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椅子上的男人

那个男人依旧坐在他的椅子上。
一天,两天,十天,然后甚至过去了一年,他还是坐在他的椅子上。
他不进食。
他不饮水。
他甚至不呼吸。
然而…他活着。

永生的诅咒使他转变为混凝土。这就是原因。
他在被诅咒后无法移动,也不想移动。
然后,他可以讲话。
他可以目视。
他是混凝土,但是他活着。

他闭眼又再睁眼。
多少年过去了?
他甚至都没有算过去了几天。
但是今天他无法听到从这房间里传来的歌声,自从他进入这个房间以来。
再无穿白色大褂的人进来。
当粉末厚厚地铺在他身上时,粉末把椅子覆盖上一层白。

他继续目视窗外。
爆炸,尖叫,哭泣和血。
但是他对此漠不关心。
因为混凝土不在乎这样的事。

太阳一千次升起,月亮一千次落下。
太阳数万次升起,月亮数万次落下。
窗户上布满灰尘,难以看透。
墙上大量霉菌聚集。
他再未听到有时从房间外听到的声音和脚步声了。

我能移动吗?
想法打动了他。
时间过去这么久,我的诅咒一定渐渐消失了。
他攥紧他的一丝希望,用手转动虹膜。

动。
动。
动。

从他的脑中发出的信号无声,但迅速地通过神经传递至神经元与他的手指肌肉。

蠕动。

他的手指移动了。
在度过了几千年后,他感到欣喜若狂。
他做到了一些他认为不可思议的事。
诅咒消失了。

他移动了他的腿。
他可以站立了。
他心中充满欢乐地在房间里踱步。
然后他站在布满灰尘的镜子前。
他看见了。

皱纹迅速出现于他的脸上。
他的头发褪成白色,然后于头皮上掉落。
所有他的牙齿脱落。
不久后,他的皮肤被撕裂为尘土。
他感到他自己正在死去。

死亡,
多么非凡的事。
将他变为混凝土的诅咒把他压住了几个世纪。
其他的每个人都想要永生,但这对他来说是难以忍受的。

当他的腿变成尘土,他瘫倒在地上。
他身上的部位掉在地上,变成尘土。
注视着天花板逐渐崩裂,这个人做到了一件他很长一段时间内做不到的事。

他微笑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