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抉择与崭新的明天
评分: +26+x
blank.png




Rinnosuke站在石桥上,眼中倒映着不远处逐渐倒塌的剧院,他仿佛感受到了戏剧之潮伴随着朝阳的升起而逐渐退却。

他想要找人吐诉一番,却想起自己朋友的一生刚止步于他的手中;自己效忠多年的信念的寄托,也随着那一剑化为泡影。

冰冷的阳光洒在他身上,孤独感从心中涌出将他淹没。

“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抉择,我不后悔。”

勇者痛苦地喃喃着,却无人聆听。

落叶坠入河底,在冰冷的水面上溅起朵朵水花。

河水依旧无言流淌。

明日,又将何去何从?


“醒醒,醒醒。”

“037号,睁开你的双眼,我是狱卒。”神秘的声音在LG耳边回荡。

“037号,你的刑期已满,今日假释出狱。”

“你知道这——”

清风吹进昏暗的房间里,将窗帘高高拉起,明媚的阳光顺着被拉起的窗帘的指引洒向LG。

如同梦寐一般的回声于此时戛然而止。

LG睁开双眼,环顾四周却发现室内空无一人。

他从床上跃下,走到门前尝试把它推开。

“吱吜——”

没花什么力气,LG就离开了收容室,向着离开站点的方向走去。


昏暗的走廊寂静无声,空无一人。

一盏角落处的照明灯骤然熄灭。

()躲在阴影里,望向LG逐渐离去的背影。

“沙威这种危险角色的戏份你都敢抢。”皇后的声音出现在()耳边,“算了,反正任务已经完成了。我准备好开门了,赶紧走吧。”

“嗞嗞,嗞嗞嗞……”

熄灭的照明灯重新亮起,驱散了角落处的阴影。



没有任何警报声响起,也没有任何人发现异常,LG只是普通地走在离开站点的路上,非常自然。

而就在LG即将离开站点时,他望见Rinnosuke正朝着他走来。

他面容上轻松的神色戛然无存,不自然的神态暴露了他内心的犹豫。

“我是自由的。”他在心中如此默念着,试图驱散自己的迷茫与犹豫。

“037号?你怎么在这?”Rinnosuke终于发现了LG,如同演员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角色一般。

我的名字是唐泰斯!My name is Jean Valjean!狱警先生。”

我是Rinnosuke,And I am Javert!037号。”Rinnosuke沉闷的声音从层层纱布中传出。

Rinnosuke看向LG离开的背影,总感觉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冬季的寒风在街道上呼啸,而剧院却在这寒风中重新焕发出了勃勃生机。

而在剧院之内,为这座建筑带来生机的人们正忙碌地准备着下一场表演。

剧院的大门突然被推开,蓬头垢面的人影从门外冲进剧院。

“各位,我回来了。”

“……收容LG的站点距离这里有多远?”皇后看着浑身脏乱的LG,“我最近有些太在意羊皮卷了。”

“魔镜说直线距离大约六百公里,但是算上绕路之类的LG实际上走了一千多公里。”()站在魔镜前,“而且我们似乎没给他兜里塞钱。”

“我把这趟旅途的所见所闻写了下来。”LG从脏乱的衣服中掏出一个整洁的本子,“我在一无所有之人的视角下见证了许多,但可能没时间把它们整理成剧目了,这就交给你们了,让我歇会。”

“看起来他确实挺疲惫的。”

LG环视着自己的庇护所。

曾经几近废弃的剧院不再死气沉沉,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容,这些快乐的人们让这座剧院焕然一新。

他擦干头发,换上了整洁的衣服,默默观察着忙碌着的剧组。

“对了,你能看懂这上面写了什么吗?”皇后走到LG身旁,将一张羊皮卷递交给他。

“有意思,梅尔基亚德斯的羊皮卷……贯穿整部作品的预言……啊,也就是‘剧本’。”他揉了揉眼角,收起手中的羊皮卷。

“先不提这个了,在我离开的这段日子里,剧组能独立完成演出么?”

“你手里的羊皮卷就是我们的成果。”

LG舒出一口气,推开窗户。

冰冷的寒风从窗子吹入剧院,划过他脸上的水渍。

“完全不依靠特殊手段,剧组也可以继续进行演出么?”

“完全没问题。”

“是么?那我就放心了。”几朵雪花顺着寒风飘落在LG头顶,“我可能又要离开一段时间,不用再在意我的去向了,安心创作吧。”

“你在羊皮卷上看到了什么?你要去做什么?”

“去迎接我的落幕,以魔王的身份。”

剧院外,雪花洒落,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降临了。


夜幕下,远处商业街那五彩斑斓的霓虹灯光被一排陈旧而低矮的平房隔开。

平房后,昏暗的街道上仅有一盏路灯正常工作,勉强照亮着街道。

LG静静走在街道上。

他转过十字路口,却发现一个穿着光鲜的女人蹲在昏暗的十字路口边烧着一叠纸钱,几片雪花落在她褐色的长发上,又被她面前传来的热浪融化。

粗劣印刷的纸钱逐渐化为灰烬,但火苗没能将纸钱完全焚尽。

女人试图在街道上找到一根棍子,拨动火堆好让火旺起来,但街道上仅有一层刚落下的薄雪与几片无人打扫的枯黄的落叶。

LG的静静地看着这一幕,他的目光越过低矮陈旧的平房望向远处商业街,望向商业街写字楼上挂着的巨大霓虹广告牌。

火苗越来越小,而女人仍没有找到一根能用的棍子。

火苗几乎熄灭。

“木枝有点短,用的时候小心点。”

LG从怀中掏出根不知道从什么树上折下的枝桠,送给了女人。

“谢谢您。”

LG穿过街道,推开了剧院的大门。


SCP基金会,Site-CN-██


“这就是我加入基金会前发生的事情了,挺平常的对吧。”Lost抿了一口咖啡,“现在轮到你了,Rinnosuke。”

“我的故事也挺普通的,而且非常狗血,你们确定要听?”

“别卖关子了,赶紧。”

“那大概是一个冬天吧,很冷的冬天……”

“别在那闲聊了,都过来看看。”克里斯蒂娜戴着摩托车头盔突入办公室,“关于异常个体‘LG’的档案整理完成,已经传到内部网络了。”

“那这次越狱又是什么情况?”Lost熟练地从局域网上将几份文件打开,“咱们站点新加强的安保措施和那一堆SRA是摆设吗?”

“这次事件的重点不在他身上。你打开S.team那个文件夹,里面有几段录像。”

屏幕中开始播放Site-CN-██二层实验区域的监控录像,一位身着白袍戴着兜帽的男人旁若无人地步入研究大厅;五分钟后,SCP-CN-████收容失效,而那名男子早已不见踪影。

“他身上也有‘戏份’?”Lost重放了几遍这段监控录像,“和LG越狱的情况一模一样啊。”

“不一样,完全不一样。你把这里放大看看。”Rinnosuke敲击键盘上的空格键,暂停了录像,“你看,这名安保人员突然做出了一个非常不自然的观察动作,进而导致这片区域出现了短暂的视野死角。”

“所有的安保人员都出现了这种问题么?”

“是的,你看这张照片,一名安保人员因为一只苍蝇而挪开了视线。”克里斯蒂娜调出一张放大处理后的照片,“这只苍蝇是人肤蝇,分布在热带。国内本土目前没有自生人肤蝇的案例。”

“而我们做了一个粗略的社会系奇术分析,收集了这只苍蝇身上携带的残留信息片段并进行了还原,你猜怎么着?”

“这只苍蝇寄生自五个月前一位从北美来站点出勤的特工身上,最后在本站点留了下来、然后在这次事故中成功地干扰了安保人员的视线。”

“戏剧化的影响范围已经严重到这种程度了吗……”Rinnosuke细细阅读着这份资料,“等等,你说五个月前?五个月前我们还没有对LG采取行动吧。这苍蝇……这就是他的能力?”

“不过这种情况应该算是异常效应吧,自动安保系统没有报警?即使现实稳定锚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休谟指数的异常变动应该也会被观测到从而报警吧。”Lost抿了一口咖啡,“把最近休谟观测的记录调出来看看?”

“休谟观测的记录啊,我发给你吧。从五个月前开始?”

“五个月前开始的记录发一份,两年前开始的记录发一份。”Lost饮尽咖啡,“站点地区观测记录和全球平均值变化记录都要。”

几份报表从打印机中吐出,被Lost贴在一块白板上进行比对。

“地区休谟变动值和全球平均变动值基本一致,在正常区间之内啊。每月平均变动也没什么问题……”Lost皱着眉头拿着一支笔在白板上勾勾画画,“等等,麻烦帮我再打一份休谟变动记录,要精确到天的记录。”

报表被贴在白板上,而办公室中的三人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当中。

“你确定这和剧组有关系?”克里斯蒂娜看着贴在白板上的报表,“全球范围休谟指数的潮汐型律动规律可是很多年前的研究课题了。这玩意和我们目前正在研究的东西有关系吗?”

“……直觉使然。不过这个月的‘涨潮期’时间有点长啊,”Lost有点尴尬的笑了笑,尝试岔开话题,“你看,这个月的休谟指数可一直在上涨,但是LG在此时早就越狱了,就当成排除个错误选项吧。”

“毕竟是以冉阿让的身份离开监狱的。”Rinnosuke面色有些古怪,“但是为啥我是沙威啊,我可不想跳河啊。”

“关于你沙威的身份问题,根据上面的一些综合评定,我们对LG今后的方针改为——”克里斯蒂娜刻意拖长了语调,试图吊起其余人的胃口。

“改为观察与交流。”Lost直接接过话茬,“所以你不用追他了,从而沙威的戏份在你身上也不成立了。还有,克里斯蒂娜你能不能把你那诡异的头盔摘了。”

“我要——”一阵急促的警报声打断了正要辩解的克里斯蒂娜。

“██地区所有基金会所属人员注意,██地区所有基金会所属人员注意,在████监测到数次甲类空间扭曲事件,推测为一次大规模敌对势力入侵活动。无法侦测敌对个体详细情况……”

“通知全站点,发布一级警戒命令。把所有能调动的人员都招呼起来。”克里斯蒂娜迅速奔出会议室。

“Rinnosuke,你去找Misaka把支援小组组织起来。”Lost打开了站点广播系统,“十五分钟内所有人必须在这集合完毕。”



“报告,可用人员支援已全部派出。本市其余站点可用人力已全部调用。倒计时三分零二十一秒后物资支援会由无人机进行,请保持个人终端的正常运行。本次物资支援包含:标准弹药支援50组,标准医疗支援10组,夹板4块。”

“报告,医疗物资支援不足,倒计时五分零三秒后最后一批支援会由无人机进行。本次物资支援包含:胸部密封贴2组,胸腔穿刺针两枚。标准弹药支援30组。无人机用人员担架一张。另传达上级指令:‘闲置人力紧急调往西安进行支援工作’。”

“紧急报告,以小队位置为原点,西南方37°55′,距离500米。有大批异常实体涌现,请执行歼灭作业。”

“紧急报告,侦测到未知模因反应,请做好相应措施。”

“报告,远程导弹支援已申请到位。共三枚,请发送打击坐标。”

“紧急报告,以小队位置为原点,西南方34°41′,距离420米;西南方64°22′,距离334米;东南方55°36′,距离220米;西北方22°12′,距离612米;东北方45°,距离190米均有大批异常实体涌现。请更改策略,由歼灭策略转为突围策略。”

…………

“报告,无人员支援,无医疗物资支援。”

“报告,以小队位置为原点,请立即进行突围。警告,你们已经被异常实体包围,东北方12°方向为包围圈薄弱点,请尽快突围。”

“报告,无人员支援,无医疗物资支援。”

“群体报告,如已有完成歼灭任务的小队,请前往支援剧院魅影小队进行突围。”

“报告,请A3201小队,A3208小队前往支援剧院魅影小队,MV1204小队、MV1207小队立即前往西安执行支援作业。”

“报告,无人员支援,无医疗物资支援。请尽力完成突围任务。”

“报告,人员支援:1位。物资支援:5.56x45mm制式奇术增强弹500发,5.56x45mm制式反灵体弹200发,40毫米SRA榴弹5发,40毫米高爆榴弹7发,STANAG弹匣五块,分离式盒型弹匣两块,20x138mm钨芯穿甲弹50枚,20x138mm奇术增强脱穿弹30枚。”

键盘的敲击声戛然而止,Misaka最后的报告被剧院魅影小队成功接收。

她将手中FN2000的榴弹发射器快速安装就位后把它挂在胸前,背起一个银色匣子前往无人机起飞台,临走前她看向Lost。

“指挥支援工作就麻烦您了,我去协助我的小队突围。”Misaka将一大包物资装好绑在无人机的运货架上,“需要情报支援的小队有点多,但您就是我们的眼睛,我们能否突围成功就靠您了。”

她把自己吊在在无人机的货架上,与无人机一同前往未知的远方。


“报告,无人员支援,无医疗物资支援。”

“报告,以小队位置为原点,西北方31°44′,距离120米大批异常涌现。”

Lost飞速敲击着键盘,游刃有余地为各个战术小队提供指挥与后勤支援。

“我要疯了我要疯了我要疯了……为什么人员调度让我一个人干啊你这黑心企业!”

“请MV1204小队、MV1207小队移动至本市机场乘机,前往西安执行支援作业。其余小队留在本市以防异常实体继续涌现。请A3201小队,A3208小队请继续协助剧院魅影小队撕裂包围圈。”

一位年轻人抱着一摞资料冲进指挥室,将资料放在Lost面前。

“Lost先生,这是上级发送的最新报告。”

“好了我知道了,这就去传达指令……等等,是报告?你总结一下直接念吧,我有点忙不过来。”

“是关于本次危机的一个报告,大概是根据休谟观测的数据发现了本次危机的疑似‘源头’,是一家剧院。”

“这他妈关我们什……等等,是一家剧院?你把站点临时防御小队里的Rinnosuke叫过来。”


“Rinnosuke先生,因为意外事故,您的装备在运输途中爆炸了。”

“我知道了。”Rinnosuke挂了电话,“我的装备没戏份么,稍微明白一点‘戏剧化’的规律了。”

“Lost,帮忙打个申请把站点里的那把剑拿出来,顺便申请一辆交通工具。”Rinnosuke将缠在自己头上的纱布扯下,“我感觉只有我能过去,我有这个戏份。”

“剑没问题,但是站点里已经没有可用的交通工具了。”

“这时候给辆小电驴都行,你再想想办法好么,我先去收拾装备。”Rinnosuke撂下一句话后头也不回地跑了。

几分钟后,Rinnosuke挎着剑回到指挥室。

Lost紧皱着眉头,他看着桌子上的两样物品,仿佛即将要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听着Rinnosuke,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这双旧溜冰鞋,它时速最高能飙到六十迈,但是这双鞋年久失修没保养我们不确定它会不会有什么毛病,以及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用溜冰鞋。”

“另一个选择呢?”Rinnosuke根本没有思考,直接问出了他的问题。

“听着,本站点已经没有可用的交通工具了,所以我自掏腰包把我的交通工具借给你。”Lost将桌上的一串钥匙提起,“但我敢肯定你不会选它。”

“是什么?小电驴么?小电驴也行。”

“凤凰牌二八自行车。你要嫌弃的话把我穿着的这双足力健脱下来给你也行。”

Rinnosuke果断地,毫不犹豫地拎起了桌上的溜冰鞋。

“你是故意的么?”他临走前问Lost。

“是的,这也是对‘戏剧化’的一次试探。希望这个搞笑情节能帮到你。”


最初之剧院

“你说,如果我们的命运是固定的,一切的一切都被书写在剧本上,且没有人能更改它。我们该怎么办?”

他沉默着。

“如果剧本是一出连悲剧都算不上的闹剧呢?如果结局是我们的死亡呢?”

“你应该学会出戏。”

“那是什么?”

“我们均身处于世界这一舞台之上,众生均为演绎剧本之人,All the world's a stage,And all the men and women merely players

他们都有上场的时候,也有下场的时候。”They have their exits and their entrances


“抱歉,我现在还做不到。”

魔王的谢幕之时已至。

LG将手中的羊皮卷剧本掷于舞台之下。

“不曾在剧本中出现的伪神将失去踏上这舞台的资格,一群自认为超脱于世间的囚徒又何敢妄言干涉这神圣的演出?”

魔王踏上了舞台。

某种无法察觉的事物在此时如同在阳光下的肥皂泡一般破碎开来。

开演之刻已至,此处应有雷鸣般的喝彩!淹没全世界罢,这幻想的浪潮。

他坐在舞台中央的木椅上静静地等待着。

魔王仿佛与他那朴素的王座化为了一体,一动不动,如同一座雕塑。

夕阳西下,夜幕升起,繁星缓缓划过夜空。
一个持剑的身影推开了剧院的大门。

勇者提着剑,赤着足沉默地踏上舞台。

“为什么?”他问道。

“这是复仇。”雕塑发出了声音。

“LG,收手吧,外面都是基金会的人。”

“是么?我才不怕。”LG笑了笑,“此刻,主角唯有你我二人,不要妄想给其他人加戏份。”

一只沙漏从木椅下滚出,LG将其拾起倒转。

“你还期望着他人的援助?你的朋友们连充当群众演员的资格都没有。”

剧院内外风平浪静。白沙滑落至底的声音虽微小但仍清晰可闻。

“好了,来谈谈正事。”LG的嘴角扯出一个惨淡的微笑,“圣诞节快到了,我为你们准备了一杯‘礼物’Eine Tasse Gift。”

剑尖点在LG的喉咙上,Rinnosuke几乎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怒火。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那绝不伤害观众的信条已被你践踏至脚下了吗?”

“幻想与现实,异常与寻常的隔阂已在此刻打开。换句话说,存在于文艺作品或者智慧生物幻想中的故事和神话都会在现实世界中再演。世界即为众生之舞台——这叫戏剧之潮。”

“观众?你所顾虑的那些庸碌之辈早已失去了这个高贵的身份。真正的鉴赏者可不会在乎这些无足轻重的‘背景板’。‘事件’的演绎才是一出好戏的关键。就好比没人会在乎《百年孤独》中因香蕉公司大屠杀而死去的人。”

“不过我毕竟还是一个善良的人,Rinnosuke,我给你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

“你们可以选择强行让戏剧之潮退潮——只需要在这里杀死我。戏剧之潮退潮时将带走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异常’,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的戏份将随着戏剧之潮的退潮被一并带走。我能保证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异常’出现的可能性。没有人会因为异常而死于非命。今天,明天,后天,人们将永远安宁而轻松地活在没有异常的世界中。”

“整个世界将会从混沌无序的现况中得到救赎。不过只需要牺牲掉你们存在的价值。”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选择。”

“你们可以选择放任戏剧之潮的蔓延——虽然它将会无情地摧残现有的人类世界,但一切苦难的背后自然会有丰厚的回报。”

“想想吧,戏剧之潮会带来大量的可供利用研究的异常,你们基金会将以此登上一个绝高的地位,而人类能掌握的力量将会迈上一个全新的阶梯,人类将会在灾难后迎来一个更加辉煌的未来。与之相比,你们只需牺牲少部分人的利益与你所坚守的那无足轻重的信念。”

“那时掩藏秘密的帷幕自然会被揭开,你们将会曝光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某部作品中的一段话我觉得很适合现在这个状况:若你摘得小的星星,你将得到小的幸福。若你摘得大的星星,你将得到大的财富。若两者都能摘得,你将得到永远的愿望。

“摘星伴随着星罪。而你只能二选一,星摘星つみ者。”LG从木椅下搬出一部老式电话,“所以我推荐你和你的上司们沟通一下。只要不是你做出这个沉重的抉择,你也就不用背上这星罪星つみ了。这电话一直是拨通状态,你不用跟他们把事情再讲一遍。”

“Rinnosuke,好久不见。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没有和我汇报呢。””合成音从电话中传出,“事情我们已经了解,不过我个人还是蛮好奇你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剧情需要当前的背景才能继续推动,所以这样的背景就合理的出现了。”LG看了眼伫立在自己面前的Rinnosuke,“你们其实已经做好决定了吧。”

“请给我们一点时间开会商议。”

死寂一般的沉默再次笼罩着整座剧院。


Rinnosuke的思绪回到了那个星夜。

话筒中再次传来了那冷漠的合成音。

“Rinnosuke,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接下来将说的话。”

基金会是为了保护全人类的安宁,为了保护那些普通人不被异常伤害,为了全人类的福祉而建立的。
“基金会是为了保护人类的安宁与延续,为了保护人类不被异常灭绝,为了人类的福祉而建立的。”

为了全人类的安宁,基金会可以背负一切罪孽。
“为了人类的未来,基金会可以背负一切罪孽。”

我将加入基金会,我将我的理想托付于基金会。
“包括必要之恶。”

“Rinnosuke……请归队。”

Rinnosuke感到一股电流从他的脚底直击大脑,他浑身战栗着,几乎握不住手中的剑。

“Rinnosuke,请归队。”

他遭到了背叛,他的力量仿佛从自己体内被抽出,他的理想将被这命令所扼杀。

“特工Rinnosuke!我命令你立即归队!”

LG将话筒缓缓扣回座机上。

Rinnosuke颤抖着。

眼前魔王的身影逐渐变成了那个曾在星夜下许下誓言的少年。

那少年对着眼前颤抖的男人露出了轻蔑的笑容与同情的目光。

记忆与现实在Rinnosuke眼前重叠。

基金会是为了保护全人类的安宁,为了保护那些普通人不被异常伤害,为了全人类的福祉而建立的。
“为了保护全人类的安宁,为了保护那些普通人不被异常伤害,为了全人类的福祉。”他说。

为了全人类的安宁,基金会可以背负一切罪孽。
“为了全人类的安宁,我可以背负一切罪孽。”

我在此发誓。
“我将在此履行我的誓言。”

在今后的人生中,我将贯彻我的理想,绝不背弃。
“此刻,我将贯彻我的理想,直至死亡。”

一人跃步向前,一人无言静待。

利刃穿过了电话,穿过了少年的虚影,贯穿了LG仍在悸动的心脏,并将它们一齐钉在椅背上。

复仇已经完成。

魔王无言地注视着勇者,那轻蔑的笑容定格在了勇者的眼帘中。

鲜血顺着剑锋流淌,洒落在舞台上。

也流进了勇者空洞的双眼中。

永别。


魔王的故事,自此终结。

幕布夜幕缓缓落下,却无人为台上的演出喝彩。

此地仅余静默。

明日的朝阳依旧升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