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裂解:伪侦探与戏谑游士(上)
评分: +22+x

举手,然后拍掉播放着来自第四湾区实验音乐的闹钟,必要睡眠结束了。脑中搅和得像狗屎一样的思绪和晕眩视线都在提醒他应该回去再躺上至少4小时,以换取能够正常活动的状态,但这不重要。他熟知一边小便一边下咽M&DE能量棒能暂时掩盖能量棒那股发霉木屑味,可节约下来的时间还是被下楼缴纳水电欠单所占去,这是他这个月第一次直面阳光,双眼被照到时像被微微灼烧,这都不重要,不重要。当他处理完这不合拍的一切后,将数据线缆插入位于脑后的接口,生活才算是开始了。
RzlNgx.jpg

7:48am,数据层B-β201“彻夜未眠”

Mr.C站在流彩地区标识点前寻找合适角度,手不断整理大衣的褶皱以更好塑造出陈旧感,虽然可以直接通过服装面板微调然后保存一套模板,但他还是喜欢亲自动手。而一旁的Ulrica一如老样子,对着抽搐着乱码的尾巴转圈圈,平面身体闪来闪去,这总让Mr.C有种给它加上强制3D渲染的冲动。

好了,构图完美,憔悴脸和常用的“风尘仆仆”特效也设置完毕,Mr.C满意地启动了录制。

探案法则①:确保你布置的事件真假掺杂,防止考究党扒光一切让节目效果成为笑话。

“咳咳,各位观众老爷们最近过的如何,这里是你们的老朋友Mr.C。还记得我们上一期结尾时发现的午夜秘密留言吗?经过我辛苦破译,终于解析出了里面的真实信息:邪花将盛开于初阳升起时的永夜之地。”

Mr.C边说着经典开场白边想为什么这一类中二度爆表的暗语每次使用都不会有人察觉到怪异的地方。破译那幅携带乱码流的波普喷漆画花了他整整三天,但最后只得出来B-β201区的名字和一串乱码,而距离更新下一期视频仅剩2天时间,他也没时间去开个什么“特别篇”来水更新,况且这样做肯定也会让他好不容易保持的粉丝增长趋势下降,该死,他还差4w粉就可以签约了。

于是乎他按老法子搞定了这一切。

“我们都知道,数据层里最有名的永夜地带是哪,于是乎我和Ulrica赶到了这,但所有线索到这就已经中断。现在就只能依靠Ulrica了”说着,Mr.C伸手入大衣口袋,从里面掏出了一团发蓝光的团状物,若仔细查看还会发现其中有数字串流过。

Mr.C将团状物放在镜头中央说到:“这是在那幅画上拷贝下来的部分可视化代码。来吧Ulrica,根据上面的编写习惯来为我们寻找一点线索吧。”说完,他将团状物放在Ulrica侧面鼻子贴图的部分,Ulrica抽动几下鼻子,然后欢快地向前跑去。

Mr.C已经记不清和Ulrica相遇当晚具体发生了什么,那时他因信用评级过低而连续被十六家企业拒绝,一气之下在酒吧喝了个酩酊大醉。等到第二天他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酒吧后门的垃圾堆上,除了政府发下来所剩无几的28拉尔,还多出来块U盘。上面除去贴有张“90年代好礼相送”的纸条外再无他物。Mr.C当时淘来的老式数据层登入头盔上还保留有USB接口,于是他插上U盘将里面的东西上传至入开放区块,打算碰碰运气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值钱的内容。

然后当Mr.C看到这只复古漫画风格的2D小狗发出8bit叫声朝他冲过来时,就深深地喜欢上了它。

当时Mr.C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视频制作者,“探案数据层”系列视频平均播放量不超过200,但单单那条他和Ulrica玩躲避球的视频——单天播放量就超过了100万。

于是乎Mr.C每次拍摄视频都会带上Ulrica,每当他寻找到的事件落入俗套或是没有后续时,Ulrica总能找到点与其相关的而又超出常规的东西填补上剧情漏洞,而这再配合上Mr.C日益成熟的剧情掌控和调查能力,使得视频的播放量日益提高,Mr.C也因此决定做一名全职视频制作者,毕竟在虚拟世界里奔波比在现实的工厂里做活尸要来的轻松的多。

“嘿,Ulrica,慢点!好吧它总是这样,现在我们已经走出了地标中心,这里……好像是20世纪80年代风格的地形带,它带我们来这做什么?”Mr.C奔跑时还不忘对着镜头解说。就要到了,前面的红瓦钟塔上他早已提前布置好了找人定制的全息玫瑰,内附有一张所在地形带的地下排水管道的立体地图。用这个以及自己乱涂乱画在墙上的奇怪符号,按之前的计划做点感觉上有逻辑的推理,这期视频应该就可以这样糊弄过去了,Mr.C想。

Mr.C跟随Ulrica奔跑着,很快就到了钟塔下,矗立在杂草丛生的空地上的钟塔显得格外醒目,还有点慎人。Mr.C对着镜头说道:“Ulrica应该是发现着有点什么东西,让我们上去一探究竟吧”说完,Mr.C示意Ulrica向钟塔内走去,可它却一反常态地坐在地上,发出低沉呜咽声。

“好吧,看起来这的氛围有点吓到Ulrica了,那让我们自个上吧。”见此状Mr.C也不好做什么,Ulrica完全不像那些被拿出来售卖的人工智能可以调节相关数据和行为,它无法预测,就像是只真正的狗狗。当Mr.C拉开生锈铁门准备进入钟塔时,Ulrica咬住了他的衣襟,眼神透出许些担忧,Mr.C只好半蹲下来用手揉着Ulrica的身子说:“没事的,一切都会圆满结束的对吗?待在这我一会就回来。”然后拍了拍它的头,转身向钟塔内走去,手上还残留着揉搓Ulrica时那橡胶玩具般的触感。


Mr.C沿着螺旋楼梯拾级而上,周围安静得只能听得见他的脚步声,“哒哒”连成单调旋律。过了一会儿,Mr.C终于能从前面的斜上方看到钟塔的顶部,到结尾了,再编造多点内容,这一期就结束了,等到和平台签了约,就不用那么着急的更新了,Mr.C设想着未来的生活。

可当他真正走到顶部后,却发现原来应当空着的破沙发上坐着两个人,头上分别戴着猫与老鼠造型的卡通头套,破碎的全息玫瑰散落在地上,花瓣被光透过后又散发出虹光。

瞬间Mr.C与两人目光相接,紧接着枪从他们背后被掏出,子弹也如约而至,Mr.C下意识躲闪却没有避开,被一颗子弹击中手臂,没有痛觉,着弹处闪耀着蓝光。

当Mr.C刚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时,一个窗口填满了他视角中的录制界面,让他顿感不妙——

欢迎使用体感限制突破程序13.7绿色无毒版!

已将您个人感官能力恢复至现实水平,痛觉感应与肉体快感解除并调整为现实水平的30%

如需使用更多功能请点击此处购买完整版进行使用。

PS:若此程序被用于违法用途,本人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你好,这里是来自反大麻玩家的魔改先生!

事实上你现在各项体感数值已经被调到了现实基准水平一倍以上,但你的体能水平还是和原来一样,所以你还是个弱鸡!

另外这垃圾粪软件的制作人他当然要负责任,原代码里负责人我锁的他的名字,另外现在你的登录系统也已经被暂时性冻结了,你可以试着找线上客服申诉。

但一般情况下你中招这个魔改程序说明你麻烦大了。

好好享受当下吧小子!

见此状带头套的两人停下按动扳机的手指,只是用枪口指着Mr.C,然后其中的猫头用经调试过的机械音说道:

“你好啊,大侦探,看来这次你的探案过家家要先提前结束了。但没关系,我们只是来找你个东西而已,到手后我保证以后咱们再无瓜葛。”

Mr.很想向后逃开,但突如其来恢复的体感让他有些目眩神迷,于是他选择先把这两人稳住。

“哼,你们这上来就用改造子弹攻击我的架势,可不像是能好好说话的主啊。”

“确实不是,那我就直问了,那条狗呢?”

“什么?”

“别装傻,就那条出现在你视频里的狗,快点交出来,免得吃苦头。你要知道我们现在想要折磨你很简单。”

“它是我花钱买了的,你说给我就给你,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放你的蒸汽波狗屁,它本来就是我们的,被组织里的反骨仔偷出去了而已。”

就在Mr.C想如何继续应付猫头的话套取情报时,一旁头套用红色油漆画有老鼠脸的家伙开口了。

“李,没必要多费口舌,既然他这次是来拍视频的,狗肯定跟着一块来了,我们下去找一圈便是。”

戴着头套的俩人于是放下枪准备往楼下走去,却被站在楼梯正中央的Mr.C拦住去路,见此他们发出了尖锐的讥笑声。鼠头说道:

“嗯?你想要出风头?想要做硬汉?”

Mr.C稳住摇晃着的身体的重心,表情由惊慌又变回了严肃,双手握拳摆出格斗姿态。

“去你的贱人,那条狗是我的,谁也不能带走它。”

就在他话音刚落直击,一记直拳正中他的下腹。Mr.C疼得喊出声来,身体也失去重心后仰从楼梯上滚下去,撞到转角处后Mr.C又发出一声闷哼,脸上满是慌乱和恐惧。但鼠头走下了楼梯到Mr.C旁边,抓住他的衣领,Mr.C企图挣扎开却被他一把按在地上,然后用拳头一边重击他的脑袋一边说:

“忘掉你那些没用的标签,你现在只不过是个连十五千克的石头都搬不起来的废物。嗯?很疼?那必然因为我们把你的痛感调高到了两倍。并且你知道吗?只要我们想,我们俩现在就可以把你调教得疼到在现实中脑死亡。”

“所以说听我一句劝,乖乖在这里呆着,做5分钟的正常人,好吗?”

Mr.C哭着点了点头,他的脸已经被打得糊满了鲜血,鼻子也歪向一边。

楼梯下方却传来了阵阵清脆的狗吠声,Ulrica奔跑着冲向头戴鼠型头套的人将他扑倒在地。

“Ulrica,你怎么上来了,快下去,找个地方躲起来,快!”

平常像是和Mr.C心意相通,在他下达命令后总能及时完成的Ulrica此刻却一意孤行,只是不断的朝那两人不停的撕咬,被Ulrica咬过的地方都缺出充斥代码块的空洞。鼠头被这一情况所惊讶到,在抵住了Ulrica的又一次撞击后侧翻到旁边,从背后掏出一把由紫红抽动着的马赛克组成的锥状物,紧接着说道:

“理查德你个杂种,居然在驱动精灵里还装有病毒植入插件。”

随后他猛地一蹬跳离地面,冲过来的Ulrica恰好扑了个空,鼠头在空中扭转身体以最佳施力姿势将锥状物朝Ulrica丢去——

锥状物从Ulrica腰部将其刺穿钉在地板上,Ulrica发出一声惨叫,犹如像素rpg游戏里怪物死亡前的音效,随后它开始抽动,外观上像素分辨率不断降低,并且持续朝锥状物处收缩,不消片刻,地上就只剩下一个泛着紫光的类魔方物体。鼠头将它捡起,摆手示意猫头离开。

Mr.C借着墙壁将自己支撑起来,还想要上前去为Ulrica做点什么,给他们来几拳,甚至踢一脚,也算是替Ulrica报了仇,但那两人却也向Mr.C走去,鼠头迎面接住Mr.C打来的那软绵绵的一拳,将他按到墙上说:

“Mr.C,不对应该称呼你为菲利普.德尔?哦别摆出那副惊慌的模样,我们来之前早就已经摸清你的底子,甚至连你住在哪都清清楚楚。我由衷的希望你能把今天的事给忘了,别告诉任何人。不要混这趟浑水,这背后牵扯到的事太多,而你只需要把这当作是运气不好遇上了一次抢劫便是。”

说完,鼠头将菲利普.德尔狠狠地朝楼上丢去,在听到他的痛叫后满意地和猫头离开。

在菲利普.德尔缓过神坐起来后,这片区域已只剩下他一人,他揉搓着身上肿胀的地方,心中满是悲伤和不甘。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被撕去所有标签,更没想过自己被撕去标签后是那么的无用,在Mr.C的皮囊下,他不过是个无一技之长,以博人噱头为生的废物。而如此之晚的意识到这一点,让他丢失掉了尊严,以及唯一的朋友。

菲利普.德尔最终捂面痛哭,在这无昼之都,在此虚拟空间,在这阳光灿烂的上午。

将故事拉开了序幕。


未完待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