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中人,或曰,关于一名独活于瓶中的特工的陌生又奇妙的冒险故事
评分: +78+x

犹豫了片刻之后,Asriel慢慢地解开纽扣,拉起外套的下摆。注视着他下半身那个突兀而显眼的硕大圆柱形凸起,Varitas沉默了半晌,开口做出了尽可能不带感情的评论:

“很……大呢。”


Varitas敲了敲门,没人回应。但他不准备离开,而是对着Asriel的寝室门大喊:“特工Asriel,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就在里面。”

门后一片寂静,Varitas瞥了一眼门外的垃圾筒,发现里面塞满了瓶子:各种瓶子,从矿泉水瓶到沐浴露瓶,甚至还有玻璃糖果罐和试管,以及试管形状的糖果罐。

“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身为基金会的一名职业特工,你忽然玩失踪是绝对违反工作条例的!就算你想一整天闭门不出,也得先去人事部提交报告,如果你本人不便前往,我可以现在代你提交:只要你打开门,给我手里的请假单签个生体认证标签!”他继续对着门喊道,“还有,不要假装你不在里面,如果你真的想这么伪装,就不要把你寝室里的所有瓶子都堆在门外!”

这一次寝室里面有反应了:“让我开门,然后等着不知道从哪来的瓶子套到我的下半身?你别开玩笑了!你知道我寝室里所有的瓶装物品都堆在门口对吧!”

“因为害怕一个瓶子套到自己下半身所以玩失踪?如果我这么提交报告,人事部会把我们俩都当成傻子的。”

“如果我出门,那医疗部就会把我当成傻子!如果是别人也就算了,可是Varitas,既然你是我的同事那你应该明白的,如果一件毫无逻辑的事在每年的同一天都会毫无逻辑的发生,那它今年也一定会发生!最早是矿泉水瓶,前年是糖果试管瓶,去年是大瓶装沐浴露瓶,鬼知道今年又是什么!”

Varitas发出了一声无力的叹息:“看来你是逼我去人事部演一次傻子……不过我提醒你,既然你是我的同事那你也应该明白的,如果一件毫无逻辑的事在每年的同一天都会毫无逻辑的发生,那它绝对不是你把自己锁在门里就能阻止的。你不就是为了阻止这种事伤害人类才加入基金会的吗?”

听着门外Varitas的脚步声渐行渐远,Asriel陷入了沉思。


Asriel再度睁开双眼,这一次叫醒他的不是Varitas的敲门声,而是房间内忽然大作的警笛。

一边在暗红的警报灯光下摸索着穿衣,Asriel一边努力思考着这警笛声意味着什么:收容突破?敌对goi入侵?大规模因果律事件?世界性K级事件?不同的紧急事件对应着不同的警笛声,但这次他听到的好像和哪一种都对不上。

Asriel费力站起身来套上长裤,披上基金会制式白色大衣,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取出自己的手枪,异变再度发生:警笛声忽然停止。一团白色的雾气从换气扇中涌出,包围住了Asriel,他徒劳无功的挥手试图驱散这团雾气,但白雾却变得愈发浓稠。

Asriel掏出手枪,两颗9mm步枪弹伴随着尖啸冲向雾气,却在Asriel的注视下静止在了空气中。Asriel伸出手指试图触碰悬停在空气中的弹头,指尖却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挡住。这时他才发现,方才浓密的雾气不知何时已从自己眼前消失,或者说,在自己眼前变形成了一层坚固而透明的弧形墙壁。

“这他妈是啥……等等,这个形状……”Asriel一边伸手摸索着周围一边喃喃自语,一阵不妙的预感忽然涌上心头:这层透明的障壁呈圆弧形,将自己团团围住,而且圆弧形障壁的半径越往高处越小,这个形状简直就是,不对,应该说只能是一种物品:

瓶子

“开啥玩笑啊!”Asriel怒吼道,然后开始分析自己面对的情形:这个圆柱形的障壁,或者说,瓶子将自己全身完全包裹住,从上到下没有一处开口。而且其材质相当坚固,自己反复捶打甚至都感受不到它在晃动,只在自己手上留下金属般的触感。不过自己并没有感到呼吸困难,看来其材质似乎允许空气交换……

Asriel再度掏出手枪,这一次他把枪口紧紧贴住瓶壁,然而他刚把手指搭上扳机,寝室的照明忽然恢复,房间门也打开了,几个身着白大褂的男男女女鱼贯而入,为首的正是Varitas。

“我不建议你这么做,虽然材料工程部的同事们在实验中已经证明了这种……嗯……新材料的防冲击性能,但是直接贴着它射击的话,跳弹和后坐力很可能会伤害你。”Varitas露出欣喜的神情。

“材料工程部?等等,你是说……这个大瓶子是基金会制品?”Asriel慌忙收起手枪,整了整身上凌乱的外套。

“是的,材料工程部研发的气化记忆合金,它的功能如你所见,至于它的原理……如果我说出来,恐怕咱俩都得接受一次记忆清除了。总之,正是二级工程师Infas的天才创意让我们将这种异常材料投入实用。”Varitas指了指自己身后正在摆弄无人机的Infas。

“实用?一个一人高的巨大瓶子哪里实用了?”

“对,就是这样……一个一人高的,巨大的紧急维生装置。具备强大的防护能力与空气过滤能力。通称,‘瓶中船’。”Infas自豪的向前走了两步,“通过换气管道就可以排放至站点的任何一个角落,在接触到人体的温度之后迅速从气态变成全封闭的固体保护层,保护员工不受各种突发性的灾难事件伤害。而Asriel前辈,你就是‘瓶中船’的第一位实验对象。”

“瓶中船?这明明就是个漂流瓶吧!”

“是啊,一人大小的漂流瓶。不过很可惜‘漂流瓶’这个名字已经用过了。”Varitas走上前来,敲了敲瓶中船的外壁,“‘‘漂流瓶’是位于Site-CN-91地下的应急信息存储设备,用于在面对不可逆的世界规模K级事态时尽可能将现有文明的信息,尤其是异常应对知识保存下来,以帮助未来的,或者外星的,智慧文明。本来今天你的工作预订就是去检查与评估‘漂流瓶’——如果你没有请假的话。”

“我都不知道该吐槽这个命名还是这个设计思路了……”Asriel扯了扯衣角,忽然他意识到了什么:“等等……漂流瓶、瓶中船……为什么都是瓶子?难道是你……”

“对,是我,正如你所说,‘如果一件毫无逻辑的事在每年的同一天都会毫无逻辑的发生,那它今年也一定会发生’,如果我意识不到这点的话也就没资格站在这里了。”Varitas骄傲的耸耸肩,“所以,正是因为我意识到了你今天有大概率再次遭遇身体的某一部分被塞进瓶子里的事态,才和人事部要求安排了你今天的工作计划:只要你整个人被塞进一个大瓶子里面,就不用担心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被塞在瓶子里了。现在,Asriel,双手离开瓶壁,原地站稳,我们要解除瓶中船了。”

“不,等等,稍等一下……”Asriel话音未落,Varitas就按动了自己手中的遥控器。瓶中船的外壁随即融化,再度变成了一团白雾。

雾气散去,Asriel再度出现在众人眼前——穿着凌乱的制式大衣和长裤,下半身还有一个巨大的圆柱形轮廓凸起的Asriel。

趁着目瞪口呆的众人还没开口,Asriel赶紧伸出手挡住自己的下身,但是却徒劳无功,那个长度超过二十厘米,直径径超过五厘米的巨大圆柱形在若有若无的白雾衬托下更加显眼了。

“这……这……啥……”一贯冷静的Varitas也变得语无伦次。

“对,这……”Asriel放弃了用手遮掩,绝望的垂下了头,“今天早上你离开后我就在想你说的那句话:‘如果一件毫无逻辑的事在每年的同一天都会毫无逻辑的发生,那它绝对不是你把自己锁在门里就能阻止的。’所以,所以我……”

“所以?”Infas用无人机挡住了自己的脸。

“所以我……我和你的想法一样,决定找个大瓶子,免得再被卡住。但是……但是没想到……东方树叶的瓶子也……太小了……”

犹豫了片刻之后,Asriel慢慢地解开纽扣,拉起外套的下摆。注视着他下半身那个突兀而显眼的硕大圆柱形凸起,Varitas沉默了半晌,开口做出了尽可能不带感情的评论:

“很……大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