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旅游:曼市德比
评分: +9+x

曼彻斯特这座城市起源于战争。

当那些骄傲的罗马人决定把这个大岛归于他们的统治的时候,战争就爆发了,为了和那些凯尔特人作战,罗马人修了一座城堡,这城堡便是这曼彻斯特城最早的起源。自那以后,又有无数的战争在这片叫做不列颠的土地上发生,讲着不同语言,信着不同神灵,穿着不同衣服的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开战。而今天,在这曼彻斯特,那些罗马的,凯尔特的,盎格鲁-撒克逊的,维京的战士们的继承者将要开始一场新的战争,这些人分成两拨,一波穿红衣服,他们效忠的势力叫“曼彻斯特联”,另一波穿蓝衣服,他们效忠的势力叫“曼彻斯特城”。这些人纷纷涌向一座叫“老特拉福德”的建筑,发出他们的战吼,挥舞他们的旌旗,为场上站在他们这边的十一个战士加油,这样的战役已经发生了一百八十八次,而这一次,这场战斗叫做“第189次曼市德比”。

当然,这场战斗是不流血的,在曼彻斯特之外的世界,并非所有战斗都是如此,而在那帷幕以外的世界,自然更非如此。

在这球场之外就有两个自那超自然的战场上退下来的伤兵,一个英国人,哈特,还有一个中国人,李明。他们到这里是为了——用官方术语说——“低烈度收容任务”。其实这俩人明白,这次的任务烈度低到和散步差不多,用他们的话讲,这就是一次“愉快的公款旅游”。这其实是为了表彰他们的英勇。提供的一种变相的奖励。

这俩人都穿着红色的球衣,很明显,他们在这场战斗中站在曼彻斯特联这边,此时,这个矮一点的中国人正和旁边高大健壮,胡子拉碴的英国人快速说着什么;“….当时是真他妈的险啊,老哈,休谟指数就没掉下来过,咱俩穿着防护服端着枪往里面走,那个烟啊,我去,鬼知道那绿型做了什么,还好咱哥俩熟,配合的默契,啥都不怕,到了站点大厅,我的天啊,然后….”,哈特看了李明一眼,那目光说明不管“然后”发生了什么,他都不愿意再想起了,李明识趣的打住话头,往嘴里又灌了口可乐,跟着红色的人流往里走去。

到了看台,落了座,这基金会出手果然阔绰,买的票位置极佳,眼睛一瞟,能看到滕哈赫下巴上的胡茬。刚一落座,哈特扭头看向他的朋友,一脸严肃地说:“任务简述,李明特工。”李明一看他那假正经的神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还特么装呢,哈特特工”,这哈特先生在还没有一个足球大的时候就是曼联的铁杆球迷了,这次基金会出公款让他来看曼市德比,虽然表面看上去云淡风轻,他心里简直是乐开了花,而李明不是球迷,他来只是陪哥们看球来了。

李明收敛起笑意,板起基金会特工的面孔,“嗯,咳,任务简述,根据基金会奇术师的预测学研究,在北京时间2023年1月14日21:52分左右,也就是曼彻斯特联对阵曼彻斯特城的比赛进行到第82分钟时,一起由现实扭曲者引发的低烈度现实扭曲事件将会在英国曼彻斯特市老特拉福德球场发生,派出现实扭曲处理特工马库斯·哈特,李明这一搭档组合前往现场在事件发生前将其阻止并收容该现实扭曲者,任务难度评估:极低。嗯,好,就这些了。”李明做完简报,喝干了瓶子里最后一口可乐润喉。说实话,他一点也不担心这次“任务”,一来对于他们这种经验丰富的外勤特工来说,干这点活就是小菜一碟,无非就是盯着点康德计数器,留意绿型在哪,然后悄悄给他一针,让他恍惚,比赛完了带走。二来,虽然那些搞预测奇术的爱吹牛说自己的工作是多么的科学,威力多么强大,但实际上他们拿着连到超级电脑上的单晶硅水晶球做出的预测有时准确度还不如公园里算命的,说不准,根本就没有什么现实扭曲事件,也没有什么绿型要收容,他们舒舒服服的看完球,然后回家。就像外勤特工常说的,这种任务就是公款旅游。公款旅游,这能出什么差错呢,嗯?

一声哨响,比赛开始了,以李明这个伪球迷的视角来看,这比赛上半场无聊的很,一个进球都没有,但旁边的哈特——以及千万的曼城曼联球迷——显然激动坏了,一波波蓝色,红色的浪潮从看台上涌起,狂热的呐喊在这片绿茵的战场上涌起,一如在这之前的无数片战场上一样。哈特特工激动的又吼又叫,屁股就没怎么挨到看台的板凳,这特工不善言辞的外壳被内心的野兽撕碎了——那是战争的野兽。李明的屁股倒是紧紧的黏在座椅上,他看着自己的朋友,还以为他是在端着步枪向混沌分裂者扫射,显然靠他看着康德计数器是没戏了,他一面听着球场上的歌声,吼声,一面盯着计数器,留意着可疑的动静,等待着82分钟的到来。

然后是下半场,战场的局势终于有了改变,英格兰出身的球员接过比利时人的传球,高高跃起将球顶进球门,蓝色的军队取得了进展。李明这边的看台一下子掀起了一阵子言语的风暴,无数F开头的单词灌进李明的耳朵,教他好好领教了一下优雅的英国话,哈特先生挥舞的拳头差点砸他朋友脸上,李明惊险的避过拳头,60分钟。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离预言中的82分钟越来越近了,李明旋开今天的第三瓶可乐,润润紧张的喉咙。旁边的哈特特工跟疯魔了一样,操着一口伦敦土腔呐喊助威,想叫他冷静下来帮忙看着康德计数器还不如叫李明去把682单枪匹马摁回收容室,李明盯着计数器,又瞟了一眼时间,81分钟,啥异常都没有,看来那帮玩水晶球的预测错了,李明稍稍放松了一下,目光移到球场上。

一脚长传,足球来到曼联的前场——看似绝妙的机会,周围没有对方球员,还有队友接应,山呼海啸的欢呼从红色的人群中响起。这越位了吧….哪怕是李明这种伪球迷都看得出来,这有点太明显,边裁都举旗了,但这裁判咋就不吹哨呢?旁边的哈特双手紧紧掐住自己的大腿,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球场,呼吸都快停了。球场上——裁判依旧没有吹哨,当着全场上万名观众,他仿佛没有看到眼前这明显的一幕。

——球进了,震天的欢呼声和挥舞的旌旗中夹杂着对面球迷愤怒的叫喊,以及全球无数观众的或愤怒或窃窃私语,哈特涨红了脸,拼了命的呐喊着。而在这一片混乱的喧嚣中,李明注意听到了一个声音——康德计数器的尖啸,连在计数器上的位置指示器毫无疑问的指向基金会外勤特工马库斯·哈特的方向,李明瞬间脸色煞白。

时间刚好是82分钟。


事件报告 CN-23-1-14
报告撰写人:CN分部奇术预测学家 夏澈博士 胡朔博士
在事件CN-23-1-14中,外勤特工马库斯·哈特,李明根据预测第4231号,被派往英国曼彻斯特老特拉福德球场以阻止一场可能的由现实扭曲者引发的低烈度现实扭曲事件,但在行动过程中,李明特工发现马库斯·哈特即为预测中提到的现实扭曲者,这证明了预测第4231号的俄狄浦斯性,即预测具有为阻止预测发生的采取的行动成为导致预测发生的原因的性质。

事件CN-23-1-14所导致的现实扭曲效应导致在当时在老特拉福德球场举行的比赛中,裁判对球员犯规动作的正常观察被扭曲,使其做出了极具争议性的判罚,在全球足球爱好者群体中引发激烈争论。考虑到这一事件其异常性质在帷幕外世界并不显著,目前并未做出任何应对措施。马库斯·哈特特工由于在观看比赛的过程中情绪过于激动,注意力集中于裁判与球员的情形,无意中施展了现实扭曲能力,造成这一现象。

马库斯·哈特特工本人并非现实扭曲者,其异常能力来自于事件发生前十天在处理Site-CN-██的一次高危收容失效事件中暴露于的,由SCP-CN-████所释放的具有现实扭曲效应的病毒。这种病毒在赋予对象轻微的现实扭曲能力的同时也会对其身体机理造成不可逆的严重损害,根据基金会医疗部的预测,马库斯·哈特特工大约还有6个月的寿命。

***

两人同时默契的把手伸进衣兜找烟抽,然后忽然想起来这是病房不能抽烟,于是就这样,沉默的站在原地。

李明还是穿着基金会特工的标准制服,哈特则穿着一套病号服,两个人怔怔的站在一起,谁也不知道该对自己的朋友说什么,最后哈特开口,打破了沉默:

“六个月,嗯?”哈特挤出一个微笑,“还不错啊,至少死之前看到了我们曼联赢了曼市德比,2:1赢的,不赖,不赖。”

李明张张嘴想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老李,你还记不记得我来给你说,足球就是不流血的战争?”

“嗯。”李明的喉咙干干的,只挤的出这一个字。

“不是所有的战争都不流血啊,”哈特苦笑,“就比如说,基金会打的这场,这场战争要流很多很多血。这次,流的是我的血。”

李明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第一句话:“真遗憾啊…”

“遗憾?不不不,我没什么好遗憾的,能死在这样一场战争中,我很荣幸,这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吧。”哈特的一只大手搭上李明的肩膀,“更何况我还碰到了你,你们,基金会的所有人,兄弟。”


Site-CN-21站点食堂附属的小酒吧
基金会的风格显然是务实高效的,像酒吧这种娱乐场所几乎从来没有出现在站点建设的图纸中,不过作为中国最大的站点之一,Site-CN-21的食堂里罕见的有一个,站点建成后拿食堂的一块空地改的,虽然小了点,但是足够了——足够承载离别,摆渡亡者的灵魂。

今天酒吧里的灯全熄了,在黑暗中间有一个小小的祭坛,上面摆着蜡烛,鲜花和一件鲜红色的球衣,祭坛中间摆着一张黑白相片,上面的马库斯咧着大嘴,开心的笑着——这场景对他这种严肃的人来说可并不多见,这照片是那天在老特拉福德球场外面李明给他拍的。

几乎全站点的外勤特工都在这里了,小小的酒吧里挤满了人,没有人落泪,最小声的啜泣都没有,这些人生离死别见的多了,他们只是默默的或站或坐,安静的喝着一小杯酒。李明推开自己的椅子,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犹豫了一下,然后走到祭坛前。

“今天我们在一起,纪念一位同事,一位朋友,马库斯·哈特”

“第一次遇到马库斯的时候,我以为跟我搭档的是T-800来着,他又高又壮,不爱说话,还是个外国人,我当时觉得自己遇到了块石头,后来——具体来说是他从火海里把我拖出来以后,我才了解,他不是冷冰冰机械心脏的终结者,他是一个温暖的人,有一个善良的心,还是个铁杆球迷。”

“马库斯常常和我说起战争——作为一个没上过一天大学的东伦敦小子,他说起这话题还蛮哲学的,他说战争在世间常有,而在所有战争中,他只愿意为两场战争奉献,一场是绿茵场上的,另一场是基金会的,在绿茵场上的战争没人牺牲,不用流血,而基金会的战争,在他看来,是一场伟大的战争,是一场有意义的战争,他发誓自己可以为了这场战争献出自己的生命,而现在,他恪守了自己的誓言。”

“马库斯自一家孤儿院,子然一身的来到这世界,而他走时被同事,朋友和被他拯救过的人环绕着离开这世界。他来时一无所有,离开时留下对基金会的忠诚与奉献,对朋友的爱。他度过了美好而没有遗憾的一生——或许曼联没能赢下第190次曼市德比是一个小小的遗憾,那可是足总杯决赛啊。”

“让我们举杯纪念马库斯·哈特,优秀的特工,忠诚的朋友,真正的红魔,全基金会最好的大中锋。”


Site-CN-21,十五个月后
李明推开宿舍的门,把全是汗的衣服丢进洗衣机,抓起换洗衣物和毛巾冲澡去了,他刚刚从健身房回来,虽然他现在是坐办公室的文职了,但是体能他是一点不敢落下,毕竟要在站点足球队里踢中场组织核心,体能千万不能掉链子。

晋升到办公室对他来说有好有坏,首先最明显的好处,他不用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出任务了,他现在负责坐在办公室里仔细分析文件,审时度势,制定计划,免得别人掉脑袋,不过那些借着任务名义游山玩水的公款旅游也没了,他现在负责给别人批公款旅游。但是呢,也不是完全没有补偿的,他现在有了这间私人宿舍,完全的私人空间,和狭窄的公共宿舍比起来这里就像天堂一样,甚至还有一台电视,可以接收站点外面的信号。

此刻他就正吹着口哨,愉快的从浴室走出来,一屁股坐到床上,打开电视,电视桌上放着好几张相片,都是从马库斯以前的桌子上搬来的,他以前不认识这些相片上的人,现在他认识了,他们是贝克汉姆,鲁尼,C罗纳尔多,最右边那个穿西服的白发老人是弗格森爵士。电视机后面的墙上挂着一件球衣,正是看比赛那天马库斯穿的。

电视机上,曼联的比赛开始了,李明开始欣赏今晚这场比赛,解说激情的声音传到他的耳朵里。

“马库斯1!马库斯!伟大的曼联10号!漂亮!球进了!球进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