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欢乐乐安乐死

Merry Euthanasia

评分: +50+x

半夜,他无来由地咳了起来。肺部仿佛在受到锤击。他咳嗽了一阵子,症状突然加剧,他偏向一边,似乎要呕吐出来。他憋住没有吐在床上。僵硬的手指伸向冰冷的手机屏幕,白色的4:13跳出。他叹口气,继续滑动屏幕,将5:30的闹钟关掉,摸了摸胸口,坐起身来。咳嗽没有好转,他将脚穿进没有一丝暖意的凉拖鞋,下了床,绕过文件堆,倒了一杯冷水,缓缓将其喝下。几声干咳过后夜恢复了平静,但他睡意全无。他索性将衬衫套上身,穿上平日的工作服,随后瘫坐在沙发上,打开短视频软件,拇指滑走一个又一个无趣的喜剧。嘈杂的背景音乐让他厌烦,但他没有将其关闭,而是忍住倦意继续消磨这寂静的凌晨,就像他所经历过的无数个不眠之夜一般。

他望向那一团蜷曲的被子。对于一个平常的冬夜,这床被子算得上单薄。他漫不经心地将目光收回到散发着荧光的屏幕上。片刻后,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于是起身将电灯打开。电灯闪了闪,竟没有熄灭。灯光是暗暗的黄色,修过一次,但已经再次临近毁坏的深渊。他正在回忆着维修的费用,但这是徒劳。生活盘踞了他的记忆中枢。他的大脑是灰色的,生活没有留给他任何色彩。

他是一个需要保护的人。

小学,他被同班同学笑着关进了教室的阳台。门被堵死,他仍然一次又一次撞上那一扇门。人们聚集在窗户观看他的表演,这像是一场悲剧。但更合适的称呼大概是可悲的喜剧吧,观众们都笑得弯了腰。上课铃终于在笑声和泪水里响起,毫无恶意的孩子们终于散去,在座位上坐好。没有外人知道这件事,因为没有人会傻到将其提起。包括他,他最多在晚上听着蝉鸣或是风吹失眠。这是一个大家共同保守的秘密。

初中,一切似乎趋于平静,但他的成绩毫无起色。老师察觉到这个孩子似乎没有一丁点学习的天赋。他被不断叫去谈话,批评,要求,期望,训斥,责罚。他不断悲观地想着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因为他逐渐发现自己再无精力听课,就像他同样疲倦的小学一般。他面对着老师只有难堪的沉默,他没有一句话为自己辩护。他的罪证是他空白的作业本,和同样每科只有两位数的成绩单。没有人愿意帮助他。但这是因为他从来没有出声寻求过帮助。他认为自己已经够累了。

他又不争气地咳了起来。药物呢?药在哪里?

他考上了一所一般的高中。高中生活只是不断地混日子罢了。他感到庆幸,这算是他的求学生涯中可以算得上平静的日子。因为老师不再管他了,他在人们眼中是一根枯萎的苗子。他的轨迹已经明了,高中读完就可以直接步入社会了。他也不想再熬个四年。但是就在高中,他的人生发生了改变。他仍然清晰地记得那一天的情形,可他并不认为这对他的人生造成了如何有益的影响。尽管他当时确实这样想着,多么可笑。

他在小巷里遇到了异常,以及一队明显在与其搏斗的特工。他站在一边,心情平静。他大概认为自己误入了某个电影拍摄现场。但没过多久,局势开始倒向在场的队员。在所有归于寂静后,那些人向他走来。他们还在低声讨论着什么。断断续续的话语传入他的耳朵。他没来得及思考,就已经被强行带走。他在车上只看得见漆黑的车板。为什么没有窗户?

他被带入一所建筑物。他从未在他所居住的城市中看见过这样的高楼大厦。富丽堂皇的大厅,行色匆匆穿着白大褂的人们。他认为自己进入了某所研究所。但无论如何,绝对不是任何寻常之地。他被带入了一间挂有“主管办公室”牌子的房间。就在他猜想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的时候,房间里坐着的那个老头开口了。

“直接把他带去记忆删除吧。我看过他的资料了,没什么特别的。”

他没有听懂。他又环顾四周,一张合照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合照下写着…“Site-CN-261在职人员合影”?他用他贫瘠的英语知识得出了这里是某个站点的信息,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可推断的情报了。他正打算开口发问,他身后的一位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陌生人说话了。

“我看还是需要先问一下他。万一他有关于临时项目CN3220的信息呢?访谈后再记忆删除吧。”

“记忆删除”?“项目3220”?他不明白。他…

咳嗽声再次从他的喉咙里发出。他从回忆里拔出头绪,他再接了一杯水,尝了一口,有些冷了。他索性就将那一杯水放下,放在桌上。水波缓缓荡了荡,最终还是停了下来。他看着那一杯冷水,苦笑起来。

接下来的生活无非是继续不幸着。他缓缓地度过每一天,用自己仅有的1级权限阅读着一些无关痛痒的文件。他没有任何人际交往能力,他也不参加任何社会活动。大家只知道档案管理室有一个孤僻的年轻人。他在那里工作了2年后转正了,第一次领到少得可怜的薪水后,他的生活燃起了一阵微弱的火焰,他有了一丝丝希望。在领了将近一年的工资过后,他盘算着租了一间小的可怜的出租房。他开始与大家接触,大家逐渐知道他的过去。

但是生活没有好转。

他发现自己逐渐无法承担生活的重担。

他想着放弃。

是什么在支撑着呢?

他关掉了手机的屏幕,因为他突然感到烦躁。一切都在回归到原点着啊。他寻找了很久,发现难以寻得,因为一切都是零。他再一次打开了屏幕,显示着5:10。他没有输入密码。这部手机使他吃了4个月的方便面。他现在觉得自己真不值得。但一切都过去了啊,他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呢。他脑海里突然想起一句话。“木已成舟。”这不就是对他的生活出色的概括吗?

他下辈子想好好做人,但这辈子。还是先混过去吧。反正都会掉进地狱里,这辈子也无所谓了。说到底,他现在这样究竟是谁的错呢?黑白色的窗栏映进惨白的月色,灰色的云层将要移去将其遮挡。算不上皎洁的光芒披在他身上,伴随着星光,若是忘记他的处境,他还真像个英雄啊。他胡乱想着,太阳已经快升起来了。今天的日出真是早啊。对于一个冬夜来说,这还真是不寻常。他将桌上的水一饮而尽,没有拿稳,杯子摔成了碎片。他的手仍在抖着,心中充斥着后悔。碎片似乎扎入了他的大腿。他又咳了起来。

“将秘密切开吧,现在,马上噢?”

可是他不想。

他的一生开始从他的脑海里闪过。他活着的这二十年,还真是短暂啊。

“你是在恐惧吗?”

是。他恐惧自己活到最后仍然一无所成,尽管结局已经注定。

人生还真是一点欢乐也没有啊。就连想要结束这毫无趣味的活着也需要痛苦地死去。他慢慢挪着脚步,他需要踏入新的一天。就将过去舍去吧。可…

他的视线逐渐模糊。他最后的感觉是平衡感丧失。他最后触碰到的,是冰冷的地面。他没有一丝思考,毫无预料。

“现在就说再见吧。”















事件描述:处于██市的所有人员均认知当日全天处于黑夜状态。已确认此为一次大型认知危害现象,未发现后续影响。
发生日期:██/██/████
地点:██市全市。
采取的后续行动:对全市范围内实施了记忆删除,于互联网上删除了相关信息并发布辟谣信息。






























备注

同日,Site-CN-261档案管理员刘承川被发现于其家中死亡,死因确认为心脏衰竭,尽管其于上一次体检中仍未有有关疾病的征兆。

未知此与该异常事件是否为巧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