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uss、Castillo与Cygnus的南极圣诞

20██年12月25日

下午01:35

南极洲某地。

在全世界大部分家庭都在欢庆平安夜之时,在寒冷的南极大陆,一小队人仍在抵御大雪、极地的寒风以及严寒。Dr. Castillo、Dr. Van der Gauss以及Dr. Cygnus正在五名MTF Xi-11(“北极熊”)的成员的陪同下,撑着一辆小小的雪地车,向着一座废弃的老旧基地而去。

他们的任务是抓住一个劫持小孩且在逃跑并在攻击地点留下一堆炭之前带走他们的异常实体。雪地车停下了,他们到了。

正对着他们的是一座矗立着的老旧研究站,已经被废弃了几十年了,深深埋在了大雪与时间之中。然而,有一束微弱的红光从一扇窗户中照了出来。他们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猎物。

来者中有四人装备有突击步枪,他们身后跟着Dr. Castillo和Dr. Gauss(由于他们的专业是生物以及维度),而Dr. Cygnus和小队队长则留在车里,带着他们打算转移那个生物用的收容箱。

六人走进了大门,穿过了被极地太阳从黑暗房间入口处半死不活地照亮的昏暗走廊。他们手牵手穿过基地,发现他们猎物留下的不同痕迹。小块炭块、一脚深一脚浅的脚印、带血的小孩衣服都使得他们一想起这些小孩最后的时光是如何度过的,就感到颤抖。

他们分成了两人小组,Castillo和Gauss被单独留在了主走廊中,而其他人则去搜寻整栋建筑里的其他部分。突然,一间房间里传来了尖叫声和枪声,Gauss一边跑去,一边从他的防寒服中抽出一把手枪,而Castillo则无线电呼叫增援。当他们到达时,他们见到了一个奇特的人形生物,身高两米,皮肤呈黑色,手臂不成比例地长,肚子鼓鼓的,肚子上还盖着一块黑白相间的布,它坐在一堆细小的孩童骨头上,一边还在慢慢扼死两名Xi-11成员。它奇特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嘲讽的微笑,一边加大了扼杀力度。

他们绝望地抬起武器对准那个生物,对其造成了轻微的损伤,不过足够它放人了。它快速将手中的一人扔了出去,扔了几米远直到打穿了一堵老墙,同时它给另一人抓了一把,让那人只能身受重伤,躺在地上。Gauss感到非常紧张,并拿过了一把被扔在地上的步枪,把它当做钝器砸在了那个生物的头上,同时Castillo也把伤者拖了过去,加以看护。

你可没法简简单单就把我放倒,小捣蛋鬼1Gauss大叫道,一边用武器砸中了那个生物,同时也让他被那个生物的“瑞士军刀”不小心击中了。

那个实体轻而易举举起了不幸被甩出好几米远的Dr. Gauss,Castillo拿出了一把FN Five-Seven,打中了那生物的腿并使得其倒下了。它开始膝行向前,缓慢爬向他们,它的爪子牢牢钉在满是血污和霜雪的地上。正在离地上毫无意识的Gauss还有几厘米的时候,Dr. Cygnus带着一把喷火器出现,并直接喷在了那生物的面门上。分队里的另外三人在恢复之后也加入了对抗那个怪物的争斗之中,直到它终于在冰冻住了的地上一动不动为止。

几分钟后,Dr. Van der Gauss也恢复了,而伤者也被安全地转移到了车里,他们便开始准备采一些样来确定该生物的本质,同时他们也遇到了一些愉快的小意外。当Dr. Castillo固定住针头的时候,这生物立刻崩解成小块的黑炭。他们尽可能地把剩下的部分装进一个袋子里并且重新踏上了回到基地的路。一开始,Gauss还责备Castillo和Cygnus浪费了一个有趣的样本,然而,当他看到地上废墟中躺着的一本小人书时,他就知道那个实体的本质是什么了。

八人回到了家,身带伤口,累得要死,还带着300kg的黑炭和一个对待某些事情认真一点的教训,比如说那是他们最后一次会给SCP-239讲圣诞故事了,尤其是圣诞老人会对表现不好的孩子们做的事……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