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是蘑菇
评分: +25+x

“奥诺维奇!奥诺维奇!等一下!”奥诺维奇听到身后有人在喊他。

奥诺维奇转过身来,那是他的朋友伊万博士,此时此刻伊万博士正在исследования-12的走廊上狂奔。

“怎么了?伊万?”奥诺维奇看着自己面前正大口喘气的伊万。他知道伊万平时都是喜欢做事拖拖拉拉,这么着急可不是伊万的风格,他隐约觉得有大事发生。

“奥诺维奇……别说话…先看看这个……”伊万的手里紧紧地攥着一个U盘。奥诺维奇把U盘插进了自己的平板电脑里,64G的U盘里仅有一个写着 Конфиденциально 的文件夹。奥诺维奇打开了文件夹,但是下一秒他就愣住了。

文件夹里存放着一张他从未在其他地方看见过的标志。三个箭头指向着一个圆形的中心,图片的下方还标注着:“SCP”这3个字母。

“SCP?这是什么?”奥诺维奇有些不解。他和伊万都是明斯克级的研究员,可是这种东西他听都没听说过。

“跟我来。”

伊万的办公室里不像那些基辅级的研究员一样乱糟糟的,他和奥诺维奇都是推崇简约风格,整个3mx3mx3m的房间内除了办公桌和必要的资料外,只有两盆摆放在窗口的多肉植物。

伊万从办公桌后的书架上取出了一本厚厚文件夹,并且从中取出了一张已经发黄了的4A纸。

“你知道冬宫事变吧。”伊万把纸递给了奥诺维奇。

“知道,沙皇的近卫军们打败了这些激进份子,怎么了?”

“你还是自己看看吧。”

奥诺维奇心里越发觉得不对劲,但还是应伊万的要求开始阅读这张资料。

“行动代号:浣熊。行动目标:暗杀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列夫·达维多维奇·托洛茨基 。”

伊万点了点头,“没错,你刚才看到的那个SCP就是这个行动的主要负责人。沙皇制一直延续下来全都是他们的功劳。他们跟我们一样,工作都是与异现象有关。”

“那么我们还真该感谢他们啊。”奥诺维奇苦笑着,但是几秒后他又意识到了什么,“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你也不会来找我了吧。”

“没错,果然是最懂我的朋友。”伊万诡异的一笑,“那么这群美国人千里迢迢的跑到我们这里来只是为了暗杀两个激进分子?他们难道不希望沙皇死在绞刑场吗?”

“你的意思是?”

“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直到我发现了这个。”伊万从文件夹里抽出了另一张A4纸,“列宁并不是哺乳动物,而是真菌。”

“SCP-RU-K-EX。目前已知的SCP-RU-K-EX个体被发现仅有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一人。但据推测,仍存活的SCP-RU-K-EX的个体数量超过……黑条?SCP-RU-K-EX的孢子会在空气中传播,如发现个体需立即处决?”

“是的,现在你该明白了吧,列宁这个人…不,真菌类才是这些人的目的。”伊万继续解释道,“目前整个沙皇异常特调处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这件事……”

“但,你知道吗奥诺维奇,就在昨天,SCP的人来找过我了,他们告诉我,他们需要找出剩余的SCP-RU-K-EX的个体,而不知道为什么,身在沙皇特调处的我莫名其妙地成了最佳人选……”伊万再一次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令奥诺维奇不禁地打了个寒颤。

“伊万,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可以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但这个呢?奥诺维奇?”

伊万从桌子下拿出了一本《帝国主义论》,书的封面上清清楚楚地写着“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

“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他们要我来寻找这东西。”在伊万说话的同时,4名安保人员已经出现在了奥诺维奇的视线里。

“看来你也是‘蘑菇’啊…….我还以为我们真的是朋友呢……你应该知道沙皇对列宁的崇拜者和布尔什维克份子的态度了吧。”伊万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奥诺维奇脸色惨白,他知道,伊万所说的全部都是事实。

“在把你交给SCP这些人时,不如先去一趟国家安全部?保安,你们可以把他带走了。”

奥诺维奇跪倒在地,4名安保人员强行把他架了起来,拖向了走廊的尽头。今天的исследования-12也是平静的一天。

那么,到底谁才是蘑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