者将受到500-1000元不等的罚款)

Ⅱ.……

Ⅲ.……

SCP基金会CN分部指挥部
2019年2月4日


混沌分裂者卧底


从站点大门进入,一共需要经过五处门禁。其中三处涉及个人定制的特殊检测系统。

站点每日的工作从早上八点开始,正午十二点三十五分从工位离开前往食堂集中用餐,有特殊情况无法前往的员工需至少提前两个小时向其对应的负责人提交申请。下午的工作从两点三十分开始一直持续到晚饭时间六点十分。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每个月不同员工有固定的休息时间可供调节,其时间的规定甚至精确到了分钟的程度。

“这个组织的每一项都精密若齿轮一般,”这位新晋的混沌分裂者特工蹲在站点的厕所中,用特殊仪器向组织汇报自己这些天的观察所得。他的目光瞥向一旁的厕纸,露出了一抹恐惧的神色。“甚至使用的厕纸如果超过八张,你的个人智能系统会像观测到火情一样给你的管理者发送消息;你的管理者会找到你的健康主管;你的健康主管会联系食堂负责人;然后让你的饭菜里面多出一大堆改善消化的奇怪玩意儿。”

“最近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事情吗?”对方显然是不太在乎他午饭吃了什么。

他看着这行传回的消息,斟酌着语句。

“有一件事情特别奇怪。”他如此回复。“他们最近正在大力推行一项新的政策,强制要求每位人员在对敌时首先使用左勾拳,不论你此前的习惯如何。”

他顿了顿,决定还是冒险给自己的上司一个勇于进言的好印象,便又继续写道:“虽然SCP基金会一直以精密著称。但我从观察当中看到的却是一个呆板、机械、不识变通的庞然大物。严密的制度带来的除了效率,还有近乎是官僚的一套体系。”

“但脱胎于这套体系的我们,却是在您以及诸位优秀领导的指引下,能够如见缝之针一般直取要害。”他没有过多思考,就将这尚不成熟的溢美之辞发了出去。

“特工,任务中请勿报告与其无关的个人评价。”他看着这行字心中咯噔一声,心想自己是不是玩砸了。

好在随即而来的下一条消息让他放宽了心。

“但你反馈的内容确实是事实,你的任务完成得很好。再接再厉。”对方没有说下去,但他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然达成。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这一句赞扬的。

“唔……”他伸了个懒腰便切断了通讯仪器。这次的反馈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就一边期待晋升的机会,一边开启一周新的潜伏吧。

“不知道这次的任务评价会如何呢?”他这样想着,想当初自己第一次汇报的时候因为不懂规矩可是被好生扣了一番绩效评分呢。

等会,他刚才结束的时候是不是没有加上Over来着?

《混沌分裂者任务汇报格式第三版》第五条:特工在汇报结束时需在句尾添加Over以作为终止标识,违者扣除当月工资10%(最高1000元)作为惩罚。

“狗日的官僚组织都一个样。”他愤愤地说,顺手扯了几张厕纸,不多不少正好八张。


站点文职研究员


“这是你这月最后一次应急技能考核了,好好表现。”一个字符拼凑的呲牙笑脸显示在她腕上佩戴的个人终端上。

“要你多嘴!”她涨红着一张脸,不断在手心写着人字。

“你的血压反应不太正常哦,是否需……”

“你说啥?”

个人终端的话音戛然而止,考核已然开始。一片漆黑笼罩了她的视线,静得能够听见她自己的心跳。

渐渐地,从眼前的黑暗中出现了一间办公室的模样,只是萧条至极。散落的文件、烧焦的办公桌和未干涸的血迹仿佛上演着一场末日之境。

“呼……呼,这只是模拟,这只是模拟。”她试图平复自己的呼吸。在基金会最新的神经接入科技支持下,不论是视觉上的场景还是五感的模拟都能尽可能贴近现实。甚至体内部分激素的分泌都能够主观进行调控,从而让考核更加真实。

比如,就算怎么努力平静,内心总是有一股恐惧与焦躁混杂的不安感,

她小心地蹲在一张办公桌的后面,只通过有些模糊的玻璃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应急技能考核第一项:收集周遭环境资料。完成√”

“这次大概是敌对组织入侵这样的场景吗?”她观察着墙面上的弹孔,很明显是有人从办公室的正门突入后对着这里来了一场近乎屠杀的扫射。她的脚动了动,似乎踢到了某个柔软的物体。

“糟了。”尽管大脑已经有所预感,但身体仍本能地低下头去。

那是一张被弹片模糊了的脸,遭受火焰熏黑的肌肤皲裂露出鲜红的嫩肉,干涸的血浆将地面的细尘凝固成板结的黑色污物。但生命仍未从它的身躯中流逝,它的嗓音发出如同坟墓中的暗鸦一般的尖利声音“疼……好疼……”

它的手中紧紧握着一张基金会的身份识别卡,她并没有在自己的身上找到这样东西,显然是要她取下来了。

“糟透了……”她紧闭着双眼,用颤抖的手捏住员工卡的一角。她狠下心使劲一抽,居然没有抽动。

她睁开眼睛,却对上了一双无神的血目,它那没有焦点的眼睛却笔直刺向她的心灵深处,似是要叩问生命的残酷。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入侵者随时会通过监控系统察觉到她这条漏网之鱼,她先沉不住气,双手合力将那张身份识别卡拽了下来。这样的角力显然超出了对方支离破碎躯体的承受能力,一股污浊的血液从它手臂的伤口中溅射了出来,一行血泪从它的眼角缓缓流淌而下。再察看时,却已气绝。

“应急技能考核第二项:情绪波动峰值不超过±5.0。进行中……”

她大口喘息着,感叹自己这半个月来的恐怖片没有白看。拿到这张身份识别卡,至少就不会出现上一次被人堵死在大门口的惨剧了。她看着地上那死不瞑目的头颅,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竟一脚将它踢开,好生出了口恶气。

放低姿态小心地在办公室移动着,期间还获得了一张本层的地图。上面显示这间办公室离站点的大门距离不过400米。只要穿过门外的走廊左拐,就可以顺利地离开了。

这让她极大地放宽了心,看来站点主管是看不下去她每次考核垫底,给她安排了个简单的题目。这比起什么Keter级项目收容失效、站点火灾、地震塌方啥来得实在是轻松加愉快。

至少在听到那该死的脚步声之前确实是这样的。一个身着黑色轻型装甲的特工踏着规律的步伐走进了这间并不算宽阔的房间之中。他先是环视一圈,然后低声地说着什么。

她捂着嘴躲在离门口最多两三步的一张桌面下,竖起耳朵聆听对方的话语。

“是,这层只有我……,暂时……异状。我等搜查完这里就去……汇合。”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步子随着声音运动,转身就要走出这间办公室。

“我透你妈的左拳啊啊啊啊啊啊!”

她用力地一拳击向对方的后脑勺,砸得对方一个踉跄向前跌去。就在对方还未反应之时,她顺手握住了对方后腰上的一个握把,随即抽出了一把雪亮风快的匕首。

她用力刺向对方脑后装甲的空隙之间……

一切场景都破碎在此时。眼前渐渐出现了站点安保检测点的景象。

她惊喜地从形似一张床铺的测试仪器上直起身子,任谁也挑不出她这次测试的毛病。也就意味着她的工资在这个月终于有了长足的增长。

“哼哼~”她哼着小曲,鼻子翘得老高。

“恭喜你……”她的个人终端拖着长音,“不合格。”

“对啊对啊,我厉害……啥????”她激动地一拳砸在测试仪器上。“我他妈不是先从左拳开始的吗?”

“应急技能考核第一项:收集周遭环境资料。完成√”

“应急技能考核第二项:情绪波动峰值不超过±5.0,峰值:4.2。完成√”

“应急技能考核第三项:所受伤害不影响基本行为能力。完成√”

“应急技能考核第四项:获取钥匙脱离相关场景,击杀唯一敌人后可顺利完成√”

“应急技能考核第五项:一切攻击应先从左勾拳开始。左勾拳攻击弧度小于60°判定为左直拳。失败×”

“你妈的,为什么?????”

“顺便,毁坏测试仪器,这个月工资、下个月工资、下下个月工资没了。”


中国分部指挥部


“貌似大家都对你的新政策意见很大呢。”厚厚的一沓资料被扔到了办公桌上发出了惊人的声响。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封面上用加粗字体写着的“关于驳回《基金会对敌政策第七版(总第10次修改)》意见书汇总

“怕啥?这种人击毙就好啊。我的政策弄出来又不是为了给他们驳回的。”中国分部理论上的最高权限拥有者靠在皮质的太师椅上,一副老神在在的悠闲模样。“意见多,该杀。”

“但就算是我,”来人很自然地坐到了办公室的沙发上。“也没有看透这个政策。”他的目光霎时凌厉起来,“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想做什么?”██嗤笑一声,“还不够明白?希望他们每次攻击前先打左勾拳咯。”

这个回答显然没有让他满意,他的手抚摸着胸前的徽章,口气严肃。“我以中国分部伦理道德委员会常务审议员的身份行使基金会赋予我的质询权,希望您能正面回答推行《基金会对敌政策第七版(总第10次修改)》的理由。”

██仍是一副轻松的模样,只是同样将胸前的徽章显露了出来。

“所以说我最讨厌解释这种政策性的东西了,好像这玩意儿还能做多大的阅读理解似的。”██挪到办公桌前,双手撑着头。

“第一,根据实战数据显示,左勾拳能够比右勾拳对敌造成更大的心理落差,使用左勾拳至少能够延长敌方人员反应时间0.6到1.7秒。”

“驳回,”坐在沙发上的他打断了██的发言。“这一切是建立在出其不意这个基础上的。但如果把这个动作作为一项基本政策,在提前得知了这个动作的情况下。对方的反应时间不会有太大的变化,甚至略有缩短。”

“据我们的战术专家分析,紧急情况下用于对抗左勾拳及延续动作的应对方案不超过5种,这也意味着我们能够更加有效地掌握对手的行动方案,取得先手。而这仅仅是一个先手动作的变化,就能够逼迫所有同行组织按着我们的节奏走。”██像是早就预料到这个问题似的回答道。

“不过我们的特工大部分仍然惯用右手,更换先手战术动作会导致特工的不适应从而降低效率。”他仍有质疑之处。

“所以,”██从颔下抽出一只手,有节奏地在桌面敲打起来。“我才将这条政策仅作为经济性惩罚政策,目的只是希望特工能够尽量在实战中使用这个动作。况且我们还提供了专门的培训,所以影响几乎在可控范围内。”

“第二呢?”

“第二,这条政策将作为一个测试,也希望能够就此看出基金会的研究员是否会对一些不甚合理的政策提出质疑。”██继续敲打着桌面。

“虽然我们并不鼓励这样的行为,但我们的决议难保会出现不合理之处。所以也需要执行者对这项政策提出反馈。我们希望通过这个政策来判断基金会是否真的是他们口中那个呆板、机械、不识变通的庞然大物。看样子,不全是嘛。”

“最重要的是,这是一条无厘头的政策。”██认真地说道。“正因为它无厘头,更是一条近乎死板的严苛规定,所以执行起来非常困难。”

“但基金会就是这样,它很多时候不合情理,它的决定大多不近人情,它有时甚至不会做出应有的解释。”██敲打的桌面的手停了下来,“但它绝不会轻易地行动。一旦行动,需要的就只是执行,服从,无异议。不需要更多的理解,更多的发挥。”

“你说它死板也好,官僚主义也好,但它却是保护人类命运至今的守门人。”

“也许在关键时刻,我们下达的命令不会贴心地附带说明。但我们需要所有人无条件地相信我们。相信基金会不会草率地对待任何一件事。”

“就算它的命令再怎么荒谬,你也需要铭记,我们始终坚持我们的信念:控制、收容、保护。”

“我最后强调一句:基金会从未,也永远不会提出无用的政策。以上,就是我对《基金会对敌政策第七版(总第10次修改)》的全部解释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