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人类微型故事
评分: +28+x

黑洞硬盘


这是一个平常的一天。

他像往常一样起床,往常一样吃早饭 往常一样整理暗杀目标的资料,这次他的目标是一个伦理道德委员。

他拖出了床底下的武器箱,在里面挑了一把趁手的手枪,这种型号的手枪握起来很舒服,但是他忘记自己是在哪里买来的了,不然他会向自己的同事们推销这产品的。

他走到了街上,在预定的地点等待目标人物的出现,为了不使自己看上去显眼,他在街边打算买一些报纸来看。

他本来并不打算看报纸,但是因为目标人物的迟到,他无聊地翻看了一下,奇怪的是,报纸内部的内容是空白的,他又重新看了一下前面的内容,发现报纸上根本没有刊登什么新闻,而是一些意义不明的故事,时间也与他印象中的对不上。更奇怪的是,旁边的几个人居然津津有味地看着报纸的空白部分。

目标人物出现,当他准备举起枪时,突然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他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特别是那个伦理委员,他记得自己曾经暗杀过一个同样的目标,而且他坐在一个同样的位置上,看着从同一个地方买的报纸…………

他想起来了,他在这之后被抓住了,可是他为什么又重新出现在这里?难道这一切都是梦吗。

这时,街道上的所有人都停止了走动,他们的目光全部投向拿着手枪的他,也包括那个目标人物。

他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并赶紧起身逃跑,人群
也开始追赶他,在慌乱之中他丢掉了他的手枪。

一个人从旁边偷袭扑倒了他,很快人群蜂拥而至,人群的喧闹声掩盖了他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人群将他撕成了碎片。

…………

“我不是说让你尽可能还原他们记忆中每个细节吗?!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当项目主任训斥走几位研究员后,他便走到了太空站的舷窗旁,对着窗外那个被一大堆同步轨道仪器围在旁边的黑洞说。

“给我听好了,混沌分裂者特工们,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全部开口的。”


人类不再


一位父亲载着他的儿子去了一片平原,车上,儿子问父亲:“你要带我去哪啊?”

父亲笑着说:“带你去爸爸工作的地方看看。”

很快,他们来到了一个很大的洞旁边,父亲带着儿子下了车。

父亲说:“这是不久前找到的,古人的遗迹。”

儿子问:“那么这是他们什么时候留下来的呢?”

父亲说:“应该是几十万年前吧。”

洞的尽头是一个机械闸门,上面有一个模糊不清的图案,仍然可见的是三个向心的箭头。

父亲说:“里面也许藏着古人的信息呢。”

儿子走到旁边的一个显示屏旁边,用手摸了一下,无意中激活了它。

“欢迎,访问者,这里是SCP-2000,请将右手放在触摸屏上进行DNA采样。”

儿子将他那四根手指的手放在了触摸屏上。

“正在与资料库中的人类基因匹配。”

“人类基因相似度百分之八十五,访问拒绝。”

儿子回过头对父亲说:“爸爸,我们回去吧,这不是属于我们的地方。”


穹界问题


“放大放大放大放大放大……”

屏幕上除了星星还是星星,有时候能看到星云。

“放大放大放大放大放大放大……”

那些星星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不不不不是那些星星,在它们的间隙处,放大放大放大再放大!”

屏幕对准了星星间的间隙处,继续放大。

“放大放大放大放大放大放大放大……”

无论放大多少倍,无论分辨率有多么高,星星间隙处,还是什么都没有。

“够了。”观察员说:“你这个疯子究竟想找什么?”

“我在找星系外的恒星!”

观察员说:“这不是常识吗?宇宙中只有我们这一个星系,而且它从来都没有变过。”

“你这个傻子,你被那些异教徒骗了!宇宙一直在膨胀!之所以你看不到系外星系是因为空间正在超光速膨胀!那些星系都超出了我们可见的范围内!”

“那你怎么证明呢?”“只要找到一颗,一颗星系外的恒星就好……”

“您真是一个疯子。”观察员说:“走吧,你什么也找不到的。”

现在全宇宙最后一位大爆炸理论的支持者,站在太空电梯的舱内,他现在想的不是自己会因此丢掉工作或者被送进精神病院,而是在想,如何赶走那些地表上围在他办公室前叫嚣着要烧死他的恒稳态理论支持者。


死于溺爱


这是在宇宙各处的人类酒吧吧台旁广为流传的笑话。

世界上最伟大的组织是哪个?

SCP基金会。

为什么?

因为它尽自己的力量使人类文明延续。

世界上最可怜的组织是哪个?

SCP基金会。

为什么?

因为它尽自己的力量使人类文明延续,人类文明却因为自己的愚蠢而被自己毁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