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ue 海报 - 沼泽里的命案

评分: +26+x

以下是数张从骇灵街的公告板上撕下的帖子。

LaRueTitle.png
通知:居民们,我不常在板子上发布消息,然而最近在沼泽内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想必各位都已经有所耳闻了。

我想住在这的每个人可能都在沼泽里吃过亏,而我们也早已对此习以为常。但你们知道的,最近这附近多了很多的外来人,市集上也总是会出现一些看上去就明显与本地文化不合的奇珍异宝。不,我不是想要说明驱赶这些外人的好处,相反,他们给这片土地带来了许多新的可能,同时也有许多愚蠢的设问。

其中之一就是我要说的:有一群决定在此长期经商的人,这几天总是在约我参与他们的商业会议。目的很明确,他们希望能给那片沼泽带来些许的治安。是的,我也笑了很久。可又过了两天,他们竟然自己带来了一位“探长”。更怪的是,这所谓的“探长”就是汤姆——住在东门的那个酒鬼。好吧,我想,既然这些商业头脑的人想出了愚蠢的问题,就由他们自己拿出一个愚蠢的答案也不是什么坏事。对吧?

说回我们的新“探长”,不知道你们对他的印象如何,但不要轻信任何他讲的故事或者某些坚定的看法。这人曾和老南希在讲故事上较量过,最后南希赢了。因为汤姆在某个片段里声称:当天下午三点,街口会出现人员暴动,并且他自己深信不疑。最后在两点半的时候,他自己跑回了家。我在这里也不得不重申一次,预言并不属于故事。况且那天根本就没发生什么暴动,连游行都没见到。

以上,希望大家和街区里的新“探长”相处融洽。


他要怎么做?给鳄鱼来罐啤酒吗?





police-badge-doodle-N6.png


既然要人们发布的公告没把对我的任命当回事,那我也就不拘束在官方文书里了。为了证明我的能力值得这个职位,我已经在昨天抽时间调查清楚了一件人命案。接下来我将对案件进行说明。

死者:查理·霍华德,男,72岁,生前居住于老街406号。以防你是外地人,就是从来不会往西数三间的那栋房子。如果你还是不知道在哪,请考虑一下赶紧滚出这片死人地。

死因:钝器多次击打后脑致死,现已得知凶器为一移动电话用支撑架。这就是我为什么一直强调不要轻易让外面的东西进来,不仅是这一次次的恶性事件,更重要的是,还得我来负责调查这些没头没尾的“意外”。

凶手:波利·霍华德,男,48岁,死者的亲生儿子。案件发生前,凶手一直居住于新奥尔良市近郊的某住宅区。案发当日,他在与死者进行了多次沟通后,设法得到了进入骇灵街的权限。

动机:这还用说吗,遗产。也许老霍华德不是什么富人,但他也确实不时地资助这个违背伦理道德的儿子。另一方面,遗产中最重要的一部分,骇灵街的出入权限。这小子在自己的世界里没少做暗地里的生意:组织赌博、色情活动,参与毒品生产与运输。他需要一个小地方,让他可以毫无顾虑地安排那些黑道上的活动,并且在特殊时期,带着他那些沾血的钱躲进他儿时温暖的婴儿房里,含着他的奶嘴,做一个彻底的小人。

是的,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亲爱的汤姆,案发的时间地点这类的细节呢?难道你不应该把你完整的调查经过写出来吗?不,我的工作不是满足你们这些人的侦探梦,况且是我已经解决的案子,怕不是还要我过几天来公布答案?不!这里只会列出你们应该知道的细节,所谓的提高居民自我保护意识。没错,综上可以看出,不要让外面的人靠近这里!

顺便,虽然雇我干活的那些人和要人们都很同意我“警长”的头衔,但我只是为了沼泽里的那些死尸工作。所以,再出现什么猫跳上了树之类的事情,请不要再联系我了,除非那该死的猫被鳄鱼吃了,我才会考虑鳄鱼的异常习性是不是猫毛过敏造成的。

做得好,汤姆。
没想到你真的在调查那些案子。
我想说感谢你的工作。

但是,你配不上任何感激。





police-badge-doodle-N6.png


耶耶耶,我知道,每个人都在谈论昨天在北口出现那具尸体。是的,在经过严谨的拼凑后,我可以确定那确实是具人的尸体。

死者:杰克·波利,我的上一任老板。这就是我能如此确定的原因。即使腐烂为泥,他身上那恶臭的钞票味还是盖过了死亡本身。

死因:最初在死者左肩、右腿、心脏处分别发现了一处枪伤。除此之外,死者身上也发现了多处犬科动物撕咬的痕迹。因此可得出结论,死者在生前卷入了某种“狩猎”之中。然而以上的伤口皆非死者的致命伤,也许他曾有辉煌而阴暗的一生,但最终,却以一种夸张的喜剧风格给自己收尾。

凶手:他自己。是的,这老家伙把自己活活吓死了。有些方法,但是请允许我保留自己作为侦探的一些隐私。总之,我通过一些方法联系到了,沼泽里的某个鳄人。因此,我可以在此引用某句经典官面语言。据某知情人士透露:案发当晚,他们聚落中所驯养的猎犬离奇地离开了营地。而这些猎犬,因为只会服从他们所用的特殊语言,并没有被加以任何枷锁。其他的东西就很好解释了。哦,对,还有这老哥们家里藏的一些笔记,恐怕他研究生意经都没有这么用心。

动机:他雇佣了我来解决那些案子,又找来了一些杀手给我出难题,最终把自己的命也搭了进去。很好笑吗?这里的人选择把我遗忘在街角的酒吧,外面的人选择给我找这些无止境的工作,都是想要利用我罢了。那些混杂在酒精里的敌意,这些沉浸于无用中的荣誉。说回案子吧,无论如何,我们的老朋友给自己喂了最后一口狗粮。

所以你失业了,滚回酒桶里吧。





police-badge-doodle-N6.png


……

死者:我,可我还不想死。

死因:替人办事,换取死路一条。我已无他路可选。

凶手:杰斯·瑞德,那潜藏于沼泽里的贵族。他只生活在自己的梦境之中。老人们常说起他:鼠辈罢了,我也没强到哪里去。不知道是福还是祸,是预兆还是巧合,猫头鹰先生恰好在昨天找过我。

动机:万劫不复,般若地狱。皆大欢喜,错勘贤愚。

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الجريمة والعقاب

罪与罚

Crime and Punishment

Crime et Châtiment

Преступление и наказание

Crimen y castigo

所以,我们的“街口警长”终于殉职了。那是我给他起的名字。

昨天的早些时候,我就被街口的骚乱吵醒,和这位警长的每个工作日相同。如果你那时告诉我,从今天起,我不必再为追逐真相的斗士分心,我只会一笑了之。

我在现场找了几个年轻人,简单地疏散了人群,简单地打扫了尸体附近的血迹,只有这些。你们懂的,我并不在乎他为什么死,也不在乎躺在街口的人是谁。

现在回头来看,我已经分不清究竟哪件事发生在前,警长的上任还是命案的增多?

很明显,道德与法律的混淆是这世上每个人的罪。无论是我们这些他所谓的“老死人”,还是外面那些抱有各式意图的机会主义者。每个人,在某种程度上,都因出现了一位执法者,而反增加了内心犯罪的欲望。人在道德的谴责与法律的对抗之间呈现出了大规模的一边倒。既然有人替我在良心上备受折磨,那为什么不放手去做呢?

以上。我这里有一套旧警服,但别想着谁能再在这里主持“正义”。


咂咂咂,我买下了,
刚好最近天气转凉,
在外猎兔有件外衣也能暖和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