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一场表演

%E5%90%BC%E5%90%BC.png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哒哒,哒嗒哒嗒哒哒嗒,啊哆滴哩哒,啊哆滴哩滴,啊哆滴哩哆滴哩啊哆皮哩哒!🎶啊嗒嗒嗒,啊嗒嗒嗒~哼,嗯哼……

……

……🎶基本生活必需品,那些简单的基本生活必需品1🎶……哦,在窗户边,穿过那片郁金香丛,在花园的柳树旁2……🎶在这纯粹想象的世界中,你将会3……哦……🎶我生来就是一只独角兽,巴拉巴拉,独角兽也和人一样4!啊哒哒哒,啊嗒哒嗒啊哒滴哩哒,呀啪滴嗒吧嘟滴哩嘟……🎶



……


我的老天,死着可真无聊。我想这就像……忽的一下,一切都消失了。什么想法都没有了。这很奇异,是非常古怪且不爽的经历,我想我不会喜欢这样的。嗯……



……


🎶她现在来到,被面纱笼罩……她行走,沿着过道……如此接近,她向我眨眼……而我认得这微笑……一只蜘蛛和我,还有苍蝇戴着白手套……等等!有什么遗漏了,但这场婚礼已经计划好5……

我快听不清音乐了。

🎶她怎么知道你爱她?她怎么知道她属于你?她怎么知道你爱她?她怎么知道你爱她? 她怎么知道你真的,真的,真的爱她?她怎么知道你爱她?你如何向她表明你爱她?她怎么知道你真的、 真的、真的、 爱她6

噢,抱歉!我太大声了……


🎶阳光照我肩能使我愉悦……阳光刺我眼则使我流泪7——

好的,我现在在哪里呢?不,严肃地来说我明显没有死。我现在应该是死得透透的,我想知道我有没有死。我没有死。我之前应该没有死去的经历,所以我也不是很了解死是怎样的,但此时明显我并没有死。我还活着。看,那是我的手指!嘿!那些是我的脚趾!这是我的脸,我的胸膛,我的头发——所有看得到的和看不到的部分都在它们应有的位置上,所以我确确实实没死。很好,我们知道了问题一,我到底死没死:没死。好,问题二。

……

嗯,问题二。问题二,Brainy在哪?Brainy他……下地狱了!问题一,Briany死了吗?检查一下。是的,Brainy死了。问题二,Brainy在哪?我来看看,没错——我的意思是,呃,Brainy确实在某个地方,Brainy在地狱里等待审判!啊慈悲的神啊,无上之主啊,请降下您那神圣的裁决,让我赎下所有的罪过,让我得到我的善行的回报,正因我总是一如既往地……敬奉着您……?

……

问题一,Briany死了吗?没有。问题二,Brainy在哪?不知道。问题二点五,这里有神吗?没有。这里会有神吗?不会。这里不是地狱。那从头开始,问题一,Brainy死了吗?不知道。问题二,Briany在哪?在一个空无一物、甚至连黑暗也没有的地方。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Briany 在这里,他对自己的想法感到无聊透顶并且很关心他到底在哪里。Brainy在哪?这个世界也许从来没有什么——!

等等。

集中精神……在这里……来一个……棒棒糖!! 哇噢!这里再来一个、再来一个、再来一个、再来一个!嗯,是猕猴桃西瓜味的,嗯嗯嗯,嗯嗯。问题一,Brainy死了吗?当然没有!Brainy他,事实上,正在享受着美味的棒棒糖!问题二,Brainy在哪?噢我很高兴你问我这个问题,你这棒小伙!你看……Brainy在他的脑内空间Headspace里!只属于我的脑内空间!问题三,Brainy是怎么到这里的?很简单!这是后备计划!我都忘了我这plan B了。Brainy当然不会输,Brainy从来没有输过。他不仅没有输,而且还占据了上风!他的躯体8不会腐坏,呃,除非他想这么做!来……来架自行车吧!转向右边,哼哼,转向左边,哼哼,然后再转再转再转再转向左边!耶!

如果没有Plan B,Brainy会怎么样?Brainy怎么能够不聪明9?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Brainy都是怎么快乐怎么来——因为Brainy的名字不是白来的,没错吧?他高速运转的天才头脑中已经设想好假如有一天他死去了,他仍需要一个容身之所。于是他收集了许多零落的肢体给自己拼凑了一个完整的新身体,让他现在仍可以作威作福。!没错!这就像给了我一个大别墅!还带有波波池!还有一大片地方——还是想想《罗拉克斯》10吧。那么!来首劲歌吧!噢,脑内空间,这难道是……你难道不知道我喜欢的是《了如指掌》11吗!算了,垃圾的躯体就会欣赏垃圾的音乐。不可否认的是我的快乐带着一些罪恶感,但现在我正要小小地放纵自己一下呢!

我完全忘记了我还留着这个后手,我之前管这个项目叫什么来着?好像是什么常用的词,我应该还记得。哦对,拉撒路12模型。还是带™的Brainy牌产品!这可是Brainy和一帮连浴室门都关不上的人共事时做的!Brainy太牛啦!Brainy就是帝王!不仅是Harding王,还是脑内空间的大师!在这里来个摩天轮!还有一架过山车和太空船!以及一个……朋友。

噢你好啊,Thomas Timothy Thompson。

“Brainy?”

是我!

“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的脑内空间,3T!现在有两种可能:一是你在做梦并且我真的在和你聊天,二是你已经醒了而这一切都是我臆想出来的。这很酷不是吗?

“Brainy,噢,你之前都没有带我来过这里!这实在是太棒了,我还没听说过你有一个脑内空间!这得要多少钱?”

不要钱。这是我自己做的。

“这实在是我见过的最最最酷的东西了!甚至能称它为酷都使我感到荣幸!你真是棒了,Brainy!”

我知道,你不需要再说一遍。

“你真是毫不谦虚。”

对,我还引以为傲——那个,3T,我接下来要说的事,呃,你可能不会喜欢听。其实我,已经死了。

“死了?”

对,绝对地死了。我拿了把枪对着我的脑袋,然后……!所以我100%地死了。

“哦我的天!”

我知道这听起来好像很糟糕,但我之前可是过得很不好,所以现在我感觉好多了,无论是死了还是其他什么。而且事实上,我并没有真的死去,还有了一个新身体。虽然看起来别无二致,但我有了一些避开麻烦的权力,你懂吗?

“那你为什么要做出那些事!”

嘘,3T,你还没让我讲到令人激动的部分呢!你看我现在在脑内空间里,而我的身体还不完全是……真的,所以我只能待在这里!这不是很酷吗?

“你为什么要sh—sh—sh—”

sh—sh—sh—试着把我的脑袋撬开?你会知道的3T,但你老是打断我,你应该知道我在说话时脑子会转得更快,所以请保持安静然后好好听我说,行吗?这里是我的脑内空间,对吧?通常来说这里的出口应该在梦境的起始处,但是我并没有在做梦,所以说……出口不知道在哪儿。对除我以外的任何人而言这是一件糟糕的事,因为这意味着你永远都无法离开这里了。但我可不是一般人,3T!我可是Brainy Brian!即使现在我身陷囹圄,但我还有妙思如泉涌的大脑,以及源源不断的锦囊妙计!我是说……噢天啊我说的太多了,抱歉,我实在是太兴奋了。我一兴奋就会忘了规矩。

总而言之,我的重点是人们不会相信这个梦曾经存在过,Brainy不可能会有一个脑内空间,你也不能在我已经自杀身亡的事实传播开来的时候让人们相信这个梦的内容。他们只会认为这是你编造的故事或者是因为失去了挚友深受打击而产生的幻觉。

但是请相信我,3T,我并没有死,而这也不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你只需要继续投身至你的日常工作,和以前一样尽心尽力地制作玩具。我还会给你更多的拥抱与亲吻并爱着的,Thomas。耐心等待吧,我们会再次团圆的。我有个计划,因为我不能再回到Wondertainment了——就像我之前想的一样,而且我很想试试看表演,所以这就是我接下来要做的,Thomas。我将过上充实的生活并且闯荡世界,下一次你就会在舞台上见到我了。我爱你如亲兄弟,你懂的。

祝我旅途愉快!吻别了,朋友!




3T一下子惊醒了。Wonder World!™从不会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但在这个点钟四周也是模糊一片、难以辨物。这里是一条长长的水道,他的床轻轻的晃动在与鱼同眠™Sleep with the Fishes™的溪流中,壁上发着柔光的卡通绵羊正一边安静地嬉戏一边闪烁着亮光。3T翻了个身把手探入水中,抚摸着水底满铺的柔软水草。他抓起一把水里的甘草™Sugar Weeds™ 塞进嘴里咀嚼,入口稍涩然后转甜——隐约有一丝柿子的味道。他回想着他的梦,这真的只是个梦还是如Brainy所说的一般?他在想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Brainy性情大变然后做出那种——他甚至不敢想象这个词汇,3T单纯的思想从未有这些恶行的概念。他探出头望向外面的城市景观,看到一些隐隐闪现的粉蓝色。对于一座城市来说这里的夜生活实在太少——人们都会乖乖地到点上床睡觉。

3T坐起来,心中一团乱麻。他知道这样不好,但他的思绪越来越乱了。在下一个停靠点,他爬起身走到岸上,伸伸懒腰打了个哈欠,想着现在应该临近午夜了。他走向门口的储物柜拿出自己的衣服(柜子没有锁,不过没人会偷东西,这里的人们都以偷窃为耻)。即使穿上它们毫不费力,但他仍然穿着自己的T字印花睡衣——那是大约一年前Battery送的礼物。他从大草坡上滑下,走过Wonder World!™ 郊外的姜饼屋公寓™Lifesize Gingerbread Houses™。街上没有汽车,但有许多闲置的碰碰车停靠在街角,于是他走在大路中央。他从未在这么深的夜里醒过,这让他感到很奇怪。不过他只是单纯地睡不着觉,并不是因为这种感觉。他经过了所有的糖果店、玩具店、迷你超市(你可以派遣小鼠仔去帮你采购物品)、过山车(通常是Flying Fire™的)和其它建筑。既有带着优美曲线的大酒店和矮胖简陋的汽车旅馆,还有富丽堂皇的高档餐厅和昏暗的苍蝇小馆,以及全多元宇宙最大的波波池™Multiverse's Biggest Ball Pit™。顺便一提这是货真价实的。这里昏暗的灯光模糊了所有的颜色,让这里染上一些寂寞的意味。3T从来没有见过这里如此空旷,只有一些闪亮的粉色和蓝色的球体((我希望我渴望,我把愿望寄予这13明明夜灯™Bright Night Lights™)高悬在城市上空,把光束打在楼宇上。没有任何图案,也没有任何信息,一切事物都只有形状和感想。3T虽然没有想象过他会觉得Wonder World!™ 如此陌生,但他浑身都感到不自在。他想要回到熟悉的环境中去。

最后,他来到了一幢公寓楼前,走进了里面一个点着灯的小门厅。他看着电梯门边上的按钮们——魔豆BillyBilly the Magical Bean,Sammich,惊奇MarvinMarvelous Marvin,Elepant,以及Percy Pinwheel。他摁住最下面的那个按钮并轻声对它说道:

“Pinwheel?我现在不太好。是我,Thomas。我想和我的朋友聊聊。”

他后退一步等待着回复,在门厅里来回走动着,手里拿着的衣裳也随着晃动而发出叮当的声响。无人应答。于是Thomas再次走近电梯门,再次摁下按钮说道:

“我知道你睡得不深,是那些风车太吵了吗?我只想要一些陪伴,拜托了。”

3T再一次后退,坐在电梯旁边的椅子上。如果还是没有回复,他想,那我就在这张长椅上过夜好了,带着的衣服拿来当毯子也不错。正当他放松身心、想要打个盹时,电梯门叮的一声开了,似乎在示意着他进来。他慢慢走入电梯间,门关上了。这台机械轰鸣着苏醒过来(其实还算安静),将他带到顶楼。当门打开时,3T听见许多风车一齐转动发出的声音。无数的风车布满了这个房间,它们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旋转着,发出了轻轻的啪嗒声。Percy站在屋后的角落里,只穿着一件睡衣,手里端着的托盘盛着两杯茶。

“那是洋甘菊吗?”Thomas沙哑着问道。他的双眼发红,脸颊凹陷。

捕梦网洋甘菊茶Dream Catcher Chamomile。Tee emm的。”

他接过杯子,小口喝着饮料。水温很适口,如同所有Wondertainment的饮料一样。3T知道Pinwheel会有这个仅仅是因为他喜欢喝。Pinwheel是枕头啄木鸟薄荷™Pillow Pecker Peppermint™忠实粉丝,甚至3T都知道她现在正在喝着它。她的寓所总是弥漫着一股薄荷味,如果她没有这无处不在的薄荷味她就不是一个糖果催化剂14了。Pinwheel坐在沙发上,拍了拍她旁边的位置,于是3T坐了过来,两人在昏暗中品味着茶水。

他们沉默着享受对方的陪伴和暖意,只有风车还在沙沙地转着。饮料喝完后,Pinwheel展开双臂抱着3T,他趴在她身上枕着她的右乳,闭上了眼睛。她身上的气味太美妙了,3T紧锁着眉头,身子微微颤抖。Pinwheel玩弄着他的头发,轻轻摩挲着他的背,蹭了蹭他的额头然后一吻。Thomas紧紧地抱着并回蹭了她,把脸埋在她的胸脯里。沉溺在这温柔乡里,他开口说:

“我不觉得这个世界是个快乐的地方。”

他们转过身然后深深地缠绕在一起,拍打着挤压着轻抚着无言地分享对方的情绪。她知道这时该拿他怎么办。有时3T会想Pinwheel比他还理解他自己。他起身望向她的双眼,虽然在黑暗中他只能看到她眼角反射的两点亮光。

“我想离开这里。”

“那你该去哪里呢?”

“……我不知道。”

他们呼吸着对方的呼吸,感受着对方的温度,珍惜着对方的陪伴。他们仿佛拴在同一根藤条上,永世不分,紧密依靠。Pinwheel和Thomas睡到了第二天,然后被Brainy去世的消息如连珠炮一样地轰炸。于是他们决定请病假。




“女士们先生们,让我们大力欢迎调皮的裸露的海洋女神——Nixie15!”

大红色的帷幕拉开,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玻璃水缸,里面有许多亮粉色和绿色的食人鱼在游动着。水缸上方的天蓝色跳板上端坐着一条浑身赤裸的人鱼,她戴着三个海绿色的镯子,背对着观众们。观众席上发出许多惊叹的“噢”和“呼”的声音,人们紧张地讨论着这接下来可能要发生在他们眼前的惨剧。

“大伙们别担心,Nixie可是一位极限逃生大师。我们以前见识过的。”

她转过身向人们挥手示意,抛了个媚眼,然后优美地往空中一跃。她的鳞片反射出虹光,在半空中旋转了三周后她落入水中,几乎没有带起一点水花。她甫一落水,躁动而贪婪的鱼群立刻包围了她,想要在这灯光聚焦的玻璃牢笼里大快朵颐。然而Nixie并没有停留多一毫秒,她快速地再次一跃而上,毫发无损。她又连续重复了几次这样的把戏,在每一次跃起时加上一些华丽的表演动作。一个穿着花里胡哨的表演领班悄悄地爬到了水缸的跳板边上,扔下了一个巨大的红色皮球,好似要打乱这热闹且和谐的演出。在这球将要砸向水面时,Nixie挥舞着尾巴把球打了回去,还顺带着把几条食人鱼甩出了水缸,在前排观众席上引起了骚乱。好在这些鱼都扎进了水缸边插着的木签上,然后一边的工作人员立刻着手烹饪它们,发出了刺啦的声响。

下落的巨球被越来越华丽的动作轻而易举地击打回去,逼近了站在跳板上的领班。领班的紫罗兰色眼睛盯着那球,直到它几乎触手可及——然后她用一根针刺破了它。随着一声巨响,许多的五彩纸屑飘散出来,还有一条身侧和鳞片都装点着鲜亮色条的黑色大鳗鱼出现了,它扭动着发出嘶嘶声(鳗鱼会发出声音?)。Nixie面色大惊,在半空中与这条滑溜溜的大蛇相撞,然后哗啦一下坠入水中。观众们因这惊奇的一幕倒吸了一口气。食人鱼们团团围住了她,人们只能从这凶猛饥饿的鱼群中瞥见几点那鳗鱼身上的闪光。整整四秒过去了,情况没有任何变化,台下的人们紧张得瑟瑟发抖,以为自己目击了一场可怕骇人的演出事故。突然,那些鱼儿开始旋转——并不是在游动着。很快,整个水缸都在旋转,里面的水洒飞了出来。Nixie从最中央处一跃而出,轻描淡写地甩下几条咬在自己尾巴上的食人鱼,然后再次钻入鱼群中。她醒目地在缸中游动着,那条鳗鱼则像一道闪着霞光的影子跟随着她。人们欢欣鼓舞,大声地喝彩,向着Nixie致以激动万分的欢呼。然而突然间,Nixie又面露忧色。

有什么东西把她的注意力从人们的欢呼声和掌声吸引了过去,那鳗鱼放弃了继续追她,而那些食人鱼群涌向了水中的那个黑点,然后——天啊,水怎么变红了?一只咬痕累累的留着长指甲的手冒出血液,挣扎着伸向水面拼命地想抓住什么东西。Nixie本能般地冲了过去,而不知情的人们还在大声欢呼着。她游向鱼群,一把抓住鳗鱼的后背,然后把它扔向外面的木刺上。这鱼挣扎了一会儿就没了动静。很快,有什么东西窜出了水缸。那是Nixie拽着一个穿着橙黑色条纹西装的男人,她正拿下(更像是拔下)那些咬着男子不放的食人鱼。

幕布因为紧急情况放下了。Nixie能听到领班正在外面安抚观众们。当她正在呼叫Dr. Tinkles时两个工作人员把她怀里的男子拉起离开,那男子浑身浸满了血,还刺在他身上的食人鱼尖牙疼得他喘息不已,他边咳嗽边大嚷大叫着:

我很抱歉!我很抱歉!我不是有意打断你们的表演的!你们很棒,你们——咳咳!——都很棒!请继续保持!噢,我的老天啊我嘞了个去!我真的,很——额嗯——抱歉,胡说!胡说八道,藤壶,可丽饼在球棍上,叫我在星期天,让我去看医生!

这个挣扎着的男人还在呻吟着什么,而两人正将他带离帐篷走到马戏团里。Nixie也起身离开这里,来到旁边的房间,爬到了一张椅子上。那个混蛋刚刚毁了她的演出,到底什么样的蠢才会这样突然间出现在你的水缸里啊?还蠢到把自己传送到一群吃人不眨眼的食人鱼里?这时一个五官颠倒的男子快步走到后面的角落边,皱着眉头(虽然更像是皱着下巴)好奇地问道:

“刚刚发生了什么?”

Nixie再次深呼吸了一口气,盯着Manny并试着保持镇静:

“不是什么好事。”

她抓起一把烤串,大嚼着酥脆的五彩鱼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