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Asheworth君

设定中心 » 无悔之道 中心页 » 喵喵,Asheworth君

20/04/2025

埃斯特堡,波兰

“所以你到底是干什么的?”Daniel Asheworth说,忍住了想抓挠自己的大猫耳的冲动。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前方埃斯特堡熙熙攘攘却又崎岖不平的街道。他和他新分配的队友要追捕一个相对无害的本质促动精灵Fae,并在先锋组织下为他们提供住处和保护。

“嗯,哦,这个,那啥……”Cole Thereven博士说,他是一个相当胖的人,长着一张孩子气的脸,戴着厚框眼镜,留着蓬乱的双山羊胡。

一个宽广的笑容在他脸上缓慢舒展开,使他看起来非常狡猾。“我是异常通信与联系部的主管。”

“是,我懂。”Asheworth说。“但是你到底是什么的?”

“我……我和异常交流。”Thereven过了一会儿说。“我不知道还能怎么向你解释。”

“对,但是怎样的异常?”Asheworth说,他的肩膀像一只灰头土脸的老雄猫一样紧张地紧缩起来。“我从事精灵和夜之子研究工作。Tilda Moose曾经从事蛇之手的研究。Katherine Sinclair和她在斯洛斯皮特的团队研究活着的传奇。Jay Dune和Paul Lague有一个完整的站点,他们将异常融入主流社会。而这还没有谈及到阿尔法九号。你的工作对象是什么类型的异常?”

Thereven很久都没有说话。Asheworth向Thereven的方向抽动了一下耳朵,差点以为那人已经溜走了,但他增强的猫科动物听觉捕捉到了那人迟疑的脚步声。

“就……只是异常,伙计。”过了一会儿,Thereven说。Asheworth愤怒地用尾巴拍打了他的后背,对他的不回答表示生气。

“我们中出了异常。”几秒钟后,Thereven补充道,好像这句话能有所帮助似的。Asheworth咬住嘴唇憋着,发出嘶嘶声。

他们在埃斯特堡的街道上沉默地走了一会儿。Asheworth并不完全是在街上偷偷溜过,因为他已经很习惯埃斯特堡了,但他可以看出Thereven在这样一个充满精灵的敌对环境中并不是最舒服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异常通讯员?

“说吧,如果你是一个主管,你怎么会出去执行外勤任务?”Asheworth又过了很久才问道。当然,同样的问题也可以问他自己,但Asheworth是个大法师,因此是个可靠的出外勤的重臣。他怀疑Thereven的情况也是如此。

Thereven嘟囔了几句,Asheworth没听到,即使他有增强的猫猫听力。“抱歉,你能重复一下吗?”

“我说,”Thereven咬着牙说,“裁员。”

裁员?”Asheworth说,他有点不相信。“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基金会——不,现在是先锋组织,我还是习惯于旧的做事方式——正在公之于众。沟通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你会被裁员?”

“因为我是多余的,好吗?" Thereven呵斥道。"他们为什么……他们不需要,因为他们有该死的麦克斯韦主义者和蛇之手以及欲肉——”

Nälkä,”Asheworth习惯性地纠正了他。

“当他们有该死的生物黑客和真正的黑客,以及那些能够真正与不使用口头语言的危险异常交流的人在时,他们为什么会需要我?”

Asheworth感到一阵奇怪的怜悯之情。在他的生活中,他也经历过一些困难——真该死,他也曾遭受过整个基金会对他的反对,尽管那是一次比这个官僚主义泥潭更史诗般的冒险——但即使是他也无法想象被调离基金会的恐怖……

“我的意思是,看看这粪坑!我一生都在努力寻找我在基金会中的位置,试图与异常对话,而不是惩罚和收容他们——”

“我们在Site-120这里已经做了很多年了,你知道,精灵被基金会认为是异常的,”Asheworth说。“此外,就像我之前说的,在斯洛斯皮特、Site-43,还有很多其他的地方,我都数不过来——”

“而现在,就在他们可能最需要我的时候,我被派去做外勤工作——”

Asheworth感到他的胡须有些刺痛,并告诉他保持安静。Thereven没有听。

“我这辈子都在交流!如果有谁能告诉世界关于异常的情况,那就是我!Cole Thereven博士——”

“说真的,闭嘴——”

“为什么世界很难承认我很重要,我是要紧的——”

Asheworth挥舞着双手,比划着施了个法。Thereven闭嘴了。Thereven正准备发脾气,但Asheworth向街道口处示意。

这条街道通向一个荒废的广场。在这个时候,埃斯特堡的其他地方都是熙熙攘攘,但那里没有人,只有一个穿着破烂的灵魂,在广场中央的地上来回摇晃,周围是各种食品,似乎处于神游状态。

Asheworth感到一丝丝的怜悯。这个精灵现实扭曲者看起来半饥半饱,憔悴不堪。他理解。精灵作为一个民族已经经历了磨难,而那些从裂缝中掉出来的人甚至遇到了更多的麻烦。

“好吧,那么现在怎么办?”Thereven说。

“好,我们观察她,看看她是否有危险,想出干掉她的最好办法,或者——”

“什么?我不是一个战士!” Thereven说。

然后,宽广的笑容又在他的脸上缓慢舒展开来。“她看起来并不可疑。我要去和她谈谈。”

“不,别做傻事!” Asheworth说。他的尾巴紧张地弯在腰间。(他讨厌它这样做;这使他很难隐藏自己的情绪,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时候他用一种神奇的仪式让他在内心独白中忽略自己的猫科动物特征,只要当他是个猫男。)

“相信我,”Thereven说。“我靠这个吃饭。此外,我很会带孩子,我家里有一个女娃!”

Asheworth想反驳说,这显然不是Thereven的工作,因为如果是的话,他就不会接受Daniel Asheworth临时保姆服务,而且一个普通的孩子和一个现实扭曲者是非常不同的,但在他向前走之前,Thereven已经走到了空地上。

“你好啊!”

精灵现实扭曲者的头猛然抬起,敏锐而警惕。她的眼睛闪烁着明亮的紫色,一股扰动穿过了当地的休谟场,随着现实的扭曲,空间在视觉上扭曲了。食品在漩涡中被抛来抛去,飞出了广场,飞出了视野。Asheworth以猫科动物的优雅迅速编织了一个盾牌,保护自己不受次生物理影响,但Thereven离他太远,无法得到保护。

“啊——咩——咩——诶——”Thereven在波浪冲击他时结结巴巴地说。

他看到Thereven被抛向后方,向他飞去,然后现实扭曲的波浪也到达了他那里;即使通过盾牌和他的迷你现实锚,他也能感觉到空气对他的冲击,在他周围发出嘎嘎的声响。他被吹到了他的背上。他的视线游移;他的耳内嗡嗡作响。

他盯着天空看了一会儿,迷失了方向。

有东西在挠他的胡须。

他舔了舔它。它是咸的,但也有点甜。他能闻到醋和盐水的气味。他试探性地咬了一口。

是一块泡菜。

他勉强调整成了坐姿——毕竟有时候,尾巴确实对平衡很有帮助,当他没有尾巴的时候,他常常觉得缺了些什么,他一边这么做一边吃完泡菜。他看着精灵现实扭曲者。

英语没有用,所以他试探性地用精灵语向她喊话。

“我为和平而来。”

“我不相信你! 你是基金会的?GOC的?是来囚禁我,折磨我的?”

“基金会已经不存在了,”Asheworth说。“你没有听说过这个消息吗?”

“谎言!”她啐了一口。“基金会为什么要停止它的工作?”

“因为我们在扼杀奇迹,”Asheworth说。“而现在……奇迹要回来了。”

不自觉地,他抚摸着自己的尾巴和猫耳以作为一个例子,然后才意识到她不知道他通常不是一个猫男,而僵局之后奇迹的苏醒正给予他这个未实现的幻想的暂时满足。

他清了清嗓子。“你知道,不是吗?”

这个本质促动精灵深深地干咽了一下。“我……我没想到你能一觉醒来就有……现实扭曲的能力。但后来……”

“发生了什么事?”Asheworth说,他尽可能地温柔,近乎是在咕哝。

“我可以把任意的东西变成食物,”她说。“但不是真正的食物,更像是……当我试图吃它时,当任何人吃它时,它就从现实中完全消失了。从我的胃里消失了。甚至从我的喉咙里。”

“你能把他们变回来吗?”Asheworth说。他开始在脑海中确定哪些法术可以解除由本质促动引起的有害变形,结果非常糟糕,然后他想出了可以抑制这种东西的法术。

女孩咽了口唾沫,“我可以试试。”

她闭上了眼睛。空气在震动,当各种食物变回物体时,发出了一系列撕裂和爆裂的声音。鹅卵石、市场摊位、偶尔出现的人类或精灵,一切都没有变坏。

“干得漂亮,我为你感到骄傲。”Asheworth说,他的声音这次真像来自胸中的低语声,像一只老雄猫为他的小猫感到骄傲。“现在我身上有一个迷你现实锚。它应该能帮助你控制你的能力,就目前而言。你喜欢吗?”

女孩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 Asheworth说着,慢慢地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一个迷你现实锚。

“Renia,”女孩紧张地说道。她接过锚,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发现身上没有地方可以放它。Asheworth没有说什么。

“基金会真的改变了吗?”Renia问道。“他们真的不再是怪物了吗?”

“我不知道这一点,”Asheworth说。“成为怪物比不成为怪物要容易得多。”

他意识到自己的言语选择不当时已经太晚了,因为泪水开始在Renia的眼睛里涌动。很快,他把自己的尾巴给了她,而她把它当作了手帕。她开始咯咯笑起来。这场危机已经被避免了。

“但你能帮帮我吗?” Renia说。“我知道我很危险。我做过可怕的事情,但是——”

“我们中没有人已经过了救赎期,”Asheworth说。”这就是先锋组织的信念。“

毕竟没有什么其他选择。他的手无论如何都是不干净的。

尽管这让他感到不舒服,但他还是向Renia伸出了尾巴,她紧紧地抓住了它。

“你的朋友怎么样了?”当他们走出埃斯特堡时,Renia说。

“朋友?”

“那个美国人。”

Asheworth的胡须抽搐了一下。他已经把Thereven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我想自从你打了他之后,我就没见过他了……”

“你不觉得你应该去找他吗?”

“他似乎对自己在先锋组织的新职位非常沮丧,”Asheworth说。他打了个嗝,淡淡的泡菜卤水味从他的鼻子里飘出来。“我会把他标记为任务中失联。让他的女儿认为他丢了,总比认为他是个叛徒好。”

Renia点了点头,有点太用力了。Asheworth没有理会他嘴里的醋味。

未来看起来一片光明。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喵喵,Asheworth君
作者:XannyWarholXannyWarhol
发布于:08 Apr 2022 12:56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